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四皇朝玉玺

章 节四百八四 皇朝玉玺

琼楼萦宝气,玉树绕金烟。

大宋皇朝,帝都,皇城。

大宋朝的皇城平日里一派巍峨雄浑气象,更是没有常人敢于靠近。

尤其是皇城正门处,更是有着一千刀盾兵,一千赤甲军驻守,根本无人敢立足于此。

但在今日,却有着一位垂垂老矣,全身上下都给人以风中残烛感觉的老者从帝都的朱雀大街上蹒跚走到了皇城太玄门处。

驻守在太玄门,浑身赤色战甲凛然之极的赤甲军本该在第一时间怒喝出声,让这老者离开这里。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人喊出声来,因为他们面前这个穿着一袭白衣的老者,太老太老了。

老到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仿佛干枯的老树般,没有了丝毫的润泽之意。老到这些赤甲军认为,自己的声音怕是稍微大一点,这老者便会直接被震到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最主要的是众多赤甲军,没有任何人能从这一袭白衣的老者身上感受到任何的真气波动。

局面便这样僵持了下来……那风烛残年的老人,就这样站在太玄门前望着城门内的盛景,呆呆的伫立着。

朝阳从初升时的殷红,慢慢变得灼热起来。

转眼便到了正午。

即便正午,但阳光却也并不刺眼,空气中的温度,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可所有赤甲军以及那一千刀盾兵都忍不住的看了一眼那站在太玄门前的白衣老者,似乎觉得这样的温度,已经足以让他不支倒地了一般。

白衣老者似乎也有些踌躇,他那苍老,却并不浑浊的眸子不停的闪烁着。

终究他忍不住的踏前一步……

咔..守在太玄门的赤甲军以及一千刀盾兵尽皆上前一步,发出了整齐的一声轻鸣。一股肃杀之气,便这样蔓延开来。

白衣老者似乎被吓住了,他急急忙忙的又后退了一步,回到了先前所站的位置上。

但赤甲军却没有回复到刚才的宁静,许久之后,赤甲军的一名头领终于是尽量将自己那杀伐果断的声音变得轻柔起来。

“此乃皇城重地……闲杂人等,还请速速离去!”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但落在白衣老者的耳中似乎犹如雷霆一般。因为所有人都看见他的身体蓦然一阵抽搐,似乎被吓到了一样。

“我来找人……”这是一种怎样嘶哑的声音,说话之间,连带着白衣老者那干枯的身躯都在发出脆响,似乎骨头都要随时碎掉一般。

“敢问……老先生所寻之人是谁?”赤甲军的头领忍不住的心头一颤,那种嘶哑的声音,似乎是有人拿着一柄钝刀子在锯他的心一般,良心。

于是乎他说出了今天第二句本不该出口的话来。

“赵清虚!”白衣老者的声音依旧嘶哑和无力,但却让所有的赤甲军面面相觑。

无论他们再怎样踌躇,也明白这个时候最正确的便是将这个白衣老者抓住,于是无数的赤甲军便在两难之下准备动手擒人。

但就在所有赤甲军客服了良心上的那一抹谴责后,便感觉眼前一花,一个一袭长袍的老者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老者眸中精芒闪烁,浑身筋骨争鸣,出现的一瞬间,便将所有赤甲军的凛然之气给冲击的溃散了开来。

只有那一袭白衣老人,似乎重头到尾都是一副风中残烛的模样,在这老者出现的时候,也没有分毫的动容和异色。

“老天尊!”所有赤甲军与刀盾兵尽皆躬身行礼。

老天尊的地位,仅此于当今圣上,比之三十二州令都更为尊崇。

而老天尊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却是因为白衣老者直呼赵清虚名姓的缘故,否则他此刻都仍不知晓皇城竟来了这样一位客人。

沉默。

老天尊的面色开始变得震撼和惊惧,他发现面前的白衣老者,生命气息几乎快要消散,满身修为付诸东流,连带着躯体似乎都残破的七零八落。

这样的一个老人,无论他曾经是怎样的强大,但此时却也连一个小孩子都比不上,这是令老天尊震撼的缘故。

那么……那雪天穹之下埋葬,亦或者说镇压着的,到底是什么?竟会让这样一位,丹境的至强者沦落成这般模样?这则是老天尊的惊惧。

老天尊在打量着白衣老者,但后者似乎兴趣索然,干枯苍老的面庞之上,没有丝毫的神情波动,甚至连眼睛都半睁半闭,仿佛连抬起眼皮的力量都没有多少了一般。

良久之后,老天尊似是受不了这种沉寂。

“北剑仙莅临皇城,却是老朽怠慢了!但却不知阁下此次到皇城来,所为何事?”

白衣老者的身份让赤甲军惊讶,但更多的却是默然。这般强大的修者都沦落至此,那么他们今后的后果,又会是怎样?

“我找赵清虚!”无论赤甲军等人如何想法,白衣老者却是再度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言语,声音一样的嘶哑无比,甚至连语气都没有分毫变化。

“哦?”老天尊眉头一挑,按理说北剑仙来此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那雪天穹之下发现了什么,于是想要来告诉皇室一声。

毕竟以北剑仙镇压雪天穹的心性来看,他的大仁大义便可见一斑。所以即便此时对方修为尽废,但千辛万苦赶来此处告诉皇室一些消息,却也是极有可能的。

“却不知你要见陛下又是为了何事?”猜测归猜测,老天尊却不知道面前这个朽木般的老者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哪怕对方修为尽逝,但那深邃如海的眸子,却仍然让他看不出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

“我要..清虚印!”白衣老者蓦然抬起头来,那半睁半闭的眸子蓦然张开,嘶哑的声音却让所有人为之惊骇和颤抖。

大宋皇朝,每一代皇帝的姓名便是玉玺的别称。

换言之,清虚印,也称..皇朝玉玺!

修为尽废后跑到皇城,站在太玄门前堂而皇之的说我要大宋皇朝的玉玺,这又是何等的大胆和不可思议?

若换做任何一人胆敢有分毫这样的念头,老天尊只怕当场下去就要将对方化为灰烬,但今日说这句话的却是北剑仙。

那个镇压雪天穹,为苍生放弃自身修为,燃烧自己寿命的北剑仙!

一个真正的剑仙。

于是老天尊看了老者一眼,转身便离开了此处。

太玄门那种肃然的气势顿然为之一松,众多赤甲军面面相觑,终究还是没有人对那个仍然站在原地,白衣白发的垂暮老者挥出兵刃。

他太老了……老到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威胁力。

在老天尊转过身去之后,白衣老者的神色莫名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自嘲……旋即他也转过了身去,似乎放弃了进入皇城的打算。

……

御书房内猛然传来“啪”的一声轰鸣,吓得守在门外的婢子太监个个面无人色。

“问朕要皇朝玉玺?他北剑仙此时修为尽废,也敢如此大言不惭!”赵清虚的声音有些颤抖,分明已经怒极。

敢问他要东西的,北剑仙或许不是第一人。但敢问他堂而皇之索要皇朝玉玺的,北剑仙绝对是前无古人,可能也是后无来者的头筹。

“皇朝玉玺中蕴藏的皇朝气运极其恐怖,代代相传之下更是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陛下莫不然想一想,这北剑仙为何孤身一人来此讨要清虚印?”

老天尊等着赵清虚的神色稍微舒缓一些,方才缓缓开口道。

“老天尊以为如何?”赵清虚纵然怒极,但对老天尊,还是持之以恭敬的态度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