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七顺从于天

章 节四百八七 顺从于天

清虚殿毁了。。

与其说是毁了,不如说是消失了,消散了……连一缕烟尘都没有在这世间留下。

但却无人知晓,清虚殿到底是为何湮灭成灰烬的。

帝都内的世家修者轻易入不得皇城,自是无从得知,至于普通百姓,更不可能知晓皇城内到底发生着什么。

可所有人都明白,无论那闯入皇城内的人修为有多高,但最终还是没有悬念的被皇室隐藏着的势力镇压了。

否则皇室,绝不会还如同现在这般平静。

……

当大长老踏出清虚殿的那一瞬,身后那一座以重青色为主,金色为辅的庞然建筑物,倏尔化为了漫天的烟尘。

天穹上顿然阴云密布,似是苍天泫然欲泣。不过少顷,便落下滂沱大雨来。

大长老的衣衫顷刻间便被淋湿,他兼着风雨,顶着冷风,,勾勒着身躯,步履蹒跚的往外走,转瞬间便没入雨幕中,连背影也已看不见了。

“……吾行吾道,尔何以泣?”

这声音飘忽不定,嘶哑的传入了赵清虚二人的耳中。

但他与老天尊都明白,大长老这番话并非针对任何人……而是对那落泪的天穹在叹息。

天……也会哭么?

这是苍天向这个一剑破甲十六万八,却终因修为所缚而被断一臂的北剑仙道歉么?

纵然那个断了一臂的苍老身影用一只手托着一方青色碧玺,摇摇欲坠的没入雨幕中许久,但赵清虚却仍然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面庞之上的表情有惊骇,有不解,也有着一抹淡淡的惋惜。

……

“老祖宗……”也不知过了多久,亦或是大长老的身形消失在雨幕中之后。雨便停了。

而赵清虚也终于是回过神来,转过了目光,看着负手站在因为清虚殿化为灰烬而变成无垠旷野之上的玄黄色锦袍老者,颤抖着出声道。

但这位皇室的老祖宗,却好似没有责备他的心思一般。

赵清虚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当他脚步抬起而后落在地面上的瞬间,那个负手而立的锦袍老者,顷刻间便是喷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

他的衣衫开始裂开,那是一道道密密麻麻剑痕……诡异的是,这位皇室老祖宗的身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外伤存在。

“老祖宗。你没事吧!”赵清虚心头一惊,急急忙忙冲上前去,要知道这位身穿玄黄色锦袍的老者,便是他整个皇室无视任何世家的底牌,若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大宋皇朝只怕真会翻天覆地一段时间了。

“无妨!”

锦袍老者一袭衣衫早就成了一条条丝线连在一起般,但仍然无法影响他那从骨子里渗出来的皇者威严。

见赵清虚紧张兮兮的模样,他却是一摆手,将嘴角的血迹擦干,似是根本没有受伤般。

“老祖宗……清虚印……”大长老一只手托着清虚印离去的时候,赵清虚却没有阻拦。

虽然那个身影没入漫天雨幕中的时间,只是短短的一瞬。

“无妨……”锦袍老者再度摆手,又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见赵清虚面色犹豫,锦袍老者沉吟片刻,又补充了一句。“此事无怪于你,你拦他不住……”

“但他已断一臂!”赵清虚一个没忍住,直接便呼出声来。

锦袍老者神色一冷,赵清虚额头的冷汗瞬间便滴落在地,和尚未干涸的雨水溅落在一起。

“断一臂?”锦袍老者见状,却是冷笑出声。

“那个人!莫说他断了一臂,纵然他手脚尽废,你又凭什么阻拦于他?”

“就算他已断一臂,整个帝都,又有何人能留住他?”

赵清虚嘴唇嗫嚅一阵,却终究是没有再说出反驳的话来。毕竟他先前……的的确确是两次都丧失了动手的念头。

从御书房来到此处,大长老轻描淡写的那一眼,破碎了他所有的勇气。

大长老出门时那一声轻叹,便让无尽愁绪与惋惜充斥满他的心胸,莫要说去阻拦对方这般可笑的话语,因为他连手都出不了。

“……老祖宗,为什么要让他带走清虚印?”虽然锦袍老者言辞如此,但赵清虚仍然小心翼翼的出声询问了一句。

他觉得北剑仙已断一臂,而自家老祖宗只是受了一些内伤……看起来似乎无伤大雅,又为何会在这个关头放手让对方带着清虚印离去?

“……”轻风扬过,锦袍老者却是一阵沉默。

“……”赵清虚却静静的望着他,似是在等一个答案。

“……”

“他出了一千三百八十六剑!”锦袍老者涩然出声,“在我的衣衫之上添了一千三百八十六道剑痕!”

赵清虚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但看到老祖宗那玄黄色的锦袍,如同无数根丝线一般的模样,顿然沉默无语。

“……这一千三百八十六剑,剑剑点到为止,分毫没有伤及于我!先前那样一口浊血,也是因为那些凌厉如实质的剑气窜进我体内造成的创伤……”

“而我同时出剑……但却晚了他整整一千三百八十六招!”

锦袍老者苦笑着。

“他本能避开……但他的身躯实在太孱弱太孱弱了,于是才会被我这一剑斩断手臂!”

“他最后一剑本能杀我,但最终却毁掉了这清虚殿!”

“这样……你明白了么?”

为什么让他拿走清虚印!不是不想拦,而是拦不住!赵清虚此时方才明白,原来先前自家老祖宗所言,根本没有半分虚假的地方。

只是……同为丹境,又怎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别?

“老祖宗,纵然北剑仙也是丹境强者,但他毕竟修为尽废……”赵清虚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道。

锦袍老者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看来你当皇帝是当傻了!既然你都说了他修为尽废,那谁有能知晓他修为没废之前到底是怎样的程度!”

“丹境,只怕让这天地封王都绰绰有余!”

在锦袍老者话音落罢后,赵清虚的脑海中蓦然闪过一阵晴空霹雳。

天地封王!封王之境的强者,那是皇室隐藏在暗地里数位闭死关的老祖,都不可能触摸到的境地。

皇室的底牌,大抵也便如同面前这玄黄色锦袍老者一般……至多能触摸到丹境的中段,连上位丹境的修为都不可能有。

“老祖宗……三十二年前,北剑仙才不过聚灵境罢了。这么短的时间能破入丹境,已是经天纬地之才!”

赵清虚此时似乎已经收敛住了自己对老祖宗的敬畏,转而是惊呼出声,不可置信的反驳道。

“所以他又如何会是封王境的不世强者?”

不世,便是这修者世界,都几乎没有的强者。

“……天地造化无穷无尽,总有那么一两个破坏规则和宏观的惊世奇才!以北剑仙的大仁大义,能有如此的气运,虽然仍让人难以想象,但却并非不可能!”

老天尊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赵清虚的身侧,他先是对锦袍老者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而后方才叹然出声。

“这般说法,你可懂了?”锦袍老者点了点头,而后方才对赵清虚哼了一声。

皇室老祖不仅仅是他这一位,不过赵清虚与他关系最为亲近,算是孙辈,所以才会如此悉心的回答这些问题。

“……气运么?”赵清虚刚刚喃喃自语出声,却见锦袍老者摇了摇头。

“气运这种东西,牵扯之大根本不是三言两语便能剖析透彻的!”

“你并不需要理会这些,但却要记住……这天地之大,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即便那北剑仙是封王境,也未尝不可!”

锦袍老者言及此处,却是微微一顿,旋即方才长叹出声。

“更遑论……那北剑仙所仰仗的并非是其修为,甚至无关于肉~体!”

“他修的是剑心,练的是剑生万物!”

“他剑出,便是万物归一!剑落,便是一生万物!”

锦袍老者叹息着,从他的眸子里,也能看到无尽的震撼和骇然。

“……因而,只要他心中有剑。哪怕只残存着一口气,整个帝都也无人能在他前行的道路上阻扰半分!”

“所以……就算他修为不是封王境,那又如何?”

赵清虚与老天尊再度沉默。

三剑尽破赤甲军与皇城禁卫,一千三百八十六剑让皇室一位丹境老祖所有抵抗的意念全部湮灭!

面对这样一个人,他们除了沉默,也只有沉默。

“……老祖宗!北剑仙取皇朝玉玺必定是想借助皇朝气运镇压雪天穹,这样一来岂非会牵连到整个大宋?”

沉默归沉默,可赵清虚仍放不下清虚印被夺走这个事实。

毕竟皇朝碧玺中蕴藏着皇朝气运,其中的牵扯……真的太大太大了。

岂料赵清虚话音刚落,锦袍老者便沉吟了起来。

“皇朝玉玺中牵系着皇朝大部分气运,不过镇压雪天穹乃逆天而行。”

“北剑仙若能成……那皇朝气运便会从雪天穹处,散入整个苍澜领内,仍萦绕于我大宋疆土之上!”锦袍老者眼神微微眯起,话音转冷。

“若不能成,镇压雪天穹之事我皇室根本从未插手……”

“因而天地便至多怪我皇室一分,九成九的因果都会牵系在那北剑仙的身上!”

赵清虚思筹了半响,总算是恍然,不过旋即他却又有了新的疑惑。

“老祖宗……镇压雪天穹下封印着的存在,是逆天么?”

“是!”

“既被封印,那定然是邪魔异类……难道镇压邪魔,便是逆天?”赵清虚的眼神有些迷惘。

“天既不管!那便是不该去管。”锦袍老者厉声喝道,赵清虚一个激灵倏然惊醒了过来。

“逆天顺天,都在于天!那北剑仙孤身与天背道而驰,便是逆天之举!”

“并非镇压邪魔乃逆天……而是不顺天意,便是逆天!”

锦袍老者的声音中,带着毫不动摇的修者之心。

“可真修一道,本该逆天而行啊?”赵清虚的声音,有些飘摇不定。

“真修阵修,道修法修!逆的是修行之道,顺的是修行之天!无论顺逆皆是天意下的修行之路,这便是顺从着天给的路去逆天,顺从着天给的路去登天!”

“所以……无论逆天与否,都要……顺从着它么?”赵清虚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呢喃道。

“不错!唯有顺应天意,在天道承认的修行之路上顺逆前行,方才是修行之道!”锦袍老者斩钉截铁的话音,粉碎了赵清虚心底最后那一丝对天地的怀疑。

ps:不知道最后这个地方,大家看明白没有。逆天顺天,其实都是在天道的规则下修行。反正小仙觉得自己是把想写出来的某些东西解释清楚了,没明白的话俺们书评区讨论讨论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