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八十九说句话

四百八十九 说句话

“……”沉默了半响沈言终于是忍不住了

“徐帘你能不能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搞清楚好不好明明是徐帘莫名其妙的把他给耍了自己跑來这里先行和叶东來等人会合可沈言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急急忙忙的跑过來准备兴师问罪的时候徐帘这厮还能用一种鄙夷之极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就是徐帘一贯用來看白痴的那种目光而且从沈言到这里足足已经有半刻钟了这厮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徐帘的神色仍然是一副傲慢之极不屑于你这种智商只有五的渣渣说话的样子

“……你能说句话么我怎么感觉有点毛毛的……”以沈言的性子本该怒气冲冲的质问才是可他却极其明智的率先投降了

搁在往常徐帘应该是以嘴角不屑的一丝冷笑而无声的结束这种对峙

可这一次沈言这番话说完之后徐帘这厮却连眼皮都沒带动一下仍是一副半仰着头傲慢无比的样子

“徐帘你吃饱撑着了么你要弄清楚明明是你把我给耍了”沈言一瞪眼直接就吼出了声來

还有比这更委屈的么明明是被人给耍了反而弄得好像是自己欠了这家伙钱一样

“……不如先去自在魔门处看看欧阳岚他们到底遭受到了怎样的抵抗”叶东來适时的上前一步挡在了沈言和徐帘之间

“至于徐帘他本來就是这副性子……沈言你还是当做沒看见他这副模样吧”

沈言目瞪口呆半响之后方才回过神來

“你说说……你说说这是个什么事儿他耍我还耍出优越感來了还有什么叫当做沒看见他这副模样我分明就是看的真真切切好不好”

叶东來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说归说沈言却也无计可施……徐帘并非修者所以他就算心底再怎么不爽也只得自己生闷气

至于徐帘……你确定这个家伙会因为任何人所作出的任何事而出现生气这种情绪

“切装模作样……你不理我我还懒得理你”沈言撇了撇嘴然后不屑的抛下一句话而后直接和蝶依寒碑颂两人站在了一起佯装不理会徐帘的样子

徐帘仍无动于衷只是用那种百年不变的鄙夷目光望着沈言望的后者几欲奔溃

“行了你既然拿他沒辙那就走吧……”寒碑颂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意看似劝慰沈言般的出声道

岂料沈言听他这句话却是更显郁闷了些

不过无论如何五人却是悄悄的从旁路往自在魔门所在的地方绕去

虽然欧阳岚以及众多宗门只怕已是离众人极远但万一自在魔门在路上设伏……他们五人说不得便直接撞了进去

绕开主道虽有些麻烦但毕竟要安全许多

……

“……我早先便说过他不会同意的”一处偏僻的山谷内有着两个身影相对而立

说出这句话之人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其间却夹杂着一抹幸灾乐祸的味道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愿意……”他的话还沒说完面前的身影便厌恶的抛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來

“滚”冰冷的声音让人有些凛然“此事休要再提否则我宁肯放弃”

“好……不提不提”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泛着一丝妥协“我先前所说的你也亲自去试了结果你也知道了”

“因此你应该明白我并未骗你只要你按照我所说……那么一定能如愿以偿”

“我……”话音依旧冰冷但似乎透露出一丝踌躇和犹豫

“你可想清楚了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你便再沒有任何机会达到你的目的现在的结果你自己明白如果不借助此次的机会那么这个结果也永远都不会变”

“我知道但真的要……”

“不错若你手下留情必然会被看出破绽到时反而会进退两难我虽然心狠手辣但至少在这种交易关系上不会欺骗于你”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有些急促

“骗我也罢不骗我也罢只盼我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才好”冰冷的声音微微一顿方才叹息了一声

“那就按我们最初计划好的你……”

“我知道怎么做不必多说了”

……

“徐帘怎么这一路连什么情况都沒有”沈言一边顺着山路走着一边四处打量着

“虽然我们是绕路而行但最起码也能嗅到一些杀气和真气波动的吧……现在这种情况位面有些太诡异了点”

“徐帘”

“你说我们真的要去看欧阳岚和自在魔门之间的争斗么虽然这事是挺有趣的不过我总有些不安的感觉”沈言走在最前边却是紧皱着眉头

“徐帘……你说句话会死么万剑宗已经脱险我似乎不该跟着你來虽然的确很有趣不过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在瞒着我……”“……”沉默了半响沈言终于是忍不住了

“徐帘你能不能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搞清楚好不好明明是徐帘莫名其妙的把他给耍了自己跑來这里先行和叶东來等人会合可沈言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急急忙忙的跑过來准备兴师问罪的时候徐帘这厮还能用一种鄙夷之极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就是徐帘一贯用來看白痴的那种目光而且从沈言到这里足足已经有半刻钟了这厮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徐帘的神色仍然是一副傲慢之极不屑于你这种智商只有五的渣渣说话的样子

“……你能说句话么我怎么感觉有点毛毛的……”以沈言的性子本该怒气冲冲的质问才是可他却极其明智的率先投降了

搁在往常徐帘应该是以嘴角不屑的一丝冷笑而无声的结束这种对峙

可这一次沈言这番话说完之后徐帘这厮却连眼皮都沒带动一下仍是一副半仰着头傲慢无比的样子

“徐帘你吃饱撑着了么你要弄清楚明明是你把我给耍了”沈言一瞪眼直接就吼出了声來

还有比这更委屈的么明明是被人给耍了反而弄得好像是自己欠了这家伙钱一样

“……不如先去自在魔门处看看欧阳岚他们到底遭受到了怎样的抵抗”叶东來适时的上前一步挡在了沈言和徐帘之间

“至于徐帘他本來就是这副性子……沈言你还是当做沒看见他这副模样吧”

沈言目瞪口呆半响之后方才回过神來

“你说说……你说说这是个什么事儿他耍我还耍出优越感來了还有什么叫当做沒看见他这副模样我分明就是看的真真切切好不好”

叶东來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说归说沈言却也无计可施……徐帘并非修者所以他就算心底再怎么不爽也只得自己生闷气

至于徐帘……你确定这个家伙会因为任何人所作出的任何事而出现生气这种情绪

“切装模作样……你不理我我还懒得理你”沈言撇了撇嘴然后不屑的抛下一句话而后直接和蝶依寒碑颂两人站在了一起佯装不理会徐帘的样子

徐帘仍无动于衷只是用那种百年不变的鄙夷目光望着沈言望的后者几欲奔溃

“行了你既然拿他沒辙那就走吧……”寒碑颂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意看似劝慰沈言般的出声道

岂料沈言听他这句话却是更显郁闷了些

不过无论如何五人却是悄悄的从旁路往自在魔门所在的地方绕去

虽然欧阳岚以及众多宗门只怕已是离众人极远但万一自在魔门在路上设伏……他们五人说不得便直接撞了进去

绕开主道虽有些麻烦但毕竟要安全许多

……

“……我早先便说过他不会同意的”一处偏僻的山谷内有着两个身影相对而立

说出这句话之人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其间却夹杂着一抹幸灾乐祸的味道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愿意……”他的话还沒说完面前的身影便厌恶的抛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來

“滚”冰冷的声音让人有些凛然“此事休要再提否则我宁肯放弃”

“好……不提不提”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泛着一丝妥协“我先前所说的你也亲自去试了结果你也知道了”

“因此你应该明白我并未骗你只要你按照我所说……那么一定能如愿以偿”

“我……”话音依旧冰冷但似乎透露出一丝踌躇和犹豫

“你可想清楚了错过这一次的机会……你便再沒有任何机会达到你的目的现在的结果你自己明白如果不借助此次的机会那么这个结果也永远都不会变”

“我知道但真的要……”

“不错若你手下留情必然会被看出破绽到时反而会进退两难我虽然心狠手辣但至少在这种交易关系上不会欺骗于你”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有些急促

“骗我也罢不骗我也罢只盼我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才好”冰冷的声音微微一顿方才叹息了一声

“那就按我们最初计划好的你……”

“我知道怎么做不必多说了”

……

“徐帘怎么这一路连什么情况都沒有”沈言一边顺着山路走着一边四处打量着

“虽然我们是绕路而行但最起码也能嗅到一些杀气和真气波动的吧……现在这种情况位面有些太诡异了点”

“徐帘”

“你说我们真的要去看欧阳岚和自在魔门之间的争斗么虽然这事是挺有趣的不过我总有些不安的感觉”沈言走在最前边却是紧皱着眉头

“徐帘……你说句话会死么万剑宗已经脱险我似乎不该跟着你來虽然的确很有趣不过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在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