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三献宝

仙誓 五百十三 献宝

沈言站在庭院之中。借着月色细细打量着手中的悟虚花。

虽然他成功凭借着真神通的威慑力逼走了采走悟虚花的不速之客。但却有种越來越明显的不真实感。

沈言思索的时间并沒有很久。他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到了无上仙主的境界。对于某些自己所理解的规则之外的东西。想不明白。也便只能暂且放下。

从北行山归來。天色已至深夜。加之沈言并无睡意。竟是负手立在庭院之中。吹着夜风孑然站了一夜。

翌日。早早的乾云府便人声鼎沸。只因乾云府府主楚风传下令來。今日天玄领领主下访。城主府内设宴。各大家族之人务必前往。

开玩笑……各大家族之人的消息虽然不怎么灵通。但已经到了天玄领领主來的这一天。要是再不知道。只怕这些家族早就除名了。

而去城主府赴宴。绝非简简单单的觐见天玄领主而已。

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可能就代表着整个乾云府的势力格局重新划分。所以这些家族不单要表达出自己的善意。还要让天玄领领主尽可能的对其他家族不满。

但最让这些家族动心的。还是天玄领领主会选出最中意家族的礼物。而后对这个家族做出一次赏赐。

虽然对于天玄领领主來说。这份赏赐可能什么都算不得。但放在乾云府内。那可就真正的是让某个家族一步登天了。

这宴会并不限制二流。三流家族参加。但他们大抵是沒有席位的。不过只要送了礼。恰好又让天玄领领主中意的话。那可就真的是赚大了。

当然。这些乾云府的家族所送出的礼物在他们看來也许很珍贵。可对于天玄领领主來说。都是触手可及的东西罢了。

所以最后选取给某个家族赏赐的时候。定然不是根据那些礼物的珍贵程度來选的。

只在于一个。天玄领领主的意见。他高兴选什么就选什么。

沈言自然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礼物。悟虚花与小玄术贯日金虹。这两样东西一同砸下去。天玄领领主若是不动心。只能说明他脑子有问題。

……

辰时。乾云府内锣鼓声响起。沈言蓦然抬头。便发觉远处的天穹之上。有着六匹金鳞驹托着蛟龙辇。朝着乾云府而來。

那车架之后。跟着至少数十名婢女。皆是御空而行。跟随其后。

“六十位先天五重之上的强者。六位虚丹境。”沈言的眸子微微一凝。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愧是天玄领主。手下的婢女竟都有着横扫整个乾云府的力量。

他的目光落在被金鳞驹托着的车辇之上。却是并未察觉到其内散发出一丝一毫的气息。

小玄术四方灵眼因为修为所限还不能施展。因此他倒是无法探测出天玄领主真实的修为。

不过以沈言的记忆來看。大炎朝的领主。修为应该在化婴阶到凝婴阶的地步。

婴变阶的领主应当也有。但天玄领的领主。还沒有达到那样一个层次。否则他也不会掌握这样一个相对较为弱势的领地了。

上百里的距离转瞬即逝。沈言当下也不敢在迟疑。

毕竟他乃是乾云府明面上的唯一先天境。如果迟迟不到。天玄领主就算嘴上不说。对他也是必然心有不忿的。

于是沈言顺着窗缝看了一眼沈如烟。确认她沒事之后。方才朝城主府赶去。

以天玄领主的派头。倒也不会大张旗鼓的从城池上空落下來。而是在今日专门封锁之后的南门处落下。在楚风和沈家、白家等一众一流家族的恭迎之下。一齐走入了城主府内。

而他手下的那些先天境婢女则是全部顿足在了南城门口。并沒有随他一同入内。

当然……如果遇到以天玄领主化婴阶。甚至于凝婴阶的修为都无法对付的强者。那么他的这些婢女也定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六十六人。说白了只是天玄领主带出來撑场面的罢了。

沈言來到城主府的时候。府内已聚集了众多家族的长老和一些天赋惊人的子弟。

他沒有出示自己的请柬。因为整个乾云府。还沒有人敢阻拦他这唯一的先天境修者。

天玄领领主再强。终归只是偶然下访。一旦离去。就连楚风都要对沈言好言好语。他手底下的仆从又怎么敢阻拦沈言。

“沈公子來了……”沈言刚刚踏进城主府的大门。便有眼尖的家族长老看到了他。当下所有人便一窝蜂的涌了上來。

“白长老。刘长老。陈长老……”沈言不咸不淡的一一回礼。不过他这种态度去沒有任何人敢表露出來丝毫忿然的样子。

而且与沈言搭话的。也只有各大家族的长老们。那些天赋惊人的子弟……在他面前。根本就只能持以仰望的态度。

对于各大家族的天之骄子來说。沈言就是一个不可匹敌的神话。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日便踏入了先天。谁知道他日后的成就。又会是怎样的不可思议。

同周围的一众长老沒营养的互相称赞了一番。沈言等人终于是看到了在楚风以及一众家主的簇拥下走來的天玄领领主。

对方穿着一身紫色锦袍。眉宇间满是威严。走在楚风等人面前。直接就将所有人身上的气势全部给压了下去。

“……见过领主。”

待得天玄领领主走到近前。众多长老与各大家族的子弟皆是躬身道。看來对此刻的情形并不陌生。

沈言也随意的行了一礼。但他心底却是沒有拿天玄领领主当成一回事。

“诸位免礼。我这几日准备在各大府城查探一番。今日只怕也不会在这乾云府久留。”天玄领领主露出一丝略带威严的笑容。他的声音很浑厚。

“诸位且随我入内吧。一切琐事待宴会之后再行商议。”

天玄领领主发话。自然不会有人有异议。于是众人让出一条道來。待得天玄领主走入了厅内。方才鱼贯入席。

不过能进入主厅的皆是各大家族的家主。至于长老和那些有幸赴宴的子弟。则都是坐落在院子之中。

沈言虽沒有一开始去迎接天玄领主。但他却也是跟在沈长河的身后走进了大厅之内。

沈长河本想询问他些什么。但碍于气氛的缘故实在不好开口。于是只好将话按在心底。

天玄领主以及诸多家主相继落座。以沈言的修为本该坐落在楚风的对面。但他却沒有去出这个风头。只是挨着沈长河旁边的位置坐了下來。

“哦。”天玄领主见厅内坐下了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当下便是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楚风。这是哪一位家族的家主啊。”他一眼看出了沈言的修为。自然会认为这是乾云府内某个大家族的家主。

他也沒有认为沈言的年龄便是外在显露的这样。毕竟十七八岁步入先天。在乾云府这样的地方。的的确确有些匪夷所思。

“回领主。这是沈家家主沈长河的孙儿。名为沈言。乃是我乾云府唯一步入先天境的修者。”

这一下。天玄领主面上的好奇之色不由的更浓了一些。

“竟有如此天纵之才。以这般年龄便步入了先天之境么。”天玄领主倒是知晓沈长河的年纪。因而推算下來。沈言的年纪至多也便不过二十岁。所以才会满面惊讶。

要知晓在乾云府这样的环境之下。能以这个年龄突破到先天境的人。那可就真正的是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了。毕竟这里可不如同领城的大家族一般。有着大量的天材地宝。辅助灵丹來供沈言修炼。

“领主谬赞了。”沈言拱了拱手。然后轻描淡写的道。面上沒有恭谨之色。倒也沒有傲慢之色。显得有些云淡风轻。

天玄领领主神色中的诧异更甚。这样一个天纵奇才。看见他。无论是傲慢或是敬畏都是正常的……但像是现在这样云淡风轻的模样。几乎就不可能出现。

面前这少年得有多深的城府和心性。方才持之以这般宠辱不惊的态度。天玄领领主饶有兴致的打量了沈言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却也沒有继续出声询问下去。

“领主。得知你今日要來乾云府探察。诸多家主皆是准备的厚礼。以表示对领主你的尊敬。”楚风见天玄领主停下言语。适时的出声打破了这有些略显怪异的气氛。

“如此一來。我便先谢过诸位了。”天玄领主端坐在了大厅正中的雕花椅上。端起一杯清茶抿了一口。

“楚风。让他们将礼物呈上來吧。也好让诸位知晓。各大家族都送了些什么宝物给本领主。”

楚风点了点头。当下便挥手招來一名侍女。然后附耳吩咐了几句。

不过片刻之后。门外便有着无数的仆从排起了队伍。手中都是捧着献给天玄领主的礼物。

“乾云府何家。以碧玉凝白珠二十四颗献于领主。”第一个走进來的仆从。高声呼道。而后打开了手中的匣子。

顿然一道道碧绿的荧光便闪烁开來。纵是白天也清晰可见。

这一粒粒的珠子通体碧绿。清澈的仿佛湖水一般。在每一颗珠子内。还有着一道道的白色雾气不断的飘荡着。

虽是凡物。但也是奇珍。以何家三流家族的身份。献出这样的宝物。也是极为诚心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接着一个家族。都将他们所献的宝物在众人面前展露了一番。

而天玄领主面上的神色依然平淡。虽然嘴角偶有笑意。但显然这些宝物之中。并沒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PS:似乎是这几章的确有些繁复。不过既然这心障沒有破。那就不能不写。所以小仙整理了一下思绪。直接将大部分的情节跳过。准备直接看破心障了。大概就在几章之内。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