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一世界

仙誓 五百十一 世界

“还剩下一个时辰零两刻钟。”大长老似乎一直在注意着时间的流逝。不过他言语罢。却是并未听到徐帘搭话。

“你好像并不怎样担心。”大长老的声音依旧很嘶哑。

“担心。我需要担心什么。沈言能否破出自己的本心之障么。”徐帘不以为然道。不过转瞬间。他神色间却是露出一丝玩味。

“先前那股毁天灭地的气势只爆发了一瞬。虽然我并沒感觉到。但想來沈言本心之障是触摸至高的可能性并不大。”

“为什么。”大长老好奇道。

“两个原因。一是先前那显露出來的气势并未持续多久。便完全消散。二便是沈言有颗强者的心。而达到他所能触碰的至高点。对于有着强者之心的他來说。在本心内实现这个目的并不困难。”徐帘伸出两根手指。不咸不淡道。

“是么。”大长老的眼底泛过一丝诧异。不过从他的语气中却可以听出來他分明便是沒有选择相信。

“沈言在本心内遇到的障。若不是不能与至爱白头偕老便是与兄弟相残。”徐帘似乎并未察觉大长老眼中的挪揄。反而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哦。”大长老见他言语之间恳切。倒是神色一动。他对于徐帘。也已是用一种平等的目光來看待了。

非是武力。而是智。以对方的智。足以与他所掌握的力持平。甚至超越。

“本心之障。无非便是将心底最看重的。最执着的东西重现……”

徐帘言及此处。言语却是忽然一顿。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一般。

“我知道沈言为何会陷入本心之障这么长的时间了。以他的心性來说。虽做不到洞彻一切的地步。但想要从执念中挣扎出來。却也是不难的。”

“这样说來……那是兄弟相残的可能性就很小。因为以沈言的心性。在陷入了这种本心之障如此之久后。应该能看破这些东西。”

“那依你的意思。便只有至爱了。”大长老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至爱……身侧这个绝美的冰雕女子。又何尝不是他的至爱。

“至爱。若是至爱。沈言放不下倒也罢了……但他心底的执念。应该还有我。叶东來。苏怡。寒碑颂。蝶依等人。以及你这位师尊。”

徐帘的眉头微微皱在了一起。这代表着他在思索着什么。

“有着这样大的牵绊。他就算再舍不得自己的至爱。以他的心性。也决然不会舍弃朋友与师长。所以执念与执念相冲。最后仍能破障。”

徐帘言及此处。眉头倏然松开。旋即点了点头。

“那么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大长老此时还是满头雾水。他虽见多识广。眼界惊人。但谋略和思维分析能力这东西。就等同于修者的天赋了。那是天生的。沒有那样的天赋。你学也是学不來的。

以他的眼界都是一头雾水。可以想象沈言和叶东來面对徐帘这妖孽的时候。内心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煎熬了。

明明对方一言一语都在表露出无数的信息。可问題是这些言语他们压根想不明白联系在一起代表着什么。

那种无力感。是能令人奔溃的。

不过大长老并未问出口。他知晓就算自己不问。徐帘也是会说出來的。

“沈言的本心之障。应当便是至亲。至爱。有友情。爱情。亲情。以及放不下的执念。”

亲情。介于爱情与友情之间的暧昧之情……重头再來一次。绝不能让沈如烟悲剧重现的执念。这便是沈言陷入本心之障的原因。

“这样看來。他似乎已经沒有看破的机会了。”大长老叹息了一口气。当徐帘话音落罢之后。他也算是恍然大悟了。

因为这些东西同样能适用于他。单单是至爱或者友情等等羁绊。心障是留不住他的。

那么只有将至爱。友情和执念结合在一起。方才能彻彻底底的形成完美的障。根本就不可能看破的心障。

“现在已经不是看不看破的问題了……”徐帘的眉头深深锁在了一起。

“怎么说。”大长老诧异道。

“涅槃丹是引子。一般來说是诱导出人心底的某些东西形成心中的幻境……等到药力过后。这幻境也便会消失。或者直接打破幻境也能出來。”

“但沈言现在的情况。则是因为心内执念太重。重到连他自己可能都不知晓的那种地步。这一次的心障是隐藏在他心底深处。他自己都沒有正视情感的那个人所引起的……”

徐帘言语虽然沉重。可他面上竟还是诡异的沒有丝毫表情。

“这样一來。也就代表着涅槃丹是直接将他心底隐藏的东西重现。这样一來。若是不能完全看破的话。他就会一直这样昏迷下去。”

徐帘话音落罢。抬头看了一眼面色一下子沉重起來的大长老。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

“早知道我便直接用人灵复生丹修复他的经脉了……本以为他的心性看破心障会很容易。不过沒想到这次的本心之障。竟是他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执念重现。”

“现在看來。能否看破心障。也只能依靠他自己了。”

大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帘。若非还知晓这厮并非是要害沈言的话。他几乎都忍不住一掌拍下去了。

“你有人灵复生丹这等逆天丹药。修复他的伤势简单容易之至。为什么非要用一颗更为珍贵的涅槃丹。來算计沈言。”

算计。可不是算计么……徐帘这厮不单单算计敌人。连沈言都算计。

不过这算计是好是坏可还说不准。毕竟一颗涅槃丹的价值。可是难以估量的。

无数大能都会拿出天材地宝。甚至一个人情來求购涅槃丹。

他们用來当然不是给后辈來突破的。而是以涅槃丹直接将自己拉入心障之中。然后一次次的看破。

这种效果。便等同于炼心了。而且在心障之中。时间的流逝和现实世界的差距简直是巨大到难以估量的。

那些大能心性坚如磐石。一次又一次的看破心障。只会越來越轻松。

不过涅槃丹对于丹境之上的修者。却是无法将其拉入心障之中。否则的话。这种丹药的价值只会更高。

“算计。”徐帘莞尔。“姑且算是算计吧。”

“不过他本心深处隐藏着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再加上你先前所说的那瞬间就消失的毁天灭地的气势。这却是让我有些好奇了。”

“好奇。沈言落入这种境地。你居然还有心思好奇。如果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沈言苏醒。还是不要在这里研究他内心深处的执念是什么了。”

大长老无奈的道:“等沈言醒转过來。你亲自询问他不是更好。”

徐帘无奈的耸了耸肩。

“如果我还有办法。我也不会多此一举的告诉你那番话了。反正之后都能将沈言从心障中唤醒。可现在的问題是我的确沒有任何办法。让沈言醒转啊。”

大长老冷哼了一声。却是不再说话。

场面一下子沉寂了下來。徐帘面上却是沒有丝毫懊恼和后悔之意。反倒是饶有兴趣的望着昏迷不醒的沈言。待得大长老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是突然抬头。然后郑重其事的望着大长老。

“我或许又猜到某些东西了。”

“什么事。”大长老苍老的脸庞微微一阵抽搐。然后道。

“这件东西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与你并无关系。”徐帘刚刚想要开口。旋即却又转过了头去。

“与沈言有关。我是他的师尊。你且说來于我听听。”大长老强忍住心头那已经不知多久沒有过的愤怒之意。嘶哑着声音道。

“这样來说似乎也沒有错。既然你想知道的话。”徐帘想了想。却是点了点头。而后一张口。却是吐出了一个让人震惊无比的答案。

“沈言可能曾经跳出过天元世界。”

“你说什么。。。”大长老的声音猛然提高了无数。然后居然震惊的倒退了一步。

“当然。我指的不是今生。而是前世。甚至是上上世……”徐帘等大长老眸中的震惊渐渐收敛。方才出声道。

“天元大陆和南大陆。以及九州大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有人跳脱出天元世界了……若是沈言真有能力跳出天元。只怕也是不知多少世前的事情了。”

大长老心中的震撼明显沒有消散完。他的声音仍带着丝丝缕缕的颤抖。

徐帘翻了翻白眼。

“白痴。”

什么。。。大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帘。一时之间竟是忘了自己此时应该是愤怒至极的。

白痴。多少年了。多少年了。谁敢在他面前如此云淡风轻的辱骂他一句。徐帘不但骂了。还骂的满眼的理所应当。一脸的不以为然。

“世界。世界是什么你知道吗。世便是前世今生。生生世世。也就代表着轮回不休。生生世世都存在于界中。”

“界便是界限。便是规则。便是囊括六道轮回所衍生出來的一切的地方。”

“天元世界。是因为天元本陆而命名……但这并不代表天元世界里。天元本陆就是最大的。而南大陆和九州大陆。只是因为同属于这颗星辰上才被多数人知晓而已……”

星辰。大长老心头一滞。雪天穹之巅那一颗颗的星辰看似近在眼前。但却触不可及。

“所以稍微动脑子想一想。都能明白天元世界不可能简简单单的只有三块大陆。虽然天元大陆。已经是广阔无垠了。”

徐帘翻了翻白眼。最终下了论断。

“而沈言……想來某一世应当便是天元世界内的其他星辰之上的大能。不过今世正好轮回于此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