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六玄天素女

五百零六 玄天素女

“五个时辰了……”徐帘看了一眼天色,在原地转了几圈,旋即喃喃了一句,

“还有七个时辰,沈言未必便不能破茧化蝶,”大长老不置可否,若非他也担心沈言的情况,只怕此刻已经去雪天穹,继续镇压那不断反弹的力量了,

“我所担心的不是沈言能否破茧化蝶的问題……”徐帘摇了摇头,旋即将目光落在了大长老身侧不远处的那一座冰雕之上,

“她是谁,”徐帘收回目光,平淡的望着大长老,

沉默了半响,大长老似乎知晓对于徐帘这种谋略惊人的家伙,根本不能以常理视之,

再加上这么多年,他也有些心灰意冷了……说出來与徐帘听,让对方分析一下,似乎也无伤大雅,

“她自号玄天,”大长老用嘶哑的声音叹息道,眸子里却是充斥着一抹怜爱,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徐帘直接无视了面前这位老者眸中的温情,直接出声道,

“我所知道的,都慢慢说于你听吧,你也不必要一句句的询问了……权且,当作听一个故事便是,”大长老将目光中的温情敛去,而后嘶哑着声音道,

徐帘只是点了点头,神色之间并沒有分毫波澜,

“我和相识,是在九十七年前……就在这念月小峰之地,她当时穿着一身水碧色的长裙,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意,”

大长老毫无做作的瘫坐在山巅,然后缓缓的开始讲述起來,

“……就这样,我同渐渐的成为了知己,我当初剑心不稳,也对她情愫暗生,她似乎也有意与我结成道侣,但每每谈及此事,她总是会沉默不语……”

“我也不想逼迫于她,只好就这样拖延下去,”

大长老言及此处,神色中却是泛起了一丝怆然,

“那时候的我,意气风发,身边有着陪伴,更是不知天高地厚……最后惹上了当时的鬼魔景天煞,百年之前我不过周天境修为,根本不是景天煞的一招之敌,”

“后來景天煞追杀我至万剑宗地界,就在要将我击杀的时候,出现了……景天煞此人号称鬼魔,但也被称为**~魔,见到的他顿然惊为天人,”

徐帘听他言语之间有些哽咽,却是摆了摆手,示意大长老先停顿片刻,

大长老停下言语,有些不解的望着徐帘,

“也许……接下來的事情我知道一些,那玄天以自己为代价,换下了你的性命,而他自己被那景天煞掳去,”

“而后她同景天煞离去之前,和你定下约定,若她此后仍然存活于世,便会來此与你相会,”徐帘的声音中,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无奈,

大长老却已经是惊为天人,怔怔的看着徐帘,

“你怎么知道,……不过也沒有说错,的确与我定下了百年之约,如果百年之后我和她都存活于世,那就在念月之巅相会,”

“而此后我因为景天煞掳走的缘故,明悟剑心,修为一日千里,终在三十余年前,将景天煞以及数千魔门强者引來万剑宗,而后将他们一剑灭杀,”

大长老话音刚落,徐帘的嘴角又是微微扬了起來,

“但你却沒有从景天煞的口中逼问出那玄天的踪迹,甚至于最后使用了炼魂一类的手段,也还是沒有得到丝毫线索,”

“就仿佛玄天从人世间蒸发了一般,”

大长老的眸子再度一滞,他不明白为什么徐帘好像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一般,

“不错,”大长老点了点头,旋即看向了远处的群山,

“时至今日……我已等了九十七年,连这山川林木,都随着我一同老增添了九十七岁,”

徐帘的眉头却是倏然间紧紧的皱了起來,而后若有所思的朝着天空上看了一眼,不过转瞬间他又询问了出來,

“那玄天离开的时候,可叮嘱过你什么事,”

“这倒是沒有……只不过她当初说百年之后,我们如果要见面的话,便只能在念月小峰,”大长老摇了摇头,

“因此我才会在剑心通明之后,仍然坐上了万剑宗大长老的位置,所为也正是保护住这座念月小峰,不让他被其他的长老占去……”

徐帘点了点头,

“我想……我或许触摸到了一些,很有趣很有趣的东西,”徐帘言语之间,眸子却是落在了躺在地面的沈言身上,

“不过沈言此时沒有苏醒,所以倒是有些无奈……有些东西并不能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來对比,否则我所知道的事情,应该也能下定诀论了,”

能让徐帘感兴趣和动容,甚至如此兴奋的事情不多,同样的,能让大长老动容和感兴趣的事情也不多,

但当大长老看到徐帘这厮都兴奋的一脸爽爽的表情之时,他心头立刻嘀咕了起來,难不成自己这一段还沒开始就结束的恋情之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什么事情,”于是大长老用极为好奇的语气询问道,

沈言此刻沒有醒來,否则他会看见自己的师尊此时的状态,竟然和他极其相似,

虽然大长老的智慧并不低,但当他面对徐帘这种妖孽的时候,实则能有自己的思维存在,已经是一件极其了不得的事情了,

“就是……”徐帘的言语刚刚出口,却是看了看天穹,而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虽然知道,但是不能说,”

无尽的青莲净火,寒蝉净火飞舞萦绕着,整片空间中的星辰无以计数,尽皆以一种恒定的速度在缓缓的运行着,

那横躺在整个空间内的巨大身影,突然有些焦急的喊出声來,

“他知道了什么,怎么不说了……你说啊,”不过他无论再怎么嘶吼,声音也只能在这片无穷无尽的空间中扩散,

半响之后,这身影方才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浮黎,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想隐瞒这些东西,來作为你和我博弈的手段么,”

“当初你请出轮回杖……”这身影刚刚念出轮回杖三字,无尽的天火和星辰瞬间都如同凝滞住了一般,一种令人汗毛倒竖的恐怖气氛,开始不断的蔓延出來,

这巨大的身影倏然停住自己的言语,仿佛想到了什么令人骇然的事情一般,

“……他想要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亦或者说浮黎你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巨大的身影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在短时间内,却是沒有任何头绪,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在一处只有无尽的虚无与黑暗的空间中,那盘膝而坐在唯一的白域内的黑衣男子,却是缓缓的叹了口气,

“你沒有看见他眼中的笑么……那是对隐藏起來的未知,也便是你我露出的笑容,”

“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但这些并非是我让他知道的,若是他自己一点点分析出來的事实,此人变成这般模样,却也要仰仗你的出手了……”

黑衣男子的眼中充斥着一丝淡淡的无可奈何,六道轮回非他们所掌,那么诸天万界,便仍有无数变动,

“我当初所留下的一颗棋子乃是中神策的谋……你却以你的棋子,那玄天施计让天谴抹去了中神策,”

“但却不料这第二颗衍生出來的棋子,竟会生出这样恐怖的智,并非我隐瞒着什么,而是以对方的智,已经……脱离我的掌控了,”

话虽如此,但黑衣男子似乎毫无所惧一般,脱离掌控又如何,他所要的并非是彻底掌握住每一颗棋子,只要将某些棋子的作用发挥到极致,这一盘棋便仍旧能赢,

徐帘虽然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些什么,但毕竟智是基于信息之上的,他此刻所能推算到的事情,也仅仅只能达到这一步罢了,

某些东西还需要到沈言那里去寻求答案,但沈言此时却处于昏迷状态中,显然无法解答他此刻的问題,

不过大长老似乎也具备了沈言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竟然一直抓着先前的那一个疑问,想要从徐帘的口中得到答案,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徐帘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他沒有料错的话,沈言以及大长老所面临的,是某种意义上的全知,但却并不能知晓人心,

这便是徐帘的猜测,

虽然并不能完全肯定,但只要有五成以上的几率,徐帘便会做出决定來,

更遑论此时他心底猜测的这一件事为真的几率是八成,

大长老叹了口气,却也沒有纠缠下去,

“说百年之后在念月小峰相会……可惜我为了镇压雪天穹,不得不孤注一掷,乃至于堵上自己的性命,”

“也不知道三年后,她來到此处,我还有沒有机会,以此刻这种风烛残年的模样去见她最后一面,”

徐帘一边听着大长老的言语,一边却是将目光落在了那绝美冰雕之上,端详了许久许久之后,他终于是摇了摇头,

“北剑仙……我想……”

徐帘言及此处,见大长老将目光转了过來,他的手指便轻轻触碰一下冰雕,旋即伸出右手的四根手指,而后又用左手将右手的四根竖起的手指按了下去,最后则是耸了耸肩,

(冰雕之人……死……但却并非是真的……他的意思便是,我同,即便是三年之后,也根本就不能相见么,)

大长老眸中掠过一丝惊异之色,旋即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

“你应该是理解我的意思了……碍于某些原因,我不能做出更详细的解释,等沈言醒來吧,等他醒來之后,我便能推断出另外的某些东西來……”

徐帘点了点头,声音任旧平静无比,

“也许等到我所知晓的讯息稍微多一些,便能找到一个可以瞒天过海的方式将这些猜测告诉你们,”

ps:好了,小仙的存稿全放出來了,这一章本來都是准备明天的,但也放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