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三万剑宗弃权

章 节四百八三 万剑宗弃权

兰花公子被活活气死,乘龙真人突围不成被杀……百龙窟的势力原本就依靠着这两人的武力与智谋来统领,此刻两人同时身陨,这个势力必定会土崩瓦解。。

一切都明朗了……放火虽是徐帘的主意,但欧阳岚却不敢去捋一捋大长老的虎须,因而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而在欧阳岚以皇朝的身份出面后,当下也便将兰花公子大举散布的谣言知晓了个一清二楚。

在所有的谋划浮于水面之后,欧阳岚却是忍不住的心惊肉跳起来。

这一番算计,这一番谋划……简直是将可以利用的一切,包括他欧阳岚到来与否,到来的时间早晚对局势所产生的影响,都算了个一清二楚。

这一招作壁上观以小搏大的谋略,简直堪称毫无破绽。

当然……前提是没有徐帘这个妖孽存在的话。而欧阳岚因为彻底知晓了兰花公子的布局后,反倒是对徐帘更为敬畏起来。

他连他自己何时来此都不知道,可徐帘偏偏知晓,还让叶东来卡着时间堵住了他。

放火的时机更是掌握到了极限……如若放的时间过早,在叶东来还未接触到欧阳岚的时候,后者显然会退走直接去寻求于训的帮助。

放的迟了,等欧阳岚跑到了大批修者之中,那就不会被叶东来几句话拐到兰花公子藏身的地方去。

这种洞悉全局的手段和谋划,莫说见了,欧阳岚连听都没有听过。

若这徐帘在两军对垒的时候,仍然有着这般恐怖的洞悉力,那绝对是一代军师。

欧阳岚暂且收下了自己心头的惊愕,却是为难起围剿自在魔门的事情来。

现在诸多宗门伤亡惨重,再去围剿自在魔门恐怕是得不偿失。

“欧阳城主!万剑宗因歹人所迫,损失惨重。大长老让我出面申明,此次晋升领地级宗门的机会,万剑宗弃权!”徐帘似是清楚欧阳岚在犹豫些什么,当下上前一步淡漠道。

“徐帘!”沈言蓦然出声……不过转瞬间却被叶东来以及楚青衫同时伸手拦住。

欧阳岚可不管沈言到底喊出这一声到底准备做什么,不过徐帘这番话,却是直接解决掉了一个大难题。

代表大长老……凭借先前那番动静,似乎在场的万剑宗几人也都不会反对。

那么在名额分配上,那个领地级宗门的名额,也就不用为难到底要不要分配给万剑宗了。

虽然欧阳岚也不会借此去打压万剑宗,但就这样放弃出局……实则已经是莫大的失败了。

各大郡地的顶尖门派,如万剑宗晋升领地级宗门,实则是皇朝不希望看见的事情。

门派大了底蕴就多,跃升到领地层面之后机会也就更多……皇朝想要彻底掌握,花费的功夫自然也要稍多一些。

毕竟选择一个二流三流宗门晋升领地级,可能皇朝只需要付出“扶持”万剑宗十分之一的代价,就能将一个宗门给支撑起来。

毕竟宗门的起始点低,“扶持”起来也就会更容易。

那么万剑宗失败了,没有晋升成为领地级的宗门呢?皇朝自然不可能让你还在郡地级顶尖的位置上坐得稳稳的。

一番打压下来,就算在雁回山脉地带损失不够重,但皇室的手段绝对会让万剑宗一落千丈,轻而易举被那些新生代的势力所替代。

新生,也就代表着需要时间发展。

落魄,也就代表着需要时间重新积蓄实力,重新发展。

这两种情况,都是皇室最容易掌控的。否则为什么每过上百年,数百年就会来一次势力大洗局?为什么数万年,数十万年,大宋皇朝一直都稳如泰山?

清洗的这些宗门,根本没有能力在任何一个势力阶层站稳脚跟。

你到了郡地级顶尖,爬上去就是领地级最底层,也可以看做重新发展。你没爬上去,皇朝明着不找你麻烦,但会在暗地里扶持几个新生的二流,三流宗门,直接将你慢慢从郡地顶尖的位置上挤下来。

挤下来又得发展……发展发展,发展一辈子都不要想威胁到皇室的一根手指头。

沈言愤怒的惊呼出声,却是有两点原因。

一是徐帘擅用大长老的名头行事,算上先前那一场鹅毛大雪,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前者倒也罢了,现在可是直接将万剑宗往深渊里推啊!看似很好的结局,但在不久之后,就会看见万剑宗由盛转衰的景象。

二是大长老吩咐他要帮助万剑宗度过此次危难,可现在一个方面的危机刚刚解除,似乎又要面临另一个危机了。

可叶东来与楚青衫的动作,却直接让沈言在震惊之下停住了将要出口的话来。

叶东来早就知晓了徐帘的全盘算计,更是被后者那从头到尾算无遗策的手段给惊得五体投地,此刻他也绝不相信对方会做没有理由的事,因而才会拦住沈言。

至于楚青衫……则完全是因为大长老的缘故。

在他看来,既然徐帘是代表着大长老开口的,而现在万剑宗宗主的身份暴露逃离,太上长老也多不管事,那么自然大长老就是制定万剑宗方向的决策者。

大长老都开了口,他这个知晓北剑仙几分手段的二长老自然不会反对。衍天辰本来早就无心参与此事,当然更不会反对徐帘的意思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欧阳岚见沈言被拦住,当下也没有理会他那副不解的模样,直接便是连连赞叹了两声好。

能不好么?领主吩咐他领地级宗门的名额最好落在二流以下的宗门手里,万剑宗等顶尖宗门则是能打压便打压。

可万剑宗背后站着一个他惹不起的大长老,加上此次的轩翎山脉被焚烧的危机也是大长老解除的,他也不好意思转头就翻脸不认人。

没想到徐帘这番话,直接就给他结局了一个天大的难题。这般情形之下,欧阳岚自然是觉得前者的建议好极了。

“不过本城主可还要提醒一句……此时退出,可就完全没有角逐那领地级宗门名额的机会了!徐先生,可是决定了?”

欧阳岚虽然明知道以面前这个青衫男子的性子,断然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可还是按捺住性子又问了一句。

毕竟他代表的是皇朝,要有风度,大气,给人不恃强凌弱,凡事好商量的感觉。

“我意已决!欧阳城主若还有它事,请便……吾等则是要返回万剑宗,清点此次战损了!”

徐帘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伸出右手,在漫天的风与雪中,做出一个送客的手势。

欧阳岚眉开眼笑,倒也不以为然,当下便转过身去,带着自己身边那文书老者,以及一种上云禁卫,消失在了白茫茫的风雪中。

直到此时,沈言方才冷冷的看着徐帘。

他先前是有能力挣脱开叶东来与楚青衫的,毕竟以他龙象金身诀的力量,后二人不动用真气的情形下,实在是拦他不住。

不过沈言没有,他还是给徐帘留足了面子,他决定在相信这家伙一次。

“你好歹是没有拦我……”徐帘却是庆幸,亦或是自嘲的笑了笑。

“万剑宗此番高端战力损耗殆尽,只剩楚青衫衍天辰两位长老!就算加上我们,在这无数修者汇聚成的浪潮中,也不过小小的一朵浪花罢了!”

“欧阳岚这个人生性谨慎,而且极其慎重……或者说是看重自己这个上云城主的身份。”徐帘言及此处,眸子却是蓦然一冷。

“若是我没有料错的话,本来应该暂时收场的洗局之事。会因为他这种害怕得罪领城领主于训的性格而再度进行……”

“也就是说……如果万剑宗还留下来,就等于是三五只大猫带着近两千只刚出生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小猫去捉自在魔门这条鱼!”

“你是说我们根本没有半分分一杯羹?”沈言眉头紧皱,旋即又疏散开来,毕竟他相信徐帘这个家伙,在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时,绝不会信口开河。

“分一杯羹?”徐帘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你动动脑子想一想……大猫三五只指的是楚、衍两位长老加上我们……”

“那些刚出生的小猫就是万剑宗此次派遣来的,那些所谓的精英弟子……还想着捉鱼,噗通噗通全部掉水里淹死,都不足为奇!”

沈言转念一想,顿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在魔门不是白痴……我们在外面打了这么久,他们怎么可能不知晓!到时候在山门附近的山林原野布置上一些大阵,绝对能让那些打算浑水摸鱼的宗门悔的连肠子都青了!”

徐帘森然一笑,说完这句话却是不再言语。

“这么简单的逻辑,就算有人想不清楚,但也不至于每个人都想不到啊!”沈言忽然灵光一闪,然后如此道。

“想到自然是有人能想到的。不过那些自以为是的聪明人,会认为欧阳岚此番前来,在明知各方势力损失惨重的情形下还让他们继续围剿自在魔门,肯定是有了充足的准备!”

徐帘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嘲讽。

“但他们却绝猜不到,欧阳岚完全就是害怕自己办事不周受到于训的惩罚……因此才会做出这种让无数宗门,用弟子性命去填窟窿的蠢事!”

“这样一个……在我让叶东来引他去那山巅,亲耳听闻兰花公子与乘龙真人二人言语,都不敢出手杀掉他们,让可能引发的一切变数都消失的城主,他那点心思,我连猜都不必猜!”

徐帘的眼神若有若无的落在前方茫茫的风雪里,似乎还能隐隐看见欧阳岚的背影一般。

ps:洗局之事,也算是渐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应该写写大长老和如烟了……话说小仙感冒不但喉咙疼,今天还弄得起了凉火,鼻尖上长了个小红疙瘩,老疼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