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二阴差阳错

仙誓 五百十二 阴差阳错

“七妹她……”沈言只修炼了少顷。心头便泛起一阵涟漪。又回想起之前的事來。

虽然当时他的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心底的冲动。但若要说沈言心中沒有半点欲念的话。那也是决然不可能的。

不过他还能摆正自己的位置。知晓自己和七妹之间的关系。一旦发生了那种关系。可就真的无法回头了。

虽说在某些大家族内。近亲通婚根本算不得什么。但若要让沈言去亵渎自己的七妹……无论如何。他也是做不到的。

“应该是有些伤心。”沈言思來想去。认为自己最后离开的时候。沈如烟露出的那种幽怨表情。应当便是代表着伤心了。

其实沈言根本就不知晓。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子能为他露骨到那种地步代表着什么。

不过想來以他的性子。就算知晓了这些。也是决然不会对沈如烟做出点什么的。

“明日……便是天玄领领主下访的时间。”沈言抬头看了看夜色。有月无星。

“我应该做点什么。看看能否加大谈判的筹码……”他的打算便是。以一式攻击类的小玄术。换取天玄领领主损耗大量真元的代价出手。直接截住沈如烟体内的九玄绝脉。让其延缓时间爆发。

“……对了。”沈言纵身从屋顶跳了下去。而后迅速的离开乾云府之后。方才召來盘旋在天空的青羽鹰。

随着小青飞上天穹。沈言的心思也是活络起來。

“那悟虚花我听过名头。却是沒有见过生长的实物。而且也沒有任何人介绍。这悟虚花到底是夜晚开放还是白天开放的……”

“天材地宝中有着黑夜与白昼之分而生长的灵物。也决然不在少数。”

“我上一次去北行山乃是在白天。不如此番夜里再去查探查探。说不得便能得到些消息。”

沈言之所以要拿到悟虚花的缘故。是因为这东西对于天玄领领主來说作用还是蛮大的。

但他如果传授对方一式小玄术。虽然这东西在小世界里是无上至宝。可问題是……天玄领领主再过上十年。也用不了啊。

沈言之所以能以先天五重的境界。使用封脉诀的缘故。一是因为强悍的心境修为。

其二便是因为封脉诀和探命手。这些都是辅助类的小玄术……所以消耗很小。

但他想要传授给天玄领领主的贯日金虹。却是一招实实在在的攻击类小玄术。这种东西。莫要说化婴阶了。就算是把凝婴阶。甚至于婴变阶的强者找來。也照样还是沒辙。

除非就是……以降阶的代价。强行催动。强行催动的代价就是简简单单的降阶。化婴降成金丹。婴变降成凝婴。

天玄领领主就算得到。他敢用么。一旦修为跌落到金丹境。他领主的位置保不住不说。只怕连亲人家眷都要一起送葬掉。

不过以小玄术的恐怖來说。这东西就等同于一种极限的威慑力。

只要掌握了贯日金虹。那么哪怕是婴变阶。甚至于望虚阶的强者。都不敢彻底得罪了天玄领主。

从这个角度來说。天玄领主拒绝的可能性是极小的。不过沈言为了沈如烟的安危……却是想要将让对方出手的几率达到百分之百。

就算小玄术还不能打动对方。但悟虚花也能作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青的飞行速度可谓是极快的。沈言很迅速的便來到了北行山地界。让小青降低飞行高度。看到了那一汪湖泊之后。他便从半空中直接外放先天真气落了下來。

“地点绝不会有错。”

沈言上一次前來倒是沒有看个详细。不过这一次他在半空中却是观察了北行山许久。发现方远数十里内。只有这么一处湖泊。

与其说是湖泊。倒不如说是泉水。

不过这倒是沒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沈言也仅仅只是需要一个参照物罢了。

“希望这一次能找到吧。”

沈言心中抱着的希望却是极大的。虽然他也不敢肯定。到底能否找到那悟虚花。

先天强者已有了夜视的本事。加上今夜有月悬于天空。沈言却也是将周遭的情形看的真切。

他搜寻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一点点的走过去。蹲下身來细细的查探。

毕竟那悟虚花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万一只有两三寸的话。那定然是要被杂草和灌木所掩埋的。

“沒有……”

沈言轻轻叹了口气。而后往前继续查探过去。

他蹲着身子在杂草从间來回搜寻。虽然动作慢。但却也是一寸一寸的往前推进着。

半刻钟后。身前的地段大概被他彻底探寻了一遍。不要说是悟虚花了。就连一个长相稍微异于周遭杂草的植物都沒有。

“该死……这东西绝对是在此地沒有错。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沈言一边在心底暗自道。一边转过身去。朝另外一个方向探索开來。

“沒有。”

“沒有。”

“还是沒有。”

沈言猛然站起身來。而后目光蓦然转为森冷。旋即终于是忍不住心头的郁郁之意。周遭先天真气倏然爆体而出。

先天真气的力量何等浩瀚。针对这些普通的草木。简直是毁灭性的力量。不过少顷而已。周遭一切便彻底化为了齑粉。

沈言面如寒霜的在原地站了许久。方才叹息了一口气。转而收回了外散的真气。

“此番毁掉了这里。倒是不知日后那修者还有沒有机缘得到悟虚花。”

“我能逆天改命从头再來一次。竟是也沒有这等机缘得到悟虚花。可见天道往复循环。沒有那么容易便能让人轻易钻了空子。”

沈言缓缓转过了身躯。心底却是沒由來的有些沉重。

他感觉从头到尾。自己好像都遗漏。或者说忘记了些什么。

但分明他的记忆又沒有任何的偏差……无论是太古之地的一切。修炼无数纪元所经历的一切。都那样的清晰。如同印刻在他的心底一般。

沈言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过每每看到沈如烟的那一刻。心底的这一丝疑虑。也便倏然消散了。

七妹还在……那便好。纵然是梦。我沈言也认了。

念及此处。沈言突然又有了一丝感触。忍不住的又转过了头去。面上还带着一丝歉意。

“如果因为我愤怒之下所做的一切毁掉了这里。而导致你的机缘消失的话……倒是抱歉……”话还沒有说完。沈言整个人便倏然愣在了原地。

先前靠着泉水处最大的那一株老树因为被他的先天真气波及。已经完完全全的化为了灰烬。

此时他一眼望过去。却是看见那里。盛开着一朵散发着点点光晕的花卉。

虽然沈言从未见过悟虚花的本体。但他知晓。那定然便是悟虚花无疑了。因为只有凝聚了天地灵气的天材地宝。才不会简简单单的便让他毁去。

这可就是真真正正的阴差阳错了……原來悟虚花竟是生长在那株老树的底部。

看來那株老树的中心已经有一部分空掉了。否则也不会任由悟虚花生长在这种地方了。

沈言忍住心头的激动。而后一步步的朝着悟虚花走去。

但转瞬之间。他的瞳孔却是猛然一阵收缩。因为视线之内出现了一支手。将悟虚花一把便拔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