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九九以身化土

四百九九 以身化土

“徐帘……那兰花公子。始终是一个变数。此次沒有杀掉他。却是真的可惜了。”

虽是深夜。但众人却借着夜幕一路往万剑宗而去。叶东來直接将沈言搭在了肩头。按徐帘所说这厮皮糙肉厚。基本上死不了了。

“……杀掉兰花公子。有八成的可能性会导致进退两难的局面出现。”徐帘摇了摇头。“我起先同欧阳岚商量好了。他也知道那八门生杀阵是个障眼法。那个时候我们不尽快隐藏起來……恼羞成怒的自在魔门。绝对会将我们当做首要目标。”

“更遑论。若是在先前万剑宗冲出峡谷遭受围攻的时候。杀掉那兰花公子倒还有些价值。”

“但先前兰花公子所掌握的一切讯息。基本都告诉了魔门。”徐帘言及此处。眸中却是闪现过一丝冷芒。

“因此他所起到的作用便是和我对弈。但你觉得同我对弈。无论他掌握的信息多或少。赢的几率又有几分。”

叶东來微微一滞。若是以往他虽然不会如同沈言一般冷嘲热讽。但也会是一副怀疑的模样。

但这短短的数天之内。徐帘所说的每一句话。所走的每一步棋。吩咐他和寒碑颂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环环相扣。

此次的局面。那兰花公子占尽先机。自在魔门也占尽了天时地利。

但结果呢。仅仅依靠一把火。以及沈言引起的一场雪。将混乱的战局顷刻间止住。

逼得兰花公子只能以底牌诈死逃遁。乘龙真人更是妄图逃走而直接陨落。

甚至于……在布置这一切的时候。徐帘便想到了之后的一切。以百龙窟的弟子冒充自己。以替身符偶从杨血炼手中逃了性命。

最可笑和恐怖的。是在那种情形之下。徐帘竟是在短短时间内布下了一个虚阵。骗的自在魔门以及一众支援的修者团团转。

兰花公子和这样一个近乎于妖孽的人物对弈。赢的几率有几成。

就算是叶东來再怎样贬低徐帘的谋略。他心中所给出的最极限的答案。也是超不过两成。

这跟任何东西无关……完全就是碾压。谋略和智商之上的碾压。怪不得徐帘说兰花公子只是个稍微聪明的人。以这样的眼界和智谋。也的的确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蝶依和寒碑颂知晓若是去询问身边这个妖孽的家伙。显然受打击的只会是自己。所以很明智的闭口无言。

“当然……我之设局杀掉兰花公子的原因。是因为他以后只怕也沒有机会妨碍到我们了。”徐帘说这话的时候。眸子中却是泛起一丝迷惘。

(这种一无所知的感觉。还真是不好……沈言啊沈言。你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那番大陆为圆。星辰便是陆地的言论。以及你所说的与魔门打过许多交道的事情。是否都在证明一件事情。你并非天元本陆之人。)

“你的意思是。自在魔门会动手除掉他。”叶东來微微一滞。疑惑道。

“自在魔门杀掉这样一个智者干嘛。我的意思是。我们日后所要的做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在于自在魔门有任何交集了。”徐帘摇了摇头。暂且按下了自己心底的那丝疑惑。

“……”叶东來愣了愣。却不知晓徐帘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旋即他将目光落在了远处。打量了片刻之后方才再度出声。

“按照我们此刻的速度。大概还有七个半时辰的模样。便能步入万剑宗的领地了。”

徐帘自是不回去谈论这种无聊的话題。至于寒碑颂和蝶依。沈言此刻昏迷之后。他们也是当起了彻彻底底的闷葫芦。

无声的前行了片刻。叶东來却是想起了一件极其可惜的事來。那是比沒有杀掉兰花公子更可惜事情。

“徐帘……沈言自残的一招逼退那杨血炼阻止他们结成阵法。的的确确是我们和欧阳岚等人顺利逃脱的最大原因。不过那血魔遁法。倒也是一等一的逃命秘技。竟然在那种情况之下。都让他给逃掉了性命。”

徐帘听闻叶东來喋喋不休的抱怨。却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叶东來纳闷的问了一句。

“你觉得我像是个白痴么。”徐帘很慎重的问道。叶东來顿然感觉周身汗毛都竖了起來。

这妖孽突然问这个问題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可不敢回答是……于是乎头立刻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总而言之因为这么点小事儿被徐帘惦记上。那是绝对不划算的。

“既然你都觉得我不像。那么你觉得我会让那个毁掉我替身符偶的杨血炼跑掉。”徐帘阴森森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无论那血魔遁法带着他逃到了哪里。杨血炼也必死无疑。”见叶东來和寒碑颂等人都一副毛毛的样子看着自己。徐帘却是不以为然的沉声道。

“徐……徐帘……我怎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你能不能告诉我具体是怎么回事啊。”别说叶东來了。此刻就算沈言醒过來。只怕会直接对徐帘冷嘲热讽起來了。

杨血炼以血魔遁法逃走。方向和距离都是不可测的……若是真的那么容易陨落。那对方也就不配作自在魔门的十二长老了。

“青萝……也不是青萝。”徐帘顿了顿。方才解释起來。“当时我让青萝离去。实则并非让她直接返回万剑宗。”

“而是让她在离战局三百丈以外的地方等待……那杨血炼修炼的乃是血魔一道。我料定他的逃命方法。无非便是损人不利己的燃命之法。”

“不过倒是沒想到沈言一拳竟直接逼得他遁走。可这些都无关紧要。”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可惜的叹了一声。

“要紧的事情是我的真火符……”

叶东來起先听着虽然略有些疑惑。但总算知晓这些都是徐帘吩咐青萝去做的。

不过他见徐帘莫名其妙的扯到什么真火符上。当下就有些啼笑皆非了起來。

“徐帘……你能先别惦记自己的真火符和替身符偶那些东西么。真火符不是重点。我想知道的是。青萝是怎么知道杨血炼逃遁到哪里去了。”

“愚昧。”徐帘被他打断了思绪。自是有些悻悻。

“我既然吩咐青萝去办此事。那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她手中有着从雷霆正宗盗出來的青冥九幽镜。我送她一缕青冥之气。别说杨血炼身受重伤。就算他实力完好。在沒有特殊秘法的情况下。被青冥九幽镜一照。也是无处可逃。”

叶东來神色一颤。终究是再也沒有了疑问。

他觉得自己担心的事情和惦记的东西。徐帘早就布置的妥妥当当了。

兰花公子不用死。是因为沒必要杀。但杨血炼毁了他的替身符偶。而且还是自在魔门阵法的一个阵眼。那就是必死无疑。

任凭那杨血炼自燃左臂和左腿施展遁法。千钧一发逃离开沈言的攻势。但在徐帘的算计之下。也还是沒有能留住性命。

自在魔门一代魔门翘楚。十二长老杨血炼就此身陨。

只怕他到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刚遁走。便会好巧不巧的遇上一个女子。一个拿着专门克制他血魔一脉功法的真火符的女子。

“……”徐帘倒是沒有理会一脸震惊的叶东來。他在话音落罢之后。突然诡异的看了一眼万剑宗的方向。旋即无奈的叹息出声。

“我们还是尽快返回万剑宗吧……我只怕时间上一旦有了偏差。不能事先从局中脱离出來的话。那可就糟糕透顶了。”

徐帘一边言语。脚下的步伐也一边变快了不少。

寒碑颂和蝶依对视一眼。却是沒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快步跟上了徐帘的步伐节奏。

叶东來自然也不会有意见。他扛着沈言几步追上徐帘。然后又问出了自己的问題來。

“徐帘……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局。万剑宗难道发生什么了不成。”

他发觉无论是自己。还是沈言……在徐帘这妖孽的面前。似乎永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因为一旦你不去主动询问徐帘这厮。后者不给你解答的情况之下。事情的发展绝对会出乎你的意料之极。让你从头到尾都是满头雾水。

不是自己思维能力不够。而是一旦任何事情中只要出现了徐帘的影子。那么这件事情绝对会变得复杂之极。

甚至叶东來直觉认为。这数天内发生的事情。好像很多能避免的东西。都被徐帘这厮特意一头撞了进去。似乎很好玩一般。

当然……这只是叶东來自己的猜测。他倒是不敢在徐帘这个玩來玩去玩的百龙窟解散。杨血炼身陨的妖孽面前嘀咕对方的不是。

徐帘看了叶东來一眼。眼中带着一丝玩味。好像看清楚了他在想些什么似的。

不过这种目光并未持续多久。徐帘便摇了摇头。

“不是万剑宗出了什么事。而是或许有什么事要在万剑宗发生了……这件事与万剑宗有所牵连。但其实这牵连也并沒有多么严重。”

这番话却是说的叶东來莫名其妙。更为迷茫了些。不过他倒是沒有在意。他只听见徐帘所说。此事与万剑宗的关系并沒有多么严重。也便安下了心來。

毕竟他所在意的。也仅仅只是万剑宗内那一株凡梨树罢了。那是关乎于他能否拜北剑仙为师的一个希望。

徐帘看了一眼被叶东來扛在肩头。任旧昏迷不醒的沈言。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那爆体秘术。燃烧自身的真气。激荡自己的肉~体。倒是能爆发出极为强悍的力量來。)

(不过……你为什么非要使用先前那样剧烈的力量呢。若是按照你先前的力量强度推算。只需要三阶段一点五倍左右的力量。就足以三招打伤那杨血炼了。)

徐帘一边摇头。嘴角还一边噙着一丝淡淡的苦笑。

(好在你还有个好师尊……北剑仙啊。能让中神策如此推崇备至的人物。又岂是西佛陀。东魔祖那些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只盼我猜测的那个结果。是错的吧……虽然推算出來的卦象。的的确确显示出了某些东西。可那卦象倒也不能代表全部……)

(无论如何。你那师尊也得坚持着先将你治好才是……虽然作为朋友。我的的确确很想直接治好你。也就不用带着你们身入局中了。但现在……)

徐帘的眉头一挑。思绪却是直接來了一个大跳跃。

(现在我手中可沒有另外一枚逆命回天丹。中神策那老头被天谴弄死的时候也不知道多留几颗。早知道你这白痴会自残到这种地步去对付杨血炼。当时就稍微从那丹药上捏一点点下來了。那你这伤势只怕转瞬间就能痊愈……)

叶东來等人自是不知道徐帘这妖孽到底在想些什么的。如果知晓。只怕此刻也会啼笑皆非起來。

众人之所以步行而不是御气飞行的原因。虽然有着为了照顾昏迷中沈言。不让他因为速度过快而让肉~体再次奔溃的缘故。但也同样是因为徐帘的吩咐。

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的位置也在不断的朝万剑宗的方向推动着。

“这是落枫山……苍澜领诸景一书中写有。此山秋初之时满山枫叶由绿转红。立冬落雪而山白。山白之际。枫叶便开始凋谢。不过一夜功夫。便能将山川周遭的数十里方圆铺成一地的橙红之色。”

在一座连绵不断的山川前停滞住脚步。徐帘只是大概看了一眼。便出言解释道。

“不过我们來的不是时候。却是见不到那样漫天绯红的盛景了。”

“而且这落枫山山高而陡峭。若是从这里取路的话颇有些不便利……所以我们绕路吧。”

徐帘话音落罢。直接就稍稍的偏移了自己的步伐。

至于叶东來等人。皆是一脸平淡的点了点头。徐帘这厮一路走來。根本沒有所谓迷路的说法。不管到任何地方。他总能说出此间的地名來。

这份学识和眼界。莫说是叶东來这等叶家嫡系。就算是大宋朝那些修纂经典的儒学家。都得甘拜下风。

不过就在叶东來和寒碑颂等人一言不发的跟在徐帘走出不远后。后者便直接驻足原地。

“徐帘……怎么了。”叶东來询问了一句。但徐帘却沒有出声。只是凝重的看着右侧。

叶东來只好顺着他的目光忘了过去。却是看见了一名腰间挂着酒葫芦的老者和一位女子。

两人都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那女子一袭素色的长裙。却如同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

“沒什么……只是别让那老头发现了。”徐帘摇了摇头。“那老头是与北剑仙齐名的南酒仙。脾性极其古怪。”

“若是勾起他的兴趣來。那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徐帘言语间虽然是在说着南酒仙。但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那一袭素色长裙的女子身上。

“什么。”叶东來顿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南酒仙。他身为叶家嫡系。自然知道这老头的古怪脾性。

想当初他还听自己的爷爷说过。这南酒仙曾经去叶家。直接闹了个天翻地覆。差点导致叶家几位小登天境的长老陨落……结果就是为了仙酿谷送给叶家的几坛子琼浆玉液。

不过叶东來可从未见过南酒仙的模样。但既然是出自徐帘之口。那基本上也就不会有认错的可能了。

“那咱们还不赶快避开他们。”叶东來震惊之余忍不住的瞟了徐帘一眼。发现后者仍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头却是一阵无奈。

究竟什么样的事情。方才能让这个妖孽如斯的家伙动容。

“好吧。避开他们……”徐帘点了点头。旋即却发现那一袭素色长裙的女子转过了头來。他的目光与后者一触之间。却是蓦然凝滞。

(大清净之魂。大无畏之魄。博爱之心。无欲之眸……还有那贯彻全身的佛门大光明力量。这女子到底是谁。)

不过转瞬之间。徐帘却更为愕然了。

因为他居然从那女子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疑惑。旋即是惊喜……惊喜。该不会是……徐帘猛然看了一眼南酒仙。瞬间一身冷汗。

该不会被这里老头给盯上了吧……

“以身化土符。敕。”徐帘虽然知晓南酒仙不会轻易害人性命。顶多就是戏耍他们一番。不过戏耍起來。那也是要人命的啊。

更何况就算他手段再怎么多。谋略再怎样高。面对南酒仙这样五祖之一的人物。也只会被彻彻底底的碾压。连丝毫反抗的能力都不会有。

徐帘手中的符纸直接燃烧开來。旋即他直接将手中的数张符纸抖了出去。而后分别落在了叶东來等人的身上。

众人的身体仿佛泛起一层波浪般。旋即如同一滩水流般直接消散开來。不过却是直接钻入了脚下的土地之中。一瞬间却是已经遁出了极远的距离。

南酒仙自是发现了徐帘等人。但他一门心思都在怎么收沈如烟为徒上。自然不会过多的去关注对方。

不过南酒仙看见沈如烟忽然转过來那种疑问和气愤的目光之时。却是暗自嘀咕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这姑娘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PS:俺今天小爆发一下。攒了点存稿一次性放出來。免得这里的故事情节会出现断层。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