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四七妹如烟

青衣成雪 五百零四 七妹如烟

(明明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似的……)

沈言一边走在沈家的庭院之中,心头却是思绪纷飞。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很多很多东西,但似乎又什么都记得。

比如在沈家的时候,他记忆里似乎并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但转瞬之间,关于对方的记忆便完全浮现出来。

沈言觉得很奇怪,也很不解。但能从那毁灭无尽世界仙主的“浮黎”手中逃脱,并且回到了少年时候,似乎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沈言几乎天天都会思索这么一个问题,但最后都会不了了之。

想不到自己忘了什么,毕竟过了无数年,修为到了无上仙主的地步,忘却了某些记忆,似乎是情有可原的。

“四哥哥……”

沈言一边思索着问题,一边穿过一条长廊,路上的侍女仆人见到他本来要行礼,但他连停顿都没有,便直接饶了开来。

不过此时听到一个清澈的女声,沈言却是忍不住停顿了下来。

“七妹?”他的声音略有些不确定,毕竟数百个纪元的沉浮,纵然他金性不朽,但某些事情记不真切也是正常的。

“老哥……说了多少次了,我才是第六个出生的,小舞她没有我大!”

脸上略带着一缕苍白的女子嘟着嘴,气呼呼的看着沈言。

被这么一点,沈言顿然感觉记忆仿佛开闸一般涌入了脑海中。

“……”若是换做曾经,只怕他还会兴致勃勃的和七妹争论到底谁是老七,谁是老六的事情,但现在,却也没了这些心思。

“罢了……我还是叫你烟儿吧!”沈言此刻也记起来面前女孩的名字,于是乎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笑了笑。

“……讨厌啊,四哥你别揉我脑袋,会长不大的!”

沈如烟气冲冲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恶狠狠的盯着沈言。

“好好好……四哥不揉,四哥不揉!”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念及此处,却突兀的记起一件事来。

(若是没记错的话……怕是只有三月时日了……)“烟儿,你随我来!”

沈言说罢,头也不回的朝自己房中走去。

“哼!谁要跟你这个坏哥哥去……”沈如烟皱了皱可爱的眉头,然后嘟囔了起来。不过嘟囔归嘟囔,她还是跟在了沈言的身后。

不多时,沈言便带着沈如烟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沈家嫡系子弟的房间大抵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前面是厅房,绕过屏风则是书房,书房之后便是卧室。

沈言走到自己的房中,放下手中的笔墨,而后直接绕过书房走进了卧室。

沈如烟站在原地,有些疑惑之极……女孩本就早熟,虽然她还不到十五岁,但在这个世界,若不是武者,十三岁嫁做人妇的女子比比皆是。

她感觉有些怪怪的,沈言传出来那些事情她自是知道的,不过自小她和前者的关系比较好,所以也没有去深想。

见到对方回来,反而显得极其高兴。

“怎么了?烟儿……进来啊!”沈言有些莫名其妙的在卧室内站着,见沈如烟愣在门前,于是乎对她喊了一声。

“嗯?哦哦……”沈如烟心底暗自告诉自己,老哥不是传言中那样的人,他怎么可能对刘家的女子做出强~暴之事来?

他叫自己进他的卧室,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刚刚踏进卧室之内,沈言便直接窜到了沈如烟的身后关上了门,他连等都不想等,上一世的遗憾太多了,现在能有弥补的机会,如何不去珍惜。

“烟儿,把衣服脱了……”

啊?!沈如烟猛然一惊,竟是往后退了开来,却直接撞在了紧闭的房门之上。

沈言急忙往前一步,一把拉住了她。

“小心一点……”不过话音出口,他却发现沈如烟差一点哭了出来。

“哥,你别这样……我相信你和刘家那个女孩肯定是误会,你一定不是那样的人!”沈如烟挣开了沈言的手,身体稍微往左侧移了移。

“……你先别动,让我看看!”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跟沈如烟在刘雨涵的事情上纠缠,他根本不在意那些。

塑金婴而金性不朽,悟时空而过去未来,一缕残魂便得入轮回……这才是他的道,前世他少年时期丹田破碎,失去的太多,这一次定然要把握住一切,轰碎前世没有触摸到的那些屏障。

修炼之路……永无止尽。残魂不灭……修行不止。

“哇……”沈言的手刚刚碰到沈如烟的肩膀,后者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而后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哥,我们是兄妹,不能这样的……”

沈言刚准备伸出去拉她的手顿时停顿在半空之中,他的面色猛然变得僵硬起来,见沈如烟低着头仍旧不停歇的念叨着这些话,他的嘴角也不自主的抽搐起来。

“停停停!”

见沈如烟哭泣的声音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沈言终于是一捂额头,而后忍不住连声吼道。

沈如烟听到他的吼声,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怒气,于是乎眼泪汪汪的抬起了头来。

“别这样看着我!”

沈言没好气道。

“哥……你要是真的想要跟一个年龄比你小点的人做那些……那些事情,你也应该去外边找啊!”沈如烟扭捏的抓着自己的衣襟,然后小声道。

“就算……就算哥你不喜欢外边的女子,想要本家的女孩子,可至少也得去找那些旁系的弟子吧……”

沈如烟说完,见沈言的嘴角不断抽搐着,心头顿然一跳。

“哥……你冷静冷静,我先走了!这些事情,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沈如烟小声的道,然后一边往后退去,似乎是害怕沈言发怒。

说实话,她发现沈言从刚才碰到她起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说话变得像是一个老头儿,做起事来也居然变得这般大胆。

要知道现在可是光天化日啊……竟然就将自己叫到他的房里想要对自己不轨。沈如烟感觉自己不能呆在这里了,虽然她不讨厌沈言,但也不可能真的让他侵犯自己吧……

何况……自己还这么小。沈如烟心底乱七八糟的想道。

沈言一脸惊愕,沈如烟真是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女子?这说出来的话怎么让人有种妖孽的感觉。他甚至一度认为,自己这数百个纪元似乎对这些事情的了解大概也就比沈如烟强了一点点。

“别!”

沈言见沈如烟就要打开房门,赶忙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沈如烟原本已经将手放在了门把之上,正要打开,却发现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她拉了回去。

“你听我……”说字还没出口,沈如烟的眼角顷刻间便是请泪涟涟。

“哥……你要是真的忍不住,就随你的意来吧……烟儿不会反抗的,也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沈如烟的声音变得有些呜咽。

沈言心头一颤,那颗本以为重头再来一次不会对任何人再泛起涟漪的心,竟然忍不住的荡过一丝悸动。

不是欲念,而是感动。

沈如烟和他关系自小便极好,而前世他被废弃丹田之后,也是对方一直陪着他,莫不然沈言恐怕不知道会浑浑噩噩到什么地步。

但好景不长,沈如烟居然是先天绝脉,沈家根本就无人知晓。等到查出来的时候,却已经迟了……先天绝脉活不过十六岁几乎是定理。

沈如烟十五岁生日过后,只在这世上多存活了一月有余,便香消玉殒了。

沈言对她的记忆,也便到此为止。

不过他倒是没料到,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他这个哥哥在沈如烟心中的地位竟有这么重,连这样的事情竟然都能容忍下来。

这是她自己的贞洁,不是什么不值钱的物事。

沈言忍不住心头那一丝感动,顺手一拉将沈如烟揽入了怀中。

“烟儿……”他的手如同往昔一样,又似从数百个纪元之后跨越回来放在了沈如烟的脑袋上抚摸了起来。

所有的记忆和那本以为数百个纪元早已淡忘掉的情感,在这一瞬间被点燃。

沈如烟本想要挣扎,但是却突然在沈言的怀抱中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加上她心意已决,本就没有想着反抗,所以也便顺从的靠在了后者的怀中。

“你听我说……”沈言的声音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我叫你来这里,并非是你所想的那样!”沈言顿了顿,见沈如烟没有反驳,于是乎继续道,“接下来的话可能你不信,但四哥发现你身体之内可能有些小毛病!”

沈如烟忽然睁大了眼看着沈言,然后使劲点了点头。

“我信。”

沈言有些诧异,旋即继续说了下去。

“四哥害怕这小毛病若是不尽早处理,怕是会落下后患!所以想替你检查一番……”沈言也有些尴尬。

若是他的修为达到先天,真气能透体而过,自然不需要沈如烟脱掉衣服。但现在隔着衣服,他根本察觉不到沈如烟体内有任何情况。

这就是修为不够的弊端,不过沈言见证过太多太多星球的覆灭,无数文明的更迭,心境早到了对一切都能淡然处之的地步。

若不是先天绝脉,贸然出手治疗,怕反而会弄巧成拙。于是乎沈言也只能想到先检查一番再说,不过他却显然忘记了现在自己的身份和年龄。

于是乎才变成了现在这种尴尬不已的局面。

“嗯~”

沈如烟见沈言松开自己,心中竟是略微有些失落,后者的怀抱的的确确很温暖呢。

沈言点了点头,虽然感觉沈如烟的声音有些怪怪的,不过只道是自己吓到了对方,自然也就没有好意思出声询问。

“脱啊,还愣着干什么?”

看着沈如烟话音落罢半响之后还是没有动作,沈言忍不住叹了口气,暗道自己不是把七妹给吓得神智出现问题了吧?于是只好提醒了一声。

“……”沈如烟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

她刚才从沈言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沧桑和落寞,仿佛经历了无数的沉浮和起起落落之后。竹杖芒鞋轻胜马,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气息。

沈如烟虽然极其懂事,但这种沧桑和孤寂,她却从未感受过,沈言怀抱中的温暖和那迥然而异,凄凉无比的心境,让她不禁为之茫然,不知所措。

待得沈言连唤了数声之后,她才回过了神来。

不过听到自己四哥口中的话,她的脸却是一下子变得通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言所谓她有病那么荒唐的理由,她居然都莫名其妙的相信了。

但总归在一个男子的面前,还是自己的哥哥面前脱掉衣服,却还是让她感觉无比的羞涩。

“罢了……若是烟儿你觉得为难,便过些时日再说吧!”

沈言见沈如烟不像有事的模样,心头倒也安定了下来,眸中的神色转为了平静,然后淡然道。

他考虑的是,等自己花上一两个月的功夫突破到先天境界再来彻底探查沈如烟的情况到也不迟。

一两个月?先天?滚蛋吧你!若是有人听见沈言心头的想法,只怕会忍不住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先天境界?那是你想想就能达到的?乾云府的府主楚风,也不过是后天十一重罢了。离后天巅峰都还有着一层距离,这样的人物都不敢妄言先天,你一个成年礼都没过的毛孩子,说大话也得有个限度吧?

“不……”

沈如烟见到沈言眸子里的平淡,心头又回忆起先前那种几乎让她沉沦的孤寂和落寞来。若非沈言怀抱中的温暖紧紧萦绕着她,只怕那种亘古沧桑,历尽红尘的孤寂和落寞,能让她彻底迷失自己。

“没有……只是……”

看到这份平淡,她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的拒绝让面前这个饱经风霜的男子再一次受了伤,所以连忙摇头道。

这一刻的沈如烟,竟似一个知事却羞怯无比的女子,而非一个懵懂的青涩少女。

“没有那你就脱啊……”沈言前世数百个纪元里,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所以根本不知道沈如烟现在的心思复杂到一种什么地步,于是乎他只好无奈的摸了摸额头,一副快要晕倒过去的模样。

沈如烟声如蚊呐的嗯了一声,而后玉手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素色罗衫上的丝带,一点点的将那略显青涩,但仍然充满少女风情的躯体展现在沈言的面前。

肤若凝脂,冰肌玉骨,莫不如是。

“哥……这也要脱掉么?”沈如烟脸红红的指了指绕着自己那已有了少女风采的花苞一圈将其遮掩起来的月白色抹胸,小声的问道。

沈言前世纵然没有这个和女子行那**之事,但度心魔,斩孽怨的时候,哪样的女子没有见过?不过此时他这脸上的的确确有些不自然的泛起了一丝尴尬之色。

听到沈如烟的询问,沈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啊?”沈如烟有些惊讶,虽然她心底莫名其妙的就相信了沈言说她有病的话,但也没见过哪一个医生检查病人的时候,还让人脱掉亵衣的啊!

沈言点头之后按叫糟糕,听到沈如烟的疑惑声,他的神色却是猛然变得镇定了起来,而后哼了一声。

“啊什么啊?这个暂时不用脱掉……”

毕竟是活了数百个纪元的老妖怪,这么一点厚脸皮自是有的。

沈如烟心底暗自啐了一声,殊不知沈言刚才下意识的点头压根不是想要看她的身体,而是因为尴尬的原因,有些手足无措罢了。

什么叫做暂时不用脱?四哥坏死了……沈如烟心底暗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