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八直接去要

章 节五百二八 直接去要

“沈言……能感觉到惜诵残页的气息么?”到雪云沼泽也有半日的功夫了,蝶依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这个问题。而对于这一点,徐帘则是完全给出了沈言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惜诵残页,蝶依本人是感应不到那气息的……能感应到惜诵残页气息的,或许只有那十二仙子,以及沈言自己。

“徐帘,你觉得那惜诵残页真的与我有关么?”沈言支支吾吾的应付了蝶依几句,见后者没有注意,便和徐帘并肩而行。

“通过你所说的,得到惜诵残页的方式,以及你丢失之后三番五次再撞见的那番话,结合蝶依的叙说……我有八成的把握肯定这一点。”

徐帘点了点头,旋即眉头微微一挑。

“更甚者,你极有可能便是那惜诵之主。”

既然徐帘说是八成,那么几乎便是百分之百了,沈言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

事情似乎变得更为复杂了些……玉霄天帝以及他背后隐藏的那些东西,还有柳霓裳的欺骗,再加上现在的惜诵残页,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隐隐预示着什么。

“如果有选择的话,我倒是希望那惜诵残页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沈言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但他也不能不来雪云沼泽。

毕竟按照徐帘的说法,寒月冰魄极其罕见,能找到一枚就是一枚。所以无论如何,雪云沼泽他始终都是要走一遭的。

为的便是得到赤幽玄手里那一枚寒月冰魄。

“沈言,你修为卡在晶障处已经快二十天了……”徐帘没有去接沈言的话,反而是莫名其妙的转移了话题。

沈言点了点头,旋即又是苦笑了起来。

“晶障,这破障则登天的说法倒真是诚不欺我,虽然我能触摸到这一层隔膜,但根本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力量去打碎,所以突破到上境,只怕还需要一段时日。”

“不……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徐帘摇了摇头。

“原本我是想要你突破到上境后来雪云沼泽的,但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

“……你又想做些什么?有危险的事,可千万不要拖着我才好。”沈言心头一寒,然后急急忙忙的退开了几步。

“危险?应该是没有吧……”徐帘想了想,一副不敢肯定的模样。

“我不去!”沈言见他这幅神情,当下便是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拒绝了。

“这一次……是你突破到上境的契机。你可是真的决定不和我一起去?”徐帘面上根本毫无波澜,但他一句话,却让沈言直接张口结舌起来。

“果然还是说不过你,好吧,你想要我做些什么?”沈言张了张嘴,只能苦涩的出声道。

上境,既然能是突破的契机,那么即便徐帘给他下个套,他也得闷着头往里钻。

“不是我想要你做些什么,而是所有的事情你都需要去做。”徐帘摇了摇头,示意沈言的话逻辑上有问题。

“首先,我们要做的是去问赤幽玄要寒月冰魄。”

“等……等等……我们直接去找赤幽玄?要?”沈言还不待听他之后的言语,只听得这首先要做的事情,就目瞪口呆起来。

直接去问赤幽玄要?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沈言可知晓赤幽玄这家伙的恐怖,那十数丈的身躯,就足以让人窒息。更遑论连叶家家主,燕国国主都压不住它。

自己等人直接去问对方索要寒月冰魄,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么。

“对,我们去问他要寒月冰魄。”徐帘点点头,好像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等要到寒月冰魄之后,你可以选择想办法从赤幽玄的手中拿回来惜诵残页……当然也可以选择去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

沈言目瞪口呆的望了徐帘半响,总算是记起来这厮的妖孽理论。

于是他只好不理会前面那句话,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后面这一句话上。

“选择我自己该做的事情?你是指什么……”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混乱的话,你闲聊的时候跟我说过云拾霜的事情……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履行自己的承诺,和她去九州大陆走一遭?”徐帘平淡道。

“当然九州大陆去不去都无所谓,它影响不到你之后的路……但既然你做出了承诺,那还是去一趟比较好,更遑论多长长见识,倒也不是坏事。”

“好吧……你说的对。”沈言耸了耸肩,他发现只要徐帘说话,总感觉很有道理和深意似的,是以他只能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蝶依。”见沈言一副认同的样子,徐帘想了想,还是唤了前方的蝶依一声。

“啊?怎么了?”蝶依正努力的记忆着自己和沈言他们曾经走过的地方,但雪云沼泽太大也太令人容易迷惘了,所以她带路带的都有些辛苦。

极其幸运的一点是蝶依不知道徐帘和沈言这两个家伙的念头,否则只怕会被活活的气死。

明明知道惜诵残页就在赤幽玄的手上,但却偏偏不告诉自己……不过这些,徐帘会有兴趣跟她说么?

“带路,去找赤幽玄!我和沈言,找他要一样东西。”徐帘没有卖关子,简短而又直接的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要找赤幽玄。

蝶依心中一动,便觉得两人找赤幽玄可能和惜诵残页有关。

“沈言……你去找赤幽玄,是不是因为惜诵残页在它的手中?”蝶依的美眸眨了眨,一脸期待的望着沈言。

沈言有些尴尬的转过了头去看向徐帘,他发觉自己跟后者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不要用那愚昧的智慧来考虑问题的好。

“的确。惜诵残页是在赤幽玄的手中……”徐帘点了点头,浑然不管沈言惊讶的样子。

(这厮……神经错乱了么?明明是他告诉我不要跟蝶依提起这件事,可为什么他就能说。)

沈言心中莫名其妙之极,半响之后他终于觉得还是神经错乱这个理由最为合适。

“在赤幽玄的手中!”蝶依倒吸了一口凉气,檀口保持着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样子。

“这就不好办了,赤幽玄的实力连蜕凡境的修者都不放在眼中!只怕只有登天第二境通脉境的修者,才能在和他的对抗中不落下风!”

“我们想要从他的手中拿到惜诵残页的话,只怕还需要从长计议!”

下境,指的是晶障及以下的一切境界。破障便是上境,也被称之为登天之境!

登天之境的第一重是蜕凡境,俗称小登天境。第二重则是通脉境,通的不是体魄之经络,而是脑海中的脉络,所谓念头通达,一盏明灯于心头长燃,这便是通脉境!

上境修者至少有八成都困在蜕凡境,通脑海之脉,一个不慎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场。其艰难,更胜于破障登天之时。

赵清虚的修为,也不过才是登天第三境,聚五湖四海,千山万水,汇天地万物,日月星辰之灵气的聚灵境而已。

可想而知,要找到一个能对付赤幽玄的通脉境大能,绝不是一件易事。

“我想……你可能是理解错了。”徐帘并没有打断蝶依的话,当然在沈言看来,这厮一定是故意的,先让人家高兴起来,然后再一句话让其呆滞在原地。

果不其然,蝶依很配合的呆在了原地,半响之后方才睁着美目,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你们找赤幽玄做什么……”

“找他要寒月冰魄。”徐帘答完,然后眉头微微一皱,直接让佯作一副委屈模样准备哭诉的蝶依吓得后退了一步。

“带路。”

不是蝶依胆子小,而是徐帘太可怕。

蝶依怀疑如果徐帘真心要算计自己,会不会她自己身子都丢了还要帮着对方数钱。

但显然……徐帘直到她的想法,一定会说一句你想多了。

女人是什么?好吃么?徐帘的脑海中,压根就没有这样一个概念。

如果用一句比较有禅意的话来说,那就是徐帘目中尽是万物尽处之像。

红粉只是骷髅,金玉不过粪土。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那就是徐帘这厮精神不正常。

你能指望一个常人维持一副死人脸,连眼睛睁开的幅度都没有变化过的模样么?

不要说徐帘经常耸耸肩,嘴角弯一弯什么的……沈言知道,这全都是表象。因为他本来的的确确是以为徐帘在笑的时候是真的在笑了,但有一次他却发现一个骇人的事实,那就是徐帘这妖孽笑的时候,眼睛睁开的幅度,眼瞳中的神色,都根本没有丝毫波动。

沈言觉得,徐帘这家伙是将自己的精神完全抑制,或者说隔离了。

只有遇到自己感兴趣的,或者说未知的东西,他才会稍稍的动容那么……一点点而已。

譬如听到玉霄天帝之事的时候,第一次看到玄天素女像的时候。至于除此之外,沈言倒真记不起徐帘还因为什么事情而真正的动容过。

蝶依乖乖的去带路了,沈言不经意间往后瞟了瞟,目光都还没有完全转过去,便看见一抹刺眼的绯红。

见苏怡居然还跟着自己,他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旋即心头却是冷笑起来。

(既然是你自己要跟着我,若是不小心在雪云沼泽内遇到了什么危险,休想我会帮你!)

心中念头转罢,他又是快步走到了徐帘身侧,问出了自己先前的疑惑来。

“徐帘,你确定你思维没有混乱?我记得你当时跟我说过,惜诵残页在赤幽玄手中的事情,暂且不要告诉蝶依?还让我静观其变对吧?”

“那现在你莫名其妙的就跟她说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沈言恶狠狠的盯着徐帘道。

“你也记得我说的是暂时,我之所以现在告诉她,是因为能令我作出判断的信息已经足够。这件事隐瞒与否,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徐帘神色毫无所动,但还是解释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