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二坦白

章 节四百八二 坦白

“大长老出手了……”

楚青衫看着远处一片银白的山脉,喃喃出声道。。

连带着欧阳岚都有些发愣,这算是个什么情况?本来简简单单的洗局之事,放在他这里,居然变成了这样。

不但有人故意纵火意图,还引来了个堪比上境的大长老……万剑宗的大长老出手,导致欧阳岚心底也不由得嘀咕了起来。

他不知道那个神神秘秘的大长老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会无端端的灭掉这蔓延八千里的火焰。

不过可想而知,对方出手绝非平白无故的看这火势不爽而单纯的发泄一番。

以欧阳岚的心思,自然会有多复杂就往多复杂的地方去想。于是乎他这么一深思,就得出来一个结论……大长老这明摆着是给他示威呢。

至于到底为什么示威,显然就是为了万剑宗的缘故。

“沈言……你所说的一切属实?”欧阳岚虽然心底已经确信了沈言所说,不过还是忍不住的询问出声。

沈言的神情略有些迟疑,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所说属实。

其实就算他现在反口否认,说是自己制造出这般大的声势,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反倒是对大长老出手这一点上,就连楚青衫与衍天辰等人都无比的认同。

正待欧阳岚准备出言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在沈言与徐帘二人露面之后便一直神情闪烁的兰花公子陡然近乎出声。

“是你!”兰花公子的惊呼充满了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的眸子也死死的望着一袭青衣的徐帘。

若是旁人听之,只怕还道是徐帘与这兰花公子两人本就相识。

但只有徐帘才懂这兰花公子惊呼出声的两个字,到底隐藏着什么意思。

兰花公子猜出了从头到尾的一切,都是徐帘的手笔。所以才会思索和印照了半响后,方才恍然明悟。

但似乎到了这种境地,即便他知晓这一切都是徐帘的手段,似乎也已经有些迟了。

“哦?徐先生与百龙窟这二人莫非有旧?”欧阳岚倒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依然称呼了徐帘一声徐先生。

毕竟徐帘的背景此刻虽然仍朦胧不清,但他称呼一声徐先生自己也损失不了什么……

敞若为了那丝毫的颜面,真的招惹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存在,那可就是后悔莫及了。

“一面之缘。”徐帘笑笑。

“欧阳城主!”兰花公子的眸子闪烁片刻,而后转身抱拳,“在下敢肯定,此人便是此次雁回山失火的罪魁祸首!”

“一派胡言!”沈言当即便厉声喝道。

虽然他也很不耻徐帘这种放火烧山的行为,但在欧阳岚的面前,显然不会如私底下一般,而是要去努力辩解。

“这……”欧阳岚当下便是一愣,这是个什么情况?他只好将目光投向了楚青衫等人,岂料后者等人在触碰到他眼神的时候,都微微的避了开来。

“欧阳城主!”兰花公子心头一急,当下咬牙再度沉声道。

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若不能借由此刻当着众人之面的机会让欧阳岚说出一查到底的话来,之后的情形如何,也根本不用去想了。

百龙窟背上纵火这个莫须有的罪名,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此事本城主自有考究。”迟疑了半响,欧阳岚方才如此说道。他此时也有些怀疑了起来,难道这件事的的确确与百龙窟等人无关?

毕竟当时他听到两人交谈的时候,也只是只言片语罢了。但现在欧阳岚可不敢妄下结论,所以才会给出这样一个明显拖延时间的答案。

“别急。”见兰花公子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徐帘微微上前一步,然后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你想做什么?”兰花公子诡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谨慎的退开一步。

“我只是想告诉欧阳城主一件事,我们几人其实早就见过面了而已。”徐帘笑笑,不以为然的道。

欧阳岚听到他的话,却是神色一动。

“你们早就见过面了?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见过了?”欧阳岚直觉自己抓到了一个关键点,当下便急急出声询问道。

“就在峡谷入口处!”徐帘看了有些慌乱的兰花公子一眼,然后斩钉截铁道。

“你说谎!”兰花公子还未答话,那乘龙真人便是一声厉喝。

“哦?那就当我是在说谎吧。”徐帘一挑眉头,也不再解释下去。

欧阳岚却是忍不住的看向了他,似乎想要追问些什么。但见徐帘没有理会任何人的意思,只好有些犹豫的愣在了原地。

“徐帘!你敢说这火不是你放的么?”兰花公子微微眯起眼来,在徐帘伸手拍了拍自己肩头的雪花之时,厉声问道。

“我何时说过这火不是我放的了?”徐帘刚刚扬起头来说出这句话,却是陡然愣在了那里,好像说漏嘴了一般。

(激出来了!)兰花公子心头暗自兴奋不已,针对徐帘这种自傲的人,他没想到在对方神情有些恍惚的时候,只这么一激,便让对方自己脱口承认。

“徐帘!”沈言神色一滞,紧接着便是惊骇的看着徐帘。这是在……玩命啊!

火烧雁回山脉,若是真的追究下去,那绝对是不可轻饶的大罪。就算他们不怕欧阳岚,但对方背后的领城,州府,甚至整个皇朝……那根本就不是任何个人能对付的体系。

徐帘先前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艺高人胆大,胜券在握。但此时在欧阳岚面前承认这一切,可就不亚于是找死的行为了。

“……不错。”徐帘愣了愣之后,反倒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点了点头。“这火的确是我叫人去放的!”

“果真是你!”兰花公子神色一动,旋即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你究竟还做了些什么,还不当着欧阳城主的面交代清楚!”

“你想知道啊?”徐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讶异的看了他一眼。

兰花公子反而被他这幅模样弄的微微一滞,旋即点了点头。

“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个明白。”

“藏在幕后的那个人可真是聪明,散布谣言,将围剿自在魔门轮胜负的事情诱导成了一场蔓延无数宗门的大战!”徐帘一边冷笑,一边道。

“而万剑宗更是首当其冲,被无数宗门包围……这前前后后林林总总的算计,若那背后之人不够聪明,还真是做不到呢!”

“欧阳城主……”徐帘言及此处,却是突然看向了欧阳岚。

“你遇见这二人的地方,可是能纵观整个战场,分毫毕现?”

欧阳岚神色一动,那一处山巅……似乎的的确确能将整个战场全部收入眼帘,于是乎他略微一回想之后,便点了点头。

“当众多宗门包围万剑宗的时候,我便吩咐叶东来与寒碑颂等人几件事。”

徐帘倒是没有直接大大咧咧的指着兰花公子说,都那么明显了你这家伙就承认了吧……反而是说起自己的谋划来。

“我吩咐叶东来去拦住你的同时,也让他告诉寒碑颂去引火烧山!在火势起来之后,再让蝶依利用自己的修为将声音扩散开来,在众多修者中推波助澜!”

“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徐帘言及此处,却是高深莫测的一笑。

“什么!”兰花公子没想到徐帘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将一切都给坦白,他的面色已经便的有些发白,在后者话音顿住之后,他急急忙忙的追问出声。

“大长老同意出手灭掉可能祸及整个雁回山脉的火焰!莫不然,我也不敢用这种下下之策来暂时的解掉万剑宗被围之危!”

徐帘还有半句话没说,那就是让欧阳岚方寸大乱……而后才能让叶东来出言,名正言顺的将他引到兰花公子藏身的那一座山峰上去。

沈言“幽怨”的瞪了徐帘的背影一眼,这明明是他的功劳好不好!而且居然还将这件事扯到大长老的身上,简直是辱没了北剑仙的名头。

但欧阳岚与兰花公子可不这样想,后者谋略自是远远高于常人,以至于在徐帘将这番话说出来的瞬间,他便怔怔的看着前者,旋即蹬蹬退后几步,竟是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殷红的血迹溅落在地面,不过眨眼功夫又被这漫天的风雪给遮掩了个干净。

欧阳岚也同时愣在了那里……现在该怎么办?人家徐帘明摆着承认了这火就是人家放的,可问题是,他有胆子敢真的治罪?

大长老现在说不定便在暗处,欧阳岚自问自己绝制造不出让数万里方圆扬起鹅毛大雪的盛景,因而一下子踌躇起来。

“欧阳城主……此番举动却是本殿冒失了!但经历这一场大雪,来年的雁回山脉,只会变得更郁郁葱葱。”

徐帘似是察觉到了欧阳岚的犹豫,虽然言语上说是自己冒失了,但却没有丝毫恭敬的意味。

欧阳岚却是心头一颤,本殿……徐帘的背景直到现在他都莫不清楚,再加上大长老的缘故,他也没有那个胆子去治罪。

最主要的缘故还是雁回山脉的火并没有波及到轩翎山脉,所以这般后果并不算严重。

“徐先生说笑了,你为解万剑宗之危出此下策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欧阳岚想明白之后,一句话就将徐帘的所有罪过和不当全给抹消掉了。

兰花公子面色陡然变得惨青。

他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敢将一切坦白了,因为徐帘虽引火,但火却也灭了!更重要的是,对方背后还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这般情形之下,他就算占一些优势,也是毫无胜算。更遑论还被欧阳岚给当场抓了个正着,从一开始他们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一开始?兰花公子神色忽然一动,旋即指着徐帘颤抖出声。

“从一开始在峡谷见面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对么?”

“不错。”徐帘抬头看了他一眼,似是有些惊讶,不过却仍没有否认。

“那当时为什么你不揭穿我们……还要大费周折和我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兰花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稳定下心神。

徐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理所当然的说:“为什么要拆穿?你难道不觉得,让你自以为是的布局和谋划一一破灭,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么?”

“徐帘!从一开始……你这厮就是抱着在玩的心态是不是?”沈言这会儿倒是听出来了个究竟,他此时方才认出来这个兰花公子,竟然就是当时他们在峡谷入口遇到的那几个“落难”的弟子和长老之一。

“难道你不觉得这很好玩么?”徐帘不以为然的看了沈言一眼,“反正他那些心思,我一清二楚,找点乐子陪他玩玩也是无妨的!”

(玩?有趣?找乐子……原来从头到尾,我都在局中却不自知……)

“噗。”兰花公子神情变动数次,而后仰天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的朝着后方倒去。

嘭。

他的身躯摔倒在地,溅起一地的积雪,却是转瞬间没有了声息,竟被活活的气死在此。

只有那一对眸子大大的睁开,不甘心的望着天穹,似乎在询问着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