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十徐帘没本事

仙誓 五百二十 徐帘没本事

“这……未免也有些太离谱了,”沈言在徐帘话音落罢后,方才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喃喃道,

“离谱么,那是自然,我也觉得离谱,”徐帘点了点头,

“不过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在我看來,便是将排除掉一切不可能的原因,那么剩下的那一个无论多么不真实,我都会去选择相信,”

沈言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徐帘似是看出了他想说些什么,于是直接挑了挑眉头再度开口,

“我知晓你担心什么……”

“是啊,依照你这样的说法,我在神州就被算计了一辈子,到了这里还在被一双若有若无的眼睛注视着,”沈言露出了一丝苦笑,

“上辈子所有的经历都被人在某一处未知的地方看着,这辈子无论我做些什么,好像都会扎进一个又一个的局里面,”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倒宁愿相信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话虽如此,但沈言的神色之间,却分明满是无可奈何,

“是了,有这样的担心是必然的,”徐帘沉吟片刻,“但是我从一开始便说了,这些局是既定的,也即是说只要到了需要的时候,必然会浮出水面,”

“而既定,也就代表着不被影响,所以那幕后的未知存在,应该只是知晓你的一部分事情,绝沒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

“但你刚刚那一番话,分明……”沈言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的言语沒有问題,而是你思维的惯性和人性的根本缘故,会将某些未知的东西,扩大到让自己都感觉到恐惧的程度,”

徐帘的眸子里泛起一丝平淡,旋即收敛,

“如果真如同你所想的那样,那我们什么都不必干了,正如我先前同北剑仙所讲的一般,那幕后的未知,必然是有着多番限制的,”

“至少其一,对方并不能读人心,其二,他们不可能做到所谓的全知,”

沈言的神色变得迷惘起來,然后不解的看向他,

“那你之前说他布下这样多的局,好像就是为了专门针对我,如果不能做到全知,那么他如何能在许久之前便布置好所有的一切,”

“布局这一点并沒有错,但局是可以破的,对方能洞彻到发生在你身上的某些事,或许是某些神通的缘故,当然若是对方的智也达到了一定的水准,照样能推算出自己想知晓的东西,”徐帘言及此处,却是不再待沈言询问,直接再度出声,

“……而他通过什么來推算,这便要涉及到我之前讲过的东西,那幕后的未知存在能在某种程度上知晓你的部分信息,”

“只要具备足够的讯息,那就沒有推算不出來的结果和答案,”

徐帘的声音斩钉截铁,不过微微顿了顿,他又是沉吟了起來,

“那么现在解释你最大的疑问……为何那幕后之人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全知,”

“全知,意味着什么你明白么,”

沈言刚要点头,但看见徐帘如同闪烁着针芒一般的眼神,当下明知的闭口不言了,在这个妖孽的面前,他真的明白什么东西么,

“全知即全能,”徐帘一句话,直接就下定了论断,

“不要用那样的一副目光看着我,全知便是全能,这一点是必然的,”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舔了舔略有些干涩的嘴唇,方才询问出声:“那么按照你的说法,所谓的全知就等同于无敌于世间了,”

“不错,”徐帘极其肯定的点头,神色之间沒有丝毫犹豫,“不单单是无敌于世间,是无敌于时光所能蔓延到的任何地方,”

“全知怎么能等同于全能呢,这分明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好不好,”沈言的思维,完全在纠结于全知和全能这两个词语的字面意思上,

“白痴,愚昧,”徐帘一时间将自己的两个口头禅全骂了出來,

“我只问一点,你知道六道轮回么,你知道过去是怎样,未來是怎样么,”

“而全知,就等于你知晓了一切,知晓了六道轮回规则,知晓了天地规则,知晓了一切存在过的功法,秘技,神通玄术……”

“甚至知晓自己未來会发生什么,过去发生过什么……当所有的一切都知晓的时候,也就毫无意义的等同于无敌了,”

“我明白了……这就是知晓一切就自然能做一切的道理,也就是所谓的全知便是全能,”沈言此时,终于是恍然大悟,

“其实探讨这个问題很沒有意义,”徐帘耸了耸肩,根本沒有给沈言任何休息的时间,“我想要知晓,你所说的重铸断天刀的方法是什么,”

“……我倒是忘了,给你这个妖孽说说,应该很容易能找到解决的方式,”沈言回想起重铸断天刀的恐怖要求,就是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当他看见徐帘那云淡风轻的面庞之时,却又是一脸轻松的模样,

“寻找到百万斤铁精,再加上三块寒月冰魄,就能完成第一阶段的重铸,”沈言的声音仍有些颤抖,他实在是被这样一个恐怖的数据给吓到了,

“铁精,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千斤铁矿能冶炼出十斤左右的精铁,而千斤精铁,方才能凝练出一斤铁精,你确定你沒有记错,”徐帘的神色,也分明是掠过了一丝诧异,

“而且那寒月冰魄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我记得雪云沼泽中的赤幽玄有一块,但就是不知晓还在不在他手中,”

寒月冰魄什么的沈言倒是暂且还沒有太多的感触,毕竟三块和百万斤的差距,未免有点太大了些,

“好吧……铁精的话,我想我的确知晓一个地方有,而且在整个苍木州,应该也只有这个地方拥有着百万斤的铁精储备,”

徐帘沉吟了片刻,旋即轻声道,

沈言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心神,几乎是接着徐帘话音刚落就询问了出來,

“哪里,”

“道,玄,宗,”徐帘的神色中,露出一丝玩味,然后一字一顿道,

大长老的眉头微微一皱,正要说些什么,却被沈言兴奋的一番话弄得啼笑皆非,

“道玄宗有一百万斤铁精,徐帘你能不能想个办法,看看我们能不能混进去……将那些铁精偷出來,”

徐帘愕然的看了他半响,然后才讶异的指了指自己,

看见沈言点头,他平淡的声音中终于是带上了一丝细微的怒意,

“沈言,你这个白痴拿我当什么,神仙么,混入道玄宗去偷东西,你觉得这种事情能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要是你这个便宜师父还沒有弄成这副模样,说不得那些老家伙还要卖几分面子给个几千上万斤的铁精意思一下,但现在你是想都不要想,”

“我真是有够佩服你的,从哪里生出來混入别人宗派里偷东西……而且还是偷一百万斤东西这么奇葩的想法,”徐帘翻了翻白眼,却是沒有了心思跟沈言这厮计较,

“有些话本上,不就是这般写的么……某某人孤身潜入哪个大门派,盗走了对方门派中镇派之宝,大量丹药,功法秘籍什么的……”沈言无辜的嘀咕了一句,

“而且你难道不知晓青萝去雷霆正宗,也将对方的天虚引雷诀给偷拿出來了么……”

徐帘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暂且不说其他的东西,那放着天虚引雷诀拓印本的偏殿根本就不是雷霆正宗什么重要的地方好不好,”

“更遑论青萝手中拥有青冥九幽镜这般逆天之物,只要不遇到上境强者,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发现她的踪迹,”

“但她去的那偏殿,又怎么可能遇见上境强者,诸多巧合之下,才让她顺手拿出了天虚引雷诀的拓印本,不过你以为这东西有多珍贵,”徐帘一脸的无奈,

“何况最后她还不是被雷霆正宗的人追杀……你真不会想着让我带着你混进道玄宗里,然后去对方防卫最森严的灵材殿偷东西吧,”

“……”沈言一脸尴尬,他明智的选择了保持沉默,

“混入道玄宗这等州级顶尖宗门就是一件千辛万苦的事情,而且我保证混进去之后你决然不可能有接触到灵材殿的机会,就算能接触到……”

“你确定自己能在一大堆上境强者的眼皮子低下,搬走百万斤的铁精,”徐帘似乎是越想越气愤,于是越说越來劲,

“开玩笑好不好,那是一百万斤铁精,要是能无声无息的拿走,我还纠结个屁,”徐帘瞪了沈言一眼,而后大吼着下了最后的论断,

待得他气呼呼的神情消散,再度归于平静后,沈言方才撇了撇嘴,

“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告诉我道玄宗很厉害么……沒本事想个天衣无缝的办法让我从道玄宗得到一百万斤铁精你就直说,干嘛要一副得势不饶人的样子,”

徐帘听他言语,当下便是眼睛一瞪,

“我沒本事,我沒本事,我告诉你……不出十天半个月,我绝对就能研究出一个天衣无缝的办法來……”言及此处,他却是突然顿住言语,因为他看见沈言在很得意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