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三再从头真与假

五百零三 再从头,真与假

(这是……)

沈言满面的茫然和无措,他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待得将在太古之地发生的一切梳理了一遍,他终于放下了自己的踌躇,

“我沈言,又回來了,,。

人的一生中总是有喜有悲,有苦有乐,

但沈言的一生,却始终徘徊在苦与痛之间,若是将他的一生谱写成剧本,那绝对是一本可以催人泪下的苦难史,

面前的人和物,那些印刻到骨子里,几乎让他陌生的声音,终于将他惊醒,

“诸天仙主,万界之王……”沈言猛然闭上双眸,旋即倏然睁开,

这一刻他眼中所有的异样情绪尽皆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历尽浮尘之后的平淡,

“人证罪证确凿,本府主宣判,沈言强~奸刘家旁系子弟刘雨涵罪名成立。”

“依大炎王朝律法,其罪当诛,念其年幼,便废除丹田,沈家再赔偿刘雨涵黄金百两……可有异议。”

沈言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坐在厅堂之上的乾云府府主,就是这个大义凛然,一脸正气的男人,亲口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废除丹田,同死刑无异,

身旁的父亲一脸死灰,也同样无力回天,

刘雨涵身子被破,沈言又是当场被抓,加上沈言的朋友作证,这个罪名已经彻底落实,毫无疑问,

刘雨涵一脸凄楚的站在右侧,恨恨的看着站在堂内的沈言,

“刘雨涵,刘英,白宏,江图……好一手连环计。”沈言的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去,沒有丝毫的停留,

……

“刘家附议。”

“江家附议。”

在一声声冷冰冰的言语之后,却是决定着沈言的命运,

沈天远一直感觉有些奇怪,入堂受审之前还对着,但现在却显得无比古怪,

若不是那一丝血脉相连的气息还存在,他几乎以为沈言已经被吓得奔溃了,

“轮回,,。”

沈言的声音在这除了各大家族口中的附议之外,便沒有任何声音的大堂中显得极为明显,

所有人被这突如其來的声音一惊,紧接着便看见了少年那不断颤抖的脸颊,

“言儿,你说什么。”沈天远倒是沒听清沈言喊了些什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

沈天远只是沈家家主的十七子,加上修炼天赋不高,所以地位极低,

就算明知道自己的儿子不甘,但也沒有丝毫扭转局势的办法,

沈言陡然醒转,知晓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问題的时候,

“罢了……言儿,这个处罚已经是极轻了,认了便是,日后做个普通人,也未尝不是一种福气,只是可惜了那刘雨涵,你若真的喜欢人家,大胆追求便是,为何用这般手段……”

沈天远倒不是责备,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刘雨涵罢了,

沈言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倒沒有和自己父亲解释什么,

他十三岁就将乾云府有名的花楼逛了个遍,只怕现在解释也是白搭,

“沈家……附议。”

沈天远理应是不能代表沈家的,但此次犯了律法的是沈言,所以只有他才是最有资格发言的人,

说完这句话,沈天远的的双眼猛的合在了一起,

他此刻有些不敢看自己儿子的眼睛,其中的怨怼他想起來都渗然,

如若他此时看见沈言的表情,就会发现自己这个一向胆小怕事,除了爱逛花楼之外,什么都不敢去做的儿子,面上的神色平淡到了一种极为可怖的境地,

“沈言……你可有异议,如无异议,便由刘雨涵出手废弃你的丹田,了结恩怨。”

乾云府的府主一脸正气,倒沒有丝毫的偏袒之心,只是按照流程询问了一句,

律法章程,不犯则已,众目睽睽之下违法,必须要接受制裁,

沈言看着无比憎恨望着自己的刘雨涵,看着一脸阴毒的刘英,看着自己的狐朋狗友白宏以及江图,忽然笑了起來,

这一笑,让人不免感觉有些诡异,

但所有人都沒有丝毫在意,他们只道这个可怜的少年已经被这番打击给弄疯了,

跟一个疯子,还能计较些什么,

纵然是一脸梨花带雨的刘雨涵,神色之间的憎恨也不由得淡了几分,

“异议,我当然有,而且……”沈言猛然上前一步,

“是很大的异议。”

“大胆。”刘英是此次抓住沈言的人,他也是刘雨涵的表哥,

只不过他是嫡系,而刘雨涵是旁系罢了,其间的地位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大炎朝律法第一百三十七条,公堂对质,除审案之人与回话之人外,插话者当以蔑视皇权罪论,视轻重而定,杖责二十至三百不一。”

沈言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刘英,直到后者额头忍不住冒汗的时候,方才沉声道,

乾云府府主猛然一惊,旋即看向了堂中负手而立的沈言一眼,后者面上居然是连丝毫的涟漪都沒有,

这一条律法,他的确知道,但沈言居然会去翻大炎律法,倒是让他愕然不已,

“來人,将刘英拉出去,杖责二十。”

他这府主当的可并不安生,沈言都搬出了律法,要是他还不惩罚刘英,那就等于说他也在蔑视皇权律法了,这罪名在座的,沒一个人担的起,

平头老百姓家长里短,骂皇帝是个狗东西,昏君那都不是个事儿,

但你让哪个大家族的族长长老,哪个府的府主骂一句试试,给他们十个胆子,也沒人敢,

府主此话一出,几大家族之人都是一脸愕然……当他么看见对方的表情之时,才知晓沈言说的居然是有理有据的,

刘英本來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想了想却只是阴冷的对沈言笑了笑,

跟这个马上就要被废掉丹田的家伙,沒什么好计较的,杖责二十,反倒是无妨了,

“好,沈言……本官问你,你有何异议。”

府主本该自称本府,但此时因为他乃审案之人,所以需要以本官自称,

沈言傲然而立,冷静的看着端坐前方的乾云府府主,

“判决不当,沈言不服。”

刘雨涵一脸凄楚,似乎是要看清沈言此人,

但毫无疑问,她只看到了一脸平静,毫无畏惧的青衫少年郎,

沈天远几乎是在沈言对刘英说话的瞬间就想急迫的拉住他,不过后者真的被拉出去杖责二十,却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印象里沈言是个从來不读书的家伙,怎么还记着这一条大炎律法,

结果只是愣了片刻,沈言居然直接抛出了这么一个炸弹來,

不服,对判决不服,这是对皇权和府主的蔑视么,

“判决何以不当,你又何以不服。”府主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按照律法章程來办事,

只要在公堂之上,犯人有意义便可以提出來,这就是大炎王朝的律法和规矩,

明面上必须要遵守,暗地里自是两说,

如果沈言这次不是被抓个正着,也不可能会如此劳师动众了,刘雨涵只是旁系,而沈言可是正统的沈家嫡系,

最多娶进门做妾,此事也就了了,根本不会受到这样重的惩罚,

但有些事情披着面纱和被揭开面纱,那必然会出现很大的差别,

“大炎律法,第一千六百三十三条,凡大炎子孙,十六岁前步入后天者,除等论及叛国之罪外,皆可酌量减轻刑罚五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不等。”

在大炎朝,强~奸一个黄花大闺女的罪名甚至比不上勾结有夫之妇來的重,

沈言话音方落罢,后天一重境界的修为展露了出來,

后天十二重,先天九境,这是天下通行的境界区分之法,

他本來还在通脉之中徘徊,但前世无上仙主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借天地之势打通了周身经脉,须臾之间便步入了后天境,

“嘶,。”

且不论沈言到底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但是刘雨涵和白宏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后天境界,绝对可以碾杀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了,

十五岁的后天,在乾云府都可以称的上资质不错了,

“言儿……你。”沈天远也是一脸震惊,怪不得自己的儿子一脸平静,居然已经突破到了后天境界,

不单单是他,连带着沈言的爷爷,沈家的家主沈长河,此刻都一脸震撼和难以置信,

十五岁的后天境,如此天资,在沈家都可以列进前十,

早知道如此,花费再大的代价,也要将此事压下去了,

毕竟无论如何,刘雨涵只是刘家旁系,沈家如若真的有心想要解决此事,付出一些代价,也就不了了之了,

沈言面色沉静依旧,仿佛所有人震惊和愤恨的表情都与他无关一样,

“大炎律法,第九百二十三条,凡大炎子孙,未举行十六岁成人冠礼之时,除与叛国等论罪行之外,皆可减刑十五分之一至免刑不等。”

“师爷。”乾云府府主楚风一脸震惊,旋即大声朝着堂内喊了一声,

“……府主,沈言所言,尽皆属实。”屏风之后,站着一个须发半白的儒生,他的手中托着一本厚厚的书籍,正是大炎律法,

……

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沈言,对大炎律法了如指掌,这可比他晋级后天境界还要惊人,

要让一个人通脉之人晋级到后天境界,靠一堆丹药也能堆出來,

但熟读大炎律法,可以活学活用,在审案之时为自己辩护,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大炎律法共七千六百五十四条,正是依靠这些铁律,大炎朝才能巍然而立,

光是将这七千多条律法完全记在心中,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还要随时随地,想起來每一条律法所能起到的作用,哪怕是此时在屏风之后的师爷,都不可能做到,所以他才会去查看大炎律法,

“大炎律法,第三千二百一十七条,审案之时作证之人,不得与被告原告有任何关系及利益纠葛,否则其证词无效。”

沈言仍然站在堂内负手而立,侃侃而谈,此时他不像是一个少年郎,更像是一个辨罪师,

单凭这份从容的气度,便叫人不得轻视,

“师爷。”楚风满面不可置信之色,再度喊了一声,

“……沈言所言,属实。”

“大炎律法,第一千八百八十二条,诬告未行成人冠礼,除以杖责一百之行,陷害之人若于被告有朋友之义,兄弟之情,便要除以割舌之行,以此断绝为求名利,联合旁人陷害亲友之人……”

“师爷。”

“所言属实。”

……

“大炎律法……”

“停,本府主宣判,沈言强~暴刘雨涵此罪不得成立,白家白宏,江家江图,作伪证诬告沈家子弟沈言,处以割舌之刑……”

楚风捂着额头,直接打断了堂内孑然而立的沈言继续往下说,

他已经完全无语了,甚至觉得,在这样算下去,会不会连自己都被沈言给安上一个帮凶,审案不实的罪名,

沈言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在场的所有人尽皆愣在原地,包括沈天远,更包括了沈家家主沈长河,

这样恐怖的辩罪能力,就算丝毫修为都沒有,也是各大势力争相抢夺的对象,

就凭这一张嘴,便能逃掉无数税收,便能颠倒万千黑白,

当场被抓获的强~奸罪都能被其辩成了无罪释放,虽然有投机之嫌,但所有的一切都是依照律法办事,沒有人能找出丝毫破绽,

沈长河的嘴角不断的抽搐着,

他一直以为自己那个无用的老十七也同样给自己生出了一个无用的孙子,所以一直以來对花天酒地的沈言都沒有过多的关照,

但现在……这个沈家的家主,掌握着乾云府无数资源的老者,心中甚至出现了一丝愧疚和懊悔之色,

……

白宏和江图轰然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求饶了起來,

这可不比先前的刘英杖责二十的罪名,有修为在身,被杖责二十至多也就是疼痛片刻,

但被割掉了舌头,日后可就是真的无法开口说话了,

他们如何能承受的了这种暗无天日的刑罚,所以顷刻间便直接跪倒在地……

可是他们沒有沈言那样辩是非,论黑白的能力,是以在哀嚎之间,被侍卫给拖了出去,

沈言自始自终未说一句话,想要毁他前途之人,就要有面对这种情形的觉悟,

前世他丹田被毁掉,不知道费劲了多少心力,才以肉~体之力跨入了先天之境,

这一世既然再度回到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那他就绝不可能再重蹈覆辙,

红尘浪里,过尽千帆,世事如棋,沧海桑田,

敞若再來一次,运筹帷幄,那满目的风华盛景,谁舍得放手,

沈言负手而立,清冷如仙,遗世独立,

心头无数的记忆混淆着,翻腾着纷飞着,沈言感觉自己的脑海仿佛要炸开一般,直到某个瞬间,他的目光突然定格在那个一袭翡翠蝶罗裙的女子身上,

“刘雨涵。”

沈言死死的盯着那个一脸惊愕的女子,仿佛要将这个为了利益,从而陷害自己在少年时期被废掉丹田,导致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任人欺辱,甚至到了千夫所指地步的女人看一个清清楚楚,

后者的面上闪过一抹不知所措的慌乱,看见刘雨涵慌乱的神情,沈言猛然一愣,良久之后沧桑无比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音中的沉重和无奈,仿佛重重的一锤砸在所有人的心间,无论是白家,刘家亦或者江家的长老,都仿佛从他的身上察觉到一种与世无争的淡然,

还计较什么呢,是啊,无论怎样,数百个纪元的浮尘,已经不需要计较什么了,

缓缓摇了摇头,沈言望着面前的府主楚风,不由轻笑出声,

“我知道府主你心中对我仍有不忿,但碍于律法,却身不由己。”

沈言的话音很淡然,但给人的感觉却似乎锋芒毕露,

这个少年,白痴到连隐藏自己的觉悟都沒有么,锋芒过露,似乎有时候也并非是好事,

“沈言……你此话何意,莫非是羞辱本府主对大炎朝律法沒有你清楚么。”楚风虽然不是一个容易动怒之人,但他认定了面前的沈言是个祸害人家女子清白的败类,加上这一番辩罪之后小人得志的姿态,顿然让他心中怒火熊熊,

若非众目睽睽,而且他亦是乾云府府主,大炎朝的官,于是乎他也只能瞪着沈言,空有后天十一重的境界,却什么都做不了,

人在其位,身不由己,

沈言神色连丝毫的波动都沒有,数百个纪元,青枫小世界在那个时候甚至都已经被某个中世界吞噬,成了下辖界之一,他现在对刘雨涵和刘英两个意图陷害他的罪魁祸首都沒有了生气的心思,遑论其他人,

楚风说什么,他只当一阵清风掠过耳旁,上过浩瀚的苍天,他又怎会去在意一粒尘土,

“我只是想打消你和诸位心头的不忿而已……”

沈言忽然道,而后聚后天真气成芒,三大家族之人和楚风的目光瞬间聚集在他身上,若是有一言不当,只怕沈家会顷刻间和刘白江三家站上对立面,

他转过身去,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笑容看着刘雨涵,只一袭翡翠蝶罗碧绿长衫,便勾勒出一个袅娜多姿的轮廓,

“刘雨涵……表亲之间乱~伦的滋味如何,刘英答应让你进刘家嫡院的事情,又如何了。”

话音落罢,沈言也不理会刘雨涵惨白的脸色,她甚至直接瘫软在地……乱~伦,虽是表亲,但她仍然可以想象到周围那些人的目光是怎样,

三家族來表态的长老,以及沈天远等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沒想到事情背后隐藏的某些东西,居然如此让人不耻,

虽然沈言的话不一定是真的,但刘雨涵的表现,似乎已经证明了一切,

被打了二十杖的刘英听闻此话,顿然想要重堂外院子中冲进來,但稍微一动却扯动了伤势,瞬间便嘶哑咧嘴的不敢乱动了,

这幅嘴脸,丑恶异常,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只是想告诉诸位,我还是童身。”

沈言话音落罢,嘴角泛过一抹自嘲,而后猛然用手中真气所化的锋芒在自己手腕处抹过,

鲜血溅落在地,红的耀眼,其间沒有丝毫杂色,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地方那滴殷红的鲜血,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莫说刘雨涵找出两个证人來,就算是找出千万万个,哪怕是闹上三霄殿,也只会换來一句话,便是你~他~妈的在放屁,

这一滴血,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一个童身之人对你施暴,那可能么,就算是手上占点便宜,也算不得什么,单单看沈言此刻后天一重天的修为,放在何处也不会被定罪,

大炎朝对年轻的,有资质的武者就是这般维护,武力资源是一个国家立足的根本,

沈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堂外,看着天际殷红如他手腕之上滴落的鲜血般的残阳,胸中豪情万丈,蓦地长啸出声,

“岁月都能再重头……我自将放下一切……”

“这一次,只为覆了山河……”

不可动摇的坚强,对生命的信仰,以及对前路的无所畏惧,又似一个耄耋老者看尽俗尘……少年身上这一刻流露出來的光辉,竟然仿佛如同实质般刺痛了所有人的双眸,

刘英只感觉到这一刻的沈言前所未有的给他一种耻辱感,他恨不得直接灭杀对方以泄愤,但他不敢,也不能……后天境一重,对他來说就是天,

而整个人提不起丝毫力气瘫软在堂内地上的刘雨涵,却是呆呆的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背影,

这一刻,她的心中居然再度闪烁过刚刚那个负手而立的身影,那个挥斥方遒,三言两语大局便尽掌手中的少年郎,

不过下一瞬,回忆中的画面,却又转为了一间华贵的卧房,

她躺在**,同刘英还有另外数人赤身裸~体纠缠着的画面……那丑陋的物事,那散发着腥臭的东西在她口中进进出出的场景,

那一滩落在白绫之上,灿若朝霞的血迹,那完事之后,一个个相继离去的龌龊背影,那像是母狗一样翻着白眼,沾满了一身**~秽之物,躺在**的自己……

恶心,刘雨涵忽然很想吐,她心中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的后悔,

当她忍不住干呕了几声之后,眼前一阵恍惚,一阵阵她早就不知道扔到何处去的记忆,居然相继从脑海深处窜了出來,

……

“涵涵,给你……”一个瘦弱的小孩子将自己的手伸出來,里面放着一锭纹银,是他好不容易有了气感,父亲赏给他买零嘴的钱,

刘雨涵是刘家旁系,父亲体内有旧疾,所以显得入不敷出,他不过七岁,居然能忍住零嘴和玩耍的诱惑,将那么大一锭纹银给自己來贴补家里,到底是因为什么,

“涵涵不哭……爹爹不在了,还有小言子可以陪你。”那个痴长自己半个月,同龄人都在不甘示弱的争夺“老大”的时候,他居然甘愿在自己面前降格为小言子,

这个时候,他也不过刚刚九岁而已……自己爹爹死后,在自己面前学小狗逗自己,笨拙的拍着自己背安慰自己的那个身影,怎么如此模糊,

“涵涵……成人礼后嫁给我好不好,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个成天脸上弄的脏兮兮的家伙,忽然有一天莫名其妙的对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当时,自己答应他了么,

……

刘雨涵的衣襟早已湿润了一大片,她竟是嘤嘤啜泣出声,

“滚开……滚开……我要的,你给不了,给不了啊,,。”刘雨涵仿佛疯了一样,一边淌着泪水,一边用自己的手掌在面前不断的挥舞,

沒有人去管刘雨涵是死是活,就算因为这件背德之事弄得她精神出了问題,也不管三大家族一毛钱的事情,

至于刘英,除了恨恨的在心底诅咒着沈言意外,更是沒有多看过刘雨涵一眼,

刘家三长老刘泽,姜家二长老姜应以及白家的二长老白腾伴着堂内刘雨涵嘤嘤的啜泣声相视一眼,旋即同时收回了目光,

此子……心机之深,藏拙之重,简直让人骇人听闻,这,真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郎么,

每个人此时都不得不往这个方面去想,十五岁的后天,一手颠倒黑白的本事,再给他十年,乾元府的格局,又将如何,

沈长河是沈言的爷爷,也是沈家的家主,混迹乾云府多年自然不是一个毫无心机之辈,他见三大家族的长老眼神相触,心底叹了口气,而后叫上沈天远,对着楚风告辞之后,并沒有搭理其他任何人,急急忙忙的便往家中赶,

见此情形,刘家等三人皆是意味深长的相视而笑,旋即相继离开,至于刘英虽然还在念念不忘沈言这个家伙当众解开丑事的家伙,但自己的屁股上的伤还得早点回去上药,所以让侍卫搀扶着他,跟着自家长老一瘸一拐的走出了这间私审的庭院,

不多时,整个庭院之中的人走的是一干二净,只剩下梨花带雨的刘雨涵,

堂内的刘雨涵哭了半响,随着天色渐渐的暗淡下來,似乎是有些累了,也不再无力的用手掌不断在面前挥舞,只是时不时的呜咽两声,而后蜷缩在一起蹲在地上,靠着堂内的一根朱漆红柱看着自己穿着浮水绣金靴的双脚,

鞋子很贵,比她之前穿过的绣花鞋,布鞋好了不知道多少筹,这上等料子做出來的鞋子,自然是极好看的,

刘雨涵似乎看呆了,

良久之后仿佛突然被惊吓到了一般,全身猛然一颤而后望着门口,

沈言缓缓转过头來,而后对她洒然一笑挥了挥手,旋即整个人化作一缕轻烟,了无痕迹,

这个画面一次又一次的在她眼前重复,刘雨涵的身体不知道在沈言消失的那一刻颤抖了多少次,

记忆能一次又一次的倒回去,但曾经的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一朝春去,花落人亡,红颜易老,不若青衣黄马,相邀明月,浪迹四方,

这一次,要覆了山河,握紧乾坤,

PS:让沈言化身无上仙主再在本心的最深处重活一次,去调戏如烟妹妹,大家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