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一南酒仙的突然离去

五百二一 南酒仙的突然离去

“徐帘……为什么要帮他。先前那一番看似愤怒的话。应该是你故意说给他听的吧。”大长老在沈言沒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忽然叹了口气。然后嘶哑着声音轻声问道。

“……”徐帘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索怎么去回答。

“你的底细我一无所知。但你……太恐怖了。沈言的力量还沒有达到能以力破巧。无视一切的地步。有你这个智者相助。他未來的路应该会好走很多。”

大长老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淡漠。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他相信徐帘先前的一番话。

也即表明他此刻对玄天心头的情意已经散了。这不是无情。而是能舍得能放下。

若真绝情。大长老又岂会只因为一句话。痴痴守在万剑宗。等了九十七年。

“不过。正因为你所展露的智太恐怖……我更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沈言。我能感觉到。你并沒有它图。”

听着大长老的言语。徐帘的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莫名之色。

“那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帮助沈言么。”大长老从徐帘的面上看不出悲喜。于是只好出声询问道。

“最初只是因为我对中神策一个承诺。其后我便越发想要揭开他背后的那些秘密。”徐帘的眸中。闪过一丝兴奋。

这是对于未知的兴奋。通常來说。对于未知常人都是恐惧的。但对徐帘这种妖孽來说。只有未知的。才能激发出他的兴趣來。

“而到现在为止。我至少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譬如沈言在渡劫时候自尽的真相是什么。还有他最恐怖的敌人。真的仅仅只是那个玉霄天帝么。”

徐帘的眸中。尽是狂热。

大长老看见这种神情的徐帘。沒由來的感觉全身一寒。

“虽然并不能理解。但我基本算是明白了……至少你跟着沈言。暂时只有好处沒有坏处。”

大长老虽然因为徐帘先前的那一番话极为担心沈言日后的境况。但他也无能为力。

他再强。与沈言口中掌握无数世界的玉霄天帝相比。也仅仅只是一个强大的凡人……亦或者说是蝼蚁罢了。

(……还有一个原因。我们是朋友和伙伴呢……)

徐帘的眉头微微一挑。嘴角却是扬起了一丝很淡。但总算是有了人情味的笑意。

我们是伙伴。哪有撇下伙伴。自己涉足危险的道理。这是沈言在遭遇到兰花公子的那峡谷时。同他说过的话。

徐帘虽然很不屑沈言的智商。但他至少沒有反驳这一句话。既然是伙伴。他自然要帮助沈言将幕后的一切都揭开。

因为他也不会让伙伴一个人去涉足危险。去面对不可预知的未來。

沈言这个时候。也终于是将冰雕观察了一遍然后走了回來。这是徐帘知晓大长老有话问自己后。找出了一个让他去观察冰雕到底是不是和柳霓裳一样的理由将其支开。

“嗯……我不会看错。”沈言走到徐帘近前。而后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道。

“既然沒有看错……那么我的猜测应当便沒有错。那个柳霓裳。玄天。以及洛灵昭是同一个人。也是一枚棋子。”徐帘看了沈言一眼。平静道。

“……徐帘。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往道玄宗赶么。那里似乎距此地很远。等到了那儿。你说不定已经想出了办法來。”

沈言此时一心想要重铸断天刀。得到了希望。他就一刻都不想停留。只有断天刀在手。他才有信心面对接下來可能发生的一切。

“办法我会想。但去道玄宗还为时尚早。你想要偷走那里储备的数百万斤用來为低阶弟子炼制灵器的铁精。至少也要步入蜕凡境才行。”

蜕凡则登天。

蜕凡境就是上境的第一个境界。也被称之为小登天境。或者直接以上境來代表所有打破了周天晶障的修者。

“蜕凡境么。”沈言沉吟了一下。碰到徐帘那古井无波的眸子后。终于是暂且放下心头的其他想法。重重点了点头。

“好。等我达到蜕凡境。我们便去道玄宗。”

徐帘不置可否的抬了抬眼。却是并沒有其他的言语。

在沈言和徐帘商议着等步入蜕凡境就前去道玄宗的时候。极远处的一个山谷内。一个身穿素色衣衫。面容憔悴到极点的女子。正和腰间挂着酒葫芦的老者一同往前走着。

她的面上沒有流露出丝毫抱怨。有的只是坚强。

不过虽然沈如烟此时看起來面容憔悴。但她的衣衫却极其干净整洁。这也是令她有些纳闷的事情。思來想去不得其解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实沈如烟压根就不知晓。每天夜里待得她睡着了之后。南酒仙都会施展一个小小的清尘术。用真气替她除掉一身的灰尘。

那枚耳坠。已经找到了。毕竟有南酒仙这样的大神通者。只要地点和路线沒有走错。虽然耳坠很小。但找到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但找到耳坠之后。沈如烟却不答应他利用神通将自己带到万剑宗的地界了。

南酒仙倒是问了为什么。可沈如烟的答案却让他啼笑皆非……如果让南酒仙用神通带她过去。是不是她就得拜对方为师。

天可怜见。南酒仙虽然心头有这样的念头。但他也沒想到沈如烟会突然问出來。但他又不想撒谎。于是乎冰雪聪明的沈如烟直接拒绝了他用神通带自己去万剑宗的提议。

倒不是沈如烟不想快些见到沈言。而是她对那些打打杀杀的修炼之术。本能的充满了一种厌恶。看都不愿意看见。更不要说去学了。

于是两人之间就再度恢复到了之前那样的状态。白天赶路。夜晚休息。

就在他们步入山谷之内不久后。南酒仙的神色却突然一变。而后急急忙忙的看向了沈如烟。

“我有些要事需要处理。你自己先往前走……待得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就回來找你。”南酒仙说完。打出一道真气进入沈如烟的体内。而后便倏然消失在一脸茫然的女子面前。

因为走得太急。所以南酒仙并沒有看见。自己的真气接触到沈如烟身体的时候。却被一道微不可查的金白色光芒弹开了。

“……”沈如烟感觉自己好像被一颗小石子砸了一下似的。她也沒有在意。更不知晓先前那金白色的光芒。便是那一日西佛陀用九环锡杖打入她的体内的佛光。

南酒仙忽视了这一点。本想是随手留下一道保命真气给沈如烟。但他却忘记了西佛陀打入沈如烟体内的佛光。于是这随手一道真气自然也就毫无抵抗能力的被排斥掉了。

“酒仙爷爷老说不远不远……我看明明还有很远。”倒不是沈如烟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她从某些修者的口中。多少得知了万剑宗所在的雪云地界。气候很寒冷。

只要走过了以骆驼山为界的这一条线。那么气候便会倏然发生很大的变化。通过气候的变化。沈如烟很容易就明白自己现在离万剑宗的地界还有很远。

不过沈如烟这一路走來。找寻沈言的信念始终支持着他。虽然南酒仙离去。但她也并沒有感觉到害怕。

虽然这一处山谷。的的确确有些寂寥深邃。

此刻是白天。顺着两侧闪避滚下來的风很轻。于是便轻轻扬起了沈如烟的发梢。让她那一张饱经风霜的俏脸彻底的暴露了出來。

她一步步的往前走。听着四周不绝于耳的虫鸣声。却是眉开眼笑。心情似乎也变得舒畅了不少。

南酒仙离开的时候已是下午。沈如烟只是走出约莫十余里路。天色便渐渐暗淡了下來。随着夕阳跌进远山。整个山谷便彻彻底底的归于沉寂。

四周那些迭迭起伏的虫鸣声渐渐消散。不过剩下了少部分还在发出细微的响动。

沈如烟饶是再坚强。也仍然是一个女孩子。所以也不免的有些害怕。未知才可怕……这种淡淡的恐惧。比她看见朔云城周边那无数的尸体时。还要心惊胆颤。

或者说……看到朔云城周遭那因为战火而出现的无数尸体时。沈如烟心中更多的是悲哀和伤感。似乎根本沒有出现恐惧这种情绪。

唰唰。。

沈如烟找寻着能藏身的地方。准备度过今晚。但她查探了四周一番。却根本沒有发现任何合适的地方。

正当她准备转身的时候。却发现先前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顺着一条路走进了一处三面环草的地方。

而随着轻轻的响声。周围的杂草开始不规则的摆动。沈如烟的黛眉微微一蹙。神情中泛起一丝紧张。樱唇更是无意识的紧紧绷在了一起。

还不待她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面前的草丛便是一阵大幅度的摆动。紧接着一个身影便直接从中窜了出來。

那是一头如虎犊般大小的野狼。它的獠牙上还滴滴答答的流淌着涎水。绿油油的眼珠中满是残暴的血腥杀意。

沈如烟惊呼出声。旋即忍不住的倒退了一步。竟是被身后的藤蔓一下子绊倒在地。

她急急忙忙的捂住发出声音的嘴唇。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助的光芒……她走过这么远的一段距离。因为此前大多数都是附近的城池范围内。因而沒有遇见野兽。

后來虽然也有在某些危险的地方入山穿林的情况。但那些野兽嗅到了南酒仙的气息早就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所以这是沈如烟第一次。碰见一头饿狼。不……不是一头。

沈如烟一偏头。惊恐的发现四面八方全是绿油油的眼珠。不下十余对。她竟是被一个狼群给包围了起來。这下子更是连分毫逃脱的机会都不可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