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七小隐于野

四百九七 小隐于野

“噗。。”离沈言等人所在的战局数十里之外。一团血雾倏然凝形。却是化为了杨血炼的模样。杨血炼刚刚彻底凝出身形。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來。吓得他直接用仅剩的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因为他此刻胸口直接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窟窿。杨血炼倒是害怕自己吐血之时。直接将肺腑给震了出來。那才叫做欲哭无泪。

那沈言先前所展现出來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晶障境的巅峰……)杨血炼心中兀自充满了震惊。若是先前他的反应慢上半拍。那就是个必死无疑的结局。

幸亏我修炼的乃是血魔一道。莫不然身受这般重伤。若沒有天级丹药续命。只怕也不可能有存活的机会了。)

杨血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个窟窿。当下便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伤势若要恢复。只怕还得耗费我数十年的苦修……这一次。可真的是亏到家了。)

之所以如此严重。是因为杨血炼不单单是胸前被沈言轰出了一个大窟窿。而且左手和左腿。也被他催动血魔遁法之时给直接燃烧掉了。这番损耗实在是有些太大了点。

与此同时。在战场之外的一处山峰脚下。一个身影忽然露出了一丝妩媚之极的笑意。

“现在看來……是在西南方向么……”轻声喃喃自语罢。那身影将手中的一面镜子蓦然收起。旋即一纵身形。便朝着西南方向掠去。

杨血炼瘫软在地许久。方才依靠血魔一道功法的特殊止住了自己翻涌而出的鲜血。

不过他胸口的那一个窟窿以及断掉的手脚。却不是简简单单便能复原的。而且此时的杨血炼。因为损耗太大的缘故。整个人看起來。都变得萎靡到了极点。

幸亏我自在魔门山门所在之处比较偏远。否则这血魔遁法还不知要一头撞进那个宗门的地界之内。)

杨血炼挣扎了一下。但体内的虚弱感却告诉他在短时间内自己的身体根本难以有任何动作。于是他略微看了看四周。旋即倒也松了一口气。

略微平复了一下气息。杨血炼缓缓闭上眸子。运转起自己的功法。将真气一点点的扩散到四肢百骸中去修复伤势。

就在他眸子将闭未闭之时。却突然间滞住。苍白萎靡的面庞之上。也是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丝惊讶和……恐惧。

“你是……”

“徐帘所料当真分毫不错。却不知……你那血魔遁法。还能用几次。”來人的美眸中泛起一丝魅惑之极的浅笑。然后轻声道。

杨血炼神色一变再变。但他面前的女子却并沒有给他任何的机会。

“真火符。炼。”

一声轻吟出口。女子玉手赫然抛出一张符纸。在半空中便开始燃烧了起來。

而当杨血炼听清楚对方言语之时。整个人变化不断的神色。已是蓦然转为了晦暗。

“我愿臣服徐帘。视他为主。可否……”杨血炼蓦然咬了咬牙。但话音还未落罢。整个人便发出了一声凛然的惨叫。但他面前的女子神色间。却连一丝涟漪都沒有泛起。

“啊。。”真火符。乃是先天之火。而杨血炼此时又是强弩之末。他所修炼的血魔之道也正好被这真火符克制的死死的。于是他的惨嚎声还在回荡着的时候。整个人便已经在汹汹的火焰之中化为了一滩灰烬。

“徐帘此人。太过恐怖了些。”那女子站在原地微微停顿了片刻。看着面前的一滩灰烬。忍不住的心有余悸的喃喃自语道。

“幸好与他是友非敌。莫不然有着这样一个智谋堪称鬼神莫测的家伙作为对手。简直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情。”

“按照他的吩咐……这杨血炼死了之后。自在魔门布阵之人便凑不齐了。如此一來他手中的八门生杀阵就可以逆转战局……”

“算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按徐帘说的。回那万剑宗联系大长老准备替沈言疗伤之事吧。”

女子念及此处。整个人却是化为了一道清影。而后往万剑宗的方向而去。

“虽然徐帘言辞烁烁。但万剑宗的大长老会否真的在这个时候赶回去。只怕还是未可知的。”

……

“八门生杀。起。”徐帘凝神喝出声來。旋即所有修者眼中的世界顿然一变。

阵法借天之势。自然有着幻化环境的效果。此时的战场。却不如先前那雾掩青山这种幻杀阵來的美轮美奂。青山葱茏。

而是一片风急雨骤。电闪雷鸣。

八门生杀。七门死。一门生。端得是彻彻底底的杀阵。大杀之阵。

“蝶依。你带上苏怡。咱们走。”徐帘是布阵之人。他眸中的世界自然有所不同。此时看见各方修者皆是乱了起來。当下便斩钉截铁道。

先前沈言从半空中跌落的时候。却是已经被叶东來接住。

“徐帘……不杀那兰花公子。”叶东來却是目光一凝。旋即落在了虽然略有惊慌。但还算镇定的兰花公子身上。

兰花公子先前规划的一切。便能让人对他的谋略初见端倪。此后诈死。挑拨苏怡与沈言的关系。更是令人心惊。

虽然此次徐帘谋略之上更甚于他。但留着这样一个人物始终是一种祸害。

叶东來却是打着不如乘着他短暂迷失在八门生杀阵法之内的时候。联合寒碑颂以雷霆之势将其灭杀。这样一來才是大快人心。

“杀他。若有把握。我自然便会让你抹掉此人。”徐帘的眸中泛过一丝冷光。“但若我所料不错。这兰花公子手中必有底牌。杀他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这八门生杀之阵……”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微微一顿。“无须多言。时间上根本來不及。沈言此时的伤势过重。我们速速返回万剑宗方是上上之策。”

徐帘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叶东來自然不会再去反对。

蝶依却是在徐帘话音落罢后便已朝着苏怡而去。在到后者身边的时候。直接一掌将其打晕。而后直接将她抱了起來。便迅速回到了众人身边。

八门生杀阵的效果。简直比那雾掩青山不知要强了多少倍。不单单涵括了自在魔门的长老。连前來支援的那些魔门修士。也尽皆被笼罩在了其中。

所有人面上都是一副惊恐和手足无措的模样。毕竟这八门生杀之阵带给他们的震撼。委实有些太大了点。

而徐帘在看见蝶依将苏怡带回來之后。当下便领着众人朝阵外走去。

不过短短片刻。徐帘等人便从八门生杀阵的笼罩范围中走了出來。而此时他的面色也变得有些凝重。在四处打量了片刻之后。竟是让众人贴着一处山壁站好。

“小隐于野。”见叶东來等人贴着山壁站好。徐帘的手指轻轻一颤。却是直接抖出一道符纸。

见叶东來一脸疑惑的样子。徐帘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做出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言语。

虽然心中仍有些不解。但叶东來还是托着已经沒有了任何知觉的沈言。贴着山壁而站。沒有发出半分声响。

约有片刻之后。身后突然传來了阵阵轰鸣声。似是许多人同时奔跑的声音。

叶东來忍不住的侧头看了一眼。见徐帘并沒有阻止他的样子。于是也便凝神观察起后方的情形來。

这一看。却是直接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欧阳岚领着近百上云军。身后黑压压的跟着一群魔门修士。兰花公子满面的晦暗之色。和一众魔门长老一同。朝着那碎裂的山峰之外浩浩荡荡的杀去。

“追。短短片刻功夫。这徐帘便有通天之能。也绝对跑不远。此人若是不除。势必是大患也。”

兰花公子一边随着众多魔门长老追赶着前方的欧阳岚等人。一边森然的冷喝道。

“徐帘之谋。若真有心对付自在魔门……绝对会让我们损失惨重。是以今日。哪怕放掉了其他门派的修士。也要将其斩于剑下。”

其实兰花公子这番话还是将自己抬高了一些。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明白如果徐帘真的有备而來对付自在魔门的话。损失惨重是绝对的……搞不好整个自在魔门都会被彻底抹去。

叶东來看见这一幕却是愕然的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不是他怕。而是这种情形之下……被发现了分明是连丝毫存活的可能性都沒有。而不是能不能同对方有一战之力。

这浩浩荡荡的一大片魔门修者。不说其他。在兰花公子反应过來的情形之下。只需要让这些人集中同一个点。将体内的真气毫无保留的宣泄出去……

管你是不是周天境。面对魔门那么多周天境修士的攻击。也只有死路一条。

也不知过了多久。轰隆隆的脚步声方才渐渐消散开來。大片大片扬起的烟尘。也终究是散去。叶东來此时。方才伸出手。颤抖着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不单单是他。蝶依与寒碑颂两人。也同样是如此的一副表情。先前那恐怖的场景。的的确确有些让人心惊胆颤。

刚刚无数魔门修者同他们擦肩而过之时。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考验。那是真正的同死亡擦肩而过。只要不小心被发现。那就只有一个死字。

且不说众人神色如何侥幸和古怪。徐帘仍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淡然模样。

“……乘那兰花公子尚为反应过來的时候。我们尽快离开。”

“他反应过來……也是需要时间的吧。”叶东來刚刚松了一口气。却被徐帘的这番话弄得一滞。然后喃喃道。

“谋略的高低。也无非是这个反应的时间而已。若换做一个真正的智者。刚刚必然会选择搜索方圆数百丈内的一切。而非是追出这里。”

徐帘解释道。

“但以兰花公子的智慧。反应过來这一切的时间。也并不需要多久。”

“也幸亏他愤怒之极。否则只要细心一点。绝对会察觉到不对。我这小隐隐于野的旁门符篆之术。却也是瞒他不过了。”

“至于先前说沒有时间杀掉他的缘故。是因为那八门生杀之阵……压根就是掩人耳目的虚阵。你们真以为我是神仙不成。那么短的时间内。便能布下这样的大杀阵。”

徐帘言及此处。却是苦笑一声。

叶东來与寒碑颂、蝶依互相对视一眼。三人皆是满面骇然。再不能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