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二九吓死个人了

章 节五百二九 吓死个人了

即便是远远的看着那平静的一汪深潭,沈言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错觉。

那潭底潜伏着的,便是雪云霸主,赤幽玄!

是整个雪云沼泽,没有任何妖族胆敢去招惹的存在,是连州级家族叶家都压不住的存在。

“徐帘……你确定,真要直接和赤幽玄面对面的做这一场交易?”

沈言的声音有些紧张,即便他触摸到了晶障,但也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在赤幽玄的手里保住性命。

正因为触摸到了那一层障壁,才知晓其上的境界有多么恐怖……而且赤幽玄不仅仅是跨过了那一层晶障,而且还要在跨越晶障之后再跨越一个境界。

面对和自己修为相近的,同在周天境的修者……哪怕是面对雷劫,面对李敬之,面对杨血炼他都没有分毫退意。

因为他觉得拿出底牌,龙象金身的爆体诀,拼着重伤也能灭杀对方。但在赤幽玄这里,沈言没有了丝毫的自信。

他的目光即便是在说话的时候,都一直注意着前方那个深潭。

换做任何一个人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显然都会紧张,但徐帘这厮……显然不是个正常人,因为他完完全就是个妖孽!

沈言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阻拦徐帘的动作,竟见这厮从地上端起一枚足有人脑袋大小的石头,然后朝着前方的深潭用力砸了下去。

“赤幽玄!!!给本殿滚出来!!!”徐帘一嗓子吼了出来,虽然这声音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但沈言却还是感觉周围都轰隆隆的炸响了无数道惊雷。

……这还得了?这简直是在捅马蜂窝啊,还是不穿衣服光屁股去捅的节奏。

徐帘站在这里,那叫个威武,那叫个霸气,若是有妖族之人在此,只怕会惊骇的当场就给吓尿了。

因为这个面无表情的家伙,看样子,没听错的话,很可能……是在呵斥赤幽玄?

让雪云霸主从自己的巢穴中滚出来?这跟一个人跑去赵清虚的御书房,扯着嗓子让他滚出来有什么区别?

或许有点区别……那就是前者是被一口吞了消化掉排泄出来,后者是被凌迟成碎片,还得是株连九族那一种!

蝶依知晓赤幽玄的恐怖,所以在看到徐帘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她直接就吓得面无人色。

徐帘这会儿多威风,多厉害,但蝶依很清楚惹怒了赤幽玄自己等人的下场会是如何。

苏怡仍是站在沈言身后丈许的地方,并没有多远……但她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虽然她没有亲眼见到过赤幽玄,但也是知晓这雪云霸主的名头。

看见蝶依紧张到甚至都哆嗦起来的模样,她也不由自主的让心神集中起来,以便发生什么变故的时候,能以最快的速度去反映。

不过半响之后……面前的深潭却是没有丝毫动静,蝶依虽然疑惑赤幽玄为什么不在,但也算松了一口气,更是打定主意日后绝对不能相信徐帘这厮的鬼话。

这叫做和对方做交易?这叫做讨要?这……简直就是上门打劫的起手式好不好。

而且还是弱小的一方,在蹦跶着想要打劫强大的一方。

“徐帘……我们走吧,赤幽玄可能不在!”沈言心头也是松了一大口气,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对徐帘如此说道。

蝶依也是急急忙忙的附和着点头。

“不错不错,赤幽玄不在的话,我们再怎样着急也没有办法……倒不如等沈言成功踏入上境之后,再行计较不迟!”

苏怡清目中泛起一丝诧异,沈言不可能莫名其妙告诉她自己快要突破的事,徐帘自然更不可能去说,所以她此时方才知晓沈言竟是只差一步便要踏入上境。

但这一丝诧异只维系了短短片刻,旋即便敛去了。苏怡觉得,能在玷污她之后还让她放下尊严和高傲的男人,能如此快触摸到上境的壁障,似乎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哦?你们俩真的确定,现在……要走?”

徐帘蓦地转过身来,他的神色很平静。但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被这厮用一种轻轻的语气,而且还是顿开来说,就令人毛骨悚然了。

沈言觉得如果这会儿是无星无月的夜里,听见徐连的声音,他只怕会转身就跑。

太恐怖了……吓死人了有没有……被徐帘这厮惦记上,还不如去面对赤幽玄,好歹死了之后知道自己是被一条赤金蛟给吞了的。

“没……我们只是提个建议,建议而已……”沈言干巴巴的笑了笑,然后对蝶依挤了挤眼睛,“蝶依你说对不对啊……哈哈……”

“对……对……只是建议,建议。”蝶依被徐帘平静的目光望的心底发寒,于是乎急急忙忙的附和了几句。

徐帘终于收回了目光,然后转过了身继续望着面前的深潭。

苏怡莫名其妙的望着两人的背影,她看见沈言和蝶依的脖颈处都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微的冷汗,这个发现让她极为不解。

但她却知道自己暂时在沈言的面前,没有资格去询问他任何问题。

当然……如果沈言知晓她的念头,只怕会很乐意见到苏怡往死了得罪徐帘的,当然他也不介意拍拍对方的香肩,然后撇撇嘴说出一番你还太嫩了的话来。

总之饭可以不吃,水可以不喝,觉可以不睡,但就是不能让徐帘惦记。

这是沈言,蝶依,寒碑颂,叶东来等和他相处了这一段时间的人,共同的想法……

当然如果沈言知晓就连自己的师尊,都隐隐约约有着这样的念头的话,只怕会更加的哭笑不得,也会更为肯定众人总结而出的,不要得罪徐帘这一条铁律的。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啊蝶依……”沈言忽然没由来的紧了紧衣衫,然后靠近蝶依几步,轻声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也察觉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呢……”蝶依心头一颤,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徐帘身上,她直接就欲哭无泪了起来。

“我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感觉了!”一边说着,她一边伸出手指指向了徐帘。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侧过脸去,这一看吓得他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因为徐帘此刻竟是抱着一个足有半个人身那么大的石头,猛的吸了一口气,朝着深潭砸了下去。

那么大的石头砸进水中,溅起了漫天的水花,于是乎徐帘整个人首当其冲被淋成了落汤鸡,但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

“赤幽玄!滚出来。”

潭水开始翻涌,沈言咽了口唾沫,死死的盯着那一汪翻腾不断的深潭。

啪。

一个硕大的头颅破水而出,先是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当看到沈言等人的时候,那种雪云霸主的威势,方才再度显露了出来。

那从深潭中直立而起的半个身子,以及在半空中来来回回晃动的巨大爪子,都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味道。

长达数丈的须髯,也在风中不断的摆动着,甚至都能隐隐听到破风之声。

“本尊倒是谁,原来是你这小娃娃。”赤幽玄的声音几乎能震破人的耳膜,沈言和蝶依都有先见之明,早已用真气封住了耳膜,所以除了感觉声音大一点外,倒是没有如第一次那般双耳生痛。

而徐帘这厮站在深潭旁边,赤幽玄那直立起来的身子直接就将他给遮掩住了,因此那扩散出极远的声音,根本就没有影响到他。

“啊。”但沈言的身后,却穿来了一声凄厉的惊呼。

沈言心头一紧,蓦然转过头去……苏怡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泊泊的鲜血仍从她那纤细的指缝间渗透而出。

上一次虽然猝不及防,但蝶依是周天境,沈言自己修炼了龙象金身体魄骇人,叶东来有底牌护身,寒碑颂体内有着幽绝天若老,所以虽然感觉耳膜被震痛,但好歹没有任何人变成这般凄惨的模样。

可苏怡的修为连周天都没有踏入,也没有炼体之术,重宝防身,加之初次和赤幽玄碰面没有用全身真气封住耳膜,因此直接就被那恐怖的声音贯通了双耳。

苏怡的娇躯不断的抽搐着,她的手指和面庞上,以及天鹅般的脖颈中,都已经被泊泊的鲜血溢满。

身上那刺眼的红裙,也因此变得更为鲜艳。

她的樱唇紧紧咬在一起,除了第一声没有忍住的痛呼外,这剧烈的痛楚,她竟是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

沈言的眉宇之间泛过一抹犹豫,旋即再度回想起苏怡的刁蛮和任性,以及在雾掩青山阵内毫不犹豫出手击杀“徐帘”的果决……

(自讨苦吃,活该如此……谁教你要跟在我的身后跑来这雪云沼泽!)

心中念罢,沈言冷冷的转过了头去。

他没有看见,苏怡那满是痛楚的眼神中,竟有着一瞬间的酸楚和委屈,盖过了双耳被贯穿的疼痛感。

而蝶依却是目光复杂的看了沈言一眼,而后再看看脸上,手上,衣衫上满是血迹的苏怡,却只能转过头来在心头幽幽的叹了口气。

“咳咳……本尊习惯了,习惯了!”赤幽玄灯笼般的双瞳在四处打量了一圈,然后雄浑的声音方才有条不紊的响起。

(本尊就说不会这么倒霉么……)

“刚才!是谁直呼本尊名姓,还要让本尊滚出来啊!!!”

赤幽玄目光在蝶依,沈言和苏怡之间来回移动起来,然后沉声质问道。

沈言犹豫了一下,正要回答是自己,但徐帘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是我!!!赤幽玄,是我让你滚出来的!你待如何?”

徐帘的声音,从赤幽玄的身边传来,后者急急忙忙的将那直立的上半身往后倾斜,方才看清了浑身湿淋淋,但面上却满是云淡风轻的说话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