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五自古多别离

五百二五 自古多别离

“这样说來.你是准备离开了.”

念月小峰之巅.沈言与徐帘等人并肩而立.而后也沒有去看寒碑颂.似是询问.又似是重复性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梦禹氏族的希望托付在我的身上……我必须要去寻找那些遗失的东西.”寒碑颂点了点头.然后沉声道.他眸子里似乎根本沒有将要离别的伤感.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既要离开.再强行挽留也于事无补.我便祝你早日寻回你们氏族遗失的东西……”沈言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声.却是露出了一脸的笑意.

寒碑颂沉吟了片刻.方才双手抱拳.重重躬身一礼.

“承蒙诸位这些日子以來的照顾……本还想要同叶兄道别.奈何他却不在万剑宗内.”

“我也便不在此等候了.这便去了.他日若有需要用到我寒碑颂的地方.只要我能找到你们.哪怕千山万水.也绝不会有半句二话.”

寒碑颂的语速极快.似是在掩饰着什么.

在这一番话说完后.他竟是不在停留.直接便转过了身去.笔直的背影渐行渐远.为这天地又平添了一分寂寥.

“……此去.万望珍重.”沈言低低的呢喃一声.缓缓闭上了眸子.旋即复又睁开.

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一些无奈和伤感.独独徐帘这厮.仍是摆着一副死人脸.仿佛谁走谁來.都跟他沒有丝毫关系一般.

“沈大哥……”青萝知道沈言重义重情.虽然言语间不说.但她能从后者的眼神中.看到丝丝缕缕的不舍.于是乎不由的轻唤一声.

“青萝.你……也要走么.”沈言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却是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旋即摆了摆手.

“去吧去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能在离去之时记得告诉我一声.这便已足够了.”

“沈大哥……我……”青萝咬了咬樱唇.看见沈言这幅寂寥的模样.她却是差一点忍不住说自己不走了.

但青萝知道.父母的仇.还有她们那一脉被灭掉的背后隐藏着的秘密.还需要她一点点的去揭开.

背负了这样沉重的仇恨.她沒有陪伴在沈言身边的时间和理由.

“……好了.有些话便不用说了.免得让人感伤.你离开之后.记得照顾好自己……前路艰险.夜凉风冷.切莫再让自己落入当初那种境地.”

沈言言之所指有二.其一是青萝被那繁雨点星宗之人追杀的时候.其二则是盗取雷霆正宗的天虚引雷诀.而后被青葬囚禁.之后差一点便陨落在雷劫手中的事情.

“沈大哥……”青萝的声音.已有了轻微的颤抖.虽然沈言的言语很平淡.但她却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关切之意.

“……你可不要哭出声來.免得淹掉了这念月小峰.到时我可就沒有地方可去了.”沈言轻轻摇了摇头.却是开了个玩笑.

青萝面上那种离别时的感伤微微一滞.旋即却是有些愠怒的瞪了沈言一眼.似乎是觉得他在这种时候.怎么还要说这样的话.

不过被沈言这句话一搅合.她心头的那些情绪.也不由得被冲淡了许多.

这倒是让一旁的蝶依忍不住微微一怔.在他看來沈言这厮……怎么看也不像是心思玲珑.会变着法的安慰人的家伙.

“沈大哥……我走了……”青萝见自己瞪了沈言一眼.后者却并沒有任何反应.只是用极轻柔的目光望着自己.脸颊微微的掠过一抹红霞.而后呢喃着出声道.

“走吧.”沈言点点头.看见青萝的眼底的不舍.却是心中沒由來的一阵堵塞.忍不住的侧过了头去.

“青萝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之后.就來找沈大哥……”青萝似乎沒想到沈言只是这么平平淡淡的应了一声.微微迟疑了片刻.终是轻声道.

这番言语中蕴藏着的心思.实在是太明显了.以至于青萝说完这句话后.绝美的脸庞已是完全成了粉红色.那一抹羞怯.都蔓延到了耳根处.

“以后要是有缘.自会再见的.”沈言沒有说我等你.也沒有说你來找我吧……只是充满了惆怅的应道.

青萝的心思他如何不知.但沈言……却是真真切切.对她沒有半分这方面的意思.有的只是怜惜与疼爱.

有缘再见.这句话.直接便等同了见或不见.都无所谓.

于是青萝的俏脸一下子变得有些惨白.不过在她的身子轻微摇晃了一下后.却又是恢复了正常.

倒是一旁的蝶依.忍不住的递给沈言一个愤怒的目光.似是在问他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哄哄人.

沈言苦笑了出來.却是并未应声.

长痛不如短痛.纠葛不清的情感.方才是最令人心如刀绞的.他不想莫名其妙的给青萝希望.然后再将这希望亲手毁灭.

;“沈大哥……我有青冥九幽镜.只要我用心去找.一定能找到你的.”青萝面上的惨白虽然已经逝去.但要说她眼底沒有一丝丝的痛楚.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她的回答仍是这样斩钉截铁.那就是日后只要有机会……她就一定要千方百计找到沈言.

青冥九幽镜虽有查青冥洞九幽之能.但若沈言有心躲藏……她又怎么能在这广阔到无垠的大宋朝.甚至整个天元本陆.找到一个人.

沈言微微一滞.眸子深处的神色却是不经意的闪烁了一下.

青萝并不等他回答.只是挪动莲步.走到他近前.一点点的靠近.差一点就和沈言贴在了一起.

沈言还沒有退开.却见青萝已止住了步伐.于是他便也收起退开的念头.两人就那么隔着一指距离相对而立.

青萝见沈言一脸的严肃.却是不由得轻笑出声.然后蓦地伸出纤手.

沈言一愣.只这一愣神的功夫.他便感觉头上微微一痛.青萝竟是用力从他的头上.拔下了一束头发.

“我将沈大哥的头发收好.日后便能借着它们.找到你.无论天涯.亦或海角.”青萝这番话.让沈言有些莫名其妙.

旋即青萝却是将手中的一缕长发缠绕到了右手的食指上.她很用力.以至于将自己的食指都勒出了血痕.

这一束长发缠好.竟是诡异的消失不见.青萝的食指上.却是出现了一圈淡淡的痕迹.

“一缕定情丝.地角天涯不是长.”站在沈言身后的徐帘.却是轻声呢喃了出來.他的眼底也蕴藏着一丝淡淡的惊讶.

“沈大哥……你会等到有一天我來找你么.”青萝将那一缕长发缠好.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沈言的眸子.柔声问.

“我……”沈言微微一愣.这句话他先前已经有意的避了开來.但却沒有想到青萝如此直接的问了出來.

看见女子眼底那一抹期待之色.慢慢的转为憾然.而后是绝望……沈言终究是心中一动.旋即点了点头.

“我等你.”沈言來这世界.第一个对女子许下的承诺.是针对沈如烟.第二个……便是对青萝.

“沈大哥……”青萝的嘴角轻轻扬起.似乎很高兴的模样.“青萝……真的要走了.”

山巅的冷风扬起.天空开始渐渐飘雪.青萝的发梢被风扬起.而后细微的雪花.便落在了她那扬起的发上.

沈言看见这一幕.竟是鬼使神差的伸出手來.将青萝那被风扬起的一缕发梢给拔了下來.

“沈大哥……你……”青萝面色一惊.樱唇竟是忍不住微微张开.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沈言却只是对他笑了笑.而后将那一截青丝捏住.缓缓的放入了怀中.

“青萝……我们不久之后.就会再次相见的.”沈言缓缓的退后一步.然后扬起手來.在风中.在雪中开始摇动.

“青萝……你去吧.虽然天地辽阔.山高水长.但你与我们大家之间的情谊却永远都不会改变.”

青萝的眼角开始泛起一丝泪痕.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儿.却是迟迟沒有落下.

她缓缓的转过了头去.往前踏出一步.

“青萝妹妹.若是在外面倦了累了.一定记得來百花谷找姐姐……”蝶依常年身处百花谷内.因而对这份虽然短暂.但却深沉的感情更为珍惜.

刚刚走出一步的青萝.肩头微微**了一下.然后转过身來.重重的点了点头.

“沈大哥……青萝走了……”她用点头回应了蝶依道别的话.却是沒有忍住的望向了一直在挥动着手臂的沈言.然后再度颤抖着声音道.

她突然之间.不想走了.若是沈言此时挽留的话……青萝已经不敢去想.自己会不会暂且忘却了父母的大仇.族人被灭的惨祸.

“去吧……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沈言强自露出一丝笑容.

青萝蓦地转过了头去.眼眶中的泪水决堤而下……滴落在地.融入了雪中.却是看不清痕迹.

她身上的淡青色长裙的裙角.随着山巅的清风飞扬着.那个背影……显得清瘦凄楚.让人心中恻然.

雪.开始大了.青萝渐渐的走出去了数丈.已是在雪中留下了一行脚印.

再走了数步.她再度转过身來.眼眶通红.用足以融化这漫天风雪的柔柔目光.望着沈言.

“沈大哥……青萝走了……”

她的声音很凄然.同这风声雪声混在一起.清冷而又落寞.

“青萝.前路虽然充满了未知和迷惘……但我……我们都会默默为你祈祷.为你祝福的.”沈言的声音也有些嘶哑.他大声的喊着.似乎是想要驱散心头那沒由來的悲伤.

青萝嘴角轻扬.露出凄绝天地的笑容.旋即再度转过身去.急急忙忙的往前走.她走的很快.很快……

当她的背影.快要消失在沈言眼底的时候.竟是又顿在了原地.

“沈大哥……青萝……青萝会想你的.”青萝清澈的声音透过风雪传來.“沈大哥……你一定要珍重.”

“沈大哥……青萝……走了……”话音落罢.青萝的长裙飞扬起來.她奔跑着消失在了沈言的视线中.身形隐沒在漫天的风雪里.

但那决堤而落的泪水.却是在风雪中飘动着.晶莹而又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