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四违背

五百二四违背

“怎么办呢……”蝶依用手托着脸颊.俏脸上却是露出一抹为难之色.

“宫主让我回宗.但现在我却感应不到惜诵残页的气息……保不准真的让他们大意之间给落在了雪云沼泽内.”

“宫主她等了这么久这么久.才等到惜诵残页现世.我若是现在回去.岂非功亏一篑.”蝶依有些犹豫.

她还从未违背过杏含?的吩咐.但六天之前杏含?却以伪神通香踪万里寻到了她的踪迹.而后让她速速返回百花谷.

但蝶依现在却不想回去……因为惜诵残页已经近在眼前.渀若触手可得.

事情虽然有些变化.但她几乎已经肯定了这一任的惜诵之主.定然是沈言.亦或者叶东來无疑了.

既然人选已经确定.那么现在唯一需要的便是找到惜诵残页.然后让惜诵之主随自己一同前往百花谷.

至于……对方会不会去.这根本就不在蝶依的考虑范围之内.

因为当初杏含?同他说过.惜诵之主.便是整个百花谷的主人.也即是十二仙子.所有的百花谷弟子.包括她在内.都是对方的禁脔.

十二月仙子天礀国色.已是传遍苍云郡.甚至已震苍澜.

蝶依想不到哪一个男人会拒绝将她们变成自己的私宠.会不想与十二月仙子大被同眠.共赴巫山~云~雨.

只要找到了惜诵残页.确认了惜诵之主的人选.再将惜诵之主的好处一说.只怕都不用她去催促.对方便会跟着他前往百花谷.

百花谷的传承时间.比之万剑宗更久.也是在最近数百年.方才浮于水面.

蝶依只知道十二仙子等了很久.至少从她出生到现在.一直在等.据杏含?说.若是沒有惜诵之主愿意解除所谓的封印.那么十二仙子便会长存于百花谷内.千年.万年不得而出.

那种孤寂.仅仅是想象.蝶依都感觉自己渀佛要窒息一般.

因而犹豫了许久之后.她终于是放弃了立刻返回百花谷的念头……准备抽空诱导沈言和叶东來.一起去雪云沼泽一道.

惜诵之主.是很容易感应到惜诵残页的存在的.所以只要惜诵残页还在雪云沼泽内.那就不会存在必然找不到的道理.

“蝶依……在想什么呢.”穿着一袭淡青色碎花长裙的青萝.恍若朦胧烟雨下呢喃的一朵丁香.静雅的立在蝶依身后轻笑道.

青萝从未有过像这段时间这般开心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去愁.

但她知道.这样的日子终是不会长久的.不是指她不能继续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而是那无数压在她心头的重担.让她不得不一路艰辛的走下去.

她们那一脉松萝妖族被灭.父母被杀的仇.她怎么能轻而易举便能抛却.

“……沒有.青萝.你似乎有心事……”拒绝别人追问的最好方法.便是转移话題.

惜诵残页牵扯太大.蝶依沒有告诉青萝的打算.她转过头來.却是看见了青萝巧笑倩兮的美眸深处.藏着的一抹淡淡憾然之色.于是柔声道.

“……我应该要离开了.”青萝神色中的憾然消失不见.旋即转为了坚定.她却是沒有逃避这个话題.“应该就是在这数天之内.”

“要走了么.”蝶依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旋即倒也沒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來.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修者之间.再好的朋友也注定不可能长聚在一起.

“嗯.”青萝将发梢撩到了耳后.然后重重点了点头.“我还有很多事儿沒做……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等我办完了这些事.再來找你们……到时我们一起去羯罗看梦迷迭花海.一起去看天妒河.一起去爬九黎山……”青萝说了很多很多.蝶依只是静静地听着.

她知道她舍不得走.

说这么多美好的将來.只是让自己离开的信心更坚决一些罢了.

“好.等将來.我们一起去.”于是蝶依也重重的点了点头.青萝眸子里的光芒.似乎变得更亮了一些.

只是未來……谁又说的定呢.

“蝶依……我们去.看看沈大哥吧……已经好些天沒有见到他了……”青萝喃喃着说完这句话.看见蝶依似笑非笑的眼神.俏脸上却是爬上了一层好看的红晕.

“怎么.想你沈大哥了“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蝶依心头微微叹了口气.若沈言真是惜诵之主.她便同样要做他无数女人中的一个.

“哪有……”青萝咬了咬樱唇.然后急急忙忙的否认道.

“既然不想他.那还去找他干嘛.我不去.”蝶依立刻摇了摇头.

“我……是有一点儿想他了……哎呀.蝶依姐姐.你陪我去嘛.”青萝眸子深处.泛起一丝淡淡的情愫.旋即竟是拉着蝶依的藕臂.撒起娇來.

那甜甜的声音.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人一下子软化.

“好吧……我们一起去念月小峰找他.你顺便与他告别.我也同样有事要找……徐帘商量.”蝶依点了点头.然后挽住青萝的手.

她很聪明.知晓如果单纯的是想法子让沈言和叶东來跟她去雪云沼泽.那么那两个一个比一个傲气的家伙.决然不会轻而易举的答应.

但只要想法子说通了徐帘.哪怕是找一件让他感兴趣的事情引他过去……后者便一定有办法说服那两个家伙一起去.

杏含?让她回去.但她为了惜诵残页却违抗了对方的命令.

所以蝶依觉得不能耽搁.要尽快去雪云沼泽.找到惜诵残页.然后确认了谁是惜诵之主后.让其同自己一起前往百花宫一趟.这样一來.她才能心安.

两个绝美的女子手挽着手.便轻挪莲步往念月小峰的方向走去.但还不待她们走出多远.便发现迎面走來一人.

对方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浑身上下充满了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他的身旁.却是跟着一个满面憔悴.却难掩国色.一袭红裙的绝世女子.

“寒碑颂.还有……苏怡.”青萝美眸里先是泛过一丝诧异.看到红裙女子的时候.她的心头沒由來的涌起一股敌意.

虽然当时自在魔门设伏的时候他不在.被徐帘吩咐着用青冥九幽镜在一旁等杨血炼.

但雾掩青山阵内发生的事情.之后她也听叶东來说过.所以对苏怡便沒有分毫的好感.

更何况……似乎苏怡想要让沈言娶她.且不论她是真情还是假意.单单这种事情.青萝就觉得自己应该和对方站在对立面上.

“青萝姑娘.蝶依姑娘……你们都在.看模样是准备去念月小峰找沈言.”寒碑颂也是远远的便看见了二人.当下便顿住脚步沉声道.

“刚好我找你们以及沈言也有事.正好一同前往.”看见青萝点了点头.寒碑颂直接道.

虽然有些诧异居然和寒碑颂撞在了一起.不过蝶依和青萝还是走上前去.

于是四人便一同往念月小峰而去……苏怡看到了青萝和蝶依.但根本就沒有招呼的意图.

她的神色很憔悴.整个人给人颓然的感觉.她沒有招呼自己.青萝自然也不会脸皮厚到去招呼她.

而蝶依知道苏怡和沈言之间的那些事情.所以也就停下了先前和青萝之间关于沈言的话头.

至于寒碑颂.先前开口说出那么一番话已经是让人惊讶了.但要想让他滔滔不绝的谈论些什么.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众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可偏偏就是无人点破.

眼看着已经接近了念月小峰.青萝终于是忍不住心头的淡淡愠怒.看向了寒碑颂.

“寒碑颂……你來找沈大哥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将这个女人带上.”

苏怡听见青萝言语中蕴藏着的愠怒.黛眉微微皱了皱.却是一直沉默着.

“寒碑颂”半响之后.寒碑颂却仍是一言不发.青萝美眸一瞪.然后喊道.

“啊.”寒碑颂眸中的思索之色终于收敛.微微一愣之后方才记起青萝刚才询问自己的话來.于是便解释了起來.

“……我当时过來找你们的时候.在路上和她碰到了.她知道我要去找沈言后.愣是要跟着我一起去.所以倒不是我带她來的……”

&n3gno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青萝的琼鼻微微**了一下.气呼呼的白了寒碑颂一眼.不过后者却是在先前那一番话结束后.直接转过了头去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却是无福消受那风情万种的一个白眼了.

“苏怡.你去找沈大哥做什么.道歉么.沈大哥根本就不会跟你这种女人计较.所以我觉得你沒有必要和我们一起去见沈大哥.”

以青萝的性子.似乎不该说这样的话.但她就是忍不住这样一个绝世的女子.想要让自己的沈大哥娶她为妻.因此竟是说出了这样一番醋意颇深的话來.

“他……也沒有说不见我.”苏怡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凄然.却是并沒有和青萝争辩什么.似乎是默认了自己那些事情做得并不对.

“哼”青萝见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顿然轻声哼了出來.

“好了……青萝.念月小峰快到了.我看还是见沈言要紧.至于苏怡.你也沒必要管她去做些什么.”蝶依捏了捏青萝的玉手.轻声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