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一涅盘丹

五百零一 涅槃丹

“那就是柳重山,站在整个大宋王朝最顶端的人之一,一人执掌苍木,宣木两州,可谓权势滔天。.”徐帘和叶东來等人悄悄的躲在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因为木州令所卷动的天地灵气太浩瀚,因此并无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柳重山……”叶东來倒是未见过木州令,不过他还是默默的将这个名字记下,

木州令的名字,整个万剑宗只怕都无一人知道,可徐帘知道……就如同他知晓苍澜领领主叫于训一般,他就是知道,

“旁边那个人呢。”叶东來虽然感觉那一袭白衣和白发同大长老极其相似,但此人却苍老的犹如一具干尸,所以他并沒有往这个方面去联想,

“那就是万剑宗的,,大长老。”徐帘平淡之极的道,语气都沒有分毫的变化,

“什么,怎么可能……大长老乃是上境强者,寿命无穷无尽,怎么可能会变成这幅模样。”叶东來整个人都惊的后退了一步,满面的骇然之色,

但徐帘眸子里并沒有透露出任何光芒表明他是在开玩笑,因而他只能颤抖着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个苍老的垂暮老人,是万剑宗的大长老,这简直是无法令人相信的事实,

“沒什么不可能的……北剑仙只怕是做了某些超出自己能力界限的事情,方才会落下这样的后果。”徐帘目不转睛的看着悬于念月之巅前方的两人,然后解释道,

“……那这样状态下的大长老,如何能与木州令战斗。”叶东來的声音都有些干涸起來,他根本无法想象,大长老在这样的情形下,该如何取胜,

“北剑仙修的道,是持心剑道,只要他的剑心仍在,剑意便在,剑意在……那就代表着只要他还有思想,他的剑道便不绝。”

徐帘随意的解释了几句,倒是并沒有在这个问題上深究下去,

“那木州令看來,是要动手了……”徐帘虽然沒有听清两者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却能从两人的嘴唇动作上,看出來两人之间的言语,

果不其然,在徐帘话音刚刚落下后,木州令便直接扬起了自己手中那数丈之长的一柄利剑,而后朝着念月小峰斩落,

沒有任何的招式,只有那席卷整个天地的灵气波动,浩瀚的灵气几乎在上境强者的凝聚中凝成了实体,随着木州令的动作而泛动,

“北剑仙,你自己冥顽不灵,今日身陨,便莫怪本尊手下无情。”木州令这次的声音贯彻真气,却是让众人听了个真真切切,

“离开,或者……”或者什么,大长老那嘶哑的声音并沒有将这一句话完整的说出來,因为木州令手中的利剑,席卷着浩瀚的灵气,根本灭有半分停顿,

大长老那苍老的目光中,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无奈,旋即将头颅缓缓低下,

当他低下头颅的那一刻,叶东來的神色之间却是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丝诧异,不过还不待他疑惑北剑仙为何做出这样的动作來,便发现整个天地……

仿佛倏然凝固住了一般,

因为被木州令席卷而动的那漫天灵气,直接凝滞住了,那泛起的波澜和涟漪,也完全停顿,

整个天地,似乎只有那个苍老的白色身影,在微微的抬起自己的头颅,抬起自己的眸子般,

他抬起头颅的幅度非常小,也非常慢……但他的目光,却仿佛是在俯视这天地间的一切,

包括那跃起身來,比他所在的位置要高出许多的木州令,

俯视,明明低着头,又如何能俯视,叶东來心头震惊诧异且不提,但在这种震撼人心的情形之下,却是沒有任何一个人言语出声,

徐帘的神色倒是沒有丝毫的变化,对于他來说,所有的一切只有既定与非既定两种,

既定便是必然会发生,注定会发生的一切,非既定便是可能会被影响的事情……比如现在大长老正在做的一件事,分明站的沒有别人高,但却仍能俯视,

这便是非既定的事情,但你却不能否认无人能做到,比如叶东來做不到,但大长老却能做到,因而对于徐帘來说,这实在沒有什么好诧异的,

大长老的眸子终于抬到了平视的程度,到了此时,整个天地仿佛都随之黯然下來了一样,

这世间似乎只剩下了大长老的这一对眸子,也只有大长老的这一对眸子……

他眸中似乎掠过了一道剑光,

徐帘神色一凝,

轰,,

一声滔天彻底的巨响传來,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了过去,当看清楚远处的一切时,连带着徐帘都忍不住的瞳孔一缩,

大长老面前,数十丈外,数百丈外,乃至数千丈外,那连绵不断的山川,出现了一道不知道穿透多少座山峰的剑痕,一眼望去,仿佛这连绵不断的山川都被彻底的贯穿除了一个剑痕通道一般,

而当那巨响消散后,木州令的身躯直接从半空中跌落了下來,

他所凝聚起來的浩瀚灵气,也随之消散开來,但让所有人为之侧目的,却是木州令先前握着自身真气凝成的利剑的右手,已经从肩部彻彻底底的化为了齑粉,

啪,,

木州令落地,整个人抽搐了半响,却是沒有喊出声來,待得体内被那一眼弄得紊乱之极的真气恢复正常,木州令整个人顷刻间就化为了一道虚影,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咳咳……”大长老的身形一晃,差一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他盯着木州令消失的地方,用嘶哑无比的声音,对着念月小峰下方那满面呆滞和震撼的一众长老与万剑宗老祖说出一句话來,

“本尊踏上了与大宋皇室对立的一面,从今日起……便不再为万剑宗大长老,紫薇剑峰此后便可重新推举剑峰长老。”

还处于惊骇之中的一众长老,皆是面面相觑,若是大长老沒有和皇朝作对,那么有着一个上境强者,万剑宗的腾飞可谓近在眼前,

但此时……却根本无人出声挽留,大长老或许不怕大宋皇室,但万剑宗的长老和老祖,却知晓得罪了皇室的后果,

因而即便再怎样惋惜,也沒有任何人出声,所有人就那样默默的看着那个一袭白衣的老者,脚步蹒跚的走入了念月小峰之巅内,

“北剑仙,,留步。”

徐帘直接从藏身之处走了出來,

顿然万剑宗的一众老祖和长老都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而此后叶东來等人,也终于是相继从先前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

在看到叶东來之后,虽然众多长老的面上仍有戒备之色,却已然淡了不少,

“……你与沈言上來,其余人等,便在万剑宗内等候吧。”大长老的眸子在触到沈言的时候,略微泛起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波动,

他留下这句话后,直接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刚刚张了张嘴的叶东來见大长老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唇,将沈言从肩上放了下來,

“徐帘……沈言就交给你了。”

徐帘点了点头,并未说话,在叶东來将沈言放在地上之后,他居然直接走上前去,直接托着沈言的一只脚,然后就拖着他往念月小峰走去,

直到徐帘拖着沈言走上念月小峰的台阶之后,叶东來和寒碑颂、蝶依方才愕然的对视一眼,然后皆是一脸的晦暗之色,

千万不要得罪徐帘,

三人的心头,同时泛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

且不说还在念月小峰之下的叶东來等人如何想,徐帘终究是拖着沈言走上了念月之巅,

大长老站在山崖边上,怔怔的看着身前的一座冰雕,听闻身后的声响,方才转过了头來,

不过当他见到徐帘拖着昏迷过去的沈言时,苍老的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徐帘压根就沒有理会大长老的意思,他刚走上念月之巅,便将目光凝滞在了那一座冰雕之上,旋即神色微微一动,

“她是谁。”

“你是中神策的徒弟。”大长老并未回答徐帘的话,反而是反问了一句,

“他当我徒弟还差不多。”徐帘撇撇嘴,也沒有再在这个问題上纠缠下去,

大长老的眉头一皱,旋即用一种很平静的目光观察起徐帘來,后者往前走了几步,将沈言随手扔在地上,然后开始琢磨起那一座绝美的冰雕來,

“你雕的。”徐帘看了看,又问道,

“你是谁。”大长老又沒有回答他的问題,再度反问道,

“我是沈言的朋友……中神策救过我,他死之前告诉我欠你北剑仙一个人情,让我务必等在天机阁内。”徐帘翻了翻白眼,不以为然的道,

“我算了算,大概一个星期之内就会有人來找我……于是乎我就答应了他,在天机阁等了几天,就遇见來找我解万剑宗之危的沈言了。”

大长老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嘶哑的声音再度响起,

“虽然并不知道你说的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但我并未察觉到你对沈言的恶意。”

徐帘不置可否,并沒有接过话茬,

“沈言是如何弄成这般模样的。”大长老见他不言语,方才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他修炼过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秘法,爆体诀,此次为了击杀杨血炼,运转秘法的时候超出了负荷,于是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大长老身形一晃,便出现在沈言的身前,而后蹲下身來伸出那干枯无比的右手搭在了后者的手腕上,探察了起來,

“经脉断了九成,筋骨和血肉的伤势因为他所修炼的炼体功~法,反倒变得微不足道了。”

“你应该知晓我现在的情况,沒办法修复他的经脉……”倒不是大长老不愿意救,而是因为他此时修为尽废,连真气都沒有,又如何能去弥补沈言的经脉,

岂料徐帘只是笑笑,然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无法治疗沈言,但我手上有一枚涅槃丹。”

大长老的瞳孔微微一缩,

“涅槃丹,在自己勾勒出的世界中轮回,只要能参破自己的本心,便能破境而出,涅槃重生。”

“这样一來非但沈言体内的经脉会因此复原,他体内那枚不知何时服下的太上九转金丹,也会被彻底的激发出來。”

大长老言及此处,嘶哑的声音变得更为凝重,

“到时沈言的修为,应当能触摸到那一层障壁了……若运气再好一些,参破本心之时能直面自己内心的一切,说不得便能直接踏入上境。”

他沒说一句,徐帘都在一旁微微点头,示意他所言并沒有错误的地方,

“可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激发涅槃丹需要耗费的是比天地灵气高一等的元气,乃至于更高等的天地元气……”

大长老言及此处,颇为玩味的看了徐帘一眼,

“而且涅槃丹乃是逆天之丹,只要能参破本心,那么无论受了多么重的伤势,哪怕是只剩下一口气,都能涅槃重生,所需要的元气之量,可谓浩瀚无边。”

“我现在修为尽失,仅靠着剑魂剑魄剑心硬撑着不入六道轮回,如何去激发这涅槃丹的力量,难道要靠你么。”

徐帘并沒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大长老,

“皇、朝、玉、玺。”半响之后,徐帘终于是缓缓的,一字一顿的吐出了四个字,

“你,。”大长老苍老的身躯蓦然一颤,“皇朝玉玺之内蕴藏皇朝气运,我回念月小峰只为了再看‘她’一眼便依靠清虚印镇压雪天穹。”

“你此番做法……莫不然是想要让我以皇朝气运激发涅槃丹的药力。”

大长老言及此处,莫名的看了徐帘一眼,

“你这样的行为,是想要将皇朝气运压入涅槃丹内,而后被沈言汲取,在大宋朝的地域之上,他便会隐隐约约变得气运惊人。”

徐帘心中暗赞一声,到底是聪明人,根本不需要他解释过多,

“而且这气运只是单方面的维护沈言,就算日后大宋朝覆灭,对于沈言本身的气运,也是沒有丝毫影响的。”

徐帘将大长老的言语,补充的更为完整了一些,

“那你可知,这便等同于自绝我的气运……日后入了六道轮回,只怕也不可能再世为人。”大长老的目光落在徐帘的脸上,似乎想要看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为了你的弟子,将你最后的作用榨干,难道不可以么。”徐帘笑笑,“你能去镇压雪天穹,便不能自绝气运成全沈言。”

大长老的神色之间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罢了……虽然沈言是我的弟子,但我这做师尊的,似乎从未好好的教导过他,你说的不错,断绝我自身的气运成就他,是我这当师尊的人,理应做的事情。”

徐帘微微一呆,似乎沒有想到大长老竟然答应的如此轻而易举,

“涅槃丹。”大长老却沒有理会徐帘呆滞的目光,反而是将干枯的右手摊了出來,

徐帘望着大长老那苍老,但却并不浑浊的眼神,半响之后终于是洒然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來,

大长老将其接了过來,这枚丹药显得古朴平凡之极,如同一枚黑黑的药丸,甚至连丝毫的丹香都沒有散发出來,

只是细细的端详这枚丹药片刻之后,大长老翻手取出了一块碧玺,

皇朝玉玺,清虚印,

在帝都之时,有无尽龙气镇压倒还不觉得什么……但此时在念月小峰拿出來这清虚印,顷刻间便有着无数道五爪金龙的虚影冲天而起,纠缠着遍布整个天穹,

“沈言……师尊所能助你的,也便只有这些了。”大长老嘶哑的声音带着一抹颤抖,而后虚空一握,仿佛擒拿住一条在天穹徘徊的金龙虚影般,

他的右手猛然往下一拉,天空中数条金龙,便直接发出了无尽的哀鸣,

但大长老的神色却冷厉到了极点,终究是拉扯着那肉眼可见的几条皇朝气运之龙,而后硬生生的将其压入了手中那一枚黑乎乎的涅槃丹中,

倏然间手中的涅槃丹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色光芒,直上天穹,

大长老也随之收起了手中的清虚印,而后将涅槃丹死死的握在手中,

天穹中一道金色的光柱不断的颤动着,大长老手中的涅槃丹也在不断的颤动着,仿佛要挣脱出來一般,但却根本无法从大长老的手中逃窜出去,

知道许久许久之后,天空中那凝如实质的气运金光方才化为点点的雾气,纠缠着融入了大长老手中的涅槃丹内,

一切归于沉寂,但涅槃丹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丹内似乎出现了数条金色的气运之龙在游荡一般,

大长老复杂的看了一眼这融入了皇朝玉玺中百分之一气运的涅槃丹,旋即缓缓的将其放进了沈言的口中,

这丹药入口,便化为了一道气运金光,窜进了沈言的体内,

“涅槃丹,生死涅槃,参悟本心……触摸天与地的尽头,触摸你所能达到至高,亵渎你所至爱着的,改变一切你说执着着的。”

“涅槃丹形成的障,便是你的本心之障,你无论在其中做到了怎样不敢相信的事,都要谨守本心,破障而出。”

徐帘蹲下身來,一字一顿的对沈言叮嘱道,也沒有去管他到底能否听见,

(这是……哪里,)

沈言感觉自身好像恢复了意识一般,但他使劲的挣扎了一下,却沒有睁开眼睛,

直到片刻之后,他方才缓缓的看清了眼前的一切,而后他所有的记忆便轰然消散……

PS:小仙威武么,O(∩_∩)O~下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