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一言论

章 节四百八一 言论

“……”楚青衫呆了,欧阳岚以及兰花公子,全部呆了。

这直接将整个天地都遮掩的看不清丝毫它物的鹅毛大雪,让刚刚见到楚青衫等人,准备一问究竟的欧阳岚,直接被弄懵了。

紧接着,便是随之而来的深深的恐惧。

“这是何人的手段……这等不可思议的力量,足以比拟上境强者了!”

那蔓延雁回山脉的大雪,除了上境强者没有任何人有法子……除非是无数的周天境修者,一起施展行云布雨这等神通。

“楚长老……你莫非还有什么事瞒着本城主不成?”欧阳岚震惊了半响后,方才暗运真气震开肩上的风雪,然后颤声道。

楚青衫连忙摇了摇头,他脸上的震惊与诧异,也是丝毫不弱于欧阳岚。

这种引动方圆数万里范围降下如此大雪的力量,足以让任何修者为之色变。

欧阳岚如此一问也不过是想试探一番罢了,因为在这里的所有门派,论起实力来,万剑宗自认第二便无人敢认第一。

如果要说这引动数万里方圆落下鹅毛大雪的修者会与哪个宗派有关系的话,那么应当也只有万剑宗了。

见楚青衫否认,欧阳岚自然也明白对方所言非虚,因而这倒是让他更为心惊胆颤起来。

这个修者是谁?为什么先用一场蔓延六千里的雪梅花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而后才直接引动数万里范围落下如此鹅毛大雪?

就在欧阳岚揣测不安的时候,叶东来忽然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出声。

不过他欲言又止的动作却被欧阳岚给看了个真切,于是乎后者直接便将目光落在了叶东来的身上,示意他有话便说。

“欧阳城主……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哦?那人是谁?”欧阳岚神色一动,急急忙忙的询问出声。

连带着一旁的兰花公子,都不由得竖起了自己的耳朵。

“如果真的是有人看见这漫天的火势而心神恻隐,并且又因为几分万剑宗的关系而出手灭掉的这火焰的话……应当就只有。”

叶东来话说到这个地步,楚青衫的神色顿然也激动了起来,以至于他失态的近乎出声。

“难道是大长老?”

“不错!我也是这样猜测的……”叶东来重重的一点头,示意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万剑宗大长老?”欧阳岚此时却是喃喃自语了,坦白说他对大长老的了解并没有多少。

毕竟连万剑宗的无数弟子和长老都了解不多,他又能知道些什么。

不过欧阳岚却记得一件事,当时他因为怒火失控之下去万剑宗找沈言麻烦的时候,却被沈言给逃入了念月小峰。

总而言之之后的事情便无比的诡异和不合常理,此时想来,如果那个大长老真有着这般引动数万里方圆落下鹅毛大雪的力量,只怕他当初在念月小峰前那一丝莫名的忌惮和危险感,也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

“徐帘……我还是没搞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说的是这场大雪完全是我弄出来的?”

沈言在徐帘解释了几遍之后,仍然是一副茫然的样子,结结巴巴的指着远处,那本该燃烧着滔天火焰的山脉道。

“我说了很多次……这场大雪,你所起到的只是一个引子的作用罢了。”徐帘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此地严寒之极,但却极度缺水的缘故……就如同降雨的道理一样,一个地方如果干旱过头,就算温度变低但没有水分也是无法凝结成雨水落下来的!”

“但只要能让那个干旱的地方温度降下去的同时,能够借助充分的水分形成乌云团,那自然就能落下雨来。”

徐帘说到这个地方,却是微微一顿。

“但方才此处却不同……因为气候太过寒冷的缘故,你催动那寒梅问雪之后被火焰蒸发后形成的水雾,间接的让这个地方无数年没有落下的大雪,随着这一个诱因尽皆给落了下来,因而才会造成这样骇人的局面。”

“……如果这里的温度再低一些,那么你所看到的可能就不是大雪,而是冰雹了!”徐帘仰起头来,无视了漫天的风雪,眸子里竟然流露出一种名为向往的神色。

沈言倒是没有看到他那古怪的神色,不过听徐帘说完这些,他却忽然想起来前世的一些东西来。

“虽然我还是没有弄懂你的意思……不过你这番话和我见过的某些言论有些类似。”

“哦?”能让徐帘感兴趣的事情不多,但沈言的这番话却是让他眉头一挑。

“那个言论很奇怪,它告诉人们我们脚踩的大地其实并非是平的,而是圆的!怎么说呢……就是指我们脚下的大地,就如同天空那些星辰一样,是一个单独存在于这个……宇宙!”

沈言说到这里,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宇宙……宇宙你知道吧?”

“宇……宙么?”对于宇宙,天穹这些词语,自然所有人都是不陌生的。

但许多修者所认知的宇宙,其实就是自己脚下这一方大地。头顶的天穹和脚下的大地加起来,就是所谓的宇宙了。

“那个言论还说整个宇宙其实是无垠的,其中有着无数类似于我们脚下所踩着的星辰一般无二的球体!那些球体在整个宇宙中,汇聚成一个又一个的自我体系……”

“有些上面有生命,有些上面却没有生命。”沈言见徐帘露出一副感兴趣的神色,当下也就开始侃侃而谈了起来。

“这样说吧,那个言论的意思就是说……”沈言指着天空,那上面并没有星星,“天空中那些星星,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天元大陆……只不过有些星星的上面,可能没有生命罢了!”

“最主要的是那个言论还说天地间刮风下雨,落雪凝冰都是有着规律的!”沈言兴奋的说到这里,却见徐帘的眸子用一种诡异的神色落在他的身上。

“这些言论……你是在哪里看到的?”徐帘的声音很轻。

“哈……就是当初随便翻翻就看到了,我也不记得是哪一本书了!”沈言打了个哈哈,然后避开了徐帘这种诡异的目光。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所看过的七十三亿六千八百五十二万册书籍经典残页之内,没有任何记载提到过这样的言论!”

“或者说……你是从某本我没看过的典籍中看到的?”徐帘喃喃自语了一声。

沈言咬了咬自己的舌头。

如果他刚才没有听错的话……徐帘这个家伙,说的是……七十三亿?七十三亿?沈言很想认定这是个谎言,但他的直觉却很蛋疼的告诉他,这极有可能是真的。

“是啊是啊……整个天元大陆无边无际,有些典籍你没有看到过,也是很正常的么!”不过沈言却没有计较这个问题是真是假,反而是急急忙忙的意图转移徐帘的注意力。

“或许吧……”徐帘点了点头,似乎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的打算。

“徐帘……你刚才说的那些,我指你看了那么多书的事情,是怎么做到的?”沈言不是不相信徐帘能看进去这么多的书,但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时间!

七十三亿本书,就算徐帘过目不忘不停的翻,一天看上一百本,也需要整整七千三百万天,整整二十万年。

天元大陆上周天境强者数千年的寿命,晶障境的近万年……那么上境或许几万年,更高的境界数十万年也并非不可能。

但徐帘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比上境修者还要厉害的人。更何况能修炼到那种地步,哪一个不是用尽了毕生的时间和努力,谁能在抽出十几万年二十万年时间看书的同时,达到比上境还要恐怖的一个程度?

“须弥幻境!”徐帘看了他一眼,似是清楚他的疑惑。

“须弥环境是可以改变时间流速数万倍的神奇密地,相传它每时每刻都在移动着!不过它影响时间流速达到数万倍所能起到作用的,也仅仅是自己的记忆罢了!”

“妄图在其中以数万倍的时间来修炼,那是不可能的……须弥幻境对修炼时的时间流速影响,仅仅只能达到数十上百倍罢了!”

徐帘解释道。

“正因为这个原因,须弥幻境虽然每时每刻都在移动,但却鲜少有人去寻找它的踪迹!”

沈言听完,不可思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见鬼似的看着徐帘。

“你的意思是,在时间流速变慢了数万倍的情形下,你在那须弥幻境内呆了整整二十万年?看了二十万年的书?”毕竟时间的流速改变也只是针对于外界和幻境内的时间差罢了,但幻境内的时间流逝却是真实存在的。

“准确来说,是十八万六千四百二十五年!”徐帘抬头看了一眼,而后不以为然的道。

“你……简直是个……疯子!”沈言目瞪口呆。

徐帘在其中过了那么久没有变疯也就罢了,居然还能清清楚楚的记着自己在那须弥幻境中呆了多久,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我是不是疯子不重要。”徐帘出声道,“你弄不懂那些水雾引动大雪的原因也不重要,毕竟我所看见的世界。”

“你想说我看不见对吧?”沈言白了他一眼,“甭管我看得见看不见,你总得告诉我现在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吧?”

“现在么……自然是去见楚青衫等人,告诉他们一件事!”徐帘讶异的看了沈言一眼,旋即嘴角微微扬起。

“什么事?”沈言诧异道。

“这漫天的鹅毛大雪,是北剑仙的手段!”

ps:喉咙疼死了,昨晚上不知怎么就给凉了,希望睡一觉起来能好点吧~~~~~~~~

至于断天刀威力太小的缘故,其实从某种层面来看已经很大了!五行精灵毕竟是改变人资质的东西,被断天刀魂吸收,能催动出影响六千里方圆的雪梅花,也是很了不得了。

如果范围缩小,威力的确可以增强,如果在数十里范围内爆发出这股力量,沈言秒杀数百个周天境都不为过。

但他所要做的不是杀掉那些人,而是解万剑宗之危。毕竟就算暂时杀掉了许多修者,但后面还有着欧阳岚,还有着领城与大宋皇朝。

徐帘很聪明的知道避开什么,做些什么,所以才会让沈言以招引雪而不是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