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七十四面楚歌

青衣成雪 四百七十 四面楚歌

“徐帘。。你他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要告诉我你沒有料到现在的情况。”

沈言一把抓住徐帘的衣领。而后将他从地面上提了起來。以他龙象金身所塑造出的力量。后者根本就连挣扎都做不到。

“被围攻了。就是这么简单。”徐帘也不知道是怎样借力耸了耸肩。虽然被沈言提到了半空。但他仍是一副平静到极点的样子。

至于从四面八方传來的各门各派的呐喊声。以及那闪烁着几乎将整个夜空都照亮的澎湃真气。他似乎都沒有察觉到一般。

“被围攻了被围攻了。我想知道。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沈言颓然的松开徐帘。而后急不可耐的连声询问道。

“如果我沒料错……”徐帘整理了一下衣襟。而后方才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面色大变。根本就來不及同他询问什么的楚青衫等人一眼。缓缓开口。

“你别跟我讲这些有的沒有的。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言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直接诶将他的话音打断。

“好吧。”徐帘看了四周那无数汹汹而來的门派。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我们刚刚出峡谷。便被围攻……那么很显然背后的那势力已经知晓了我们的打算。”

沈言眉头猛然一皱。

“他要说服这些门派将万剑宗灭掉。显然只会找出两个理由。一个便是万剑宗乃穷途末路。准备取路自在魔门突围逃离。”

“另一个则是万剑宗不成功便成仁。意图与魔门勾结。无论是哪一方面。无数宗门都会毫不犹豫的一窝蜂涌上來。”

徐帘言及此处。忽然冷笑了起來。

“此话怎讲。”沈言见他一副平静的模样。于是也不由得强自压抑住自己心内的焦急。疑惑的出声道。

“前者。也就代表着万剑宗实力。已经真的如同那幕后之人所散布出去的。已经处于强弩之末了。别的宗门自然而然便会以为万剑宗取路自在魔门乃是准备突围。而不是拼命。”

“若是后者。那么万剑宗此时的实力反而不重要了。因为与自在魔门勾结。这是一个很诱人的噱头。因为无数宗门。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将万剑宗给灭掉……”

“而后强行给所有人加上一个正派败类。正道反骨的称呼。而他们那些参与的剿灭万剑宗与自在魔门一事的宗门。就会博得一个除魔卫道的名声。”

徐帘眼光一转。整整绕着前方扫视了一圈。而后轻轻一叹。

“名利。不比生命重要。但偏偏无数的人。仍觉得它才是更重要的东西。”

“那你觉得那幕后之人告诉这些宗门的理由。是万剑宗已经灯尽油干了呢。还是说万剑宗意图与魔门勾结。”不知道为什么。沈言耳中听着徐帘那冰凉淡漠的话音。却是沒由來的安定了不少。

“那幕后之人。必定是告诉这些宗门万剑宗准备取路自在魔门逃亡。”徐帘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轻声道。

“因为若他说的是后者。那么这些宗门便不会如此精神振奋的冲出來。而是会聚集在一起潜伏下來。暗暗找机会一击毙命。”

“准备逃离的万剑宗是随意就能欺压的老弱妇孺。而准备与自在魔门联合的万剑宗则必然是道德沦丧。不成功便成仁的。”

“前后两个原因。将会影响无数宗门的选择……到底是光明正大的将准备逃往。已经沒有多少战斗能力的万剑宗给灭了。还是隐藏在暗处给虎视耽耽准备和自在魔门联合的万剑宗致命一击好。。”

徐帘的声音凉却不冷。换句话说也便是古井无波。有条不紊。

沈言本來还弄得勃然大怒。甚至更多的还是不知所措。但随着徐帘平平淡淡的几句话落罢。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方向似的。

虽然还不知道怎样去对付这至少近二十个门派。三万余人的围攻。但似乎先前的担忧也沒有那么严重了。

“那现在的情况沒有脱离你的掌控吧。”沈言虽然已经定下神來。同众多万剑宗原本气势汹汹。但此刻却一下子面色惨淡的弟子聚合在一起。围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但还是出声询问道。

“你是白痴么。”徐帘冷冷的瞟了他一眼。

“我说过的……现在的局势根本就不是我所预料到的。因为其中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变数。比如说那幕后之人。如何知晓我和楚青衫他们的谋划的。”

“怎么知道的。”沈言茫然无知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解的道。

徐帘倒吸了一口冷气。沈言的白痴程度绝对是同他此时的身体力量成正比的。

“那幕后之人自然不是自己猜出來的。那么必然是有人。。通风报信。”

“通风报信。是谁。”沈言猛的一声厉喝。却将周围许多人的目光全部引了过來。

而楚青衫与衍天辰自然也是听闻到了他的喊声。当下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沉。早知如此先前便不应该怕麻烦。至少也要避开大部分的弟子才是。

可先前局势已经成了那样。再说距离戌时三刻也已经很近了。因而楚青衫觉得自己等人一个大意不察之下。居然将消息泄露。简直是极其不该的。

因为这些事情。原本只需要避开众多弟子与长老。应当是足以避免的。

不过楚青衫却是忘了一点。以他与衍天辰的性子。再这种事情之上疏忽也便罢了。

可以徐帘这种只需要一句话便能推断出无数讯息的非人之谋。又怎么可能犯下如此浅显的错误。

沈言见自己一时忍不住的一声厉喝。将众多弟子的目光都引了过來。当下有些尴尬的偏过了头去。

不过转瞬他却是微微一愣。因为一众女弟子中。有着一位一袭红裙的女子。正用一种复杂和哀怨的目光望着他。

沈言嘴唇动了动。他看见对方这种目光。心头却也是略有些歉意的。

不过下一瞬。苏怡的眼神却又变得清清冷冷。淡漠傲然起來。于是乎沈言只在心头冷冷哼了一声。却也是打消掉了自己那一丝歉意。

对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生出歉意來简直就是一件莫名其妙到极点的事情。

“我当然不知晓是谁。否则又怎么可能放走那人去通风报信。”徐帘微微扬起嘴角。他的目光在沈言与苏怡间來回看了一眼。当话音出口的时候。却是转过了头去。

(我骗你的……)

沈言自然不知道徐帘的心底到底在琢磨着什么念头。他此刻却是有些为难起來。

徐帘看见他的面色。忽然凑到了他的身边。

“我还有一事问你。虽然这件事至少有八成以上的可能性。但若是不确信一下。可能我真的需要变动一下某些计划了。”徐帘的声音。倒是很轻微。刚刚好让沈言能听到罢了。

“你在……”徐帘将头凑到了沈言的耳畔。

不过片刻之间。沈言便是猛的抬起头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一脸的震惊。

“你也去过那里。”

徐帘摇头。

“那你跟踪我。”沈言咬牙切齿道。

“你开什么玩笑。”徐帘嗤之以鼻。而后再度摇头。

“你才是在开玩笑。那你告诉我你是如何知晓这些的。怪不得我说你敢这样胆大妄为。”沈言兀自不解气的冷哼了一声。

“我告诉你……我是算出來的。你信么。”徐帘若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而后道。

“信你才怪。”沈言撇撇嘴。“我现在算是弄清楚了。你十句话里面至多有两句是真的。剩下的八句话。不是敷衍就是谎言。”

“你倒是聪明了一回。”徐帘笑笑。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不要以为别人都是白痴。其实你也无非就是知道的东西比我多了些罢了。”沈言瞪了他一眼。然后有些忿忿的嘀咕了一声。

徐帘莞尔。却是不在理他。

“一千内门弟子合力。佯装往西南方突围。五百修为最高的弟子。以自在魔门方向为主。力求拼出一个缺口。”徐帘的眸子里忽然闪烁出一道细微的白色光芒。而后在战场上扫了一眼。方才冷声吩咐道。

“再五百弟子结成长蛇之阵。绕圈而行。拖敌不攻。避敌不战。若是对方全力攻击你们。意图将大家冲散。便直接收尾相接。迂回而战。”

“再有三位内门长老。合而为一隐而不发。”见四面八方的宗门弟子已经越來越接近。徐帘的语速也是稍稍加快了一些。

“另有楚青衫、衍天辰。你们两人务必拖住敌方至少四十位周天境大成及以下修为的修者。叶东來、蝶依、寒碑颂。三人合力冲杀。修为控制在神醒之境。敞若不支便退回后方。恢复之后再战。”

徐帘稍微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然后方才看向了一脸期待的沈言。却是沒有吩咐他任何事情。转而是叮嘱起万剑宗仅剩下的三名内长老來。

“尔等三人则不得擅动。与沈言一旁观战。敞若分成三方的弟子不支。便由你们直接出手。不求破敌。至少也要保大部分弟子无恙。你们便是万剑宗隐藏着的第二次机会。”

“但你们仅能出手一次。对方便绝对会分出三名长老钳制你们。所以务必要隐忍不发。莫不然……对方阵营中若是也有有隐藏着的周天境修者。那便真的要溃败而逃了。”

徐帘侃侃而谈。楚青衫却是根本來不及分析他说的到底是对是错。见其话音落罢。当下便是提起真气一声长啸。

“众弟子还不速速迎战。此战。一切以徐先生的意思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