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零九悟虚花

仙誓 五百零九 悟虚花

“……若我沒有记错的话,那东西应当便是在此处,”

沈言在一处泉水旁顿住脚步,而后喃喃自语道,

“悟虚花,炼制入虚丹的主药,可谓先天境强者都要眼红的东西,”

后天十二重,先天九重,其后方才是虚丹境,这入虚丹正是极大程度的增强了先天九重的修者凝练虚丹的成功率,

“我如今仍处于半步先天之境,但以我所习练的功法,凝练虚丹,金丹的时候,几乎是必定成功的,”

“而整个沈家,也无人能拥有步入先天九重的机会,”

沈言一边根据着记忆四处探察起來,一边却是在心底暗自筹思着,

“所以最好的处理方式,便是将这悟虚花献给天玄领的一个大人物,就算对方用不到,但他们的子弟和晚辈,也是用得到的,”

“这样一來,天玄领领主便欠下了我沈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此后莫要说乾云府,就算是清虚门,也根本不能无视我沈家的存在,”

沈言想的极其清楚,这悟虚花虽然的的确确是不可多得宝物,

但这东西在他的手中,很长一段时间,根本就毫无用处,他步入先天九境,在沒有大量丹药支撑的情况下,至少需要五年,

看似很漫长的一个数据,但放在小世界内,也已是让人根本就不会相信的一个速度了,

小世界的灵气浓郁程度毕竟不够,沈言修炼的功~法虽然高端,但灵气太分散,吸收起來就等于被硬生生的限定了速度,

若是放在中世界或大世界内,凭借他的心境修为,十天十夜不停歇的修炼,直接就能从毫无修为步入先天了,哪里会如同现在,足足两个多月,还在半步先天徘徊,

悟虚花对于旁人來说是难以想象的天材地宝,但对于沈言來说,只是鸡肋而已,

丢弃自是不可能,那么将其献给天玄领的领主,已经是将悟虚花所能起到的作用最大化了,

毕竟一个虚丹境,也仅仅就那么一回事,

但天玄领领主的关照和人情,就算是金丹境,想要动沈家,都得掂量一二,

而沈家出金丹境强者的可能性有多少,就算是以不太悲观的心态去看,至少在两百年内为零,

因为沈言还沒有从近三代内的弟子中,看出任何一人拥有着这样的天赋,

否则若是展露自己的天赋,也就不会留在沈家,而是一早就被各大门派争抢了去,

大家族之所以后辈子弟每每总能出那么一两个天赋惊人的子弟的缘故,一个在于高端修者的血脉传承,一个就在于还是胎儿的时候,母亲便会服食大量的先天灵物,力求将自己孩子的资质提升到最大化,

而沈家,自然沒有这样的资本,所以想要出一个天赋惊人的子弟,那就是难上加难,

但只要能出一个,那么只要这个子弟不陨落,家族的腾飞也便是指日可待的,

不过这种几率,却是极其小的,

更遑论就算出一个天赋惊人的子弟,但若他的心性不过关,毅力不够,或者会有着好色,好赌,惫懒等等的性子又如何,

而且一般天赋惊人,便会眼高于顶,若是不小心惹到了强者,对方心胸广阔也便罢了,

碰到某些一句话不对便要动手灭人满门的那种修者,如果惹到了对方,任你天赋比对方高上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但沒成长起來,终究只是渣,

不过沈言也知晓,任由心中规划的再好,但找不到悟虚花的话一切都只是空谈罢了,

天玄领领主那种等级的强者,只会认到手的人情,

就算沈言将此地有悟虚花的消息透露给对方,让对方派人來找,但之后天玄领领主决然不会算沈家一个人情,

所以这悟虚花只有依靠沈言找到实物,而且等候一个机会,方才能将其献给天玄领领主,

否则以他半步先天的修为,妄图去天玄领城献宝,且不论能否进得去领主府,

就算进去了,也不会轻而易举的见到领主,说不得便被领主府的管家,护卫直接将这得之不易的重宝给抢了去,

沈言在泉水旁并未找到悟虚花的影子,于是他只好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一刻钟的时间转瞬即逝,可沈言仍沒有任何头绪,

他只好再一次的顿住脚步,埋头苦想了起來,毕竟那么那么多年的记忆,产生了混淆和模糊,也是极其正常的,

“有一队修者在翻越北行山的时候,不慎有一人走散,误入小蓝湖之后,竟在其中得到了一株悟虚花……”

沈言翻來覆去的思索了几遍,然后方才肯定的点了点头,

“记忆并沒有错,”

“不过据说那掉队的修者并不认识悟虚花,只是见其生的美妙方才采摘了下來,此后被同队的一位修者看出了端倪,最后才导致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而悟虚花成与否,只在于种子落下的那一瞬,也就是说无论在何处,能长出來就是能长出,不能长出來的话,哪怕一万颗种子种下去,也不会看见一株花存活,”

沈言仔仔细细的将悟虚花的生长情况回忆了一遍,知晓自己所想绝对不会有错,

而那修者,在他的记忆里,是在乾云府府主楚风突破到先天之境的时候,方才得到了这株悟虚花,

沈言此前见过楚风,得知对方步入先天境,至少还需要六七年,也就表明这株悟虚花也沒有被后來那和队友走散的修者采摘走,

“所有的记忆都沒有出错……那么悟虚花到底在哪里,”沈言的眉头,已经紧紧锁在了一起,

那修者和队友走散之后得到悟虚花纯粹是运气,之后就算消息泄露,也沒有人会有兴趣知道他到底是在哪里采摘到这株悟虚花的,毕竟那不会长出第二朵來,

沈言本來來此之时,心情还算不错,但现在却是完全紊乱了下來,他整个人不断的扩散着找寻的范围,可根本就一无所获,

眼见日斜远山,沈言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用手指抵住嘴唇,吹了一声口哨,

天空中顿然传來一声鸣叫与他相呼应,片刻之后,便落下了一只通体青色的鹰,

这是后天十重的青羽鹰,飞行速度极快,数量也极其稀少,沈言近日方才在离乾云府城不远的山中修炼之时发现了这么一只,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其抓住,

抓到了青羽鹰,沈言才有了來这北行山一探,采摘那悟虚花的打算,

否则山山水水,单靠他自己,只怕沒有数日的功夫,根本就不可能从乾云府城來到这里,

“小青,,走了,”沈言一个纵身跃上鹰背,而后抚摸了一下小青背上的羽毛,方才朗声道,

戾,,

随着一声鹰鸣,小青的身躯如同电射一般窜了出去,几乎是瞬间,便冲天而起,隐沒在了云中,从地面看去,只能勉强看见一个小点,

小青飞行的地方,距离地面约有三百丈左右,这也是为了避免触碰到某些高达数百丈的山峰,方才选择的一个位置,

作为后天十重的妖兽,青羽鹰的身体自然极为强悍,根本无视了高空中急速飞行时所带來的恐怖罡风和压力,

沈言的肉~体虽然沒有那么强悍,但他体外却隐隐约约闪现出一层层流转的真气光晕,将足以撕裂精铁的罡风挡在了体外,

虽然小青飞行的高度极高,但沈言却根本沒有心思去观赏下方的景色,

他觉得自己快要奔溃掉了,

如今已经是第两个月零二十一天,距离九玄绝脉的彻底爆发只剩下七天,

而沈如烟的状况也越來越差,身体内的寒意,已经从二十天前的一周爆发一次,十五天前的三天爆发一次,变成了现在的一天爆发一次,

每一次的寒气爆发,都会让沈言的真气彻底耗尽,整个人也几乎虚脱,

因为他抱着沈如烟的时候,必须要用真气抵御那恐怖的寒意,否则只是瞬间,整个人的身体上便会结出一层细细的冰霜,

但寒意爆发之后,沈如烟的身体看起來虽然孱弱,但至少还算正常,

加上两人的刻意隐瞒,倒是根本无人知晓沈家的七小姐居然患上了这等绝症,

连先天境强者都束手无策的症状,试问不是绝症是什么,就算是虚丹境,沒有沈言掌握的小玄术,也根本拿九玄绝脉毫无办法,

不过如此一來,沈言去“自家七妹”房内的时间也便越來越勤,自然更是引得婢女仆从非议不断,

但对于一个半步先天,连楚风都能按在地上揍一顿的强者來说,所谓的礼法根本就是个屁,

也绝对沒有任何一个人,敢当着沈言之面露出半点他色來,莫要说他和自己的七妹行那苟且之事,就算他**~乱整个刘家,白家和江家的女性族人,谁又敢说三道四,

这便是强者的特权,尤其是一个半步先天,还不到十八岁的人來说,这样的天赋和实力,足以让他要女人有女人,要金钱有金钱,要地位有地位,

就算是要当官,大炎朝也绝对不会怠慢这样一个天之骄子,

但让人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天纵奇才……就偏偏守着他那个不能修炼的七妹,连乾云府内无数大家闺秀的请柬,全部都弃之如敝屣,

只是根本无人知晓,沈言此时飞行在三百丈的高空上,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本想借着将悟虚花献给天玄领领主的机会,换他一个人情來救治七妹……但现在看來,想要在五天之后天玄领领主下访乾云府的时候,拿出足以打动他的东西,还需要再做计较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