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九洞悉

仙誓 五百十九 洞悉

沈言觉得自己有点转不过思维,于是待得徐帘话音落罢,他就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

“气运,”徐帘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寒意,而后沉声道,

“什么断天刀,什么修为都是虚的,你损失的东西,便是气运,”

“气运,”沈言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个词他不陌生,但这种东西,也未免太笼统了一点,

“不错,正是气运,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从你渡天地之劫开始,到之后的一切,都是既定的事情,”徐帘点了点头,

“那个玉霄天帝,亦或者是某个未知的存在,慑于你那滔天彻底的气运,方才出现了这么一出好戏,”

“……对方所看重的根本不是断天刀,因为一柄神兵利器终归只是外物,我如果沒有料错的话,你的气运,只怕能与那所谓的玉霄天帝分庭抗礼,”

沈言的神色一滞,旋即怔怔的看着徐帘,

“也即是说,如果你当时不自尽的话,那一道神霄天雷也杀不了你,因为天道容不得你死于非命,但你自尽,便是自己断绝自己的气运,那就怪不得其他人了,”

“其实我还怀疑一点,当时你自尽,真是与那天机公子的一番话有关么,”徐帘似乎无视了沈言倒吸一口凉气的震惊模样,沉声道,

“你什么意思,”沈言疑惑道,“我当时不知晓你的那一番气运之说,加上又和一众意图染指断天刀的修真者大战过,所以自知神霄天雷落下必死无疑,”

“而断天刀落在天机公子的手里,总比落在那一群所谓的正道领袖,魔门巨擎的家伙手里好,”

徐帘听到他的言语,嘴角却是微微扯出了一个弧度,

“修真,……求真我,即所谓明心见性,修成真实么,”

这句话不过是他的喃喃自语罢了,这个念头一转即逝,而后他的目光便落在了沈言面上,

“天机公子,你确定……你的记忆不会出现紊乱,亦或者错误的情况么,”

“开什么玩笑,我的识海一片通明,此时更是触摸到了晶障的境界,破障便能蜕凡登天,怎么可能会出现记忆紊乱这种情况,”沈言听到徐帘的话,当下便是摇头大声道,

“哦,那么你能否告诉我,你在心障中,经历了些什么,”徐帘并沒有急着反驳,而是等他喊完,方才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这……”沈言一愣,不是他不说,而是他真的不记得了,他只感觉自己此时心头豁达通畅,但到底他的心障是什么,他的的确确一点印象都沒有了,

而他这一次得到的两个收获便是触摸到了晶障,以及找到了重铸断天刀的方法,

“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不是你不记得,而是某些存在,不想让你记得,亦或者说,这是既定的事情,那些未可知的存在也根本不知晓这一点……”

徐帘既然说百分之八十以上,那基本就等同于百分之百了,于是沈言惊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方才一脸阴沉的收回目光,

“徐帘,你的意思是,,玉霄天帝么,”

徐帘不置可否的笑笑:“你若是这样认为,那便姑且算是这样吧,”

“碍于某些方面的原因,有些东西,我暂且还处于推断之中,在沒有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之前,还是先不告诉你了,”

沈言本想追问,但想了想,终究还是放弃了从徐帘口中询问出某些他不想说出來的讯息的这个念头,

“我的问題问完了,你有什么疑惑就说出來吧,我选择性的替你解答,”徐帘见沈言的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道,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她的,”在徐帘话音落罢之后,沈言立刻指着身侧的冰雕询问道,

“这并不奇怪,如果她们是同一个人的话,我想我也认识玄天和柳霓裳,”

徐帘沉吟了一下,旋即开始正面回答沈言的问題,

“至于为什么知晓你也认识她,是根据你醒转之后的一系列反应推断出來的,”

“怎么说,”沈言反而更为疑惑,

“你睁开眼之后,第一次看向这冰雕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和诧异,”徐帘顿了顿,而后继续出声,

“当然,你眸子里露出疑惑和诧异这并不奇怪……但当这种目光出现在你已经见过这座冰雕之后,那就极为奇怪了,”

“我问过北剑仙,他雕刻这冰雕的时候为你留下了纯粹的剑意,之后你來此参透了一部分,所以你定然在参悟剑意的时候已经见过这座冰雕了,”

“那么在你已经见过这座冰雕的情况下,你露出疑惑的神情,也即表明着……可能你心中的某一段记忆,被这冰雕触动,让你感觉到了迷惑,”

徐帘浑然不顾沈言见鬼一般的目光,话音刚落便再度开口,

“当然用这个原因來推断你认识她,虽然可能性已经达到了六成以上,可也难免武断了些,”

“但你起身的时候,再度看向这座冰雕之时,眸中的疑惑竟然转为了若有所思……”

“对一个你不认识,亦或者说不熟知的人來说,你沒必要去思索什么东西,因而这也就表明有八成的可能性,你认识她,而且关系还很熟稔,”

沈言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他自己看向冰雕之时到底是什么神色他都不清楚,徐帘竟能做出这样的判断,简直骇人听闻,

“还有问題么,”徐帘直接无视了沈言眸中的震惊,一脸平静的模样,

沈言想了想,而后点了点头:“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既然刚刚你也提及了柳霓裳,或者说玄天的事情,关于她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猜测到一些什么了吧,”

徐帘思索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好吧,如果这是一盘棋的话,她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说与否并不能影响到什么,只不过是让你的疑惑解开罢了,”

“恩,你说,我听着,”沈言的目光有些莫名,他明明感觉自己似乎跟这个女子很熟悉,但心底却根本沒有半分熟悉的记忆,竟如同一个陌生人一般,

这从他的称呼便可以看出來,他曾经称呼柳霓裳,绝对不可能会带上姓,

“哼,,狗血之极的算计,你,北剑仙还有中神策,更是三个白痴,竟会上这般狗血的当,”徐帘冷冷的看了那冰雕一眼,然后方才道,

沈言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大长老一眼,却见后者面上虽有愤怒,但更多的却还是无奈,

“你同他相恋,还等了九十七年,我可真够佩服你……”徐帘见大长老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却是微微叹了口气,

“……不过却也不知该说你痴情,还是痴傻了,”

“这玄天,应当便是我所提到的某个存在布下的一枚棋子,”徐帘此时蹲下身來,而后一边说一边在地面上开始写画起來,

“玄天在九十七前和大长老相恋过,这是第一个局,”

“她在数年前,以洛灵昭的身份出现在中神策的面前,最后也是为了情爱的缘故,中神策算计苍天,结果一命呜呼,让中神策死,这是第二个局,”

沈言忽然微微一愣,他想起一件事來,

“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大长老在万剑宗之危的时候,决然不可能出现在雪云,于是你便会去找中神策,但在那未可知的存在看來,中神策的智谋太高,所以必须死,”

“某个存在以洛灵昭这枚棋子诱杀掉中神策后,你就寻不到中神策,便无法解万剑之危,那么三年之后,洛灵昭就会以玄天的身份和北剑仙会面,而后施计让北剑仙身陨,”

徐帘的眸中,是洞悉一切的深邃,

“这样一來,你会因为找不到中神策的缘故,而在大宋朝这一次洗局中一步走错,步步皆错,但这样也无妨,因为有北剑仙这个能将你从错误的道路中以大力量将你扯回來的存在,”

“第二个局,三年之后让大长老身陨,你便直接失去了这样一个在弱小时期保护你的后盾,”

沈言的神色有些闪烁不定,直觉告诉他应该相信徐帘的话,但这番言语在他看來未免有些太耸人听闻了点,

一百年前到三年之后,布下延续至今的一个局,只是为了针对他么,

“不要那样的一副表情,这种本就是既定的事情,即便是过上一千年,也是能让此局再适当的时候浮现出來应对某些事情,”

“第一个局沒有出错,第二个局料來也不该出错,但我却成了其中一个变数,”

沈言一惊,变数,这一句话倒是沒有错,若非徐帘的缘故,他根本就不可能在雪云边境,让万剑宗的势力存留大半,而且还在其后躲开了自在魔门的一番算计,

“还有一个局,便是在神州,化名为柳霓裳成为你的红颜知己,让你心甘情愿在神霄天雷之下,自尽身陨消弭掉自己的一身大气运……”

“而我不理解的事情则是……为什么那某个存在要未卜先知的布下这么多局,來针对虽然身负大气运但却已经身陨的你,”

“……更主要的是,你居然在这样的连番算计下,都沒有身陨,我实在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言云里雾里的一脸茫然之色,大长老却反而是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徐帘眸中方才掠过一丝恍然,

“除非……那未可知的存在,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一正一邪,保护你与抹杀你,而且那未可知的两个存在,无法直接接触到你……因而才会你來我往的不断算计,”

“而且……我甚至怀疑,那未知的存在已经沒有了布局的机会,也即代表着,先前我所说的一切,是早就布下的局,”

“若你当时不自杀身陨断绝气运,这所有的局……便尽皆不会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