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七二这次没骗你

四百七二 这次没骗你

“那三人是..”

离万剑宗与诸多联合在一起的宗门的战场不远处,一座并没有多高,但却能看清战局的山巅之上,兰花公子却是恢复了往昔的雅致,轻轻摇曳着手中的折扇。

按他的话来说,只要万剑宗被灭。那么即便欧阳岚来了这里,也只会接受这个事实。

那就是万剑宗与诸方势力拼了个你死我活,在剩下的势力之中,以百龙窟的实力最为强劲。所以这个脱颖而出的名额,几乎已是百分之百的落在他们头上了。

不过事情的的确确仍是有一些出乎兰花公子预料的,他虽然根据手下人传回来的消息,猜测到万剑宗应该是来了帮手。

却没有想到,竟是看到了三个熟悉的面孔。

两男一女。

当他借着玄阶神通清明眼看清楚三人容貌的时候,却是面色一变。

不久之前在峡谷之时擦肩而过的景象,直接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那些人,居然是万剑宗的帮手么?”兰花公子没有去仔细的听乘龙真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自己确实眉头一皱,暗暗沉思了起来。

“但却有一个疑点。如果那六个人都是万剑宗的帮手,为了了解这里的情况,当初碰到我们的时候,应该便会想要将我擒住来探听一些消息啊!”

“不对..当时的情形,应该是以那个青衫男子为首。这样说来的话,或许只有这三人是万剑宗的帮手,而另外三人,却只是与他们相识而已。”

兰花公子思来想去,却是只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那持枪的青年还有那使木剑的男子,绝对是极其棘手的两个对手。”

乘龙真人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他虽然没有什么神通清明眼能看清远处之人的面目。但是此地离战场也并非很远,居高临下的情形下,倒也能领略叶东来二人动手时的威势。

“……那个人。”

兰花公子似乎觉得自己回忆起先前在峡谷之时与六人碰到的时候,似乎遗忘了点什么。

不过却是忽然被乘龙真人的言语惊醒,他倒也直接放弃了自己的沉思。而是望向了叶东来与寒碑颂,而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疑惑。

“那个握着古朴木剑的男子,神色之间倒是多了几分稳重与睿智。只怕这做出拼死一搏之势让其他势力胆怯的主意,就是出自于他的身上了。”

“不过终究还是嫩了些……连利益对这些修者的影响和诱惑都不能正确的估计,掌握的信息也根本远远落后于我,你又拿什么跟我斗!”

兰花公子自言自语间,无疑是意气风发,傲然之极的。

这一战过后,等到欧阳岚做个见证,那么百龙窟便会一跃成为苍云郡顶顶有数的宗门。甚至于直接臣服于皇朝,跃进整个苍澜领这个大层面之中。

只有在这样庞大的地界,一个领地,甚至于整个苍木州,才能真正展现出他应有的智慧与谋略。凡是智者,则必然自傲。

徐帘更甚之。傲到几乎任何一个人的其他念头,在他看来都是白痴的,都是无谓的,都是愚笨的。但智者若能轻易被人言左右,那也便成了愚人了。

……

“……半盏茶后,自见分晓。”徐帘轻轻的用手指在身旁一株树木的枝干上弹了弹,而后平平淡淡的出声道。

“我看败退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沈言倒不是同他顶嘴,毕竟有些东西实在是无法预料的。纵然他的的确确是……但若到时真出了问题,那可就真的毁于一旦了。

“你猜……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徐帘的眸子忽然闪烁了一下,却是并没有正面回答沈言的话。

“什么人?”沈言一怔,然后茫然的看了他一眼。

“当然是一直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徐帘将手重新背负在身后,然后抬头看了看天,那里仍是没有一颗星。

“那个人出现了?”沈言本来还背靠在树上,闻听此言却是唰的一下站直了身躯,然后神色有些狠戾的道。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当然!”徐帘点了点头,很肯定的道。

他虽然次次都说自己如果没有料错,可他似乎到现在为止,还真的从未料错任何事。

“什么!”沈言差点没直接蹦起来,然后忍不住的惊呼出声,急急忙忙的在战场之上看了一眼,然后方才按捺下心神。

“那个人在哪里?我看看能否找机会将他给..”

徐帘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来,指向了前方。

“他在这里。”

沈言一看,那却是一座并没有多高的山峰,当下便准备动身过去,想要直接将这个在背后挑动一切的家伙给灭杀了。

“或许在这里?”但还不待他真的冲出去,徐帘的身子便微微转了过去,然后指向了另一个方向,那里远处仍是有着一座山峰。

沈言却是一下子呆在了原地,然后莫名其妙的看着徐帘。

“又或者是在这里?”徐帘再转身,往身后指去。那里远处却是起起伏伏的大片山脉,沈言这会儿算是弄明白了,于是乎站在原地,厉然的望着前者。

“当然也有可能藏在那里……”徐帘又是望向了战场,当他还没有将手指抬起来的时候,沈言却是上前一步一巴掌给他拍了下去。

“徐帘你丫脑子抽了是吧?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乱指个什么劲儿?现在叶东来与寒碑颂估计也拖不了多久了,反正我是不管,如果那三名内门长老并不能解掉他们的围,我就直接冲进去将他们给救出来。”

沈言瞪了他一眼,然后才再度观察着战场里的情形。

“我脑子没有抽。”徐帘用一种很正经和慎重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却是让人有些啼笑皆非。不过沈言看见他这幅平平静静的死人样,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也没有不知道……”徐帘这句话说完,沈言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也没有想要再度出声询问他的念头。

(这次我可没有骗你……是你自己不问了……)

徐帘心底暗暗念叨了一句,然后才冷冷的看着最初指着的那一处山峰,然后心底却是冷声的喃喃自语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以那里的地势而言,你应该也不会选择其他的地方了。但敞若你的智慧和忍耐力再高一点,便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在那里观察局势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露面观察局势,未免显得有些太过焦急了点。再等片刻,如果你还能坐得住的话,我就承认你勉勉强强算是个有点手段的聪明人了!)

徐帘漠然的看着面前,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千万……别让我失望啊!那个隐藏在幕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