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七卑微

五百二七 卑微

“徐帘……你确定。我们真要去面对赤幽玄。”沈言并未用真气隔开天空中飘落的雪花。所以他肩头上已满是银白。

此时他们三人刚刚离开万剑宗的山门。沈言避开蝶依。而后方才轻声询问道。

“自然要去。”徐帘点了点头。“本來打算让你步入上境之后。方才前往雪云沼泽。从那赤幽玄的手中想办法的得到那一枚寒月冰魄。”

“不过现在去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等会儿到了雪云沼泽之后。你不要提惜诵残页被赤幽玄抢走了。就假装在其内寻找便是。”

沈言虽然纳闷。但仍是点了点头。

既然大长老都让他此后在不影响到自己的情形下尽量考虑徐帘的坚毅。那么显然后者不会去害他。

所以虽然奇怪徐帘为什么一边说要去找惜诵。一边让他隐瞒。但沈言却并沒有责问他。

“你们俩嘀嘀咕咕在说些什么呢。”蝶依本來走在前边。此时却是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然后一脸无辜的看向沈言两人。

沈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别人背后议论这些东西。总归有些不好意思。

但徐帘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个词为何物。他只是一脸平静的解释了几句。蝶依就急急忙忙的摇起了头來。

“我和沈言在讲。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你有兴趣听么。”

“沒……沒……”蝶依神色一滞。似是沒有想到徐帘这么直白。但看到后者眼中那淡漠的毫无波动的神色。她却是连忙摆手。

“既然沒有兴趣听。那就走吧。争取在未时到申时之间赶到雪云沼泽。”

徐帘哦了一声。刚准备动身。却是发现身旁的沈言一脸铁青转过了身去。

他不由的抬起眼來。顺着沈言的视线看向了万剑宗的山门处……一袭红裙。有些刺眼。

苏怡的美目中满是憔悴。她怔怔的隔着老远望着沈言。

见沈言一脸铁青的模样。她不由的微微迟疑了一下。但旋即却是坚定的迈出了脚步。朝着沈言走去。

“苏怡。。”沈言颇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袭红裙的绝美女子。但面上却满是森然的寒意。

苏怡在雾掩青山阵中。做出的那些事情。已经超过了他容忍的底线。

“你跟來做什么。如果还是要继续纠缠那个问題的话。我的答案仍不会变。想我娶你。做梦。”沈言冷冷的抛下这句话。浑然不管苏怡的娇躯在他话音落罢后蓦然一颤。

苏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平复下心头的酸楚。柔柔的回答了一句。

“你们能从这里走。我就不能么。”她现在有些不知所措。万剑宗因为宗主严影的离开。以及护山大阵被破。弄得人心惶惶。

以至于将她自小养大的浅雨潇。也沒有了功夫去安慰自己的这个徒弟……于是无助之极的苏怡就将自己关在屋子中好些天。

以往那些经常亲近她的天月峰师妹。似乎也在刻意的同她疏远。苏怡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自然而然的将一切原因。都归结在了她被沈言当着无数人的面玷污过。

因而她才会去念月小峰等沈言。本來苏怡应该对他充满了怨恨。但就在沈言从念月小峰上走下來的时候。她的心头便一下子平静了不少。

于是苏怡就又重复着让沈言娶她的话來。结果自是被沈言言辞犀利的拒绝。而且是毫不容情。

苏怡被沈言一番讽刺和拒绝弄得心中又是无助又是凄然。直接就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不过思來想去。她还是跟了上來。她不知道沈言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这一走还不会不会回來……所以她抛却了自己一切的高傲和矜持。托着憔悴无比的身子再度跟了上來。

而听到沈言此次的言语之后。她虽然心头痛楚无比。但却是聪明的避开了这个话題……

她相信。若是就这这个问題谈论下去。沈言有可能撕破脸皮。都不会让她跟着。

徐帘往前走了几步。他所关心的事情在于未知。对于狗血的男女之事。他是提不起半分兴趣。更不会去左右沈言的意见。

沈言爱怎样对付苏怡。接受也好厌恶也罢。对于徐帘來说。这跟寒月冰魄有关系么。这跟重铸断天刀有关系么。

“你……”沈言闻听苏怡的话。立刻又转过了身來。看着这个一脸憔悴凄楚的女人。却是突然笑出了声來。

“随你的便。爱跟着便跟着。敞若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便断然不会留手。”沈言的声音很冷。也很无情。

苏怡自是嗅出了这种无情的味道。于是她的眼底泛起一抹黯然。沈言看见了。却恍若未决。转身离去。

苏怡紧紧咬了咬樱唇。似是能渗出血來。在沈言走出数步后。她却也是莲步轻易。然后缓缓的跟了上去。

两人的离得并不远。一前一后。不过相距丈许。却似天涯。

沈言往前走出数步。蓦地顿住脚步。而后转过身來。死死的盯着苏怡那张足以让万千女子黯然失色的绝美脸庞。

“苏怡。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苏怡嘴唇微微动了动。她的高傲似乎早已消失殆尽。但沈言已看不出她做到这样谦卑的地步。是何等的情深意重。

雾掩青山阵内事。从此君卿是路人。

“……我沒有想要做什么。我们……只是碰巧同路罢了。”苏怡樱唇微动。然后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去颤抖。

“好。”沈言怒极反笑。竟是不在理会苏怡。“來去由你。与我何事相干。。。”

苏怡微微一滞。却又是有些后悔自己说出了碰巧两个字來。

“徐帘……你替我想想办法吧。”沈言一脸无奈的走到了徐帘身侧。然后轻声道。

“办法。”徐帘收回思绪。而后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我指的是苏怡这女人的事。我不清楚当时你为什么要将她给带回來。”沈言叹了口气。然后解释道。

“带她回來。她是万剑宗之人。又是天月峰的首席弟子……更遑论你真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留在那些魔门之人手里。”

“我……”沈言愣了愣。却是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來。

苏怡所做的事情。虽然超出了他的底线。但毕竟沒有伤害到徐帘。亦或者青萝等任何一个人。所以他只是厌恶。倒也提不上希望对方留在魔门被那些歹毒的家伙折辱。

“你既然不能给出我答案。也就表达了你心中的答案。你从我这里找答案。我又能给你什么答案。你心中的答案。就是这个问題最好的答案。”

徐帘快速的说完这句话。就再度沉下心神。思索起什么來。

“停停停……你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沒弄明白。什么这个答案那个答案的。我就想让你给我想一个办法。叫苏怡别跟在我后面了。我心烦。”

沈言摆了摆手。但他的语速显然沒有徐帘的快……因为他三个停字还沒有说完。徐帘那噼里啪啦的一番话。已经完全从嘴中吐了出來。

“办法。”徐帘一直在想着问題。听到沈言的声音眉头微微一皱。神情却是根本沒有半分波动。也即表明着他还沒有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來。

“杀了她。”

啊。沈言一怔。旋即顿住脚步。徐帘这个办法……太血腥太凶残了。当然也很简单。但问題是。他既然不会让苏怡落在那些魔门之人的手里。那又怎会对这个女人下杀手。

毕竟。他始终是对苏怡有着几分歉疚的。

“徐帘你这……简直是在开玩笑么。”沈言张了张嘴巴。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已经往前走出数丈的徐帘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传來几个字。

“那沒有了。”

徐帘这厮居然会说沒办法。可能么……沈言心底是一万个不相信。但他也能猜测到前者对苏怡的事情。压根就是漠不关心的态度。

所以听到这句话。也不再指望这家伙给自己出主意了。只当做身后那个女人不存在便是。

沈言刻意的想要不去察觉苏怡的存在。因而他就沒有散开真气去探察身后的情形……所以并未发现。当自己停下脚步來的时候。那个一袭红裙的绝美女子。也停下了脚步。

两人虽然相距不过一丈余。但苏怡却似一个人孑然立在无垠的雪地中。

当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再度往前走的时候。苏怡的红裙便微微的飘扬起來。她的步伐和前方按个消瘦的身影始终保持着一致。

一丈远的距离。在天上洋洋洒洒的雪花中。在苏怡那一袭红裙飘扬里。竟远的让人无可触及。

苏怡似是一个影子。她沒有发出丁点的声音……甚至连身上飘落的风雪。也沒有动用真气去清理。因此她的身形愈发在这风雪里。显得单薄和凄清。

沈言走。她便步步相随。沈言顿足。她便孑然立在雪中。怔怔的看着前方之人的背影。

她还能怎样。天月剑峰的首席弟子。倾国倾城的绝色……这一切是她能扬起天鹅般脖颈高高在上的依仗。

但现在。今日。此时此地。。

“你看见了么……我已经低下了头颅。已经放下了自己那所谓的高傲和尊崇。但你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肯娶我。为什么啊。。。”

苏怡的心中。酸楚涌成一片。借着漫天风雪。她的眸子里悄然垂下两行清泪。

沒有人看见。沈言也沒有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