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十缘由

章 节四百九十 缘由

苏怡?她怎么会在这里。

沈言瞳孔蓦然紧紧的收缩在一起,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对苏怡甚至有些厌恶。

当然不是针对于人,而是对方暗中傲慢的性子。

可在这种情形之下看见苏怡,要让沈言做到袖手旁观,却也有些不现实。毕竟天月峰之上的事情,让他还是对苏怡心存歉疚的。

“叶兄……碑颂,我要去……”沈言咬了咬牙,身形一纵,便跃上那坍塌碎裂的巨大山峰碎块之上。

“你们。”他本意自知跑进去救人,虽然遇到超越周天境存在的可能性极小,但要明白一点,这是处于阵法之内。

以山峰林木成阵,就已是借助了天地之势,只要有人控制,周天境的修者也绝不敢小觑。

因而他并不打算让叶东来等人陪他一起闯入着阵法之内,不过他的身形刚刚有所动作,便发觉身侧便出现了四个身影。

蝶依,徐帘,寒碑颂与叶东来,一个不少。

不过徐帘这厮仍是一副鄙夷之极的目光望着他,而且还是被叶东来和寒碑颂两人提着肩膀给抓上这山峰碎块上来的。

沈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对四人点了点头,便一跃落于地面。

他的脚尖触及地面之时,骇然发现周围的场景蓦然有了变化……成了一片广阔无垠的平原,身侧更是没有了任何山峰碎块存在,只有将目光眺向极远处,方才能看到连绵不断的山川。

而先前本来离他们极近的一众修者,也顷刻间和他之间有着数十里的距离。

至于苏怡,却是一个人茫然的站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块微微凸起的石头上。

见状沈言倒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苏怡若真的在这里出现了什么危险,虽说与他没有直接的关系,可要是让他做到毫无愧疚,却也是不可能的。

“苏怡!”

沈言虽然奇怪为什么苏怡没有跟着万剑宗之人一起回万剑宗,但对方的气息却做不了假,当下便走上前去唤了一声。

苏怡一惊,旋即蓦然转过头来,那对清冷的眸子中透露出一抹慌乱。

“沈言!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沈言好笑的摇了摇头,“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不跟着众多弟子一同返回万剑宗呢!”

“我……”苏怡唇齿轻咬,却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怪怪的……”沈言纳闷的看了她一眼,如果对方那种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高傲气息没有分毫不熟悉的地方,只怕他都以为这苏怡是不是转性子了。

“……算了!”见苏怡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沈言索然的摆了摆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前者就没由来的因为对方那种隐隐约约的高傲感而有些不舒服。

“此地被魔门之人设下了阵法!我却是并未看见欧阳岚等人……想来他们应该是在另外的地方遇到伏击了吧!”

“这里暂时看起来倒是很安全,不过待得欧阳岚那边的胜负决断出来!只怕就会变得极其危险了,所以你还是早些跟着我回万剑宗为好!”

苏怡静静的看了他一会,似是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那种若有若无的厌恶,旋即轻轻摇了摇头。

24814

“……”沈言一愣,旋即将目光转向了徐帘,“徐帘,你见过这阵法么?能不能告诉我们,应该怎样破阵?”

既然人家苏怡不愿意离开,他总不能硬拉着对方回万剑宗吧?

只要破除了这看似幻阵的阵法,面前的虚幻场景自然就会消散,倒时是去是留,也好再行决断。

“你。”沈言的神色变得有些森然,他没想到在这种情形之下,徐帘居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仍拿着那种鄙夷目光在打量他。

“咳咳……沈言,徐帘这样子可能就是表示自己也并没见过这阵法吧?”叶东来和寒碑颂无奈对视一眼,前者方才干咳一声道。

似乎也是?沈言暗自嘀咕了一句。可怎么总有些不对劲的感觉。

徐帘这种目光,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他并没有见识过这阵法,所以懒得理会沈言,自然也就不想出声了。

“……这阵法看起来像是幻阵?既然是幻阵,那便是影响人心神的东西……”沈言喃喃了一句,旋即神色一动,而&#;眼。

“雷鸣!”晴天之下瞬间授言竟是高高跃起,而后半躺&#;落,一拳锤落向地面。

轰隆。

全身真气运转之下,地面却是直接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坑洞。沈言睁开眼来看见这一幕,眉头却是再度紧皱了起来。

“即便闭上了眼睛,周围的风,脚下的地……似乎也是真实存在的!莫非……那阵法是一个传送阵?”

徐帘这厮莫名其妙的半咈言只好发动自己的思维能力,但短时间内,他却想不到任何的办法。

“你!”还?言并听见叶东来夹杂着怒意的一声惊呼,旋即便察觉到一道剑光乍起,似乎要脱手而出。

“叶东来,不要!”寒碑颂顷刻间一枪荡了过去,直接将叶东来手中的剑气荡碎。

沈言这时候方才注意到了令他怒目圆睁的一幕,甚至于他心底的怒火,从未如此刻这般燃烧过,对面前这个一袭红裙女子的厌恶,也达到了顶峰!

“苏怡。你此举何意!”

不错!让沈言惊骇欲绝的正是先前他闭眼砸儆叶东来等人的心神吸引过去的瞬间所发生的事情。

苏怡就是乘着所有人分神的时间,一把擒住徐帘而后暴退出数丈。

叶东来之所以催出一道剑气也是因为怒极的缘故,至于寒碑颂却想的更透彻一些……知道这一剑,只怕弄不好还要伤了徐帘,所以才急急忙忙的将其震碎。

苏怡美眸抬起,扬起一丝淡淡的凄楚。

“我的一位……如同亲姐姐般的同门师姐死了!”她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怆然,清冷的声音让人有些心颤。

沈言却是看见她右手上的断刃居然又靠近了徐帘的脖子许多,于是他赶忙摆了摆手。

“你别激动!你的师姐,可是在先前的混战之中陨落了?”

“生老病死是天道循环,你根本不必要如此自责!更何况徐帘并非修者,更无分毫修为在身,不如你先放掉他,再慢慢细说你的事情可好?”

“放了他?”苏怡的美眸偏向徐帘看了一眼,沈言却是差一点一头撞在墙上。

他从徐帘的眼里看到了什么?仍是那副拽拽的不屑模样,眼中的鄙夷更是没有分毫变化,于是乎苏怡望着他的时候,自然也就等于满满的承受了那一道鄙夷的目光。

这厮……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沈言心中一阵无奈。

“呵……”苏怡的樱唇微微扯动了一下,却是并未真正的笑出来。转瞬之间,她的神色便蓦然一冷,声音更是变得森然。

“你觉得可能么!”随着一声清冷的怒喝,苏怡手中的断刃,却是轻轻在徐帘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细微的血痕。

“别!”沈言蓦地上前一步,苏怡美眸有些复杂望了他一眼,手中的断刃却是微微一抬,于是沈言只好顿住了步伐。

“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如果想要发泄,大可以将目标换成我……徐帘他同你师姐没有丝毫关系,你这样做,根本于事无补!”

“没有任何关系?你怎么知道没有任何关系!”苏怡樱唇微动,呢喃出声道。

“师姐被兰花公子等人抓了过去,用来威胁我……”言及此处,苏怡的声音却是莫名一顿,片刻之后方才再度响起。

“那兰花公子答应我,只要此次洗局之事过去,便会放掉师姐!”

“就是这徐帘从中作梗,引来欧阳岚……导致兰花公子谋划的一切化为了虚无!他和那乘龙真人身陨,百龙窟群龙无首之下……”

苏怡此刻却是冷冷的望着怒意冲冲的沈言,神色之间没有分毫避让。

“你知道,那些没有了约束的百龙窟修者……对师姐做了怎样禽兽不如的事情么?”苏怡言及此处,却已是忍不住的嘤嘤啜泣起来。

“当我看到师姐浑身赤~裸,满身淤青和污秽的躺在一处山洞内的时候,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