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三不可尽顺天意

仙誓 五百二三不可尽顺天意

“丢东西了.”沈言狐疑的看着徐帘.

“你真的不记得.”徐帘微微一愣.“不过如果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沒有错的话.应该的的确确是有什么遗失在雪云沼泽内了.”

“怎么说.”沈言诧异道.自己什么时候丢东西了.

“蝶依提到雪云沼泽一行的时候.我问她到底是要去做些什么……她的言辞有些闪烁.那么铁定她不是寻人.便是寻物……”徐帘平静道.

“而且无论寻人或者寻物.都和我们脱不了干系.否则蝶依一个周天境的修者.沒必要围在我们身边转.”

“不过此时与我无关是肯定的.毕竟当时她和你们在雪云沼泽撞面的时候.我还在天机阁内.”徐帘话音落罢.沈言倒是点了点头.

毕竟徐帘的话并沒有错.若非为了找什么东西.亦或者直接就是为了找人的话.根本就沒有那个必要跟在他们身边.

何况在先前万剑宗被围的时候.她也并沒有离去.那么显然……她要做的事情.只怕还真的离不开自己等人.

当然沈言这会儿明白是明白了.可沒有徐帘的点播.他是打死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的.

“……我去问问蝶依.”沈言思筹了一下.然后说道.

徐帘啼笑皆非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摇了摇头.

“你去问她也不会说的……其实只要她开口.透露出些许的信息.我便能推断出來一些东西.但问題是……我去问她的时候.除了众人都知晓的事情.她便一句话都不肯多说了.”

沈言挠了挠头.然后有些莫名其妙.

“既然你不是让我去问蝶依这件事的.那你來找我做什么.”

“哦……你不说我倒是差点忘了.”徐帘做出一副恍然的模样.“你步入上境.还需要多久.”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面色大喜.

“你的意思是.找到混入道玄宗的方法了.”

“这倒不是.不过我得提醒你一点.铁精虽然珍贵.但毕竟可以依靠铁需提炼出來……但那三枚寒月冰魄.却是有的你找.”徐帘摇了摇头.

“我來问你达到上境沒有.是想在你步入上境之后.往雪云沼泽走一遭.”

沈言面上的喜色一下子就收敛住了.他恨恨的瞪了徐帘一眼.不过后者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古井无波的死人模样.

“去雪云沼泽.去那干吗.”沈言皱了皱眉头.

“我还答应过一个人.要同她去九州大陆走一遭的.我达到上境之后.还是先去道玄宗寻找那些铁精.将断天刀修复才好.”

徐帘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而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沈言.

“你确定不去.”

看见徐帘这幅模样.沈言哪里不知道他心底又是一肚子的坏水.

可问題是他摸不准徐帘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被对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了半天.沈言终于忍不住的嘀咕了起來.

“去雪云沼泽也不是不可以么……可问題是你总得告诉我去那里到底是做些什么吧.”

“寒月冰魄.”徐帘这一次倒是沒有迟疑.直接沉声给出了答案.

“寒月冰魄.”沈言微微一滞.“你的意思是.让我去雪云沼泽取到寒月冰魄之后.再去道玄宗取百万斤的铁精.”

“大概是这个意思.不过你显然料错了一点……寒月冰魄这东西.很稀少.毕竟是万年冰寒之地才能凝结出的瑰宝.雪云沼泽如斯之大.也仅仅只是赤幽玄手里有一枚罢了.”

赤幽玄.赤幽玄沈言微微一愣.旋即记起來当时在雪云沼泽和那一条赤金蛟碰面的时候.对方似乎说过问他要什么宝贝.

那个时候不但提到了寒月冰魄.似乎还有什么日曜金精这种东西……天可怜见.沈言当时哪里知晓寒月冰魄会是自己修复断天刀的材料之一啊.

若不然他当时应该也就不会去要什么赤金蛟血.而是选择要这寒月冰魄了.

不过话说回來.如果不是赤金蛟血入灵的强大生机.说不得青萝已经死在了那个雷霆正宗的雷劫手里.

如果往这方面想的话.沈言倒也沒有觉得可惜什么的……只是徐帘的话.的的确确是惊到他了.

“徐帘.你他~妈又在跟我开玩笑是吧.你是不是想着.什么时候坑死我得了.”沈言愤怒的指着徐帘颤抖着道.

可惜他这一番愤怒根本沒有起到丝毫作用.徐帘甚至连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赤幽玄.你让我去从赤幽玄手里抢寒月冰魄.”沈言颤抖着吸了一口气方才平复下心情來.

他敢肯定.徐帘这厮是沒有见到赤幽玄半个身子立在半空.须髯飘动时那恐怖的压迫感.否则料他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來.

那根本就不是人力能抗衡的东西……那是一头还有甲子年限.便要化为真正蛟龙的赤金蛟.

“怕了.”徐帘玩味的一笑.

“什么.你说谁……谁怕了.”沈言瞪了他一眼.沒由來的缩了缩脖子.

“既然不怕.等你上境.我们就去找赤幽玄.”徐帘点了点头.“不要用那种吃人的眼神看着我.其实赤幽玄沒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

“这还不恐怖.”沈言一瞪眼.徐帘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等你到了上境.就会明白了……不信你问你师尊.”

听到徐帘的话.沈言不由得偏过头去.看向了一旁风烛残年的大长老.

大长老见徐帘突兀的提到他.紧接着沈言便转过了头來……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艰难的点了点头.

“你看吧……你师尊都点头了.”徐帘耸了耸肩.“道玄宗那些家伙可比赤幽玄要厉害的多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怎么总感觉有些怪怪的.”沈言狐疑的看了徐帘一眼.发现自己言语之时.大长老的目光便不知飘到了哪里去.

“是么.”徐帘打了个哈哈.“那肯定是你感觉错了.”

“但愿我不要被你卖了还要帮着你数钱.”沈言不置可否的嘀咕了一声.

“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徐帘的表情分明是很认真的.他很认真的露出一丝笑容看着沈言.后者心头沒由來的泛起一股冷意.

“好了……去雪云沼泽也罢.道玄宗也好.都是要等你达到上境后才去考虑的事情.”徐帘见沈言缩了缩脖子.顿了顿旋即开口道.

“北剑仙说他感应到了雪天穹的封印可能会在此松动.因而此次要再度前去借助皇朝气运凝固封印.”

“所以大概三四天的时间.他就会离开了.而你.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达到上境.时间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多.我总感觉……危险在慢慢接近……”徐帘的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小.很轻.以至于沒有用心的大长老都未听见.

“师尊你要走么.”沈言突然发现他心头沒由來有些噎得慌.

这个须发皆白.风烛残年的老人.虽然并未真正意义上的和他相处多久……但沈言知道他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

这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悉心教导.也是让自己的境界稳固了很多.对未來的路也看的更清晰了些.

而且沒有大长老的话.只怕许久之前在雪云边境.他就被百龙窟的那胖子给杀了……就算不是死在那个胖子的手中.也会死在赤幽玄的手里.

“归去归去.有归有去.聚散聚散.有聚有散.”大长老叹了一声.“我能教你的很少.因为我发现……我并不能让你走我的道.”

“雪天穹的封印牵系苍生.我不得不去.”

“师尊你现在的身体已经这个样子了.如果再为雪天穹的封印耗费体内残存的力量.会不会……”沈言的话沒有说完.他很难想象大长老这样千年不世出的剑道之仙.会落魄到这样的地步.

以至于那陨落二字.却怎么也是说不出口來.

“无妨……此番我去巩固之前精血布下的封印.已经不需要耗费什么了.只要将这清虚印内皇朝气运引出來.凝实封印便可.”大长老摇了摇头.

“所以并不会损耗到自身……为师这一去少则七八日.多则一月有余.你突破到上境还有一段时日.只盼我回來的时候.还能见到你吧.”

沈言微微一颤.

“师尊……我等你回來.跟你道别之后.我在和徐帘去雪云沼泽.”

“突破了上境.你就直接离开吧……该做什么便做什么.不必因为我而耽搁.虽然为师现在这般模样.但依靠体内的剑意.至少还能在天地手中夺命三百年.”

大长老轻描淡写的模样.更是让沈言心中凄然.

三百年.多么.多.对于寻常人來说.这是他们两辈子.甚至三辈子的笀命.

但若大长老的精血和修为仍在.这个数据.翻上

十倍.几十倍……沈言都不会有丝毫的惊讶.

大长老此时沒有w百度搜索“海天中文”修为.靠的便是一身剑意.这剑意.直接逆天夺命.连天地都要不得不再容他三百年的笀命.管中窥豹.便可知大长老那浩瀚如渊的境界与修为.

“师尊……”沈言嗫嚅了一下嘴唇.却是沒有再说出什么话來.因为他发现.大长老的身形.似乎一直佝偻着.

“修者逆天争命.逆自己想逆的天.修自己想修的道.为师不让你走为师的道.便是让你走自己的道.”

“但你记住.无论走哪一条路.都不可尽顺天意”大长老身上的气势.在这一瞬间.如山似岳.深入大海.

w百度搜索“海天中文”“若尽顺天意.则终会无路可走.”徐帘适时地添了一句.

沈言喃喃了一句.却仍是有些迷惘.逆天……顺天意.不可尽顺天意.反过來说是不是也就等于不可尽逆天意.

“沈言……无论前路如何.只要徐帘还在你身边.为师就相信你不会无路可走.无论如何.只要他在你身旁一日.你便要在任何时候.相信他的抉择与判断.”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抬起头來.却是发现大长老的目光落在远山之上.似乎根本沒有说过这一句话般.

他又将目光望向了徐帘.看到的仍是一张古井无波的死人脸.

看了一会儿.沈言不由的笑了出來.徐帘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旋即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