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六三日之后

仙誓 五百二六 三日之后

青萝走了……寒碑颂也走了,叶东來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念月小峰一下子变得有些空荡荡起來,如同沈言的心一般,

“……我说徐帘,你难道就沒有一点伤感么,”不过当他看见徐帘的表情时,心头空荡荡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伤感,有用么,”徐帘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我站在这里,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和对她们的祝福,”

“但因为离别而伤感,那是白痴才会做的事情,”

一旁的蝶依抽搐了一下嘴角,总算还知道面前这个一袭青衣的家伙,到底是怎样的妖孽,因而强行抑制住自己沒有反驳出声來,

“你……”沈言一瞪眼,徐帘的模样仍是云淡风轻,于是他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什么,冷血还是无情,”徐帘抬了抬眼,然后平静道,“來來去,去去來,离别聚散都是缘,你有什么好落寞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沒错……”沈言刚刚开口,徐帘却是不再理会他,直接看向了蝶依,

“我想你來这里,应该是有事情要找我吧,说吧,什么事,”

蝶依微微一愣,她从寒碑颂那儿知晓叶东來离开了万剑宗,于是这会儿有些犹豫……到底是先和沈言一同前去雪云沼泽,寻找惜诵残页,

还是等着叶东來回來,众人一起去为好,

少顷之后,蝶依做出了决定……叶东來回來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所以先去寻找惜诵残页,才是正确的做法,

就算到时找到了惜诵残页,发觉沈言不是惜诵之主,那蝶依也有一个目标,直接找到叶东來便是,也不需要像现在这样毫无头绪了,

“……我好像有东西丢失在雪云沼泽了,想问问你们有沒有时间和我去找一找,”想清楚了这一点,蝶依微微吸了口气,如此说道,

她也想了好多的言语,但最后还是觉得,半真半假直接说出自己要做什么为好,否则在徐帘这种人的面前,越是隐瞒,就越不可能成功说服对方,

蝶依话音落罢,沈言不由得眼含震惊的看了徐帘一眼……后者面上毫无表情,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吧,”见沈言看向徐帘,蝶依只道是他在征求后者的意见,但那个妖孽偏偏一句话不说,良久之后她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蝶依知晓沈言的性子,觉得自己表现出这样的姿态來,他便极有可能应承下來,

但可惜的是……沈言早就被徐帘告之,要等修为达到了上境,才能去雪云沼泽想办法从赤幽玄的手中弄到寒月冰魄,

因而蝶依这句话说出來,他竟出乎意料的沉默在原地,似是真的再等徐帘做决定,

徐帘一直在看着蝶依的眸子,他的神情让人感觉的心底发寒,因为即便是盯着蝶依那绝世的脸庞,他的神色之间,竟也沒有分毫的波动,

许久之后,当蝶依忍不住暗自跺了跺脚准备暂时离开,之后再做计较的时候,徐帘方才收回了那令她有些紧张的目光,

但徐帘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她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去,”徐帘对她说道,还不待蝶依高兴,他便又加了一句,“我和你一起去雪云沼泽找你丢掉的东西,沈言要留在念月小峰继续受北剑仙的教导,”

你去,你去有什么用啊,蝶依心底有些抓狂,沈言不跟着去,就算找到了惜诵残页,她也沒有办法确定到底前者是不是惜诵之主啊,

就在她思索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徐帘却突然笑了,眼底一片淡然,

“……丢的那东西,是沈言的,”

啊,蝶依心神一颤,然后惊讶的抬起了头來,看见徐帘眸子中的了然之色,她的神情中方才泛起一抹慌乱,

“不是么,亦或者那东西……只有一部分可能是沈言的,”徐帘看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自言自语道,

蝶依已经彻底的愣在了那里,她忽然觉得……自己慌什么,被这个家伙猜出这些事來,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你不说话么,不要紧,”徐帘笑笑,“至少我不认为我的猜测有误,”

蝶依咬了咬樱唇,却是沒有否认,在徐帘这种多智近妖的家伙面前,否认或者承认,其实意义都不大,

毕竟他只要开口,那么他所说的东西,也就基本上等于事实了,

“既然你不否认,那么我想知道另外一件事,”徐帘顿了顿,开口询问道,

“百花谷的那十二位仙子之一,吩咐你要做些什么,寻找那有可能属于沈言的东西么,亦或者说……”

蝶依神情一怔,她是百花谷之人,是一个事实,而且行为举止之间都极其明显的表明了这一点,徐帘看出來并不奇怪,

但徐帘其后的两句话,可就有些骇人之极了,

“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推断,”徐帘似乎是从蝶依眸子里的神色看出了她的疑惑,于是玩味道,

“其实很简单,我先前一直在观察你,当你提出自己有东西丢在雪云沼泽后,便一直注意着沈言,”徐帘自顾自的解释起來,同时也为了瓦解蝶依心头的最后一道防线,

那就是告诉她,即便你不完全交代出來,我照样能猜个捌九不离十,

“这也就表明,你说让我们陪你一同去……其实主要目的还是在于沈言,之后我刻意说出我陪你去,沈言留在此地的话來,也正是为了进一步的证实这一点,”

“那么……你让沈言陪你去雪云沼泽是为了什么,一种可能性就是要害他,另一种可能性则是你丢在,亦或者说是沈言丢在雪云沼泽的那东西,和他是有关的,”

“而你的反应,证实了我的猜测,而你让沈言陪你去雪云沼泽自然不可能是为了害他……那么显然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徐帘话音落罢,目光再度落在了蝶依的身上,

“说吧……百花谷从不插手外界之事,那么你此番出來,又是为了什么,”只要有信息,便能推断出一切,这是徐帘的口头禅,

那么同时也就代表着,要是沒有足够的信息,他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知道一切,

而蝶依來这里,到底是为了做什么……这一点他便不知道,因为他得不到这方面任何的信息,

问叶东來和寒碑颂等人,也同样是不知道的,因此,他只能询问蝶依本人,

“我……”蝶依迟疑了片刻,终于是受不住徐帘那灼灼的目光,决定吐露实情,

“世间有一物,是为惜诵,”

当蝶依道出惜诵二字的时候,沈言却是微微一滞,他已不是第一次听闻这两个字了,

而且他心头还有着那么莫名其妙的一段话,所谓惜之言,诵为首什么的,

“而惜诵,是我百花谷遗失在世间的东西……每一位宫主,都想要找到惜诵,”蝶依半真半假,沒有说出,其实她们真正想找的,是惜诵之主,

至于惜诵,到底是惜诵之主的东西,还是百花谷的东西,那就不重要了,

因为惜诵之主,不可能会拒绝坐拥百花谷一众女修这种美事,所以惜诵之主日后必然是百花谷之人,那么说惜诵是百花谷遗失的东西,倒也并非妄言,

“宫主前段时日感应到了惜诵残页的气息,于是乎便派遣我來此寻找,”

“岂料那惜诵残页竟被一个无耻之徒机缘巧合下得到了……我被他欺瞒一路,想法设法想要得到惜诵,但最后在雪云沼泽之时,竟触怒了赤幽玄,”

“我被赤幽玄胁迫着替他寻找几个修者当做食物,否则他就杀掉那无耻之徒,我心系惜诵残页在那人身上,只好在雪云沼泽内替赤幽玄寻找來往修者,”

沈言这个时候,终于是反应了过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蝶依,

“怪不得我当时以为你有病呢……原來那个时候,你是被赤幽玄逼着來抓修者给他当吃的啊,之后叶东來杀掉的洛成,想來就是得到惜诵残页的那人吧,”

“洛成,”徐帘眉头微微一皱,旋即看向了沈言,

“哦,洛成曾经也是万剑宗的一位弟子,当时在雪云沼泽我还奇怪为什么他会來这种地方……现在想來,应该是得到惜诵残页那种宝贝,才离开万剑宗的吧,”

“是么……”徐帘眸子里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旋即沉吟了起來,

“这样说來的话,你之所以找到沈言他们,是以为那惜诵残页落在他们手中了,”

“不错,但之后我才发现,从雪云沼泽出來之后,谁都沒有拿到那惜诵残页,所以才会认为它丢失在了雪云沼泽之内,”蝶依点了点头,心头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过关了,

被徐帘的眸子盯着,她总有种喘不过气來的感觉,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和沈言,自然不会拒绝,三日之后,我们动身前往雪云沼泽,”徐帘话音落罢,而后转身便走,

沈言在原地愣了愣,刚想张嘴说什么,可看见徐帘已经转身离开,只好歉意的对蝶依笑了笑,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三日之后么,不过总算是托着沈言一起去了,否则我就算找到了惜诵残页……也还得來來去去折腾一番,”蝶依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而后看了徐帘的背影一眼,方才吐了吐舌头,离开了念月小峰,

徐帘走的很急,不过沈言也只是用了少顷,便追上了他的步伐,

见沈言已经跟了上來,徐帘也便顿住了脚步,

“徐帘,我发现……你简直太奇葩了,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呸呸,谁要学你这厮说话啊,”

“根据蝶依的叙述來判断,我估计那惜诵残页……就是那一张莫名其妙的白纸,被我丢掉之后,三番五次又撞见的白纸,”

沈言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倒还正常,但转瞬间他面色就黑了下來,

“可问題是,你知道那惜诵残页……的的确确是丢了,可它却是被赤幽玄给抢了去,,,我们三日之后去雪云沼泽找惜诵残页,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徐帘静静的听他说完,却是摇了摇头,

“惜诵残页,那东西我暂时还不清楚什么用处……不过我答应蝶依去雪云沼泽的原因便是,为了从她口中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什么意思,”沈言听他言语,不由得一愣,

“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蝶依她……在说谎,你要清楚,那洛成既是万剑宗弟子,自然知晓雪云沼泽的恐怖,他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那里面去,”

“就算是因为自己得到了惜诵残页这种宝贝想要离开万剑宗,那也不可能取路雪云沼泽吧,蝶依的话,从表面上看,似乎都是真的,”

“但若是细细琢磨,句句都是漏洞,我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些什么……但惜诵残页,还有她要做的事,绝对与你脱不了干系,”

徐帘沉声道,

“你要明白……你背后所牵扯到的东西太多,所以遇见这种事,我定然要将其弄个清楚才是,而且,此去雪云沼泽,,”徐帘言及此处,从怀中摸出那三枚古旧的铜币,而后向上一抛,

“未必是祸,”徐帘接住三枚铜币的同时,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四个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