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二手握轮回

五百零二 手握轮回

沈言的意识开始模糊,他在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这一切,

寂灭天火生生不息的飞舞,炫寂天火如同精灵般在四处飘荡……青莲净火,蓝离寒炎,冰蚕静火……纵是那登上九重天阙的至尊大帝,也要在这无尽的大恐怖前只存畏惧的俯身,而后瑟瑟发抖,

无尽的天火之中,漂浮着无数颗巨大的星辰,无以计量,这星辰巨大无比,但在这一方广袤到不知何处是尽头的天地之中,却显得那样渺小,

亘古,苍凉,繁华落尽后的淡然,久远到时间都已记不清的气息,从这方大地的每一处,每一个缝隙之中逸散出來,

太古之地,

见证了远古,荒古,上古,近古的诞生与覆灭,在天地未开之际,便存在于混沌之中的太古之地,

若世间有始,此地便是一切之始,

……

岁月流转,太古不息,

不知过了多少个纪元,终于有着一个人冲破了阻挡着太古之地的屏障,來到这一方无垠的,无穷无尽的大地之上,

除了满目的天火与那几乎遍布整个大地的九天息壤,他什么都看不见,

在这方大地之上满目边际的游荡了无数年……他终于看见了太古之地的某一处天空之上,悬浮着一物,比周围巨大的星辰还要庞大,

一本书,一本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白光,却掩盖了漫天星辰光辉的书,

这本书漂浮在那里,便似永恒,

男子极目望去,终于看清了这本书封面之上,所印着的文字,

那是太古天文,他侥幸识得一二,

人书,,,

……

“吾已等了……九千万个纪元……”

那闯入此地不知道多久多久,久到诸天万界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分崩离析,从远古时期跨越到了近古时期的时候,终于有着两个人再度打破了太古之地的屏障,踏入了九千万个纪元中,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

一本书出现在他们的眼中,一个亘古的身影站在那本书之侧,

他的手指,触摸着书的封面,那上面的两个大字清晰可见,,人书,

后來的两人接触到男子的一瞬间,心头只剩下恐惧和惊慌……对面之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他们感到心悸的力量,

“吾欲收汝二人为弟子,汝等愿否。.”

男子的声音中,流露着无尽的孤独和寂寞,九千万个纪元伴着人书,但却仅仅做到只能触摸其封面的地步,他已经无法忍受这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和空虚了,

后來的二人,看着那无尽的天火,漫天的星辰在这男子面前都失去了自己的光辉,感受着男子体内那几乎让他们窒息的力量,轰然跪伏于地,

“赐汝名,,浮黎。”

男子手中的书页,猛然在他面前二人跪伏在地的时候,翻开了第一页,他的目光中迸发出亿万丈的毫光,而后对着一袭黑衣,跪伏在地的男子道,

“赐汝名,,无始。”

待得手中人书翻开第一页的光芒散尽,男子的目光猛然呆滞,他指着身穿白衣的男子之时,话音有些漫不经心,

书本的第一页中,印着一根古朴手杖的图案,

男子忍不住心头的颤动,将手缓缓的抚摸上书的扉页,而后在那手杖之上摩擦了起來,一阵柔光闪过,书本之中的手杖图案倏然消失,

一柄通体漆黑,吞噬着天地间一切光明和黑暗,一尺來长的手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太古之地,无穷无尽的天火和天空中那无数颗巨大的星辰,仿佛在手杖出现的一瞬间,猛然凝滞了少顷,

男子呆呆的看着手杖杖柄之上,仿佛与生俱來的两个小字,

轮回,,,

……

幽幽亘古过,岁月怎蹉跎,

又不知多久……太古之地中无尽的天火在某一日熄灭,漫天的星辰轰然碎裂,无数的星辰光斑形成梦幻的光圈,而后一圈圈的朝着因为天火熄灭而变得漆黑的天地中荡漾开來,

星辰陨落,天火熄灭,大地开始崩裂,铺满太古之地的九天息壤,一层层的随着大地崩裂开來,飘散到了各处,

太古之地一寸寸的碎裂,当天火尽皆熄灭,漫天的星辰碎裂的碎裂,跨越太古屏障的跨越太古屏障,当整个太古之地中,只剩下小了十倍有余的太古本陆之后,一本巨大的,散发着柔和白光的书本,让这方残缺的大地再度显露出來,

一袭黑衣的男子跪伏在地,他面前的虚空中是那亘古如一的人书,

“师尊……浮黎來了……”

话音落吧,黑衣男子猛然化为漫天粉尘,终究……还是逃不脱轮回,

他原先跪伏的地方,出现了一柄手杖,手杖吞噬这一切的光明和黑暗,但它上方人书所散发出的光芒,却丝毫沒有变弱,

“……奈何……奈何……终究……还是逃不过轮回……”

……

所有的九天息壤都已经飘散到了不知何处,无尽的天火也已经熄灭,这方残缺的大地显得无比的苍凉,

当浮黎身陨无尽岁月后,太古之地的屏障被一种浩瀚的力量所打碎,

无以计数,密密麻麻的大能从天地各处,虚无之中,时空之中出现在这方苍凉的,残缺的大地之上,

每一个人面上的神色都是那样的傲然,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是那样的深邃,当他们踏上这方苍凉的大地之时,竟是感觉自己的生命气息苍老的速度,加快了万倍不止,

无数人的目光在一瞬间注意到了天空中漂浮着的巨大书本之上,所有人眼中镇定倏然消失不见,尽皆转为了狂热,

人书,

所有大能,纵身朝着人书跃去,虽看似近在眼前……但无论他们施展怎样的神通,咫尺天涯亦或者撕裂时空,都不能迅速的拉近这距离,

至少过去了几万年,约有三分之一数量的大能冲到了人书之前,不论修为高低,只因为他们进入太古之地的时候,离人书的距离比其他人要近,

“我苍戌界仙主,必得人书,以掌六道轮回。”

一个身影朝着天穹跃去,他的手掌猛然张开,而后迅速扩大,变得比那金色的书本还要大,当他要触碰到那金色的书本之时,无数撕裂时空的力量瞬间将他吞噬,

下方无以计数的仙主,合力一击之下,无人可挡,

轰,

仿佛是一个讯号,当苍戌界仙主被众人合力击杀之后,所有大能瞬间沸腾,尽皆朝着人书跃去,

“我是沈言,我是无上仙主……人书是我的,,。”沈言脑海中的恍惚倏然消失,他先前看到了什么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但他却记起自己和这无尽的大能破入这太古之地,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便是为了夺取人书,以参六道轮回,

……

“沈言,,。”

“死,人书不是你所能掌控的宝物……”一袭长衫,青年模样的沈言,冲到了所有大能的最前面,距那人书,竟只有数丈之隔,

诛天剑气神通,法天象地神通,冥屠血狱神通……无数的神通瞬间施展开來,施展那法天象地神通的大能,在身体扩大到一百丈的时候,瞬间化为了虚无,

沈言的牙齿之上蕴含的力量,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鲜血,

“啊,,。”一声厉喝传遍了天地,沈言自知,已经别无选择了,只有一望无际的往前冲方有一线生机,莫不然必死无葬身之地,

纵他沈言,通真通玄,金性不朽……知过去未來,一缕残魂便入得轮回又如何,被这无以计量的仙主合力一击打中,只怕连灵魂种子都剩不下,

“万里山河。”

沈言头也不回,指尖爆出万丈光芒,而后衍化出虚幻的万里山河,

“不要死,不能死,,,人书,掌六道轮回……”

沈言已经疯狂,如此至宝,天地不容,敞若远古之地再一次闭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得以接触到此等至宝,

不掌轮回,那么超越,就成了空谈,

“暗香浮动,冷月黄昏,,。”一道弦月似的剑气,从身后猛然跃了出來,无数大能中他最后出招,但却后发先至,一瞬间超越所有仙主发出的神通秘术,

“天元界主,樊,,。”

沈言猛然回头,看见那一袭黑衣,眸子里蕴藏着寂灭和凄绝苦楚的男子,一声厉喝,

“沈言……止步,我同你合力,应当可保你一条性命。”

樊目光中,只有寂灭和凄苦,看不见丝毫的欲~望,沈言却一声大笑,

“痴心妄想,,,人书,是我的,你们谁也……抢不走,,。”

沈言的身形已经快到了极致,他的手掌大大的张开,眼睛里透露出痴狂和渴望,还有对那九死一生中最后一线生机的期待,

樊幽然一叹,弦月似的剑气瞬息而至,

沈言几乎能感觉到身后那种恐怖的凌厉感,

他能挡,但他不敢挡,纵然挡住了这一招,身后那无数仙主合力,那几乎连天地都遮蔽的无数杀招,他也挡不了,

拼死一搏,尚有一线生机,

剑气至,沈言眼中流露出一丝绝望……身后仓促间凝成的万里山河,只是瞬息便被剑气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过就是这瞬息之间的阻隔而已,他的手指猛然触摸到了人书,

……

天地倏然静止,

漫天的杀招,冷月似的剑气,尽皆化为了虚无,

沈言停顿在了原地,人书猛然间消失在他的眼前,指尖上的触感瞬间无处可寻,

无缘么,沈言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或者说是心间露出一丝苦笑,因为此刻,他全身上下,哪怕是一根毛发,都无法再有丝毫的动作,

一个淡淡的虚影,在这种诡异到极点的静谧之中,缓缓浮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他一袭黑衣,双眼紧闭,身影虚幻的仿佛顷刻间便要消散一般,

但所有大能,包括沈言……在这个虚幻的,如同风一吹便要消散的身影面前,却显得他们好像不存在一般,

我真,一切便假,

黑衣男子猛然睁开双眼,眸子中倒映出的,是这诸天万界,是这无尽星辰,是这浩瀚宇宙,

“染指人书,尔等……也配。”

一声浅浅的轻笑,一声淡淡的疑问,却给一种大能一种天地都要崩塌般的错觉,仿佛在这男子的双眼注视下,他们连灵魂都要消散一般,

“师尊意志不灭,残魂在上,弟子浮黎,恭请轮回,,。”

话音落罢,沈言虽然还不能动,但却感觉这方太古之地都颤抖了起來一般,面前黑衣男子的手中,从无到有,渐渐的凝聚出一柄手杖,

手杖通体漆黑,沒有任何花纹装饰,杖柄只是随意的弯折了一下,当手杖出现后,沈言发现,身边所有大能身上的仙器,道器,至尊器,全部光芒黯淡,而后天地便暗了下來,

除了那黑衣男子,和那通体漆黑的手杖,什么都看不见了,

“手握轮回~”黑衣男子开始悠然吟道,声音飘散到了整个太古之地,飘散到万界诸天,仙佛颤抖,神魔畏惧,

“不死不灭~”

“一言出即万法相随,,。”

黑衣男子叹罢,猛然抬起手杖,看着身前无以计数的大能,无数世界的仙主,

嘭,,

他的手猛然落下,手杖上窜出一丝令太古之地都隐隐发怵的气息,那丝气息猛然飘落在一位中世界仙主身上,

沈言瞪大了双眸,旋即却发现,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

不,不是什么都沒有发生……

那掌管三万中世界之一的仙主,可以随意灭杀无数小世界仙主的存在,在愣了片刻之后,神色猛然转为了震惊和畏惧,

“我的修为……我的虚空挪移神通……我的领悟……我的阶位……”

他的声音越來越惊慌,黑衣男子漠然一笑,而后再度抬起手杖,又是一杖接着一杖落下,

嘭,,

嘭,,

每一杖都仿佛击打在所有人的心头,沈言肉眼可见,那中世界仙主开始迅速变老,然后化为了一地的尘土,

中世界仙主,金性不朽的存在,怎么可能会变老……这手杖,沈言的眼中,除了惊骇还是惊骇,

这数杖落下,那黑衣男子的虚幻的身影,变得几乎透明,

他手中的手杖随着身形变得透明,也瞬息消失不见,男子神色一变,旋即漠然的俯视着地面上,天空上密密麻麻的无尽大能……而后猛然抬起自己的手掌,整个人留下的残魂顷刻间消散,这手掌却瞬间变大到遮盖住了整个天地,

沈言等人尽皆惊恐的将目光落在天空中,那个虚幻的巨大掌影之上,其中蕴含着的意志,让他们连反抗的念头都沒有,

手掌轰然落下,整个太古之地所有的大能尽皆化为了灰烬……一道跨越了时间,空间,过去未來的亿万丈白光,在掌影落下后,猛然将太古之地映成了白色,而后这白色吞噬掉一切,瞬息收敛,太古之地也随之只剩下无尽的死寂和深邃的暗,

“轮回……是什么。”

沈言依稀记得,自己离那黑衣男子的最近,模糊间看见了那手杖之上的两个小字,太古天文,他不认识,但偏偏这两个字,仿佛是印刻在他的心底一样,

这是他在那掌影轰然印在远古之地的时候,遗留下的最后一个念头,

PS:沈言的本心深处啊……哇哈哈哈哈,存稿不多,不过还有,待俺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