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原因

五百三十 原因

赤幽玄灯笼一般的瞳孔落在徐帘的身上.眼底却是泛起了一丝惊疑不定的神情.

因为后者身上沒有任何的气息能让他察觉……除了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就只有对方的修为超过他至少三个境界的绝对压制下.才能出现如此诡异的情形.

(此人倒是面生.不过本尊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吧.不过不管怎样.那个沈言的背后都站着北剑仙.倒是不能真的对他做些什么.)

赤幽玄当然不知道北剑仙此时的状况.因为后者孤身上帝都的事情.对于皇室來说绝对算不上是为脸上增光的事情.所以根本就沒有泄露出去.

(他们來雪云沼泽铁定北剑仙铁定是知道的.要是死在了这里……想都不用想.那个煞星绝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

念及北剑仙的恐怖.以及上次遍体鳞伤的疼痛.赤幽玄不由得缩了缩脑袋.

“咳咳……你是何人.竟敢如此对本尊说话.难道不知道本尊的身份不成.”赤幽玄冷声说道.但言语间却并非那样强硬.

沈言这一下倒是惊讶了起來.赤幽玄的态度.怎么会如此温软.他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难道这厮其实深藏不露.刚巧赤幽玄能看出他的恐怖來.

岂料徐帘根本就沒有理会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只是抬起还在往下滴着水的头颅來.望着半空中赤幽玄的那硕大的头颅.然后平淡的抛出一句话來.

“我只说三句话.”

徐帘的态度不单单是淡然.甚至都能算得上平静了.但赤幽玄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他心头更是捉摸不定起來.

“我需要寒月冰魄.”

寒月冰魄是天材地宝.具有巨大的冰寒之力.玄阴月华之气.但赤幽玄听到徐帘这冷冰冰的一句话.竟是直接身躯一抖.一枚散发着淡淡凉意.拳头大小的晶蓝色石头便朝着后者飞了过去.

徐帘一把握住.寒月冰魄内蕴藏的玄阴月华之气只有在被凝练之后才会附在灵器之上.单单它本身.握住的时候只有淡淡的凉意.

沈言和蝶依的目光已经变得惊骇无比了起來.但徐帘显然沒有管顾他们两人的意思.只是将寒月冰魄放进怀中.而后抽回手來.背在了身后.

“其次.我要惜诵残页.也即是沈言第一次來这里的时候.被你偷偷留下的那一张白纸.”

赤幽玄身上的鳞片顷刻间倒竖了起來.而后用一种充满了杀意的目光看着徐帘.

惜诵残页绝对是宝贝.那东西竟缩短赤幽玄蜕变的时间.让他甲子之后的化龙劫提前整整七年.这种宝物.他又怎会如同寒月冰魄一般随手交出來.

所以他才会露出这种目光.那目光里的杀意.凝如实质.

连离着一段距离的蝶依和沈言都感受的分明.他们两人甚至连挪动一下步伐都难.

此时沈言方才知晓.上境与非上境的差别到底有多大.他在这样的强者面前.根本就连丝毫的还手之力都沒有.

唯一例外的便只有徐帘.即使他是受到杀气的直接冲击.

徐帘不是用修为和气势去抵抗.而是他心神自我到了极限.也即唯我论的极致和巅峰.

所以想要用气势“听潮阁”更新最快,全和杀气这种莫须有的东西压垮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徐帘的心底.他自己就是神.

你想要用气势和杀意压垮一个自己将自己当做神的家伙.这根本就不易于你想要去直接在现实中杀掉一位真正的神灵.

区别只是一个是真实的.确确实实存在于宇宙之中的神灵.另一个是虚幻的.只有他自己信仰自己的唯我存在罢了.

“唉……”

就在徐帘和赤幽玄毫无惧意的对视的时候.一声孤寂苦楚的淡淡叹息传了出來.

沈言的眸子中一下子便泛过一丝喜意.但赤幽玄整个人却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般.眼底的杀意尽皆收敛.然后直接从鳞片下抖出那惜诵残页.旋即仿佛被追杀一般急急忙忙的缩回了深潭之内.顷刻之间声息皆无.

徐帘伸手接过惜诵残页.而后对一脸喜意的沈言沉声说道:“走.”

沈言和蝶依正要问些什么.但见徐帘并不解释……于是两人沉默了少顷.也便直接往后退去.准备离开此处.

待得他们退出数十丈后.徐帘方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将惜诵残页放在怀中.转过身去.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悠哉哉的往外走.

在走到满脸血迹.整个人倚着一株树木方才沒有倒下去的苏怡身旁时.徐帘微微顿了顿.

先前沈言在这个地方也差一点顿足.但他仍是沒有停留.

徐帘却是顿足之后.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拿出一枚灰不溜秋的丹药.弯身放在了苏怡身前的雪地上.然后飘然离去.走之前还轻描淡写的留下了一句话.

“能止血.不过是有毒的.”

在徐帘离开之后.苏怡努力的好几次.方才缓缓松开了自己捂着双耳的手來.徐帘的声音他并沒有听到.因为她已经完全聋了.

但离得这么近.根据嘴唇的动作.她倒是能捕捉到徐帘想要说些什么.

苏怡弯下自己袅娜的纤腰.而后用满是血迹的右手捡起那一枚丹药……微微迟疑了一下之后.一口将其吞了下去.

旋即她的神色便扭曲了起來.不过片刻之后她却发觉自己的双耳中那撕裂的疼痛感消失了.

在那仿佛要将脑袋撕裂开的痛楚消失之后.苏怡直接就捂着胸口一手搭在树上干呕起來.不过吐了半天.却是什么都沒有吐出來.

倒不是她中了毒.而是那药丸的味道.实在是太恶心了点……即便苏怡强自忍耐.但也还是沒有忍住心头那股反胃的冲动.

在原地微微恢复了一下体力.苏怡方才踉跄着朝已经成了小黑点的沈言等人追去.

而在她从后面赶來的同时.沈言终于是忍不住心头的疑惑……他竟然先询问了一个自己似乎不该询问的问題.

“徐帘.你让苏怡吃了什么.”他先前看见徐帘从怀中摸出了一枚丹药.然后放在苏怡的脚下.甚至于因为龙象金身带來的躯体增幅.他也隐隐约约听清了那一句话.

什么叫做能治好耳朵上的伤.但是是有毒的.沈言可不跟苏怡这个刚刚和徐帘相处沒多久的雏儿一样.他可是知道这厮虽然冷淡了点.但每一句话可都是经得起推敲的……既然他说是有毒.那一定就是有毒的.

“你关心她.”徐帘诧异的抬了抬眼.他本以为沈言会问赤幽玄的事情.

“沒有……这怎么可能.”沈言一滞.旋即急忙否认.

徐帘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还是解释了一句.

“那丹药能止血.但她聋定了.至于我说的毒.不过是个小小的负面作用.沒有什么生命危险.更不是你想象的狼虎猛药.”

沈言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他便再度张开口來.正准备询问赤幽玄的事情.徐帘却先一步的打断了他.

“根据以往的情况來看.你应该是准备询问我赤幽玄的事情了.”徐帘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言语.

“那么我大概和你说一下吧.如果你想听的话.”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叶东來他们告诉过我赤幽玄吃的亏.它在北剑仙那里受的伤.绝对是让他回想起來都骇然的.”

“而我之所以以那副强硬的姿态让他从深潭出來.然后不说任何废话同他讨要寒月冰魄的底气也正在于此.”徐帘扯了扯嘴角.似乎是在笑.

“他虽然不认我.但知道你背后有着北剑仙……所以不敢妄自动手.否则它也不会成为雪云霸主了.”

“寒月冰魄是打造灵器的东西.对他來说意义不大.加之你和我提到过.他当时提出了日曜金精.寒月冰魄等物让你自己挑选.那就代表着他真的不看重这东西.所以我直接以强硬的姿态讨要.他在衡量一下利弊之后.只有选择交出來.”

沈言听到这里.却是有些好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惜诵残页这东西又有什么资格让他冒着得罪师尊的危险.露出那么重的杀意來呢.”

徐帘冷冷笑了笑.当然在沈言的眼中他只是扯动了一下嘴唇.來做出一个笑的表情罢了.

“很简单.惜诵残页对它有很大的好处.”

“对于修者來说.重要的东西有修为和寿命.还有灵器.可对于赤幽玄來说.连寿命都省了.而灵器只怕还比不得他那一身鳞甲.所以惜诵残页影响的必然只有修为.”

“所以.他刚刚已经冒着杀死我们.千里逃遁的想法了.”

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露出了后怕的神情.在那样的情形下.他连躲避和对抗的可能性都不会有.就会被直接轰杀成渣.

“所幸师尊不放心跟着我们來了.不然只怕今天还真的要在劫难逃了.”

徐帘又是不屑的嗤笑一声.而后缓缓扬起了手中一道已经沒有了丝毫灵光的符纸.

“这是纳音符.我偷偷在北剑仙叹气的时候将那声音存了下來.就是为了來雪云沼泽面对赤幽玄时所做的准备.否则先前北剑仙就直接动手了.那里会发出声音.还是这充满了无奈的叹息声……”

沈言震惊的看着徐帘.他根本沒有料到这一切竟是后者搞的鬼.

“不过赤幽玄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修为和性命孰轻孰重.面对那种头脑一根筋.老是心存侥幸的家伙.只怕还真的沒有这样容易就蒙混过去.”徐帘平静的总结一句.

实则他根本不知晓.赤幽玄之所以不敢去捋大长老虎须.抱一抱侥幸心理的缘故.是因为那一日……

赤幽玄正从深潭中冒出头來沐浴从树木枝桠中渗透出來的阳光.天空中却直接轰然砸下了一个修者.

他肚子正好有些饿了.便张开大口准备一口吞了对方.但直接被那断了一臂的家伙一掌震飞了开去.只能灰溜溜的回到了深潭之中.

所幸那修者伤势过重.并沒有追杀他.但他在躲进深潭里听到那修者的喃喃自语时.直接给吓了个半死.

“皇室那群老东西.果然沒有说谎.北剑仙着实恐怖.抬眼便断我一臂.这伤口之上萦绕的剑意太过难缠.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让这断臂重生……”

直到这个时候.赤幽玄才看清那人竟是木州令柳重山.

这一下子他彻底被北剑仙给击碎了所有的抵抗心理.连木州令这种上境第三重.聚灵境的修者连对方一眼都挡不住.他赤幽玄又算个屁.

所以才会造成今日这般.甚至出乎徐帘意料的顺利结果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