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五扬剑

四百八五 扬剑

赤甲军等人刚刚收到老天尊传下来的命令,便发觉先前那个离开的白衣老者再度走了回来。

他的怀中抱着一柄剑,一柄铁剑。

直到此时众多赤甲军兵士方才知晓,这个白衣老者原来并没有打算离开,而是买剑去了。

而且买回来的见,还是一柄最次等的,连强身阶修者都不屑于使用的铁剑。

白衣老者却恍若未觉,他将那柄剑斜抱在怀中,蹒跚着再度走回了太玄门口。

赤甲军的头领愣了半响后,方才在心中暗叹了一声。

“北剑仙……前辈!”虽然此时的北剑仙不过一垂暮老者,仿佛下一秒就会归于尘土。但赤甲军的头领,仍然称呼了一声前辈。

“陛下有命,还望前辈就此离去,莫让我等为难!”赤甲军的头领,之所以敢说这些劝告的话,便是因为赵清虚并未下令要灭杀这个可怜的老人。

踏踏..

白衣老者似乎没有听清赤甲军的头领在说些什么,但他却听到了从皇城之内,传出来的越来越大的轰鸣声。

那是无数人齐齐而动的声音。

白衣老者抬起眼来,往皇城内看了一眼。目力所及处,尽皆是一片殷红与金黄的甲胄。

红如血。金黄刺眼。

赤甲军。皇城禁卫。两两相合,便是整个帝都最强盛的武力,没有之一。

一股凛然肃杀之意开始凝聚,整个皇城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似要令人窒息。

无数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从朱雀门,玄武门不停的涌入……很快很快,整个皇城之内,便再也没有分毫的落脚之地。

摩肩接踵,大概如斯。

所不同的却是这些赤甲军与皇城禁卫,每一个人的躯体都好似一根标杆,笔直的立着。

站定之后,再无人有任何其他的动作,仿佛他们全部都凝滞在了原地一样。

白衣老者苍老的瞳孔微微泛起一丝憾然,而后他颤抖着,用尽全力将怀中的铁剑扬起。

剑尖..直指太玄门内,皇城之中。

他的手在颤抖着,按常理来说,手中的铁剑也理当要颤动的更为厉害……可那一柄最次等的铁剑,却偏偏稳如泰山。

赤甲军头领缓缓退后一步,眸中的一切踌躇尽皆敛去。

踏踏..

太玄门口的刀盾兵与赤甲军同时退后一步,他们居然打算关上太玄门。

赵清虚所下的命令是堵住北剑仙,并非灭杀掉对方……只要太玄门合拢,赤甲军头领相信整个皇朝再无人能从城外将它撼动。

吱嘎..

如同时光的年轮在流转,一种夹杂着岁月的流逝声音开始响起。随之而动的,则是无数年都没有合拢过的太玄门。

站在太玄门前拔剑相向的,至今日止,唯有这白衣老者一人。

能让赵清虚下令只拦不杀的,也唯有这修为尽失的北剑仙一人。

当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后,太玄门终于是在千名赤甲军的推动下缓缓合拢。

太玄门合拢的速度很慢,饶是以一千名赤甲军的力量,方才在小半刻钟后,让两扇城门间只留下一条狭小的缝隙。

透过那缝隙,仍然嗅到其内数万,数十万,几乎无以计数,将皇城围得水泄不通的皇城禁卫与赤甲军散发出的凛然寒意。

轰..

太玄门终于关闭,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而后飞扬起漫天的烟尘。

放弃了。

理当是放弃了……所有人都这样认为。

毕竟就算是想要闯进皇城内,也应当是在太玄门开始合拢的时候便动手。

可直到太玄门关闭,那白衣老者仍然保持扬着手中铁剑的模样。他的手已经颤抖到了极限,没有人认为他还有着力量,用手中的铁剑发出一次攻击。

“堂堂大宋天子!万寿无疆的帝皇..便是如此不堪么?”在城门终于狠狠撞击在一起的那一刻,白衣老者方才用嘶哑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他已不再对这个皇朝的帝王,抱有任何的希望。

“既然你不借..本尊便以手中之剑,来取这皇朝玉玺!”

白衣老者用嘶哑无比的声音发出一声长叹,而后将手中扬起的长剑,遥遥对着太玄门,从右上角斜斜往左下角斩落。

咔咔..

似一阵风扬起,白衣老者的眸子微微眯起。转眼间,太玄门上,便已龟裂开来……从上至下,再没有分毫完整的地方。

“纵修为尽逝,只要手中有剑..便仍存一战之力!”白衣老者嘴唇微动,而后蹒跚着往前踏出一步。

轰..

太玄门轰然化为漫天的碎片,足有九十五丈的城门,在瞬间便化为了漫天的齑粉,连渣滓都未曾剩下。

这便是这个一袭白衣,一头白发的老者,所存有的一战之力。

城门之后的赤甲军与刀盾兵,以及那密密麻麻站定的皇城禁卫,没有一人被这一剑波及到。

当太玄门化为齑粉被风吹散的那一刻,所有的赤甲军兵士与皇城禁卫,皆是一脸骇然的注视着那个,朽木般的苍老身影。

“陛下有命..来者止步!”

身着金黄甲胄的皇城禁卫,不约而同的扬起手中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兵刃。

无数皇城禁卫不约而同的踏前一步,整齐的好似一个人做出这个动作。

可白衣老者却一步踏进了太玄门内,整个人的的确确已是站在了皇城之中。他的身侧,却还是满目震惊的一众赤甲军。

“将他围住!”在皇城禁卫都统的示意中,赤甲军的头领方才明白过来,而后一众赤甲军顷刻间绕到了白衣老者的身侧……将他包围了起来。

但这些记着赵清虚吩咐的士兵,仍未忘记在白衣老者的身后留出一个仅供一人通行的道路。

前方是黑压压的人群,他们身上那殷红与金黄的甲胄熠熠生辉,让人望而生畏。

足以万计,数十万计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就那样堵在白衣老者的闭经之路上……他似乎只有回头一条路能选。

……

“老天尊……先前发生了何事?”御书房内,赵清虚悠哉悠哉的品着香茗,等着属下告诉他北剑仙退去的消息。

不过先前传来的巨大轰鸣声,却是让他有些不解到底发生了何事,因而才会让老天尊前去查探一番。

“陛下……”老天尊嘴唇嗫嚅了几下,旋即方才叹息出声。

“太玄门,毁了!”

赵清虚先是点了点头,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蓦地站起身来。

“你说什么?太玄门毁了……太玄门毁了?!!”语气中满是惊讶与难以置信。

“北剑仙剑术臻至化境……竟能凭借垂死之躯毁掉太玄门,实乃老朽失策!”

赵清虚的眸子闪烁了片刻,旋即摆了摆手。

“不!此事并不能怪罪老天尊你。反倒是朕小瞧丹境强者的力量了,哪怕只是曾经的丹境。”赵清虚的神色,忽然变得阴厉下来。

“他毁掉太玄门……可是代表着要强夺朕的清虚印么?”

老天尊苦笑一声,旋即点了点头。

“以北剑仙的性子,理当如此。纵然老朽吩咐了赤甲军在后方为其留下了一条退路,但他似乎并无意退却!”

“……反而直面身前近二十万皇城禁卫与赤甲军!”

啪!

赵清虚猛的一拍身旁的桌子,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旋即终于是森然冷笑了起来。

“当真是放肆!放肆之极……既然他一意孤行,朕便成全了他!一个垂暮之人,朕倒要看看他能走出几步……”

“老天尊,传令下去,告诉赤甲军首领与皇城都统,令他们不必再留手!”

老天尊神色略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劝诫的言语来。

如果今时今日,北剑仙是以丹境的修为来此,只怕赵清虚的态度又会不同……但凡事没有如果,修者的世界便是这般现实。

修为尽逝,生机耗尽,正如赵清虚所言,那个白衣老人,又能走出几步?

更遑论赵清虚也算是给足了这个大仁大义的北剑仙颜面,但对方非但不领情还毁去了太玄门,试问这又如何能忍?

太玄门处,众多笔直立在原地,将白衣老者团团围住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突然面色一滞。

他们的脑海中同时响起老天尊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所传递给他们的意思便是..不必留手!

不必留手!看来这白衣老者毁掉太玄门的举动,已经彻底的将陛下的耐心消耗殆尽……所有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心中顿然浮出这样的念头来。

“哦?”被数万,乃至数十万皇城禁卫堵住去路的白衣老者忽然轻轻挑了挑眉头,旋即露出了一丝冷笑。

那一丝冷笑配上他干枯如树皮的面庞,却是让人有些没由来的心悸。

“杀气么……看来当今的天子,大宋的皇,是打算让本尊埋骨皇城了……”

喃喃自语罢,白衣老者却是没由来的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

“可惜这清虚印内的皇朝气运,却是镇压雪天穹的唯一法子……莫不然本尊又怎会托着这行将就木之身来此?”

“尔既不予,唯有自取!”

白衣老者话音落罢,蓦然踏前一步。

万千赤甲军与皇城禁卫轰然而动,甲胄鲜明,金潢色的光芒几乎映衬的人睁不开眼来。

那肃然冲天而起的凛然煞气,一瞬间便将帝都内无数豪门世家的目光聚在了一起。

皇城上方的整片天空都萦绕起一层浓郁的血色,这是从尸山血海杀出来的气势,这是赤甲军与皇城禁卫敢称帝都最强盛武力的仰仗。

千军万马,血云萦天。

任何人面对面前这数以万计,数十万计,密密麻麻看不到边界,甲胄鲜明的士兵只怕瞬间就会丧失所有的斗志。

这样的数量和气势,已经能轻而易举的压垮无数人的意志。

但在无数殷红与金黄的甲胄包围中,那天地间唯一的白色身影,却只简简单单的的做出了一个动作,缓缓扬起了手中那最次等的铁剑!

他的手仍在不断的颤抖。

铁剑却依旧稳若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