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零鹅毛

章 节四百八零 鹅毛

沈言虽然全身的真气都在一瞬间耗尽,但终归还是保持这清醒。。

他微微眯起眸子,将目光落在那连绵无尽的火焰之中。火势并没有被压下去,但那漫天的雪梅花被蒸发凝聚出的寒雾,却是笼罩了半个山脉,良久不散。

即便那些寒雾被火焰蒸散,但仅仅片刻之后却有氤氲成一团团。

毕竟沈言这一刀落下,雪梅飘落六千里,若是没有这滔天的火势,只怕便能真真的在这雁回山脉上盖上一层白雪。

因而会出现这样美轮美奂的情形,却也不足为奇。

徐帘倒是镇定,殊不知欧阳岚那一边却早是惊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这这这……”欧阳岚颤抖的指着那一大片笼罩了小半个雁回山脉的寒雾,嘴唇哆嗦着,说话时都有些语无伦次。

“这是哪个宗门之人?竟能以一己之力制造出如此声威。”欧阳岚甚至感觉自己后背都有些被浸湿了。

让他以真气波及数里,数十里,甚至拼了命的爆发出波及数百里范围的力量倒也不是做不到。但想要顶着漫天的火焰凭空纷纷扬扬落下如此之多的雪梅花,就算欧阳岚再狂妄,也知道这是他绝对难以企及的实力。

而且实力强悍到这样的人混进了此处,他竟然茫然无知,简直是太可怕了。

不过叶东来沉思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打断了欧阳岚的胡乱猜测。

“欧阳城主,据我所知在场的所有宗门应该无人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

“哦?那依你之见……会是何人?”欧阳岚诧异的转过了头来,顿了顿却是请教道。

“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但如果对方有心想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想必即便是欧阳城主你派人搜寻,也是不会有丝毫线索的。”

叶东来摇了摇头,但回答的却极其肯定。

“说的不错。不过却不知那强者爆发出这般强悍的冰雪之力,又是为了什么……”欧阳岚心头思索片刻,倒也认同叶东来所说,不过转瞬却是更为纳闷起来。

“难道是一位路过此地的高人,见这雁回山失火,意图扑灭这漫山遍野的火焰么?”欧阳岚念及此处,神色一动,而后却又黯淡下来。

“应当不会如此……否则以先前那刺骨的寒意来看,灭掉这八千里方圆内的火焰,绝对是不费吹灰之力!”

欧阳岚眉头几乎都锁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兰花公子,却是眉头一挑,旋即轻轻出声。

“……如果,是有两位强者一追一逃经过此处,拼斗的时候不小心波及到了此处呢?待得那两位强者的战场偏移的远了,这骇人的寒意自然也便消散了。”

欧阳岚闻听此言,神色蓦然一亮。

其实欧阳岚压根就不清楚,不是沈言不想直接将这蔓延的火势给扑灭,而是根本做不到。

甚至于他就算是想用这一招灭掉六千里范围内的敌对修者,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断天刀本体破碎,只剩刀魂的情形下。那五行精灵只能起到提供催动锋芒九式所需要的巨大消耗的作用,但还需要沈言这个引导者。

沈言使出这一招必然的结果就是真气顷刻间耗尽,毕竟没有了实体的断天刀,根本就无法做到自行汲取天地之气支撑锋芒九式释放时的消耗。

若还想着以一己之力灭杀六千里范围内的修者,那就是自寻死路。

因为修者反抗起来,就会让锋芒九式的消耗增大,沈言支撑不了这巨大的消耗,所造成的后果自然就是被吸成人干。

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沈言当时得到戊土精灵在沈家使出同样的这一招时,覆灭了数百里方圆的沈家的同时,他自己也昏迷了过去。

这就是因为沈家有着许多的修者……虽然他这一次所获得的五行精灵数量足有九倍,但寒梅问雪覆盖的范围,却扩大了十倍不止!

六千里啊!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值,更遑论这范围内还燃烧着那么磅礴的火焰。

因而沈言不是不想扑灭这火焰,而是他即便拼尽了全力,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罢了。

“……”欧阳岚半响之后方才回过神来,而后才看向了兰花公子。

后者在先前插话的瞬间就在盘算了起来,只要欧阳岚接过他的话茬跟他交谈起来,那么他就有办法旁敲侧击,一点点将后者的情绪稳住。

“暂且先将他们二人给本城主抓起来!”

岂料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兰花公子的意料,欧阳岚完全不给他任何说第二句话的机会,也没有和他谈论此事的意图,直接就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让人将他们抓起来。

这一次兰花公子却是站在乘龙真人的身侧,待后者意图动手的时候,他轻轻的扯住了对方的衣袖。

“不可妄动……现在欧阳岚虽然对我们抱有极大的怀疑,但毕竟只是听到我们两人的交谈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因而此时并非绝路,只要能找到一丝契机……”

兰花公子快速的瞟了欧阳岚一眼,见对方没有留意到自己,方才急急忙忙的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或许还有救。”

“你是指,我百龙窟还能存留下来?”或许兰花公子这句话对旁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却让乘龙真人一下子燃起希望来。

“你若是再准备跟欧阳岚斗起来,到时就算是有希望,也变成没有希望了!”兰花公子看了他一眼,嘴唇微微动了动。

乘龙真人苍老的面庞上掠过一丝犹豫,旋即绷紧的身躯却是放松了下来。

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兰花公子也不由的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虽然乘龙真人这般做法能逃出去,但百龙窟也是付诸一炬了。

因而只要还有丝毫希望,乘龙真人都是不愿意放弃的。

至于兰花公子之所以坚持……只是明白如果乘龙真人逃了,他自己也必然讨不了好。更何况,他也有着信心,能一点点的转变欧阳岚此时的念头。

“……叶少爷,还要麻烦你带本城主前去同楚长老等人见个面了!”

欧阳岚见乘龙真人与兰花公子皆是没有反抗,也并没有强行要封了他们的丹田,毕竟他也明白这个时候这样做,很可能就会将局面弄得不可收拾。

万剑宗……

兰花公子心头思索了片刻。

(在万剑宗之人面前我们倒是并没有露面,所以即便欧阳岚询问那楚青衫等人,也是问不出来一个结果的。)

心中念及此处,兰花公子却也没有了丝毫胆怯的念头。

毕竟他们连楚青衫等人的面都没有见过,欧阳岚即便询问,也根本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

“……果然如我所料的一般呢。”徐帘忽然抬起头来,喃喃自语道。

沈言虽然仍然感觉体内经脉一阵阵的刺痛,但好歹还是能勉强站立着了。

听到徐帘的话,他却是有些纳闷到了极点。甚至于说是有些啼笑皆非,怒吧,也怒不出来。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徐帘给耍了一般,那九只五行精灵在断天刀的一次爆发中全部化为了虚无,连他自己也弄成了这幅模样。

可最令人颓然的还是他即便付出了那些精灵,以及自己全身的真气为代价,似乎对火势和现在的局势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不过正当沈言要询问出声的时候,却陡然间愣在了原地。

高空之上,洋洋洒洒的开始落下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何止是铺天盖地……方圆数万里的天空,尽皆都变得有些阴沉了下来,虽然在夜里看不真切。

但沈言却的的确确感受到了那一朵朵雪花落在脸颊上所带来的冰凉,他不由愣在了原地。

明明寒梅问雪的力量已经消散殆尽,现在又如何会发生这样玄妙的事情?这漫天的大雪比之前丝毫不让,甚至更多更密集。

在沈言还没有愣神多久的功夫,天空中的风雪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几乎将这一方天地都给遮掩了起来。

入目处尽是唰唰落下的鹅毛大雪,密集的根本看不清前方到底有着什么。

沈言的肩头,头上,只是片刻就被这鹅毛大雪给落满,因为他真气耗尽的缘故没有震开这些积雪,以至于转瞬间他就成了一座立于漫天飞扬大雪中的冰雪雕塑。

咔咔。

沈言抖动了一下肩膀,竟发现身上的积雪已经凝成了冰晶,不过在他的肉~体之力下,仍是直接开裂而后跌落在地摔成一地的冰渣。

“徐帘……噗。”沈言刚刚张开口,便直接被无数的雪花塞的嘴中都没有了丝毫缝隙,以至于他忍不住的将这些已经开始化为冰水的雪花给吐了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地虽然严寒,但几乎不怎么落雪……现在这雪势,莫说此地,就算是万剑宗的山门处,都见不到啊!”

徐帘虽被漫天的大雪遮掩住了大半的身形,但他却仍一副毫无波澜的样子,听到沈言的询问,眸子里方才燃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指着那蔓延雁回山脉八千里的火焰,沈言转头望了过去。

那先前还汹涌无比的火焰竟是被这雪势给压了下去,饶是它吞噬雪花的速度再快,也终究还是在这伟岸的天地之力面前被一点点的熄灭。

于是漫天的鹅毛大雪,很快便为雁回山脉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将那被火焰烧灼的干枯焦灼痕迹,完完全全的覆盖了起来。

入目处,一片银白。

“火……火灭了?”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滔天彻底的大火,居然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熄灭,委实有些令人震撼之极。

“白痴。”饶是风雪如此之大,徐帘仍是鄙夷的望着他道。

“我让你注意的不是火焰熄灭与否,而是那笼罩小半个山脉的寒雾……”

沈言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先前那漂浮在半空的寒雾已经没有了氤氲的犹若实质的形态,而是变得疏散开来,犹若缕缕白烟。

“你的意思是……”沈言迟疑了一下,然后指着那些变淡了无数的寒雾,他当然也看见了天空上那隐隐约约变暗的云团。

“不错。借助你那寒梅问雪之势让天地落雪,而后被滔天的火焰将那些雪花蒸发成水雾。这些水雾一点点的散开之后,自然会导致这本就严寒的地方,落下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

徐帘的嘴角微微扬起,眸中却只有那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