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九带一句话

四百六九 带一句话

“留步。”

徐帘静静站在原地待得沈言离开之后,方才走向不远处,而后突然对隐藏在树林之中的阴影出声道。

那身影蓦然一惊,却是一愣,竟是忘了立刻逃遁。待得徐帘看清对方之时,却是微微一滞,不过旋即他却若有所思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认错人了。”徐帘直接转过了身去,那依然立在暗处的身影愣了半响,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而后蓦地神色一冷,转身借着夜色朝峡谷之外走去。

徐帘似乎对此事并不上心,他悠哉哉的回到了沈言等人所在的地方,还略有闲情雅致的望了半响夜空,似乎是想要找出几颗星星来。

待得沈言看他这幅模样半天之后,忍不住想要出声讽刺他几句的时候,徐帘却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他一个问题。

“沈言……你在万剑宗内,可是……”

“……不错。”沈言虽然很纳闷,但却点了点头。徐帘神色终于微微露出一丝波动,而后方才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

“方便说说具体的情况么?”徐帘低声道。

虽然他是在询问是否方便,但沈言可也从徐帘这家伙的言语中知道了所谓讯息在谋划布局之时的重要性,因此虽不清楚他为何突然有此一问,但还是款款道来。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其实我也不想如此,不过那个时候的的确确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沈言言罢,苦笑着摇了摇头。

“好的我明白了。”徐帘点了点头,示意他不必再说,而后便直接朝着另一方的楚青衫走去。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愣在原地,就这么看着徐帘离开。好半响方才在心底纳闷的暗问了自己一句,这就完了?

他都还没有搞懂徐帘问这些话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不过后者不想说的事情,似乎也没有谁能从他的嘴里逼问出来。

……

戌时三刻,在众多弟子或期待或紧张,更甚者都有些徘徊在爆发边缘的心理状态中,很快便到来了。

今夜无星无月,至少徐帘没有看见半颗星星。若用一句坊间的俗语来讲,这便是夜黑风高,杀人放火的好时机。

“众弟子听令,以十人为一组,内门弟子为组长,出了峡谷便往东南方向突围..”衍天辰话音刚落,徐帘却是在他身后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摇了摇头。

衍天辰一愣,不过楚青衫却已然退开了一步,示意徐帘上前部署。

“十人一组与否倒不重要。”徐帘上前一步站在先前楚青衫所处的位置上,而后神色一冷,便是凝重的道。

“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一点。往东南方向突围虽然看似是出口,但却会让意图围攻我等的门派认为我们妄图逃窜!”

“当他们以为我们乃是意图逃走的时候,那么即便我们肯拼,但他们也绝不会计较太多。”

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微微一顿。

“我的意思是,当你们冲出峡谷后,朝相反的西北方,也即自在魔门山门所在的方向猛攻。路上遇到的一切,无论是哪一门的修者亦或魔门,尽皆杀无赦!”

“要让他们意识到我们准备拼死一搏,硬生生的往自在魔门这个战场里冲。气势如虹,视死如归!我们要告诉他们的便是..”

“万剑宗不准备和你们玩虚的,也没有一个弟子是孬种,九大门派意图攻击我们又如何!我们仍是直入战场,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赚一个,杀三个赚一双!”

“冲的他们怕,让他们打起来畏手畏脚,让他们认为我们根本便是准备以一换一!而不是逃窜出去,避过他们的正面围杀。”

徐帘的眸子冷如幽冰,声音却是让所有修者都忍不住的激动起来。

见众位弟子皆是等着他下令,徐帘衣袖蓦然一挥,而后斩钉截铁的发动了攻势。

“众弟子听令!以自在魔门山门为方向,狠狠地打过去!让那意图围攻我们的九大门派,尝到什么叫做惹怒苍云第一宗的下场!”

近两千余名弟子皆是神色振奋,摩拳擦掌起来。在各大内门弟子的领导下,所有人皆是有序的组织在一起。

无数弟子齐齐从腰间拔出长剑贯入真气,但在徐帘早先的叮嘱下,皆是将其散发的光芒遮掩了起来。

因而只能看到细微的那么一丝丝真气光芒,恍若黑夜中亮起了许许多多的萤火虫一般。

“一往无前,灭尽九门!!!”徐帘一声朗喝,而后蓦的将手指向了自在魔门所在的方向。

“冲啊..”

“让那些二流门派,见识见识我们万剑宗之人的手段!”

“意图围攻我们万剑宗,简直是痴心妄想!”无数弟子一边呐喊着,一边如同一股洪流,朝着峡谷之外冲去,其威势直冲云霄。

待得众多弟子冲出去七七八八后,徐帘蓦地将手从半空收了回来,先前还振奋无比的神色,顷刻间就恢复了冷静和平淡。

仿佛先前的一切他根本就是个局外人,是在看戏一般。

“你在看什么?”徐帘忽然抬头扫了沈言一眼,而后漠然道。

沈言急忙从众多弟子中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底虽然略有些奇怪,但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没有便走!”徐帘目光死死的落在众多弟子汇聚而成的洪流末端,待得七成弟子已经冲出峡谷后,他方才头也不回的留下了一句话道。

沈言话都没有说完便被徐帘打断,但他却也只是微微一愣,旋即便与叶东来等人一一跟了上去。

……

时间回溯半刻钟。

沈言等人所在的峡谷之外,一处山腹之内,两个身影正在低声交谈着些什么。

“你考虑的倒是挺快,不过你确定这消息是真的?不是你随意编了个谎言哄骗于我吧?”开口之人的声音有些厚重,身形也如同声音一般厚重。

“我没有!”回答他言语的却是一声冷冽的哼声。

“好的,我会将此事告诉公子的。”那声音点了点头,却是半响没有了声息。

“那他答应我的……”等了半响不见对方言语,先前冷哼出声的那人似乎有些焦急了起来,忍不住的出声询问道。

“公子答应你的好处我可不敢轻易论断什么,不过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询问一番!”那沉厚的声音笑了笑,然后略带深意的道。

“滚!我答应他的事情已经办到了,所以我请你转告他一句话,希望他能言而有信!”冷冽的声音直接怒声道,旋即又有些无奈的样子。

“好吧!……如果你所说的属实,那么我得赶紧前去知会公子一声!至于你的话我也会带到的!”那沉厚的声音点了点头,旋即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另一个声音的眼中。

……

“……置之死地而后生?做出一副拼死一搏的样子,让那些本就因为利益而联手的势力束手束脚?”兰花公子倚着一株老树,然后若有兴趣的低声道。

“万剑宗先前的表现倒也算是中规中矩,此时却突然使出如此狠招,却不知道到底是何人在幕后谋划了!你确定他们是在戌时三刻动手么?”

兰花公子抬头看了一眼那前来通信之人,而后询问道。

“对方的确是这样告诉我的……”先前那个厚重的声音此时变得有些严谨,似乎对兰花公子极其佩服的样子。

“那应当是不会有错了。”兰花公子点了点头,旋即又问了一个问题,“你可问过对方让万剑宗使出这种狠招的人是谁么?”

“我问过了,可却没有透出半分消息来,似乎对方也并不知情。”厚重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后稍稍顿了顿,方才想起一件事来。

“公子,那人叫我给你带一句话..”

“哦?说来听听看。”兰花公子本来锁紧了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此时却又忍不住感兴趣的抬起头来应道。

“对方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言而有信么?”兰花公子诡异的笑笑,“这件事我自会处理的,其余的你便不必管了!”

“你带来的消息很有用,此次洗局之事告一段落后,我会奖励你的!”

“谢过公子!”那厚重的声音略微一喜,旋即连忙出声谢道。

“好了……你便先行离去吧,我与乘龙还有它事要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