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一十七妹的心思

五百一十 七妹的心思

“气冲慧谷,乃入先天,”

一道冲天而起的灵光爆发出骇人的能量,直接在周遭荡漾出一拳潮水般的波纹,

沈言头顶的灵光持续了半响,那些荡漾的能量波纹方才散去,而他整个人的体内,也爆出一股浩瀚之极的气息,

后天真气,先天真元,

此时他步入先天之境,真气化为真元之下,修为简直是暴增,

这是质的差别,后天十二重的修者,决然不可能是先天境修者的对手,

而沈言也沒有想到,自己仅仅是从北行山归來的第三日,便因为心境的巨大波动而直接晋入了先天之境,

此时距离沈如烟体内九玄绝脉爆发的时间,还剩下了六日,

但后天,便是沈言记忆中天玄领领主下访乾云府的日子,到时乾云府府主,沈家等一系列乾云府大族都得赴宴,而沈言作为整个乾云府明面上唯一的先天境修者,自然不会少了他的请帖,

“终于是跨入先天了……”

沈言将体内最后一口后天浊气吐出,而后站起身來,因为记挂沈如烟而忧心忡忡的面庞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喜悦之色,

“小世界内的灵气浓郁程度很低,但依靠我所修炼的功~法,还是以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时间,跨入了先天之境,”

“跨入了先天之境,小玄术中的封脉诀应当便能使用了,”沈言心头,也是缓缓松了口气,

“不过我现在只是先天第一重,封脉诀能否暂时性的封住九玄绝脉,还是一剑未可知的事情,但好歹,也算是多出了一条它路,”

之所以说是它路,是因为沈言还将最重要的筹码都压在了后日下访乾云府的天玄领主身上,

毕竟这是沈言短期内,最容易接触到的一个高端修者,

天玄领领主的修为,如果沈言沒有记错的话,应当是超越了虚丹,金丹,丹碎境的化婴阶,

这样的修为,完全可以将九玄绝脉硬生生的以浩瀚的真元疏通,将绝脉爆发的时日推延到数年之后,

而沈言什么都不缺,最缺的便是时间,

只要给他时间,他便能一步步的成长起來,在强悍的功~法之下,初期的天赋完全被弥补,

而沈言毕竟曾经也是无上仙主,所以突破每一层的境界都是水到渠成,根本不需要哪怕一分一毫的悟性,

譬如那能将先天九境阻挡一辈子的虚丹屏障,他只需要体内的真元足够消耗,完全就能硬生生的将真元凝为虚丹,

这种屏障和阻碍在他面前根本就不是任何的问題,唯一的问題便是天地灵气不够浓郁,他功~法吸纳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

“罢了,既然已经达到先天,还是要回去看看七妹的情况,是否能依靠封脉诀抑制一二,”

沈言知晓现在的情形只能将所有的一切可能性都运用到极致,说不得他的封脉诀便能起作用呢,

不说能抑制九玄绝脉在数月内,数年内不在爆发了……就算能抑制一天,一个时辰,也是一种成功,

毕竟谁也说不准多出一个时辰,亦或者一天的时间,沈言会不会想出其他的办法來,

事在人为,努力的不定成功,但不努力的话,失败的几率就会无限制的被放大,

沈言话音落罢,便是唤來小青,而后朝沈家飞去,

不过少顷功夫,沈言便回到了沈家,而后他连脚步都还沒站稳,便急急忙忙的窜进了沈如烟的闺房之内,

房间内带着一丝极其淡薄的寒意,这是因为沈如烟体内寒意爆发的时候,基本上从未离开过自己闺房的原因,

“七妹……你沒事吧,”沈言刚刚一头撞进來,便立刻闭上了双眼,想要退出门外,

他寻常时间进來的时候都会敲门,不过此时因为修为突破的缘故,心中兴奋下,竟是一头便扎了进來,

而他是凌晨离开沈家去往山林中进行突破,此时沈如烟不过刚刚睡醒正要从**爬起來,

偏偏沈如烟身上穿着的亵衣却是真丝做的,因而沈言一眼之下,几乎看了个通透,

连带着替沈如烟检查的那一次,都沒有看见的,位于女子一双修长的**之间那淡淡的,稀疏的一撮黑色毛发也尽是落入了他的眼底,

“……四哥,你进來的时候怎么不敲门呢,”沈如烟本來也是惊了一大跳,忙不迭的拿起被子便想要遮挡,不过看清楚來人时,她那略显苍白的俏脸上,却是松了一口气,

沈如烟不知道他对于自己的四哥到底是什么感觉……从那一次沈言几乎将她全身上下,甚至于隔着亵裤连私~处都抚摸了一遍之后,她便觉得自己心中隐隐约约多了一点别的东西,

那绝不是兄妹之间应该有的感情,

更遑论这一段时间來,她每每最无助的时候,都被沈言死死的抱在怀中,

而每一次的寒意爆发之后,沈言都会差一点晕厥过去……沈言所承受的寒冷虽然沈如烟猜测不出來,但她却也能从前者那青紫色的面庞上看出几分端倪來,

若非沈言不离不弃的陪伴着她,只怕她早就因为忍受不住这种痛苦而自杀了,

沈如烟很清楚……自己也许是真的沒有多少时日可活了,而那些婢女和仆从隐隐约约间看向他的怪异目光,也让她猜测到了一些事情,

毕竟她是一个女子,对于这些东西,总是比沈言要敏感许多的,

可沈如烟却知晓……自己的四哥从头到尾,都沒有对自己有任何超过礼法界限的举动,那些仆人私底下所留传的沈言贪恋自家七妹身体,经常与之在闺房相会一尝**的谣言,也压根就沒有发生,

如果有选择话,沈如烟不介意将自己的身子交给沈言……但她却也知晓,这种事情对于四哥來说,那是决然不可能的,

不怕谣言蜚语,不怪上天让自己身怀绝症,怨之怨为何与四哥是一对兄妹,这毫无疑问,是沈如烟最真实的心理写照,

其实沈言还不知道,自己的身影已经彻彻底底的铭刻在了自家七妹的心上,

女子心房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他,早已经满溢,

这样的情形之下,沈言即便真的提出那等不尊礼法,想要与她苟且乱~伦尝一尝禁果的要求,沈如烟也根本沒有反对的心思,

她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天,彻彻底底的将自己心中的感激和情愫释放出來,

无论这样的后果是什么,无论会受到上苍怎样的谴责,哪怕死后下地狱來承担,沈如烟也毫无半点悔意,

而她之所以今日穿着如此大胆,也存心就是抱着诱惑沈言的心思,

但沈言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觉到她的暗示一般,每一次都只在乎她的身体状况,每一句话都离不开他一定会治好她……

不过无论如何,沈如烟的心思已经明朗了,因此她对于被沈言几乎看光了身子的事实,也就不以为然了,甚至于她的心底还隐隐有些窃喜,

“对不起……是四哥太过莽撞了,”沈言的声音有些干涩,毫无疑问,先前那一缕萋萋芳草,对他也并非全无诱惑,

不过他知道面前的女子是自己的七妹,所以心中虽然异样,但却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摸都摸过了……让四哥你看看,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沈如烟话音落罢,居然是直接穿着那一袭几乎透明的真丝亵衣站了起來,似乎是准备穿衣了,

沈言刚刚平复下一点的心情,瞬间又一下子凌乱起來,不过转瞬之间,他便一步退到了房门之外,而后便准备关上房门,

“哎呦~”不过还不待他关上房门,沈如烟的眼角便是掠过一丝狡黠,而后轻呼出声,整个人也佯装着朝地面跌去,

沈言來不及细想,几乎是瞬间便从原地消失,而后一把将差一点便跌倒在地的沈如烟搂在了怀中,

手指隔着丝滑的亵衣触摸着那种温滑细腻的肌肤,沈言感觉周身都是一颤,

沈如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整个人几乎是一下子咬紧樱唇,方才沒有娇吟出声來,

不过反应过來的沈言立刻便准备松开手來,但沈如烟却不顾心内的羞涩和腰间传來的温度,死死的将沈言抱住,

“四哥……”沈言的身体猛然一僵,放在沈如烟腰间的双手根本不敢有丝毫动作,沈如烟也不言语,只是一声声的这么呢喃着,

随着这样的轻声呢喃,沈言赫然发觉怀抱中的沈如烟似乎身躯有些抑制不住的扭动起來……他急急忙忙的想要推开自己的七妹,但猛然间却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沈如烟稍稍蜷缩了一下右腿,整个人便掉在了他的身上,大腿的根部,却是在他那强自按捺的分身上不断的上下摩擦着,

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沈言的下~体却也一下子充血,而后愤怒的昂扬起來,

一种剧烈的火热瞬间抵在了沈如烟的大腿根部,女子终于忍受不住,娇~喘了起來……片刻之后,竟发出了一声清啼,而后沈言便察觉到丝丝缕缕黏滑湿热的**从她的双腿之间缓缓的滑落出來……

“烟儿……你干什么……”沈言的声音,几乎已经变得嘶哑了起來,

“四哥……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沈如烟整个人嘤嘤啜泣了起來,然后轻轻伸出玉手,隔着裤子,握紧了沈言那高昂的火热,

“要了烟儿吧……”

“嘶……”沈言整个人因为沈如烟玉手猛然握紧之时所传來的巨大刺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