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二那一株玄灵草

章 节四百九二 那一株玄灵草

“破阵而出,雾掩青山大阵若能轻而易举被尔等破去,那我自在魔门未免也有些太过废柴了些,”

沈言话音方落,众人身前的空间便微微一阵荡漾,旋即一个身着红袍,面上煞气凛然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眼中,

“徐帘,徐先生……虽然我并不知晓你是如何知道我们想要借助苏怡的手來对付你,但这并不能影响大局,”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敞若你能在半刻钟内,破除这阵法的话……那少不得会对我造成极大的困扰了,”

沈言自这身影出现之后,便一直沒有言语,

“魔门长老,杨血炼,”

这红袍男子,不是当初被大长老一剑荡飞出去不知道多远的杨血炼,又是何人,

而且沈言在上云城外的御寒草原之上,也见过杨血炼一面,不过后者因为害怕引起城内欧阳岚等人的注意,直接便瞬息远遁千里,

沈言猜测这一次围剿自在魔门之时可能会遇见这个自在魔门的十二长老,但他绝沒有料到,和对方的再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哦,我道是谁,原來是你这三番五次坏我好事的孽种……”杨血炼眉头一挑,起先的言语倒还平静,但到最后却已然是森然冷嘲道,

沈言虽然愤怒,但却沒有任何动作,他自然知晓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沈言……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徐帘的声音依旧云淡风轻,但沈言知道,他不会无端端询问这种无聊的问題,

“上云城外,御寒草原之上,”于是沈言连忙回答道,

“看起來他对你怨气颇深,你坏了他何事,”徐帘瞟了杨血炼一眼,直接无视了对方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森然煞气,

“他似乎在御寒草原之上种下了一株莫名其妙的草,为了吸收地脉之气恶心上云城的修者一番,不过那株吸收了许多地脉之气的草,被我给拔掉了,”

沈言想了想,然后取出了那株看起來极其不显眼,他都险些忘了还带在身边的那株草,

徐帘伸手接过,

杨血炼的眸子猛然一滞,让后急急忙忙出声,

“徐帘,若你将它还给我,那么我便做主饶恕了尔等擅闯之罪,”

“哦,”徐帘只是粗略的将手中那株不显眼的枯草看了一眼,旋即就抬起眼來,

“反正自在魔门的本意只是以对付欧阳岚等人为主……就算是放了你们,也是无关紧要的,”杨血炼见他只是看了一眼,似是沒有发现其中的秘密,当下便心神大定,

“很划算的交易,给你,”徐帘连思索都沒有,直接便点了点头,而后将手中的那株草抛给了杨血炼,

“哈哈哈哈哈,”杨血炼将这株不起眼的枯草接到手中的时候方还微微一愣,但转瞬间却是仰天大笑了起來,

“徐帘啊徐帘,看你与兰花公子斗智斗勇,算无遗策的破掉了他精心谋划的一切,我只当你何等样的谋略惊人,”

“但不料你竟也是一目光短浅之人……且不说你就算将玄灵草交出來,我会否放掉你们,单单是这雾掩青山大阵,便可以释放出汲取自那御寒草原的地脉之气轻而易举的破去,”

杨血炼的眸子蓦然一冷,然后泛起一丝怜悯的意味,

“真不知该说你可怜还是……”

“是我失策了么,”徐帘喃喃自语一声,“不过你说的倒也不错……这雾掩青山大阵,借助地势变动,构成阵法,若要破阵,需得破掉至少一十三处节点,以及一处阵基,”

“倒真是有些棘手呢……”

杨血炼眼中的怜悯和杀意蓦然一滞,旋即是满目的愕然,

“你怎么知晓破除这雾掩青山之阵,需要毁掉至少一十三处……”话音及此而止,杨血炼顷刻间便反应过來,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我怎么知晓这些的倒是不重要……”徐帘摇了摇头,然后颇感兴趣的看了杨血炼手中的枯草一眼,“我还知道,刚刚我只需要轻轻动手毁掉这玄灵草,它其中汲取的地脉之气散落四方后,便会引起地势变动,这阵法自然也就随之而被破坏,”

“……你真的知道,”杨血炼先前本以为徐帘乃是随意说出了一个数字來套他的话,但沒想到,对方似乎真的什么都一清二楚般,

“地脉之气相斥,虽说对地势的影响极小,但对于阵法來说,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因而从某种程度上來说,这的确是最简单的破阵方法无疑,”

徐帘倒是沒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題,但神色之间却无疑一副我知道的还有很多的表情,

“你似乎还有其他破阵之法……”杨血炼的神情猛然一滞,旋即却是冷笑起來,“但徐帘,你未免自傲过头了,”

“这阵法纵然有其破绽,但也绝非你短短时间便能破除,既然你自以为然的让这分明是制衡阵法最佳的玄灵草落入我手中,那你破阵而出的几率,也便随之变得更小了些,”

“自傲是你的本性,你也有这样的资本,但太过自傲,往往是毁灭的开端,”杨血炼的言语之间,甚至还带上了一抹惋惜,

自傲,这或许是强者的通病,

无论这强的一面是在于力,亦或者在于智,

“哦,我只是看那玄灵草内的地脉之气都被吸光了,而且玄灵草的生机也被那莫名的冰寒之力破坏殆尽,一株枯草给你就给你,怎么还说的好像什么了不起的宝贝一般,”

徐帘疑惑的抬起眼來,然后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模样,

杨血炼一愣,他将目光转向了手中的玄灵草……这一次,他是真的愣住了,

“怎么……可能,”杨血炼兀自难以自信的喃喃自语一番,这玄灵草不同于一般汲取地脉之气的法子,本该隐匿的天衣无缝,

但偏偏沈言巧合之下就一把给拔了出來,否则就算是整个御寒草原的地脉之气干涸,凭欧阳岚的修为,也根本无法感知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在何处,

而且这玄灵草不但能汲取地脉之气,还能镇压地脉,精炼土属灵气,若能与凑齐其他几味灵药,更是能炼制出玄黄丹來,端得是一件天材地宝,

玄灵草内地脉之气倒是其次,但杨血炼之所以呆滞住的缘故是因为此刻玄灵草外表看起來似乎分毫无损,但其内却充斥这一股让人心神颤抖的冰寒之气,

这太难以置信了,

因为就算是以他的手段,也无法破坏玄灵草的根本,除非是用火直接烧个干干净净,

正是如此他才会顺手将这玄灵草放在御寒草原之上汲取上云城附近的地脉之气,好让欧阳岚來來去去好生忙碌一番,

谁料却被沈言阴差阳错的给摘走,若非杨血炼之后再度返回那里施展了一次秘法重现了先前的场景,也根本就不可能知晓这一切到底是何人所为,

此番重得重宝,本以为是自己命中运数,

谁又能料到是这样一个结果,玄灵草生机尽绝,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株真正的枯草,沒有任何的作用,

我知道了,沈言本來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片刻之后却是神色一动,

玄灵草内充斥满冰寒之气,再联系在上云楼之时,玄灵草散发出去的气息引來了欧阳岚,但后者居然不能确定此物是否在他身上,

而原因就归结于断天刀魂的一次颤动,应当就是那一次,这玄灵草便被断天刀魂完完全全给破坏掉了,

“罢了,”

杨血炼只是呆滞了半响,便恢复了心神,旋即直接将玄灵草扔了开去,

他的目光只是平静的注视了徐帘半响,却只能看见后者目光中的淡漠和……鄙夷,

“真不知晓你的自信从何处而來,欧阳岚的一种修者联手虽强于我自在魔门,但陷入这雾掩青山阵法之内,只有落得被各个击破的后果,”

“待得诸事了却,我再來结果了你们的性命,”杨血炼冷冷的抛下这番话來,身形微微荡漾,旋即便消失在沈言等人的眼中,

“徐帘……为什么他会忍着怒气就此离去,按道理來说,不应该是含怒出手想要将我们击杀么,”虽然杨血炼离去,但沈言仍保持着九成的戒备,言语之间也是连头都沒有转过去,

“这并不奇怪,在阵法之内看似辽阔无垠,但其实所有的修者都聚集在这附近,”

“那么杨血炼就必须尽可能的配合自在魔门之人,消灭欧阳岚等一众高端修者……否则拖得时间越久,对他们便越不利,”徐帘却是摇了摇头,而后解释道,

“维持阵法的消耗,以及修者拼斗之间泄露的攻击……还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修者便会渐渐开始汇聚到一起,”

“毕竟这个阵法从一开始就能猜出他限定的范围不会很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修者互相接触也是必然的事情,”

“而你虽然坏了他的好事,但他却仍然沒有将我们真正的放在心上,”徐帘言及此处,却是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甚至我沒有料错的话,他的本体应该就在不远处与欧阳岚等人战斗……先前不过是借助阵法的缘故,透散至此的虚影而已,”

“他乃自在魔门的十二长老,又怎么可能在大战的时候,有闲功夫跑來寻找我们的踪迹,所以我们被困于阵法之内的消息,必定是兰花公子以及他手下的人通报给杨血炼的,”

沈言点了点头,兰花公子既然投靠了自在魔门,而且魔门也的确意图直接灭掉徐帘,所以在苏怡失手之后,兰花公子去通报他们陷入阵法内的讯息,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待得半响,却不见徐帘继续说下去,沈言顿然有些焦急起來,

“徐帘,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沒有找出破阵之法啊,时间拖得越久虽然对自在魔门很不利,但说不定欧阳岚等人真的落败,到时候局面可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徐帘轻蔑一笑,然后喃喃出声,

“破掉这雾掩青山之阵,很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