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一原来如此

章 节四百九一 原 来如此

“……幸亏我动作够快。否则这娘们又要坏事。”偏僻的一处山谷之内。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带着一抹庆幸的喃喃自语道。

“这阵法以困为主。而那欧阳岚与其带來的上云军。也不是一时半会便能应付的。”

“那个叫做徐帘之人。也不知师从何处。那乘龙老贼与公子。居然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留着这人在阵法之内。时间久了。保不准便能寻出破阵之法。”

这人身形显得有些消瘦。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阴冷的气息。

“本以为那个苏怡会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再加上沈言那小子无情无义。有很大的机会一刀要了徐帘的性命。”

“可那个女人。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幸好这阵法虽以困人为主。但却也能将阵法之内的困着的人放出來。否则只怕还真要坏事。”

靠山而坐的阴冷身影摸了摸额头的冷汗。略有些庆幸的自语道。

“嗨。”

面容阴冷的男子略微一愣。旋即猛的转过头去。整个人的瞬间便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远的山谷入口处。一个身着一袭青衫的身影。缓缓步入其间。面上还带着璀璨的笑意。

“在玩什么呢。看起來很有趣的样子。怎么不通知在下一声。”

徐帘的步伐虽然缓慢。但也在言语之间。便走到了这阴冷男子的身前。

后者似乎是被这突如其來的状况给彻底的惊呆了。居然并未出手阻拦。

“徐帘。你……不是被苏怡抓住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阴冷男子何止是难以置信。简直是惊惧到极点了。

因为此地乃是阵法的一处阵基。所以这山谷分明是偏僻到了极点。可徐帘偏偏就如此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哦。你说被苏怡抓住的那人啊。那是我弟弟。”徐帘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挪揄的笑了笑。

“你弟弟。那人是你弟弟。”阴冷男子满面晦暗。竟是忍不住连连询问了两声。

“我骗你的。”徐帘摇了摇头。眸中的笑意便那样散去。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一般。

“徐帘。”阴冷男子忽然一愣。而后眸中露出一丝森然的冷笑。“我只道你有何后手。沒料到竟是阴差阳错逃过一劫。”

“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便是一人來此。你以凡人之身。又怎能与我辈修者相争。”

“既然來了……那便留下性命吧。至于在苏怡那娘们手中的人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所有人都会将愤怒发泄在她的头上。”

“哦。”徐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你当真有如此自信。能留下我的性命。”

这阴冷男子面容瞬间变化数次。但徐帘却不待他有任何动作和言语。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先不要忙着动手杀我。”徐帘摆了摆手。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兰花公子。或许还沒有死。”

什么。他如何知道。那阴冷男子瞳孔猛然一缩。心中的念头还沒有來的及消散。他的神色便瞬间变得慌乱之极。

因为徐帘就乘着他神色慌乱的一瞬间。便踩在了他身侧的一块造型特异的石块之上。而后整个人的身形便消逝在了原地。

“自行入阵。是早知阵基在此。还是不小心踩在了阵法触动的节点之上。”阴冷男子神色一滞。心中暗自筹道。

“罢了。就算那徐帘有经天纬地之才。但这阵法也绝非短时间内便能破除的。”

“他竟知道公子未死。虽然不知道是故意用这句话來分散我的注意力。还是真的料到了这一点。这件事总还要知会公子才是。”

……

“若不是为了事情好玩一些。我又怎会不让沈言补上一剑彻彻底底断了那兰花公子的生机。”徐帘抬眼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形。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嘲讽笑意。

“沈言这个白痴。若不这样兜一个大圈子。他又怎么可能知道其实那苏怡。在万剑宗与诸多宗门大战的时候便已经投向敌方。亦或者是被逼着妥协了。”

“雾掩青山之阵么。哎……怎么就不能再有挑战性一些呢。”徐帘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似随意的找了一个方向。便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去。

他周围根本沒有任何修者的踪迹。似是被阵法节点传送到了离沈言等人比较远的地方。

实则……真是如此么。

徐帘脚下的步伐有些散乱。走走停停。有时候甚至还莫名其妙的左边走几步。右边走几步。倒退几步。

当他最后一步落下。面上懒散的神情倏然消散开來。

……

“这阵法……怎么如同真的一般。竟然找不出任何破绽來。”沈言骂骂咧咧的踢飞了脚下的一颗石子。结果那石子飞出去老远。方才跌落在地。也并沒有消失。

“愚昧。”

沈言刹时间听到一个极不合群的声音顿然微微一愣。旋即猛然抬起头來。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露出了一脸的惊喜之色。

“徐帘。”

“不对。你不是被苏怡给抓去了么。难道她最终还是沒有忍心下手。将你给放掉了。”沈言喃喃自语了一番。说出了一个自认为妥当的答案。

“白痴。”徐帘抬了抬眼帘。然后冷冷的扔出了一句话。旋即也不再理会沈言。转过头去看向了叶东來三人。

“这件事你们做的不错。不过这个白痴的愚昧程度。实在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

叶东來与寒碑颂对视一眼。皆是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至于蝶依却是一脸毫无所动。似乎先前苏怡所说的那一番话对她的触动极大。

“我怎么白痴了。”沈言一脸的莫名其妙。旋即他终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先等等。徐帘你刚刚说什么。这件事他们做的不错。什么事。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徐帘也不着急。静静等着沈言噼里啪啦问出了一大堆的问題。

“好吧。既然你问的话。”徐帘点了点头。

“先前我支开你去通知楚青衫他们。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

“你们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兰花公子无缘无故被气死。看似很合理。实则是极为不合理的事情。毕竟他是一位修者。虽然气绝身亡的可能性有。但他也能依靠着某些秘法制造出这样的巧合來。”

见沈言又要问些什么。徐帘眼中泛起一丝淡淡的不愉。前者立马闭上了嘴安安静静的听。

“兰花公子既然是个聪明人。那自然给自己留的有后手。”

“我最初的时候也在猜测他的后手是什么。可到最终似乎他是放弃了所有的布局。但他偏偏被气死。这便成了合理。也是最不合理的一处疑点。”

“因而我便猜测这兰花公子留给自己的后手。便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并非是翻盘的那种超然底牌。”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在万剑宗等人先后离去之后。我特意回去兰花公子与乘龙真人身陨的地方探察了一番。果然发现兰花公子的尸体消失不见了。”

徐帘的眸子在此时微微一抬。嘴角轻轻了一丝不屑的笑意。

“于是我便料定那兰花公子。应该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条便是重整百龙窟的势力。然后离开此处休养生息。说不得日后还有报仇的机会。”

“但综合另外一件事……我却明白他更可能选择的应该是另一条路。那就是。。投靠距离此地实力保存最完整的。也是能和欧阳岚带领的势力拼搏一番的自在魔门。”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

“自在魔门内的魔修绝非易于之辈。又怎么可能接受兰花公子的投靠。”

徐帘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了一丝你倒是偶尔还能聪明一次。

“这倒是不错。毕竟自在魔门之人也害怕万一兰花公子是派來试探他们底细的修者。所以定然不会轻而易举便接受对方投靠他们的打算。”

“但你要明白一件事。后手后手……既然是后手。那定然是从开始就将一切布置好。待到谋划失败的时候顷刻就能用到的。方才能称之为后手。”

“因此那兰花公子事先定然便于魔门达成了某些协议。”

沈言再度打断了徐帘的言语:“他与魔门达成什么协议。难道是等他失败之后。魔门就接受他的投靠么。”言及此处。他又是摇了摇头。“这绝不可能。我太了解魔门那些人的性子了……”

徐帘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旋即点了点头。

“不错。不过只要兰花公子率先付出一定的利益。比如透露一些正道势力的底细。以及欧阳岚等人行踪的这些讯息。魔门之人。沒道理不接受这样一个同盟。”

“虽然他只是一个人。但毕竟也是一个聪明人。”

“那你的意思是。自在魔门现在和兰花公子联手对付欧阳岚和那些宗门了。”沈言眉头微微一皱。

“理当如此。”徐帘轻描淡写的道。

“欧阳岚与那些门派如何我不想去管……但你为什么要以身试险。落于苏怡之手。”

“这也正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情。苏怡她其实在最初的时候。便已被兰花公子这一方的人威胁或者收买了。”

“万剑宗之所以一处峡谷便遭受到围攻。也是因为她去通风报信的缘故。当时……我便见到过她。但却并沒有阻拦她的行为。装作了什么都不知道。”

沈言神色一滞。

“苏怡他出卖自己的师门。怎么可能。更何况她去通风报信。你为什么不拦住她……万剑宗要是早知道此事。也便能早些做出应对了。”

“这正是我要绕一个圈子的缘故。若非如此谋划一番。你又怎么能听见苏怡自己说出前因后果。至于当时不阻拦她通风报信。是因为我确实不知晓她要做什么……”

(如果她不去通风报信。事情岂非会变得无聊很多……所以。我骗你的。)

沈言蓦然呆住。旋即终于是苦涩的叹息一声。

“既然如此……你先看看能否破阵。之后的事情。等破阵而出之后再行商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