仙誓

章节四百六八打出去

青衣成雪 四百六八 打出去

救命。可不就是救命么。

万剑宗对于楚青衫來说。就等于是家。那里有着他的道侣也有着许多的同门和晚辈。

甚至于后山那些个寿命将至大限的太上长老。其中也有着当时与他师尊同辈的师伯师叔。

但这一切在皇朝的面前。绝对脆弱的不堪一击。

哪怕万剑宗有着晶障级的几位太上长老。可皇朝甚至只需要一个上境强者。就能一拳将这一切轻松粉碎。

上境登天。下境为凡。

一步之差。天遥地远。就是这么简单。也就是如此直接。

直接到以他楚青衫的地位。也不由自主的躬身一礼。只为了让面前这个看起來深不可测。几乎能洞察全局的徐帘拯救万剑宗于水火。

保住万剑宗。也就等于给了他继续修炼下去的希望。也就等于救下无数弟子和长老的性命。

所以楚青衫这一句救命。却是毫不为过。

徐帘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沉吟了半响方才出声。

“打出去。”

“什么。。”沈言惊讶之间差点一个趔趄将自己给摔一跤。不过从他面上的神情來看。他此时分明也是震惊到了极限。

打出去。这是要做些什么。疯了么。以万剑宗一己之力。对抗那隐藏在幕后的势力通过手段引导着互相合作的无数门派么。

“徐先生……却不知此举有何深意。”衍天辰深深的看了一眼楚青衫的背影。心头还是有些敬佩的。

毕竟在有着如此之多弟子的情形下。让他躬身对一个看起來不过二十岁上下的青年行礼还口称救命。无论如何他也是难以接受的。

不过衍天辰还算聪明。先前楚青衫贸然开口打断徐帘言语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也被如此警告和训斥一番。

因而在徐帘话音停顿了半响之后。他方才出声询问道。之所以出声询问的原因很简单。这就代表着他在反对这件事情。

而楚青衫却已经再慎重的思索起來。这让衍天辰不得不开口隐晦的表明自己的意思。

他可真的害怕楚青衫答应徐帘。沒头沒脑的打出去。谁知道外面的局势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说不定便是有去无回。

“深意。沒有什么深意。”

徐帘漠然的看了衍天辰一眼。眸子里分明沒有半点情绪波动。

“要么留在此地背了这个黑锅。而后万剑宗被皇朝打压。要么就一拼到底。拼的那隐藏起來的势力自顾不暇。此局自解。”

徐帘根本就是无视了一切对方的谋略。直接以拙破巧。

而正如他所说的一般。以万剑宗的实力來讲。衍天辰与楚青衫合力。绝大多数势力。都要分出十数个。甚至数十个周天境的修者來牵制他们。

更遑论此刻还加上了沈言等人这个变数。在这样的情形下做出一副拼死一搏的模样。

沒有哪个势力会傻到在万剑宗决定拼掉自己也要将他们拉下马來之时去考虑以硬碰硬。那就只有曲意逢迎。互相算计。

不要怕死。不要怕伤亡。

这就是徐帘的打算。因为只有将一切抛诸脑后。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徐帘……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么。”沈言的眸子不经意间在峡谷内四处或站或坐的弟子身上扫了一眼。其间一袭红裙的那个女子望向他的眼神。让他沒由來的有些心底发寒。

沈言对苏怡这娘们绝对是沒有半分好感的。无论是从任何方面來讲。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眼巴巴的希望让对方去死。否则未免也有些太儿戏了。

“唯有此路。”徐帘偏过了头去。声音有些飘渺不定。

(我骗你的……)在徐帘转过头去的时候。心底暗暗的加了这么一句。

楚青衫沉吟了半响。终于是勉强将前因后果思索了一番。他也是堂堂万剑宗而长老。眼界也不是寻常弟子能比。

于是在徐帘话音落罢后。他猛的抬起头來。

“沈言你不必为难徐先生了。我同意领头一战。”

衍天辰神色顿然一滞。张了张嘴却是沒有说出什么來。

此时能决定万剑宗战与不战之间举动的也就是他们在场的几人了。徐帘与叶东來不消说。自是会同意一战。楚青衫也同意的话。那么此事已成定局。

……

“诸弟子听令。此时以飞燕门、华凌宗等为首。共有九大门派意图在此灭掉我万剑宗派遣而來的所有门人。”

楚青衫此时悬于半空。以真气将峡谷封锁使自己的声音不会扩散出去。而后方才对着下方一众弟子与为数不多的数名长老朗声道。

他的神色极其严肃。因而话音落罢。那些心中本就揣测不安的弟子一下子便有些慌乱起來。楚青衫蓦然提起真气一声冷喝。方才震住场面。

“肃静。你们是我万剑宗门下的弟子。十二剑峰在整个苍云郡都是鼎鼎大名。即便是九大门派围攻吾等又如何。”

“我万剑宗一日是苍云顶峰。便由不得他们生出狼子野心來。”

“待得戌时三刻。天色大暗之时。便以本长老与衍天辰长老二人领头。直接杀进诸大门派的临时驻地中。”

楚青衫一挥衣袖。神色蓦然变得振奋之极。

“我万剑宗门下弟子。可敢教这群鼠辈有來无回。”

楚青衫一番话虽算不得多么动人心魄。但也算热血沸腾。而且因为长时间以來的憋屈和无人來进攻他们的诡异情形。因此诸多弟子心头都有些茫然无措。

此时楚青衫准备带头去打。更是给了他们一个发泄的当口。

苍云郡顶尖宗门下的弟子。既然能被派來此处战场。那必然都是极好的天资。

这些高傲的弟子向來都是以苍云第一门派的身份自居。因而在楚青衫的一番言语之下。竟也是根本沒有拿所谓的九大门派当一回事。

毕竟在他们还來。那些二三流的宗门即便來上再多。似乎也根本不能将万剑宗如何。

不过无论这些弟子是如何理解的。楚青衫的这番话也已经达到了徐帘需要的效果。因为诸多弟子在他话音落罢后。尽皆是神情一阵。纷纷回应了起來。

“弟子领命。”

“弟子听令。”

……

“徐帘……你跟我说实话。这么做真的能将此局破解保存下万剑宗。”尚未入夜。峡谷内的气氛却已然沉重到了极点。

“我不敢保证伤损有多惨重。但这么做已然是唯一的办法了。”徐帘偏过了头去。将目光投向远处的山峦。而后平淡道。

“那如果选择以守带攻呢。真的沒有半点可行性么。”这一处偏僻的角落只有他们二人。于是沈言也便将自己的偏向的选择说了出來。

其实从本意上來说。他和衍天辰的想法是一样的。

打出去不如守在这里静观其变。不过后者到底是为了万剑宗的存亡还是为了其他却是不得而知。

但沈言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完成大长老的托付而已。

如果能让万剑宗的伤亡降到最低的同时保证不会被皇朝用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给镇压。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沒有。以守代攻便等于放弃了一切生路……就如同这峡谷一般啊。”徐帘低下眼帘望着地面。轻声道。

“如这峡谷一般。什么意思。”沈言看了看四周。却是不解的问道。

“只有一条生路。留在此地便只有被围困至死。”

徐帘的声音很冷冽。一如既往的平静。却给人一种不得不信的感觉。

沈言点了点头。却是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那躲藏在暗处的人到底是谁。甚至连他们到底是几方势力联手还是一方势力都不清楚。还真是有些难办啊。”

“徐帘。难道以你的眼界和谋略。也难以猜测到谁会是那隐藏起來的人么。”

徐帘一滞。旋即将刚刚准备抬起來的头颅再度偏了开來。而后方才点了点头。

“沒有足够的讯息。我毕竟也只是个凡人。现在唯有硬打出去这一条路。逼得那隐藏在幕后之人焦躁起來。露出马脚之后。才能一举将他们给揪出來。”

“是么。”徐帘的声音虽然仍是那副凉凉的样子。但沈言总有种怪怪的感觉。于是乎不由自主的询问了一句。

“当然。”

(不是……)徐帘很肯定的回到道。却是在心底暗自加了一句。

他的眸子本來望着远处。此时却忽然一顿。而后突然对沈言笑笑。

“行了。你也同寒碑颂与叶东來等人去商量一下。待会儿到底要怎么联手拼杀吧。”

“你呢。”沈言疑惑道。他有种感觉。徐帘这厮又在算计着什么东西了。

“你这种白痴站在我身边。很难让我冷静下來去思索现在的局势到底是怎样的。”徐帘见好言好语说不动他。当下面色一冷嘲讽道。

“行了。我压根就不应该跟你这个家伙呆在一起……什么白痴白痴。好像搞得自己很厉害似的。连隐藏在幕后之人都不知道是谁。还装模作样……”沈言目瞪口呆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方才骂骂咧咧的走远。

“呵……我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可为什么要说出來呢。”徐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略有深意的笑容。而后喃喃自语道。

PS:又食言了呢。本來说好每天两更的。可结果只坚持了几天。实在是熬不住。每天十点多写到十二点一章之后。就很困很困了。这个月本來打算更新十五万呢。可惜只更新了十二万不到。

小仙说过如果做不到就要扇自己几个耳光。所以我的的确确是扇了。扇了自己三个响亮的耳光。虽然是有点痛。但总比两头的承诺都做不到要好。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