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六五阶段

四百九六 五阶段

“这样说来的话,你是准备杀掉我了……”徐帘忽然诡异的一笑,杨血炼的神色蓦然一变。也顾不得他与欧阳岚之间的言语,直接便一掌印在了前者的后脑勺之上。

森然魔气倏忽之间便窜入了徐帘的身体之内,他整个人的面庞也在一瞬间泛起骇人的青黑之色,让人不寒而栗。

“哼!”见沈言因为杨血炼那边的动静而转过了头去,兰花公子自觉无趣的冷哼一声,旋即一甩手将苏怡推到了一旁。

苏怡浑身一颤,脚下蹒跚一下,竟是直接跌倒在地上,但却根本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徐帘..”沈言一声惊呼,但转瞬之间,却蓦然呆滞在原地。

杨血炼的神色也在这一瞬间变得难看之极,因为当他的手掌印上徐帘身体的那一刻,后者周身便倏然升腾起一阵雾气。

当雾气消散开之后,徐帘已消失不见,却有着一段寸长的木雕从空中掉落在地。

……

“我的替身符偶……”徐帘倏然出现在叶东来身侧,然后无奈何的叹息了一声。

杨血炼整个人的面庞已经彻底扭曲了起来,他的目光也随之变得愤怒之极。

徐帘这一番举动可谓是彻彻底底的将他戏耍了一番,而他们一众长老联手都没有拿下对方,简直是丢脸到了极点。

不过杨血炼转瞬之间却是心头一动,他知道此刻徐帘离他距离如此之远,也绝不可能再有先前那么绝好的机会。

因此竟是直接暴起向沈言袭去。

“贼人焉敢!”欧阳岚纵身跃起,手中托着丈许长的毫光,一声怒喝后,在半空中与杨血炼硬生生的对撞了一拳。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两人齐齐在半空中翻滚了数圈,方才站定。

欧阳岚不得不出手,徐帘的身份以及谋略都是他不能忽视的东西。更遑论沈言身后,也站着一个万剑宗的大长老。

虽然杨血炼先前与他商议之时,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只是为了要灭掉这众多前来围剿的门派修者,绝不会有胆与上云城为敌。

但欧阳岚也不是白痴,杨血炼虽然言语之间信誓旦旦,但若是最后关头反手,那说不得他今天都讨不了好。

魔门修士心狠手辣,尤其杨血炼这种老谋深算的魔门巨擎,每一个字都需要斟酌仔细。

但见到杨血炼对沈言出手,欧阳岚却也没有来得及思考,直接便将其拦下。

事到如今,他与沈言之间的恩怨倒是暂且可以放一放。魔门此番明显是预谋良久,此刻欧阳岚却也是有些后悔了起来。

徐帘最先给他过两个选择。

一个就是直接将晋升领地级宗门的名额给其中某个宗门,此次剿灭魔门之事就此作罢。

另一个则是带着经历过激烈战斗的各大门派修者再度进攻自在魔门,如果一旦能成,那么剿灭魔门这个功劳绝对能有着一大部分算在他的头上。

因此欧阳岚想都没有想便选择的第二条路,所以才有了之后徐帘引诱沈言前来此地看戏的事情。

“欧阳岚!既然你自己不愿置身事外,倒也怨不得我自在魔门了..”杨血炼的实力其实和欧阳岚差距不大,在御寒草原之时,只是后者占据了地利的缘故,此刻是自在魔门的主场,因此他根本不必忌惮对方。

至于得罪了欧阳岚有什么后果?这个问题杨血炼直接就将其抛诸脑后了。

既然打算要动手,那么他就没有打着放掉欧阳岚的主意。

得罪皇朝,那是在欧阳岚这个上云城城主还在的情形之下才作数。

如果欧阳岚死掉了?除非他背后有着自己的背景,否则断然不会有哪个皇朝的势力闲着没事干来调查此事。

就算知晓是自在魔门做的,只怕也没有那个闲心来剿灭他们。

至于其他的门派,被灭了也是自己活该。皇朝倒巴不得每个郡地的宗门势力变得孱弱一下,只是从明面上,不能公然表现出来罢了。

因此杨血炼此刻,也直接了却了和欧阳岚商谈的心思。只要将后者给灭了,那么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魔门孽障,人人得而诛之!”欧阳岚大义凛然的道,却是毫无惧色。

其实杨血炼就算刚刚蹦跶到沈言身边,也是起不到多大作用的。就算单单论修为后者也差不了他多少,如果真的拼下去,还说不准到底谁胜谁负呢。

但既然欧阳岚替他挡下了杨血炼的袭击,沈言自是迅速后退数丈。在两人言语之间,也便再度和徐帘他们汇聚在了一起。

“徐帘……”沈言站在徐帘身侧,嘴唇微微动了动。他发觉四周的正道修士以及魔门修士都开始变得肃然起来,战斗一触即发。

“你是要问我怎样脱身的么?其实很简单……”似乎沈言一开口,徐帘便知晓他要问什么一般。不过还不待后者将话说完,便看见沈言摇了摇头。

“不!我发现,先前你让青萝和楚青衫他们一同返回万剑宗这个决定,简直是太对了!”沈言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你自己看看现在的局面……”沈言之所以如此无可奈何,不单单是因为自在魔门一种修者,而是因为,从远处的山脉林地之内,密密麻麻的涌出了一群群的魔门修士。

虽然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换成白痴都能明白,这些魔门之人,绝不可能是来帮欧阳岚以及众多正道门派的。

果不其然,再见到这些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魔门修者之后,杨血炼的面上掠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意味。

“任你千算万算!即便破了这雾掩青山之阵又能如何?此时我魔门修士人数乃是尔等两倍有余,我倒要看看你徐帘,还有何等本事翻盘!”

一倍有余?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数据,但换算过来就足以让人惊惧了。

那就是三千打一万,一万打三万,三万打十万!这个基数越大,差距也便越大!因而此时的局势,完完全全就是欧阳岚以及沈言等人,彻底被众多魔门修者围堵了起来。

“……哎,无障之符,替身符偶……可惜了。”徐帘压根就没有听到杨血炼再说什么一般,只是无奈的不断摇着头,一副惋惜之极的模样。

“徐帘!任你再怎么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也根本不会对局势产生任何的影响……认命吧!”杨血炼有种被人无视的感觉,顿时勃然大怒。

“你叫唤个屁啊!”徐帘蓦地抬起头来,眸中一片冰寒。

“沈言……揍他!”

揍……揍他?沈言的嘴唇不由得微微抽搐了一下,看了看杨血炼身周的一种魔门长老,识趣的直接无视了徐帘的言语。

“哈哈哈哈……徐帘你是癫了还是傻了?”杨血炼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屡次被徐帘逃脱让他知晓对方绝对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对手,可在现在这种局势下,无论他心性再如何谨慎,也不相信后者有本事逃过这一劫。

“沈言……你有几成把握杀掉杨血炼!”

沈言耳中陡然响起一个声音,他不由得微微一愣,却是发觉身旁的徐帘嘴唇微微动了动。

“如果要保持自己轻伤状态之下的话,将他击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可惜那些属性精灵都已经被用掉了,否则将锋芒九式的攻击凝为一点的话,我倒是可以直接灭杀掉杨血炼。”沈言考虑了一下,如此回答道。

“如果我没有听错,你不能击杀他,只是限定在轻伤状态以内?”徐帘诡异的一笑,“那么若是让你灭杀掉他,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

“重伤昏迷!若三招以内灭杀掉他,我只会全身脱力。五招之内,经脉开始破碎。十招之内,经脉断裂,周身筋骨必然要裂开……”

徐帘点了点头。

“以三招为限,若能灭掉那杨血炼自是最好!按我所料,他们的后手应当有一招需要二十四人催动的阵法……”

“杨血炼只怕是其中的阵眼之一,只要将他灭掉,那么之后的这场战斗,也便不会有丝毫变数了!”徐帘的神色,一如既往般自信。

“徐帘……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让欧阳岚他们反败为胜?”沈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捺住自己的情绪。

徐帘的话在任何人看来似乎都有些极不现实,可沈言却毫无理由的选择了相信。

没有任何原因,只因为徐帘值得令人信任。

“杨血炼不死!我只有六成把握!”徐帘点头,“杨血炼死!不排除其他变数的情形之下,这个几率仍可以达到九成!”

“九成几率么?”沈言心中一颤,“好的,我知道了。”

(如果真的有九成几率的话……那么即便重伤,似乎也无妨了。)

沈言心中暗自吸了一口气,筹思了起来。

徐帘的性子虽然有些让人无法揣测,似乎有时间做出的选择危险的过分。可沈言知晓,一但从他的嘴中吐出了类似于几率的问题,那么他说是几成,便绝对是几成。

在这一点之上,徐帘倒是从未说过假话。

杨血炼自是看见徐帘与沈言在窃窃私语,但他却也没有听清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徐帘……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应对这足足超出欧阳岚这一方两倍的魔门修士!”沈言虽已经打定主意要尽可能的灭掉杨血炼,但还是忍不住的轻声询问了一句。

他此时也不怕任何人敢将灵识探出来听他们两人在说些什么,因为有谁敢那么做,绝对会被察觉到灵识波动的众人一起涌上去将其的灵识彻底轰碎。

除非能达到更高层次的小登天识,亦或者六根识的地步,才能无视掉低层次修者的精神力量攻击。

不过若真有那种层次的人物,现在这样僵持不下的局势也便不会出现了。

“呵……”徐帘只是轻声笑了笑。

“他们能布阵,我便不能么?莫要忘了……刚刚我可是到那杨血炼以及众多魔门长老的身边走了一遭的!”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的眸子蓦然凝滞。

怪不得徐帘这厮连想都没想直接就迈开步伐走了过去,原来从一开始都打着布阵的主意。

不过沈言却也没有想到徐帘的动作居然会如此之快,连他都不知晓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悄悄的布下了阵法。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让沈言轻而易举的看了出来,那杨血炼自然不会不知晓。

“我没有疑问了,那么……什么时候动手?”沈言的眸子死死落在了杨血炼的身上,后者也颇为玩味的看着他。

虽然沈言的神情看起来似是要暴起伤人的样子,但杨血炼却仍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人在绝境之下,露出这样的神色也是极其正常的。

“现在!”徐帘话音落罢,整个人的步伐倏然踏前一步,手中指印翻飞。

杨血炼神色一滞,他倏然间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那不是针对于他的危险,而是好像有什么东西超出了他的预料和掌控一般。

兰花公子本来还一副郁郁之色,但此刻也是焦急的喊出声来。

“诸位长老..速速阻止徐帘!他的手法……是在,催动八门生杀阵!”

果然。沈言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一副毫不意外的神色。这些谋略惊人的家伙,每一个都跟徐帘一样,似乎对什么东西都了解一般。

至少他就没从徐帘的指法之上,看出任何端倪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他所需要做的便是三招之内..轰杀杨血炼!

“血影滔天!”杨血炼不愧是自在魔门中手握大权的长老之一,在兰花公子话音落罢后,他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整个人便轰然化为了一团血雾,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托起长长的一道血影,朝徐帘掠去。

“杨血炼..你的对手,是我!”沈言一声怒喝,身躯之内九转雷霆诀急速运转开来,几乎发出雷鸣电掣般的声响。

欧阳岚似乎是看见了沈言的动作,思虑了片刻,觉得后者就算不是杨血炼的对手,但短时间内也绝不会出事,因此当下便以真气将声音扩散到了四方。

“诸位!!!你们可听见那魔门贼人的言语了?徐先生正催动八门生杀阵法,只要阵成,魔门修者一个都逃不脱!”

“我们所要做的,便是将这些自在魔门的援兵阻拦在外!直到阵成,灭掉了自在魔门……那危局自解!”

“欧阳城主所言非虚!诸位……战吧!”诸多修者同时出声应和,能在雾掩青山阵法坚持如此之久的修者,自然都是各门各派的佼佼者,虽然人数上劣势尽显,但却也爆发出了一番让人侧目的气势来。

随着人潮涌动,无数的剑光刀影开始窜动,色泽各异的真气灿然爆发,同魔门修者那灰黑,血红等负面颜色的真气不断撞击着,消耗着……

天空被这近乎数万修者的真气都映衬的成为了无数种颜色,美轮美奂的景象之下,却是隐藏这无尽的杀机。

在这样的混乱战局之下,不断的传来惊呼声和哀嚎声,受伤的人数不断的增多,血溅当场的修者数目也不少。

如此大的基数之下,短短的片刻之间,却已然是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可半空中飞窜的灵器,却是没有半分减少的势头。真气迸发的程度也越来越猛,整个战场,已经彻彻底底的烧沸腾了起来。

“啊!师弟..该死的魔门孽障,还我师弟命来!”事实证明,在这种战斗之中,高喊出声似乎是极其不明智的,而这喊出声来的修者,也在一瞬之间被至少数十名魔门修者的魔气轰中,转瞬间就化为了一地森然的白骨。

魔门修者一个比个冷血,一个比一个歹毒。虽然正道修者也经常耍些手段,但要比起心狠手辣,绝对比不得魔门修士。

因而场地之中正道修者的死相,都是极其的凄惨。身躯腐烂,甚至完全化为白骨,此番骇人之景,笔墨不能以尽述。

沈言虽然心中激荡,但却并没有因为战场之中不时传来的吼声而影响到自己……他在用出须臾青天步迎向杨血炼的时候,就已经直接爆发出了自己目前所能达到的最强战力!

“爆体一阶段!”体内筋骨争鸣,沈言的身躯好似倏然膨胀了一圈,他的身后同样如那杨血炼一般,拖出了一片长长的虚影。

不过一方为暗红的血色,一方却是澈然的蓝白之色。

“爆体二阶段!”轰!沈言足下生风,身周轰然一声空鸣,面上的神色已经变得有些难受起来,但他身躯一颤,一声怒吼出口。

“爆体三阶段!”滋啦~爆体,便是以体内的雷霆之力激荡肉身,先是皮肤,而后是皮肉之膜,再是血肉……第三阶段的力量,直接让沈言上半身的衣衫变得焦黑起来。

而他整个人的嘴角,也是已经逸散出了丝丝血迹。沈言脚下的步伐不停,与代表杨血炼的那一团血影,眼看便要直接对撞!

“爆体..四阶段!”沈言原本的打算是以三阶段的力量,尽可能的在十招之内拿下杨血炼。但此刻诸方势力已和魔门开始了混战,他怕时间拖得越久对徐帘造成的阻力便越大,因此竟是不顾一切的让雷电直接渗入了筋骨之内!

噼里啪啦..沈言整个人仿佛形成了一团蓝色的电光一般,噼里啪啦的不断往外窜动出道道雷霆,他的眼神,都已经随之苍白到了极限。

“爆体..噗..五、阶、段!”

沈言话音未落,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却直接被周身萦绕的雷霆震散。

但他终究还是怒喝着,一字一顿的催动出第五阶段的爆体诀!

“好胀..”沈言呢喃一声,他的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了起来。五阶段的爆体之力,根本便不是他能掌握住的力量。

但为了让徐帘计划实施的更为顺利,他不顾一切的将灭杀杨血炼的时间缩减到了最短!

“只此一招,给我死来!”沈言的双目之中仿佛都窜动起雷霆,已经根本看不到丝毫的眼白。

他扬起手来,一拳砸出。没有看杨血炼是否已至身前,没有管自己这一拳会不会打偏。甚至连分出一丝力量,催动一式最简单的拳法雷爆都没有!

在爆体五阶段的力量之下,沈言此时的半只荒兽云纹虎之力,已经被增幅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

他感觉自己的身躯都开始因为这股力量开始溃散……可以想象,若是换做常人,只需要一瞬,便会被这股力量给彻底将身体震散开来。

“周天之境真正的力量……绝非你所能想象的!那是阴阳圆满,造化无穷的奥妙!”杨血炼的早早便发觉了沈言整个人的气息变化,他却是不退反进,整个人的身形在话音落罢之后,竟是直接变得苍老干枯了不少。

“血魔解体!”杨血炼的声音有些嘶哑,也有些颤抖。

随着话音落罢,他整个人的力量,在一瞬间竟是上升到了..周天大圆满之境!

杨血炼用出这一招也是他对自己足够狠辣的原因,因为不断损耗精血,而且还要折寿!但面对沈言那铺天盖地的雷霆之威,他不得不谨慎到直接被逼出保命的手段来。

“百只荒兽云纹虎的力量凝为一体所能爆发出的威能,你能想象得到么!”沈言的右拳和杨血炼手中的血色魔气直接撞在了一起,他的神色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清明无比,而后一声冷笑,狂妄的怒吼了起来。

不错!是真正的嘶吼……杨血炼根本便没有听到沈言在说些什么,他只听到了自己的耳边,仿佛传来一声震慑天地的虎吼,而后他的面色便随之变得惊惧!

(这是……什么样力量!我竟然……没有分毫的抵抗之力!)

杨血炼手中的血色魔气团被沈言萦绕着无数雷霆的一拳直接震碎,而后这个魔门的十二长老便感觉到了一股从脊髓末端升腾起来的冷意。

那是死亡的气息……

沈言这一拳,是何等的摧枯拉朽。杨血炼即便一瞬间爆发出了周天大圆满的力量,但仍是被这一拳直接破开了所有外在的魔气防御,而触碰到了身体。

杨血炼胸口开始粉碎,一瞬间便出现了一个连他的脏腑都能清晰看见的窟窿。

“血魔遁法!”千钧一发之际,杨血炼的左手和左腿直接炸裂开来,而后他的身躯便倏然间化为了一团鲜血,顷刻之间便已不知窜到了何处。

那速度,即便是沈言全力催动须臾青天步,也根本是绝无可能追上的。

“既然说了一招……那便只有一招!爆体五阶段的力量,绝不是任何周天晶障境之下的修者,所能抵抗的啊..”

沈言全身的雷霆光芒尽皆退散开来,他一边喃喃自语着,七窍之中也一边渗出了大片大片的鲜血来。

“可惜了……还是让杨血炼这贼厮给逃了……”

说完这句话,沈言整个人……也直接朝着地面摔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