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七毫无办法

仙誓 五百零七 毫无办法

“两个月了……可我的修为竟只踏入了后天十二重。连先天都沒有踏入。”

沈言依着一株老树。看着远处的夕阳跌进远山。心头却是有些烦闷。

“我倒是估计错了小世界的灵气程度。虽然我修炼的功~法极其高端。但碍于灵气的浓郁程度太低。所以修为提升到后天十二重。也已经是极限了。”

“七妹的九玄绝脉。在记忆之中。还有着一个月的时间便要爆发……到时若我还不能达到先天之境。那就只能束手无策。”

沈言念及此处。眉头却是已经紧紧锁在了一起。

“七妹在当初我丹田被废的时候对我不离不弃。我却在消沉与放纵之间伤透了她的心。”

“今世再从头一次。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再一次香消玉殒。”

“……凭借我一界仙主的修为和眼界。难道也不能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么。”

办法。什么办法……沈言心底思绪纷飞。但却毫无进展。

他所有的手段。放在目前这种情况。都不适用。要么是修为不够。要么便是找不到能医治九玄绝脉的天材地宝。

医治九玄绝脉的天材地宝。只在中世界与大世界。以及九大至尊界有。而他此时所在的小世界。却根本不会出现那等逆天的宝物。

“难道我还要眼睁睁的再看着七妹死一次不成。”

沈言越想心头便越是无助。根本沒有丝毫办法。小世界和中世界的膈膜并非那么容易打碎。他根本不可能寻找到治疗九玄绝脉的宝物。

“……要是此刻在烟云水谣界就好了。有那水湄三生丹。就算是天地二魂与七魄尽皆消散。但只要命魂仍在。都能硬生生的逆转阴阳留下性命。”

沈言有些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浑然忘记了就算此刻身在烟云水谣界。他也沒有任何办法。能从云水二仙的手中。取得这水湄三生丹。

“罢了……先回家再说。七妹因为九玄绝脉的缘故无法修炼。倒是和其他子弟之间及其疏远。只怕此时又该到处找我了。”

沈言看了看天色。发觉自己又白白的在这里浪费了许久的时间。于是赶忙站起身來。往家中赶去。

两个月的时间。依靠沈言暴涨的。直接碾压乾云府府主楚风的后天十二重修为。沈家的势力可谓扩大了数倍不止。

刘家与白家、江家等一系列家族。都被硬生生的逼着让出了无数的利益。

当然……还有那个自从上次私堂处理沈言一事不果后。变得寡言少语。终日在房内从不外出的刘雨涵……至于她是不是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沈言却是根本沒有兴趣知晓。

上一世他傻傻的自己承担了这一切。为了维护刘雨涵。沒有说出自己还是童身的事实。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得一个被废掉丹田的后果。

沈言踩着夕阳的余晖返回了沈家。踏进沈府大门之时。两旁的侍卫皆是躬身行礼。而且是丝毫不亚于对家主的那种大礼。

现在谁是整个沈家的顶梁柱。这些侍卫比谁都清楚。若沒有沈言这个后天十二重的强者。他们又哪里会有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以及那比寻常护卫高了数倍的报酬。

沈言一边走进府内。一边却是诧异的打量起四周來。

他居然沒有在门口看见沈如烟的影子。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因为这些日子。沈如烟和他之间的关系简直是形影不离。沈言若是跑去了山间谷内思索这些毫无头绪的事情。那么女子见不到他的时候。绝对会在城内到处寻找一番。

如果找寻不到。最后总会返回沈家。在沈府门口等候。

因此今日沒有看到那个一袭长裙的柔弱身影。倒是让沈言微微的愣了愣。

不过转瞬之间。他却是心头一滞。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沈言心中焦急。于是步伐便变得快了一些。看到四周的婢女。他直接伸手拉住其中一人的手腕。然后急急忙忙的询问出声來。

“七妹呢。”

那侍女本來一惊。但看到抓着自己手腕的人是沈言之后。面上的神色顿然变得恭谨起來。

“七小姐在自己的房内……”

见沈言的面色焦急。这侍女也是急忙答道。她的声音却是有些怯生生的。

沈言心头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起來。于是他直接将手甩开。然后朝着沈如烟的房间跑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在身后的几位侍女眼中之时。这些面容颇为清秀的婢女。皆是小声的议论纷纷起來。

“听说三少爷和七小姐之间早就有了那苟且之事……”其中一位侍女小心的看了四周一眼。方才低声道。

“他们可是血亲呐。。”有些婢女似乎进府的时间比较晚。倒是还沒有听到这种只在私下里传播的谣言。

“……血亲又怎么样。三少爷乃是后天十二重境界的修者。能看上七小姐这样不能修炼的女人。是她的福气才对。”

“虽然三少爷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毕竟他和七小姐之间的关系乃是乱~伦。简直就是无视了俗世礼法啊。”

“三少爷对七小姐似乎的确是动了真心。否则他又怎么可能只守着七小姐一人。凭借他的实力。挥一挥袖子。整个乾云府多少待字闺中的女子还不是任由他采摘。”

“谁知道是不是呢……可能三少爷也是贪那**。正好七小姐和他乃是兄妹。对他的刺激只怕不是一般的大……”一个似乎已经偷吃过禁果的女子撇撇嘴。却是不置可否的模样。

“哟。小兰你这浪骚蹄子。是不是看上咱家三少爷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胡说什么呢……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

身后侍女的议论。沈言自是不知的。而且私下里那些传言。他更不可能知晓。

毕竟这种话若是被主家听了去。那些侍女和仆人只怕全都得丢掉性命。

所以虽然这种传言知道的侍女和仆人很多。但每一个人的嘴巴都很紧。根本沒有透露出去。

毕竟这种事情。无论是从谁嘴中透露出去的。所有人得都受到牵连。毕竟他们也知晓。沈家不可能让这样有伤风俗的事情传出去。让旁人笑话。

其实沈长河和沈天远等人。也都是觉得沈言和沈如烟两人之间。只怕已经真的情愫渐生。

但他们思來想去之后。终究是沒有去斥责沈言……毕竟近亲通婚。在某些大家族内。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虽然沈言和沈如烟之间的血缘关系的的确确是近了那么些。但若是稍微看开一点。倒也是沒有什么大碍了。

而且沈如烟的父亲……那个在修炼之上毫无成就。被派出去管理沈家商铺的家伙。那是巴不得的自己的女儿能和现在乾云府的第一人扯上关系。

既然明里暗里都无人对此事抱有任何意见。沈长河与沈天远也就听之任之了。

何况这种近亲乱~伦的事情。在大炎朝的礼法之内。是被严令禁止的。毕竟大炎朝。是一个以儒家学说治国的王朝。对于这种礼学。看的还是比较重的。

可惜无论是大家族之间的近亲通婚。亦或者小家族里某些血缘关系比较近的子弟日久生情。基本上都是无人去过问的。

而大炎朝虽有律法规定不容许这种乱~伦的事情发生。可沒有人控告。那就等于这一条律法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沈长河等人之所以不关心这件事。也是怕传了出去。让其他家族和乾云府的府主楚风借这个机会找茬。

当然。就算沈言听到了这些传言。他也是不会去在意的。

只因他心中沒有鬼。自然就不在乎这些谣言。他对沈如烟的关心。一是亲情。二则是对前世沈如烟在他丹田被废之后。不离不弃的感恩。

现在沈如烟不能修炼。众多子弟与她疏远关系……若是沈言为了避嫌也疏远了她。岂非白活了那么多年。岂非白费了这从头再來一次的机会。

嘭。。

沈言急急忙忙的跑到沈如烟的房门口。也沒有敲门。直接一掌便推了开來。

当他看见坐在桌前。一袭素色长裙的沈如烟时。神色却是一下子变得惊慌起來。

“四哥……你回來了啊……”沈如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但沈言却能从中听到了一股子疲累和晦暗的死气。

“烟儿。你。。”沈言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几乎不敢直视沈如烟那苍白的。几乎沒有了丝毫血色的脸庞。

(血气渐失。这分明便是九玄绝脉快要爆发的征兆。怎么会这么快。。。)

“沒事……我只是不下心染了风寒。过些日子就好了。”沈如烟摇了摇头。然后对沈言露出了一丝笑容。

沈言猛的冲上前去。然后在沈如烟的身前蹲了下來。直接抓起了女子的皓腕。

“好冷。。”九玄绝脉。绝脉绝血气绝一切生机。沈言一触之下。顿时感到了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意。

“我沒事的……”沈如烟的俏脸之上泛过一丝慌乱。黛眉紧紧的蹙在了一起。言语之间却是一顿一顿的。

“如烟……你告诉四哥。是不是你体内的九玄绝脉快要爆发了……”沈言见她还一副佯装无事的模样。当下便是颤抖着问道。

“那是九玄绝脉么……”沈如烟的眼睛微微眨了眨。她青灰色的樱唇微微动了动。“四哥。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四哥知道。四哥都知道。”沈言点了点头。然后握紧了沈如烟冰冷的玉手。“烟儿。四哥一定能想到办法救你的。一定能。”

“四哥……我好冷……”沈如烟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凄然。她整个人强撑着的身躯。终于是忍不住的开始颤抖起來。

沈言死死的咬着嘴唇。几乎渗出血來。

“四哥……”沈如烟整个人几乎都开始哆嗦了起來。沈言心头一颤。而后直接将女子揽入了怀中。死死的抱紧。

一股森然至极的寒意从沈如烟的周身扩散出來。饶是沈言顷刻间便催动后天十二重的真气來抵御。但仍然感觉这寒意森然刺骨。

虽然沈如烟是九玄绝脉的载体。这寒意会相应的在她体内变弱不少。但一个毫无修为的女子能强忍着想要骗他离开。可想而知是在用着怎样的一种毅力。

“好冷……好冷……”沈如烟整个人靠在沈言的怀中。一双手死死的揽住后者的腰。仿佛要将自己融进他的身躯一般。但她仍然还是不断的颤抖着。

“烟儿……沒事……沒事的……四哥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九玄绝脉之所以要达到先天才能勉强救治。便是因为其恐怖的寒意。沈言此刻终于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他步入后天十重之后。再沒有感觉到的刺骨冷意。

PS:本心的涅槃。小仙想到了几个情节來结束。大家觉得以哪种情节來结束最好。本心内的沈如烟香消玉殒刺激沈言清醒。亦或者其他的桥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