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六十六万八

四百八六 十六万八

“什么!”赵清虚猛的将自己手中的茶盏捏的粉碎。

“北剑仙竟如此不知好歹?”

“他以为自己仍是那个不可一世,足以蔑视皇朝的丹境强者不成?”

“狂妄……无知!自寻死路,却也怪不得我赵清虚不仁不义!”

赵清虚怒了,听到老天尊所言,那北剑仙竟猖狂的剑指清虚殿,他已下定决心,今日不会再绕过对方性命。

虽此时对方修为尽废,斩杀后难免被人不耻。可修者的世界,从来没有不耻二字,只有实力与势力。

“老天尊!朕以数十万皇城禁卫将太玄门至御书房这一段路堵得水泄不通,纵然真正的上境,也要在我大衍天鸿战阵下寸步难行……更遑论北剑仙一垂暮老人!”

“朕与你若出手,顷刻便能将他灭于掌中,但难免落人口实!”

“他若要闯,便让他闯……如此一来,即便死在大衍天鸿战阵内,也是咎由自取!”

“老天尊,你且藏身于暗处,敞若那北剑仙退去,便不必让赤甲军与皇城禁卫追杀!若他身陨,便下令将其厚葬!”

赵清虚眼神闪烁片刻,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让其粉身碎骨这四个字来。

“陛下所言甚是!”老天尊轻轻叹了口气,却并不反对赵清虚的决定。

因为北剑仙如若死不回头,那皇朝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唯有将其灭杀,将其镇压。

……

“雪天穹颤动,这是祸及整个大宋皇朝的天灾!”

“……大宋朝境内无数世家宗门,尽皆袖手旁观!皇朝不管,天子视若无睹……连天地都因规则所束弃之不顾!本尊逆天而行,差一分便殒命于雪天穹之巅!”

“雪天穹颤动之时尔等不管不顾,待得本尊修为尽废,生机尽绝,方来欺我?”

大长老那连雪天穹之巅的冷风都扬不起反分毫的白发,随着他那沧桑老迈的眸子中闪现出的一抹怆然,终究迎风而起。

他嘶哑的声音很轻微,但似乎又能响彻整个天地。

无以计数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看着面前这个白衣老者手中那没有一丝锋芒的铁剑,却是尽皆沉寂。

“荒谬!北剑仙……你意图夺清虚印在先,毁太玄门在后!朕留有后路你仍不知进退!”

赵清虚虽然仍然御书房内,但他却也听到了大长老那嘶哑的声音。

当下神色一冷聚气凝声,太玄门前的所有人便都听到了他那凛然和怒不可遏的冷喝。

“欺你?……就算朕以三十万赤甲军,二十万皇城禁卫欺你这已经风烛残年,却又不知死活的北剑仙,却又如何?”

又如何?

白衣老者的神色略微闪过一丝自嘲,旋即佝偻着身躯,蹒跚着往前一步。

“……心中无剑,手中有剑。”

“这剑是天,这剑是地……”

大长老嘶哑着,颤抖着,一边迈动步伐,一边喃喃自语说出了这句话。

他手中的铁剑,随之而动。

于是……这天地便变了。原本被无数煞气所萦绕,但仍算晴朗的天空,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的黯淡了下来。

那无边无际的煞气被冲散开来,但整个皇城上方的天穹,却完完全全成了一片漆黑。

似是过了一瞬,又似过了许久。

皇城之内,一道天地间最凌厉的光芒,冲天而起。

阴霾的天空都被映衬成白色,那种耀眼的,刺目的,仿佛普通人抬头直视太阳般的光芒..

直上云霄九万里!

大长老面对着无以计数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轻飘飘的虚空斩落一剑。

这一剑是天……这一剑是地。

这一剑不仅仅是天,这一剑不仅仅是地。

这一剑是风,是云,是雨,是雷,是雾,是电……是终结虚无黑暗的一束光,是湮灭无限光明的一抹暗!

这一剑蕴含了万千剑意,这一剑成了整个皇城,乃至整个帝都真实存在的唯一。

……

当那一道直上云霄九万里的光芒消散后,呈现出的场景,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所不同的,是大长老的身形,已经跨越了整个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包围圈的三分之一。

“尔真敢欺我?”大长老苍老干涸,都已经裂开的触角再度轻扬,似是在喃喃自语。

咔咔..

嘭嘭..

话音落罢,皇城内便传出了连成一片的响声。

在大长老身后的十数万赤甲军与皇城禁卫身上那殷红入血,瑰如金玉的甲胄,尽皆浮现出无数细微的裂痕,而后轰然化为漫天的齑粉。

当无数的甲胄化为烟尘后,大长老身后的所有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全成了只穿着亵衣的不雅之辈,而后尽皆轰然倒地。

“心中有剑,手中无剑。”大长老嘶哑的声音再度传了出来,随之便是他面前无数的皇城禁卫与赤甲军骇然的齐齐退后一步。

但下一秒,大长老手中的铁剑,便化为了灰烬,被一缕清风吹散。

“这剑是一一,是二二,是三三,是万物万物……”

正当大长老面前所有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在看见他手中的铁剑消散,眸中的惊骇稍稍散却之时,却见那个佝偻着身躯,朽木般的老者并指成剑,再度虚空斩落!

于是风起云涌,烟尘漫天。

当一切再归于静谧后,大长老的身形,又跨域了包围圈三分之一的距离。

无数的甲胄碎裂声再度传来,身后只穿着亵衣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再度轰然瘫软在地。

“尔如何欺我?”大长老本就死寂枯竭的面庞,此时更是晦暗,呈现一种死灰的颜色。

而他努力的想扬起唇角,却只是露出了一个似哭非笑的表情。

喃喃自语罢,大长老再度往前走出一步。

踏上了通往清虚殿的九百九十九层台阶的第一阶。

这一步踏出后,他面前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尽皆退后三步……饶是他们身上仍有着那凛然的甲胄,手中还握着锋利的灵兵,但所有人的身躯都已经开始颤抖。

“心中无剑,手中无剑。”

“这剑是我,这剑是万物归一!”

……

蹬蹬瞪..

御书房内,忽然传来三声脆响。

赵清虚连连倒退了三步之后,方才顿住身形,刚刚端起先前泡上的香茗准备压压惊,但一个没拿稳却直接将茶盏摔落在地。

他手忙脚乱的擦拭了一下衣襟上的茶水,旋即方才望着同样一脸震惊模样的老天尊。

“老天尊……你……你刚才说的话朕……我没听清,你能再说一遍么……”赵清虚哆嗦着嘴唇,然后颤抖着道。

“一剑破甲十六万八!”老天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方才涩然出声道。

“从太玄门,到清虚殿前,共有三十万赤甲军,二十万皇城禁卫阻路!但北剑仙……那个垂暮将死之人,只用了三剑,便已站在了踏入清虚殿的第九百九十九层台阶上!”

“五十万!整整五十万!”赵清虚面色惨白。“五十万禁军,他只出了三剑?这是所谓的修为尽废?这是传说中的生机尽绝?”

“朕听到了什么?一个垂死之人,只出了三剑……就从太玄门打到了清虚殿前!”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么?老天尊……”

“一剑破甲十六万八!所有禁军,只伤不死!”老天尊看了一眼赵清虚,令他真正惊惧的,也正是这个结果。

没有一人死在北剑仙的剑下。

哐当..

赵清虚再度蹒跚着退后一步,却是直接将桌椅给撞翻在地。

“怎么办……怎么办?”赵清虚却是恍若未决,这样的差距已经几乎让他绝望。

老天尊迟疑了片刻,刚要出声,却见赵清虚神色一动,激动的呼出了声来。

“老祖宗!老天尊……快去通知老祖宗!否则这清虚印,只怕今日真要易主了……”赵清虚刚刚将这句话说完,却突然流露出一丝惊慌之色。

“糟了……糟了!清虚印还在清虚殿内……这么说来……”

还不待他将话说完,一个嘶哑的声音便在御书房中回荡起来。

“本尊,静候尔来欺我。”这声音嘶哑,平静,似一潭毫无波澜的湖水,根本没有蕴藏任何的情感在内。

“该死……该死……老天尊……”赵清虚惨白着脸,骂骂咧咧两声之后,方才转过了头去。

却发现老天尊已经不在御书房内,赵清虚咬了咬牙,正准备动身赶往清虚殿……却发觉了一道熟悉的气息,从宫闱深处蔓延而出。

“老祖宗!”赵清虚面上的惨白倏然消散,惊喜之色溢于言表。而后一改先前的踌躇和犹豫,急急忙忙的便朝着清虚殿赶去。

御书房离清虚殿并不远,因而不多时,赵清虚便看见了老天尊与一位一袭玄黄色锦袍的老者站在一起。

(以老祖宗丹境的修为,此番既然出面,纵然那北剑仙再有任何后手……也绝对无力回天!)

赵清虚悔啊!怎么会如此低估了那个将死之人的能力……同时也庆幸,幸亏自己没有生出亲自出手对付对方的念头。

否则此时清虚殿前,直到太玄门处,那密密麻麻瘫软在地,身上只穿着亵衣的人,只怕就会多出一个他来。

“赵清虚……你来欺我了?”心头正暗暗庆幸的赵清虚忽然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旋即抬起头来,却见那一袭白衣的北剑仙用那对深邃如渊的眸子望着他,轻轻的扯动了一下嘴角。

赵清虚心头一颤,竟连丝毫反抗的意志都没有……他如同先前那数十万赤甲军与皇城禁卫一般,连出手的意念都被这一眼震散!

“你这后辈能破入丹境,倒也是惊采绝艳之辈!但为何要不知死活,闯入我皇城重地!”那身着玄黄色锦袍的老者,声音中散露着尊崇无比的威严。

大长老的年岁在这皇室老祖宗看来,也不过是一后生晚辈罢了。

“本尊只要清虚印!尔等..给是不给!”

大长老嘶哑的声音,仍然平淡,没有蕴藏着分毫的个人情感在内。他不想逞口舌之利,他已没有太多的力气用来讲话。

先前赵清虚选择了不给,于是大长老一剑破甲十六万八,只用三剑便走到了这清虚殿前。

“那要看你……有何德何能了!”此时皇室老祖宗一拂衣袖,却是直接踏步走入了清虚殿内。

大长老眸中再泛起一丝黯然和叹息,旋即颤颤巍巍的挪动步伐,每一步都好似脚下有着千钧重担一般,许久许久方才踏进清虚殿内。

当他走进清虚殿的瞬间,那雄伟恢弘的殿门,轰然合在一起。

赵清虚与老天尊沉默的站在殿外,他们身后的每一层台阶上,一直往太玄门的方向延伸出去不知多远……躺着一地只穿着亵衣的赤甲军与皇城禁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