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三无障

章 节四百九三 三无障

要破这雾掩青山之阵,很难么?徐帘说完这句话,也不顾沈言一脸见鬼的模样,直接便云淡风轻的负手而立,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徐帘……虽然我搞不明白你为什么好像对这雾掩青山阵法很了解的样子,但如果你有办法破阵的话,倒不如说说这阵法该如何破之,我和叶兄他们,也好配合你!”

沈言倒是没有在这个关口出言讽刺徐帘,虽然后者的确是高傲了那么点,狂妄了那么点,欠揍了那么点……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却也没有空口白言过。

不过沈言这番话却也是有着几分道理的,要破阵,一般无非就是以超出这阵法极限承受力的蛮力破之,要不然就是以阵破阵,在这阵法之内再摆出一个相克的阵来我的美女房客最新章节。

但现在的情形这两种方法显然都是不适用的,敞若断天刀魂还能使用,那么使出一式寒梅问雪,惊仙绝地等锋芒九式之一,纵是招式的笼罩范围会小很多,但也绝对能瞬息以超绝的破坏力毁掉这阵法了。

可凡事没有如果,断天刀魂催动锋芒九式消耗太过巨大,即便是消耗最少的寒梅问雪,沈言都不可能使用出来。

至于以阵破阵,这种方法倒也简单,可在这种情形之下,就算徐帘懂得与这雾掩青山相克的阵法,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布阵,当然更可能的是根本就无法布置成功,毕竟对方可是掌控着阵法走势的。

于是就只剩下第三个办法,也是众所熟知的,破阵基,毁节点。只要将这些关键的阵法构成点破坏掉,那么整个阵法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区区雾掩青山之阵,却是无须让你们动手了。”岂料徐帘轻轻摇了摇头,旋即无可奈何的人叹息一声,便轻轻低下头来喃喃起来。

“青山叠嶂,葱茏郁郁,虚空无物,相由心生。”

“因心想念动,方水秀山明……然青山叠嶂,雾掩人心,不如……万、般、皆、散!!!”

徐帘喃喃自语至最后,已是一字一顿,眸中更是闪烁着一种气定神闲,看破一切的儒雅和淡漠。他的手指之上,也隐隐乍现出一道毫光,而后虚空一点,点在面前的空气中。

于是光明大放……整个天地便好似一方破碎的镜子,直接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真实的似能听到镜子碎裂的声音。

不过少顷,天地间的一切,就如同成了碎片一般,一块块的碎裂,而后分崩离析,凋落的瞬间便化为了虚无。

一指,阵破。

“哎……我的无障之符。”徐帘一脸郁闷的样子,很是可惜的叹息了一声。

不过沈言和叶东来等人倒是没有听见他这句叹息,所有人都被面前的场景给惊呆了。

当一切场景随之碎裂开来后,沈言发现他们再度回到了先前那山峰坍塌后,碎裂开来的无数山岩碎块的包围之中。

当然这一次这些山岩碎块的圈中可不仅仅是他们几人,还有着大片大片的修者,以及欧阳岚等一众上云军都在其中。

而与欧阳岚等人对峙着的,却是自在魔门的一大批修者,其中还有着沈言极为熟悉的一个面孔,十二长老杨血炼。

但此时无数的修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阵法一破,无数原本还迷失在阵法之内的修者,一下子便发现了周围剑拔弩张的气氛。

“陈师弟……”以为中年修士看见欧阳岚等人后方的一具尸体,当下便是嚎啕出声。

“阵法被破掉了么?魔门之人支撑不住了!”当然也有心知陷入阵法之内的聪明人,见此情形,便是喜形于色。

他们当然不知晓,自己这方的阵营之中,到底有着怎样一个不符合常理的变~态!

一指破阵,即便是说出来,也根本无人会相信。

于是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而魔门修士也大多开始往一起凝聚,毕竟此刻阵法被破,在这样分散开来妄图各个击破,显然是极不现实的。

“果真如此全女佣兵!”欧阳岚倒是沉得住气,待得众多修者的声音开始变小,方才停止了自己的观察,冷声对着魔门一种长老道。

“这阵法倒是精妙的紧,连本城主手下之人一时半刻都看不出深浅来!不过你魔门支撑这么多修士的攻击,只怕泄露出来的真气,便硬生生的将这阵法撑爆了吧!”

“尔等魔门修士……竟妄图对本城主出手,莫不然是想同整个皇朝作对不可!”也不给面前一众魔门长老回答的机会,欧阳岚直接便是一定大帽子压了过去。

要明白……魔门修士只是修的魔道,也都是人类。他们与妖修不同,既然在大宋皇朝境内,那就还得遵守皇朝的规矩。

皇朝随便发个任务让周围的正道门派来围剿魔门,最后就算围剿成功,自在魔门顶多也是损失惨重罢了。

但要是皇朝真的问罪下来,那就是有几个魔修就得死几个魔修,绝对没有人能逃脱的下场。

魔门修士大抵都是刀口舔血,阴冷深沉之辈。他们遇事,大多是以实力来决定一切,所以口舌功夫,倒是不如欧阳岚这种为官之辈。

但硕大一个魔门,自然也不会没有口舌伶俐之人。

可当杨血炼身后走出一个风度翩翩的身影,以及一个一袭红裙的女子之后,沈言的目光便彻底凝滞在了那里。

“苏怡!兰花公子!”

敞若在先前沈言还有着最后一丝怀疑,认为苏怡对“徐帘”出手是因为愤怒过头的话,那么此刻一切就真的清楚了。

这女人的的确确是被兰花公子收买,亦或者是被威胁了……但无论如何,她投靠魔门,以徐帘性命胁迫自己,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沈言的目光,却是在一瞬间变得平淡下来。

甚至于……连面对苏怡之时,那种生疏感,以及对她那副高傲性子的厌恶之色,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神色之间的转变如此明显,早就注视着他身形许久的苏怡又怎会看不清楚。当下便是娇躯一颤,搭在“徐帘”脖子上的断刃,差一点便脱手而出。

“苏怡……本公子虽然不清楚徐帘到底是如何逃脱一劫的,但你手中的假货,未必便与他没有分毫的关系!”兰花公子只是平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而后轻声道。

“本公子本以为一切天衣无缝……没想到接连数次被这徐帘破坏了好事。”

“你手中之人……即便只是单纯的被徐帘利用了,但本公子也要让你杀掉他!否则……答应你的一切,就当我没有说过!”

苏怡神色又是一颤,有些心悸的看了满目的魔门修士,与疲惫无比,死伤惨重的正道修士一眼,旋即又咬着牙齿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沈言半响。

“你……出尔反尔!”苏怡的声音依旧清冷,却带着一抹微微的颤抖。这样冷冰冰的语气和嗔怒的神色,却是让人忍不住心头遐想非非。

可兰花公子竟恍若未决一般,只是森然的将目光落向了徐帘等人的方向。

“十秒!我只给你十秒机会,若你手中之人还是没有死……那就当做本公子出尔反尔吧!”

……

“徐帘!那个人..”沈言此时似乎也察觉出了苏怡目光之间的变化,更是看见她不断颤抖的皓腕,当下便看了徐帘一眼。

不过此时的情形倒当真诡异的紧,苏怡手里那个神色傲慢无比,满眼的鄙夷的“徐帘”,竟然也恍若真人一般九阴邪君最新章节。

“无妨……”徐帘撇撇嘴,若无其事的模样。

“苏怡!”沈言的眸子忽然抬了起来,然后平静的望着不远处,一袭红裙的那个身影。

“你背叛万剑宗,陷害万剑宗之事,便等同于辜负了你师尊浅雨潇的养育之恩……”

苏怡听到他开口,只是怔怔的用一对美眸望着他,旋即竟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他不愿娶我……我是个罪人,背叛了宗门,也辜负了师尊……但那又怎样呢?)

敞若沈言此时听到苏怡心中的念头,却不知还会不会是这幅古井无波的模样。

“你手中之人,只是一个与此事无关,被牵连进来的普通修者……你杀了他根本于事无补,只会让你的罪孽更深重!”

沈言此时,似乎是怕自己的言语让苏怡变得激动,于是连忙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放了他……只要你放了他,你所做的一切,我保证万剑宗绝无一人会知晓!欧阳城主等人,也绝不会透露出去分毫!”

徐帘虽然言语之间说着无妨,但沈言还是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一抹淡淡的惋惜,当下便认为对方也是无意让苏怡手中这个筹码牺牲掉的,于是才会如此出言。

“三秒!”兰花公子的声音很轻,但在这种众多修士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言语的寂静下,显得极其清晰。

苏怡忽然满目莫名的看了沈言一眼,有恨有情……后者却是直接无视了她眸中的一切情意,怒火顷刻间燃烧起来。

“苏怡!你若动‘徐帘’半根毫毛,我此生今世绝不会原谅你……绝不会!!!”虽然那人并非是徐帘,但沈言急切之下,仍是如此称呼道。

徐帘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无奈的露出一丝苦笑。

“一秒!”兰花公子的声音,仍然古井无波。他没有从徐帘的神色之中察觉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但能让沈言和苏怡因为此事闹得不可开交,他还是颇为乐意见到的。

苏怡此人是名门正派的高阶女修士,更是国色天香,若能彻底的掌控在手中,绝对是一枚很有利的棋子。

但这种高傲的女人一旦动情,想要掌握住她,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要不顾一切的破坏掉让她动情的根源。

让她与沈言的关系决裂,才能让这女人的情绪产生剧烈的波动,兰花公子才更有把握,掌控住这枚颇有价值的棋子。因此杀掉苏怡手中这个不知名姓的人是次要的,真正的原因还是要让她与沈言闹得不可开交。

“不要!!!”沈言怒目圆睁,他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眼睁睁的看着“徐帘”身陨与自己的面前,几乎让他整个人的理智瞬间坍塌。

当他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杀意纵身跃出去时,却已经迟了,因为苏怡的手……轻轻一动,将手中的断刃在“徐帘”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徐帘”的身躯开始抽搐起来,大片大片的鲜血从脖颈中喷发出来,而后整个身躯轰然倒地。

“给我死来!!!”

沈言也终于是在这一刻,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浑身真气蓬勃而出,竟是直接一掌朝着凄绝无比,因为杀掉了“徐帘”而露出一脸凄然之色的苏怡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