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七一再拖一阵

章 节四百七一 再拖一阵

“幽绝葬情”

寒碑颂眸中冷光一闪而逝他与叶东來背靠在一起却是直接将自己那一直都沒有动用的幽绝天若老从体内拿了出來

一招幽绝葬请那晶莹如冰雪的白色枪尖之上竟散出一种亘古般择人欲噬的血腥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太多了……太多了”寒碑颂的衣襟也是不知不觉被划烂了看來甚至于他束扎着头的带都被不小心纵横出來的其他修者的真气给割断开來以至于此时他的情形看起來的的确确有些狼狈

叶东來背上的木剑仍未出鞘他那插在头上的乌木簪看似摇摇欲坠竟是稳如泰山牢牢的固定在梢之上

一道耀眼的灿烂白色光芒在寒碑颂枪尖荡开的那一刻扩散开來竟是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周围一众围攻他们的修者被那白色光芒荡到便是直接倒飞出十数丈去轰然落地挣扎几下眼看已是气若游丝

自戌时三刻被围到现在的一刻钟时间内寒碑颂第一次爆出了自己真实的战力

一旦脱离了徐帘言语中正常神醒境的限制使出自己非人的战斗能力來周围的无数弟子根本便连近身都做不到

虽然寒碑颂不是周天境可其战力足以睥睨周天大成境甚至以上的修者

一招幽绝葬情过后围着他与叶东來的无数修者竟是齐齐的被冲散出一个极大的空缺來他们所处的位置整个位置肃然一清

但转瞬之间那些修者却是相视一眼便再度涌了上來

他们认为此时的寒碑颂等人已是强弩之末只怕使出先前那一招后根本就不能再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因此只会更为振奋

“叶兄挡不住了”寒碑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面色同样有些苍白显然真气消耗过度的叶东來沉声道

他们的修为虽然绝对要高过这些修者无数但真气的储量却是有限的

若是不用真气护体那么那些修者的剑气真气催动的战技直接打在他们的身上绝对能让他们的身体瞬间奔溃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同沈言那般练就了龙象金身这也就代表着他和人对战之时根本不需要考虑防御只需要一再的进攻再进攻便是

因为即便那些修者的真气击打在他的身上也根本不能给他造成任何的损伤

“修者人数太多……我的真气消耗根本无法及时补充体外的真气屏障以至于我都将其缩小了不少只以真气护住了胸口以及头颅等重要的几个部位”

寒碑颂一边喘气一边沉声道

“咱们是不是应该冲出去了再被这样围住……只怕今天真的要饮恨于此了”

叶东來神色之中微微闪过一丝冷光旋即却是摇了摇头

“再拖一阵吧……一阵就好徐帘看似镇定但我估计他心里只怕也是极其忐忑的毕竟人数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再者万剑宗的内门长老又被灭掉了许多否则这一战到底胜负如何怕还是个未知数”

叶东來一边说着一边望了一眼远处足足拖住了这些联合起來的门派总共近四十三名周天境强者的楚青衫与衍天辰二人

他们的情形只能说是勉强支撑至少暂时还看不出败态來但想要胜那无疑是天方夜谭……足足二十多人围攻的情形之下能将对方拖延住已经是极限了

如若还想妄图击杀某个人只怕连自己的性命都得搭进去

半步周天晶障终究还不是真正的上境即便隐隐约约的看到那一层障壁却也沒有能力去打破它

因而楚青衫和衍天辰此刻其实已经到了极限而且他们的身上也落下了无数的伤势那便是先前试招的时候留下的

此刻整个局面已经稳固只怕突兀的再加入进去一个周天境的敌人他们立刻就会阵脚大乱

因为多一个人整个局面就会完全不同先前落下了那么多的伤势才勉勉强强将二十余人的攻势给摸清楚再添一个人显然可能就会是直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那就再拖一阵”寒碑颂看了四周一眼却见蝶依一人以幻阵周旋于无数弟子之间反倒是他们三人之间最轻松的一个却是不由得点头应道

毕竟蝶依一个女子都未曾言退他又怎能怯而不战

……

“徐帘徐帘你看看现在万剑宗的弟子已经死伤了多少……只怕都不下五百之数了你我却还留在这里看戏你不觉得自己太过贪生怕死了一些么”

沈言一边急的直跺脚却是根本不敢擅自冲进战场

因为先前他在看见寒碑颂被一剑割开了头上带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徐帘就冷冷淡淡的告诉他如果想让所有人全部陨落在这里那就出去吧

以至于沈言此刻虽有万千战意却是根本不敢加入战场之中

“贪生怕死这倒不是……不过你出手的时机还未到”徐帘摇了摇头拿出一个也不知是从何处摘來的野果咬了一口道

“时机时机那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才是我出手的时机”沈言目光死死的落在寒碑颂等人的身上生怕会出些意外

“……至少得看看那些联合起來的宗门到底有沒有隐藏在暗处的周天境”徐帘停顿了半响咽下口中的果肉而后方才道

“……等了这么久都不见有人出來那显然不可能有隐藏在暗处的周天境……”沈言话还沒说完却见战场之中那无数联合起來的门派弟子群中突然跃出了七八个浑身迸出浩瀚真气的修者

“來了”徐帘眉头微微一沉将手中的果肉直接扔在了地上而后轻声道

……

“诸位先取这二子性命而后再助众位长老一臂之力拿下那楚青衫与衍天辰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