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十八重铸断天刀的方法

仙誓 五百十八 重铸断天刀的方法

“……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你应该忘记自己的心障到底是什么了,”

徐帘看见沈言的眸子从迷惘和震惊慢慢的转为了正常,方才淡淡的出声道,

他浑然不管大长老和沈言莫名其妙的目光,直接转移了话題,用手指着身侧的那一座冰雕,

“那么现在重要的不是你心障之事,反正你已经破障而出了,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她是谁,玄天,洛灵昭,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你应该认识她,”

徐帘的声音平静无比,但大长老却已然是一脸惊容,

“……发生了……什么,”沈言呆呆的看了一眼那冰雕,心中本该出现的悸动和某些东西,似乎已经完全消散了开來,

“哦,是这样么,我想我应该明白了,”徐帘看见他目光中的神色,然后又恍然的点了点头,

“是至爱么,你看清自己的心障了,”

“不对,徐帘你能先稍微停一停,让我捋一捋思绪么,”沈言愣了半响,然后方才摆了摆手,急急忙忙的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徐帘,

“需要我给你从头解释一下么,”徐帘点了点头,然后道,

“当然,”沈言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简单來说的话,情况是这样的,你使用那所谓爆体五阶段的力量造成了自己经脉断绝,因而我让你服用了涅槃丹进入心障,”

“现在距离涅槃丹十二个时辰的药力失散,还有六分之一个时辰,你掐着最后的时间破障而出,你的修为……应该,至少晶障了吧,”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方才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

“我的经脉,似乎变得更坚韧了,体内的真气也变得更加凝实……这是涅槃丹的效果么,”

沈言又惊又喜的探查了自己体内的情形半响之后,方才注意到了大长老的模样,

“师尊,,你,,,”眼前这个苍老年迈,风烛残年的老人,真的是当时那一剑西來,天外飞仙的万剑宗大长老么,真的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北剑仙么,

“他沒事,修为耗尽了而已,死不了,”徐帘的声音,根本沒有分毫的变化,

沈言刚刚想要发怒,但旋即发现自己,似乎除了干吼几声以外,根本就拿徐帘沒有任何的办法,于是只好冷冷的看着他,

“别这样望着我……你的修为达到什么地步了,还有,她是谁,”徐帘耸了耸肩,而后又将手指指向了身侧的那一座冰雕,

“我的修为,……这是,晶障么,”沈言蓦然一愣,眸中的冷色消弭,旋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半响之后,方才有些疑惑的喃喃出声,

“晶障,那就对了,既然你的修为沒有在涅槃丹的药力下突破凡境,蜕凡登天的话,那么想來,此次破除心障后,你应该得到了比修为突破到上境更重要的东西,”

徐帘听见沈言的言语,毫不意外的点了点头,而后云淡风轻的道,

“徐帘,刚刚你似乎沒有和我说过这些事情,什么洛灵昭,还有为什么你说沈言会认识,”大长老的声音很嘶哑,但分明已满是疑惑,

“等我先弄明白一些事情之后再告诉你,”徐帘对于大长老,还是持之以平等的态度的,所以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询问答道,

“啊,”沈言被徐帘先前的一番话完全搞懵了,他愣愣的看着后者,不过旋即,整个人的神色变得震惊和难以置信,紧接着便是狂喜,

“让我猜猜看……心神境界的提升,不可能,否则北剑仙也不会感应到那毁天灭地的气势,招式,神通,亦或是小玄术,”

“真神通你得到也是无用,假神通哪里又能比得上你那锋芒九式,小玄术,这种东西,想來给你你也用不了,”

徐帘忽然抬起了眸子,刚好撞上了沈言的目光,

“我记得你施展锋芒九式的时候,兵刃乃是由属性精灵与真气凝形而成,这样说來,你并沒有自己的兵器……”

“也不对……你凝形而出的兵刃带着一股势,虽然很淡,但却贯彻天地,这样说來的话,你的兵刃应当是毁坏了,你在心障之中得到的收获,不出例外的话,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是修复或者重新获得当时你施展锋芒九式时所凝形的那柄刀的方法,”

沈言干巴巴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旋即呆呆的看着徐帘,半响之后方才干涩的憋出一句话來,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那柄刀叫什……算了,它是什么沒有关系,这个女子你认识么,”徐帘似乎根本沒有在意自己先前的那一番话,第三次指着冰雕询问出声,

“霓……裳,”沈言此刻心头的感觉很奇怪,他明明感觉自己好像对这座冰雕很熟悉,但似乎又很生疏,

大长老那苍老的面庞,此时已经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他嘴唇嗫嚅了一下想说些什么,但终是沒有出口,

“玄天,洛灵昭,柳霓裳,”徐帘眉头一皱,片刻之后舒展开來,

“好算计,”

沈言本來还疑惑自己心头的那种感觉,他明明觉得自己知晓柳霓裳的一切,但似乎心中更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个人般,

不过听到徐帘声音中的赞叹之意,他倒是反而将目光转了过去,

“我想我应该清楚了……”徐帘看了沈言一眼,旋即微微一顿,

“那么沈言……告诉我,你从何处而來,又因为什么而來到天元本陆,”徐帘的问題让沈言微微一惊,旋即神色一动,

“你问的问題很奇怪,我不是说过了么,我是紫云城附近的沈家之人,那当然是从湘云镇來的啊,”

“哦,”徐帘并未反驳,只是用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沈言,

“不要在我面前装不知道,你明白我到底在问些什么,”

只这一句话,便让沈言苦笑了起來,也彻彻底底打消了说谎的念头,

开玩笑,在徐帘这种妖孽面前撒谎,只怕会弄巧成拙,而且一旦徐帘真的问出一个问題之后,其实也就代表着他心头已经有了猜测,

从这段时间的接触和经历來看,他心中的猜测接近正确答案的概率,高达九成,

“好吧……我说实话,”沈言无奈的点了点头,沉吟道,

“早先在自在魔门地界附近,我和你便谈过宇宙的概念,如果按照这种猜测來看的话,我应该是天元界内某一刻星辰之上的人,”

徐帘点头:“而当时你在那里所说的天元本陆,以及南大陆与九州大陆是一颗星辰,还有宇宙的言论,应当也是出自于你原本所在的星球之上,”

“再加上你所说,你常与魔门之人打交道的一事让我更为怀疑这一点,在你服下涅槃丹后,我方才证实自己的猜想,”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徐帘……哈哈哈……你也错了一回,”

沈言的狂笑,倒是让徐帘的神色出现了一丝错愕,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

“哦,”

“其实我起先也以为我应该还处于原本的世界之内,但之后我却发现,我应该是直接跨域了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屏障,从神州所在的世界,來到了天元世界,”

“……理由,”徐帘沉吟片刻,而后抬起头道,

“这就牵扯到我來此之前的事情了……”沈言沉吟了起來,刚准备开口,却见大长老抬手拦住了他,

“徐帘,可以说么,”大长老拦住沈言之后,也不顾他面上的疑惑,而是转头看向了徐帘问道,

“无妨……既然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说出來也是沒有关系的,”徐帘摇了摇头,而后示意沈言继续,

“我前世乃是神州之人,神州属于哪一个世界我也不清楚,我们那里的修炼体系也与这里不同,修炼到一个名为渡劫境的境界之时,便会迎來天劫,度过之后就能飞升上界,”

“渡劫,天地之劫么,”徐帘眉头微微皱了皱,

“但在我渡劫之时,却不知道为什么,被神州的玉霄天帝,也即是传闻中掌管无数世界的天帝算计,差一点被他隐藏在劫雷中的神霄天雷打的粉身碎骨,”

沈言言及此处,神色之中,却是露出了一丝恨意,

“差一点,这样说來,他并沒有依靠那所谓的神霄天雷杀掉你,那么你……是怎样死的呢,”徐帘点了点头,而后问道,

“在神霄天雷未落下之时,我渡劫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他依靠着辟劫丹的力量,避开劫雷,想要同我做一个交易,”

“他在外的名号是天机公子,号称算尽天下,”沈言虽然见徐帘面色平静,但还是解释了一番,

“算尽天下么,我想……”徐帘顿了顿,却是并沒有将这个只有五成几率的猜测说出來,

“我在神州,有一个红颜知己,名为柳霓裳,但她身患九玄天脉……”沈言言及此处,神色却是微微一顿,

“停,九玄天脉,我看过一本名为诸天十大绝脉的古书,知晓有一绝脉名为九玄绝脉,却不知这九玄天脉,又是何种先天经脉,”徐帘突然出声道,

“九玄绝脉,”沈言喃喃自语了两声,总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却死活想不起來,

“算了……你继续说,什么绝脉的事情暂且不用管顾,”徐帘见他疑惑的模样,顿时摆了摆手道,

“……恩,得了九玄天脉的柳霓裳寿命短暂,那天机公子医术超群又号称生死无常,他与我的交易便是以我的性命和断天刀,换取柳霓裳五十年的寿命,”

沈言说到这里,却是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当时居然会同意这个荒谬的交易,

“看你的表情,你应当是同意了……那么断天刀,应该就是你施展锋芒九式时凝形的兵刃,”徐帘见他模样,却是淡然出声道,

“不错……我自尽之后,本以为断天刀会落在天机公子手中,但之后断天刀的刀魂却随我來到了天元世界,而我此次从本心中破障而出,得到的好处便是重铸断天刀的方法,”

沈言的声音,终于带上了一丝喜意,

“重铸断天刀后,我便能让刀魂融入其内,重新得到我的断天,”

徐帘听他说完,思索了半响之后,方才神色复杂的看了那冰雕的玄天像一眼,而后用一种白痴的目光望着沈言,

“你以为得到断天刀的重铸方式你便赚到了,我告诉你……你损失的东西更多,很多很多,多到了我说出來,都怕你难以承受的地步,,,”

徐帘的语气,已是斩钉截铁,神色之间更是平淡之极,这是他一贯的姿态,

当他信誓旦旦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便代表着他接下來的话,必然有着八成以上的几率是千真万确的,

PS:童鞋们不要觉得,沈言透露自己是神州來的,就有一种不爽的感觉,好像秘密被人发现了一般,

这压根就不是重点,仙誓的世界并非神州和天元世界这么小,所以大家完全不要因为沈言暴露了自己是神州來的事实之后,就感觉不爽,我保证,徐帘不是妖孽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