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四徐帘变傻了

章 节四百九四 徐帘 变傻了

苏怡扬起头来,毫无惧色,竟是完全没有任何避开沈言这一掌的打算。

兰花公子面露冷笑……拦?为何要拦。这一掌落下去,无论如何,苏怡与沈言决裂都是一种必然,他更乐意见到这样不死不休的局面。

沈言的神色一变在变,终究是在手掌要触及苏怡额头的瞬间滞住身形,而后空翻落地,倏然退后数步,在数丈外的地方站定。

他终归还是没有在苏怡那凄楚的神色面前保持着无动于衷,这一掌终究是没有落下。

“哦?”兰花公子眼帘抬起,却是忽然看向了面色由愤怒恢复平静,甚至变得有些古怪的沈言,他的眸子里倒是泛起了一丝好奇之色。

沈言能在这种情形之下收手已经足以让他惊讶了,兰花公子也不知晓对方那种愤怒为何会在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倒是我猜错了……没想到你看似充满了无脑的热血,但实则也是心思缜密之人。连这因徐帘而死的无辜修者,也根本没有被你放在心上。”

“这样说来的话,从一开始,这便是在做戏给我看了?”兰花公子自以为是的抬起头来,看着沈言一字一顿的道。

沈言倒是彻底的愣在了原地,眨巴了一下眼睛,半响之后方才莞尔的笑出声来。

“你脑子有问题吧?我连你会出现在这里都压根不知道,我做什么戏给你看?更遑论你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兰花公子的眉头微微一皱,从直觉上来说,他并不认为沈言在说谎。

于是他顺着沈言的目光看了过去,他首先看见的苏怡那绯红如火一般的裙角,而后是倒在地上的那一具尸体。

不过当兰花公子看清那人的面庞之时,却是蓦然闪过一丝惊恐之色……旋即转为阴冷。

那倒在地上的“徐帘”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变成了兰花公子的面庞。

尸体脖子上那一条还未干涸的口子,其中的鲜血还在泊泊不断的往外泛着,而兰花公子瞪大了眼,面庞变得越来越苍白。

匪夷所思,让人心中发寒。

苏怡本来还因为沈言突然停手,而用美目怔怔的看着他,不过当他顺着兰花公子的目光扫了一眼之后,绝美的俏脸之上顿然闪过一抹惊惧之色,甚至忍不住的倒退一步,轻轻捂住了樱唇。

而欧阳岚等人此时也是呆了,他们在兰花公子出现的一瞬间,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直到此时看见地上的尸体,都还处于一种没有回过神来的状态之中。

“呵……呵呵……”兰花公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干涩的笑了起来,他狭长的眸子轻轻眯起,给人一种妖异的阴冷感。

无论他怎样的谋略过人,但看见“自己”被人一刀抹了脖子,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也终究还是有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恐惧的。

至少沈言从他略有些紊乱的呼吸和心跳中,明白这兰花公子的心,已经开始乱了。

而此时徐帘却也一步步的走上前来,他的步伐很稳定,每一步之间的距离甚至都一模一样……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发出的轻微声响,却是让兰花公子心头有些颤抖。

“……很奇怪么?”徐帘轻轻一笑。

“那个东西倒是很好玩,不过倒是可惜了这百龙窟修者的一条狗命重生之锦玉(民国)全文阅读!”

什么!沈言神色一滞。

兰花公子与苏怡更是满脸的惊愕,她们虽然不知晓徐帘这番言语前半句到底是在指什么,但后半句却明显告诉了他们倒地之人的身份。

压根就跟徐帘与沈言等人毫无关系,反而是兰花公子先前所在的百龙窟势力之人。

不过以兰花公子这般心性,自是不会如一个寻常人般因为百龙窟之人死了而动容。他只是有些不解的看向徐帘,似是再问为什么。

“噢,你问哪个东西啊……”徐帘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易容之术是小道,不过看来现在所起的效果倒还不错。这人就是百龙窟的一个修者,被我让叶东来封了全身经脉,做了点小小的手脚!”

“先是让他扮作我的模样,让沈言不至于跟个白痴似的被蒙在鼓里!另外就是这修者死去的时候,只要鲜血流逝,他面上的妆容就会因为血液流逝而转变成你的模样……”

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现在看来,你被我这小把戏倒是吓出了一声冷汗!”

“胡言乱语!”兰花公子目光一闪,倒是恢复了先前的从容。虽然旁人压根看不出他方才,的的确确是有着一丝慌乱的。

可此时徐帘三言两语将一切解释清楚之后,所有的疑点豁然开朗,兰花公子顿然没有了刚刚那种不解和疑惑,自然惊惧也便少了几分。

“不过本公子倒是奇怪另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应当是诈死?”

徐帘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沈言心头暗自一动,他知晓这厮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心里边八成又在打什么主意。

“想知道啊?”徐帘问的很真挚。

于是兰花公子一愣,旋即便跟个傻~逼似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徐帘。

“爹不告诉你!”徐帘这厮贱贱的耸了耸肩。

苏怡和沈言同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而后忍不住的对视一眼,旋即后者便冷冷的转过了目光去,先前的笑容也瞬息收敛,于是女子眸中的期待再度化为了失落。

“……你耍我!”兰花公子神色一冷,总算是反映了过来。

“爹就耍你,你爷爷也在耍你!”徐帘撇撇嘴,根本没有将他那森然冷意的目光放在心底。

“你这又是爹又是爷爷,你是拐着弯骂自己没爹没娘自生自养吧?”杨血炼不知何时,悄悄站到了兰花公子的身侧,出言反讥了一声。

“咦?孙子也来凑热闹了?”徐帘诧异的看了一眼杨血炼,后者的目光蓦然变得杀意凛然。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打死你!”

杨血炼听闻徐帘这撒泼耍赖似的语气,当下便是脚下一软,差点没气的摔一跤。

想他堂堂自在魔门十二长老,在苍云郡这一方修者世界内,谁敢捋他的虎须?这徐帘不但捋了,而且还是狠狠的抽了他一耳光子。

“徐帘!你谋略或许比我略胜一筹……但在这种境地之下,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本用来和我对抗?”兰花公子倒是忽然平静了下来,让沈言不得不感慨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变脸比翻书还要快我的美女房客最新章节。

实则兰花公子所言非虚,毕竟先前徐帘是掌握着万剑宗这张大牌……可以让楚青衫配合他的行动,而且是从头到尾布置好了一切。

可此时呢?欧阳岚会对徐帘的吩咐听之任之?更遑论此地乃是自在魔门的专场,徐帘又没有任何的时间进行丝毫的布置。

可以说在势与时机之上,兰花公子死死的吃定了徐帘,他想通之后也发现先前这个让自己输得惨不忍睹的青年,此时看起来似乎也是不堪一击。

智者之间的战斗,就是这样简单。

信息与时机,势力与实力,只要在任何一方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那么几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胜局。

而兰花公子之所以不跟徐帘口舌之争的缘故,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说不过面前这青年。

他不知道以对方的风度和谋略,是怎样抛下脸面张口一个爷爷,闭口一个孙子的……让兰花公子骂出如此丢分的话来,他自认还是做不到的。

“你爹和爷爷都在这,你还敢这么嚣张?真不怕老子抽死你?”徐帘傲慢的笑了笑,目光中分明是沈言最熟悉的鄙夷之色。

“徐帘..家父与爷爷均是早已过世,你又何必用这般粗鄙的言语来针对于我,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兰花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情绪居然没有太大的波动。

这让沈言对这个家伙的忍耐力佩服之极,敞若每一个智者都是如此冷静,那倒果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一群人。

“嘿嘿……”徐帘忽然阴森森的笑了笑,沈言有种心底发寒的感觉。

“这小子说他爹和爷爷都过世了……”

徐帘话音放落,沈言顿然感觉自己的耳膜被轰然炸开。

“草!老子日了你娘一晚上,好不容搞大了她肚子把你这杂种生下来!你现在出息了连爹都不认了是吧?再不乖乖跪下认错,看老子不抽死你!”

“你这忤逆子,忤逆子啊……爷爷白疼你了,白疼你了,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兔崽子还不给你爷爷们道歉,小心爹今儿个揍得你皮开肉绽!”

……

接二连三的骂声在欧阳岚身后的一众修者群中响了起来,这个上云城的城主居然也没有分毫的奇怪之色……甚至于他的面上,还带着一抹惊惧和难以置信。

兰花公子开始颤抖,整个人的目光都因为这巨大的声潮而忍不住的避让开来……不断重复的辱骂声,差一点让他真的跪在地上哭爹喊娘!

徐先生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当然这毁三观的一幕并没有发生,因为杨血炼忽然扬手,炸开万千血雨,逼得那些修者不得不去抵挡,于是这密密麻麻的骂声终于是略微停歇了片刻。

而他那一对略有些泛红的眸子,也是死死的紧盯着徐帘。

“徐帘……若你真有胆量,便不用做出这等有损自身素养的事情来。不如我答应你两方暂且罢战,但你可有胆上前来,与我商议其间的细节么?”

沈言神色一滞,但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出言阻止,徐帘便是朝前走去。

沈言的目光一下子凝滞住,不过转瞬之间他的心底却是在哀嚎了起来……徐帘这厮,怎么突然变傻~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