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一大长老离去

五百三十一大长老离去

念月小峰之巅,沈言怔怔的看着刻在冰雪上的一行小字。

“为师此去雪天穹,不经期年,怕是难以与你再度相见,便只劝你事事三思而行,若有不可力敌之辈,便莫要逞强,当退则退该逃便逃。为师此后,定会为你找回一个公道!”

这番话看似平平淡淡,但实则对沈言的关切却是深沉至斯。

以大长老的心性,能劝沈言该逃就逃,当退就退……那么可想而知,他对于沈言的关心有多重。

这几乎等同于在变相的违背自己的原则,因为北剑仙之间,只有出剑,绝无弃剑。

“师尊走了。”沈言叹了口气,而后伸出手去,抹掉这一行被山巅凌冽的风雪都吹不散的字迹。

这一行字内尽是凌厉的剑意,只有得到了大长老剑意传承的沈言,方才能让这字迹悄声无息的消散开来,换做另外任何人,都做不到。

“嗯。”徐帘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徐帘,接下来,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沈言一时之间没有了计较,但他这句话刚刚说出来,身旁的蝶依便急急忙忙的喊出声来。

“沈言,惜诵残页呢?”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向徐帘伸出了手来。

“这张纸……似乎的确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被我弄丢了这么多次,竟然没有沾染上丝毫污秽,也没有丁点儿破损。”沈言接过惜诵残页后,不由得笑了笑。

“沈言……你,能将体内的真气注入这惜诵残页内吗?”蝶依的神色间,已经泛上了一抹激动,旋即颤声说道。

沈言微微一愣,然后摇了摇手中的惜诵残页。

“注入真气?虽然不知道你到底要干嘛,不过我可以试试看。”

沈言缓缓的将一缕真气透过指尖,渗进了手中的白纸之内。

蓦然之间,金光大放!似乎能照破十方天宇,无尽虚空!这绚烂的金光直接凝聚成一道光团,而后从沈言的手中冲天而起!

刺破苍穹三千丈!!!

徐帘整个人都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睛,蝶依整个人已经在这光芒亮起的瞬间,便呆滞在了原地。

殊不知此刻万剑宗周遭数万里范围内的无数强者,都将目光凝聚到了此处……但在看到那冲天而起的一道金光所在的方位时,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收回了自己那本已泛起丝丝贪欲的目光来。

念月小峰,那是北剑仙的地盘。

“这……”唯一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便只有沈言,即便连徐帘这种连情绪波动都没有的家伙也微微眯了眯眼。

可他看向这刺破天穹的金光之时,却发现这光芒诡异的柔和,对比那恐怖的声势不由有些矛盾之极。

“百花谷杏花仙子坐下花使蝶依,参见主人!!!”天空中的金光只是持续了少顷便缓缓散去,还不待沈言回过神来,身侧的蝶依便轰然双膝跪倒在地。

她的神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恭敬之极。杏花宫主说,这是每一个百花谷女修的宿命。

“蝶依……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沈言急急忙忙伸手去拉,但发现蝶依整个人似乎和他拗上了一般,借助体内的真气抵抗着他那堪比荒兽云纹虎的肉~体力量。

“徐帘?这是怎么一回事!”沈言见自己拉了半响,蝶依仍旧不愿意起来,当下也知晓就算强行动用真气将其拉起来,只怕下一秒女子又会跪下去。

于是他只好用目光看向了徐帘,而后沉声问道。

徐帘微微沉吟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来。

“很简单,惜诵残页是百花谷主人的东西!也即是说……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你乃上一任百花谷主的转世。”

“这不可能!”沈言蓦地退后了一步,眸中满是惊疑不定之色。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之所以认为不可能,是因为你无法看透这件事的本质。”徐帘摇了摇头,旋即又安抚了沈言一句。

“但根据我推测,八成可能性这第一个原因不存在,也即是说你不可能会是上一任百花谷主的转世。”

“为什么?”沈言虽然听见徐帘说八成可能性,心头虽然一定,但还是忍不住疑惑道。

“六道轮回的关系罢了……”徐帘言语之间,罕见的露出了一抹狂热。

“我在须弥环境中,历时十八万六千四百二十五年,看尽了其间无数先贤留下的经典,但对于六道轮回的谈论,都是浅谈即止。”

“但根据其中一亿三千六百万本书中不同的言语联系在一起比较,我还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徐帘嘴角微微扬起。

沈言像看神仙一般的看着他,就连跪在地上的蝶依,竟也是情不自禁的裂开了自己那红润的樱唇,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那即是,六道轮回虽存在于世间,但却没有任何人或神或仙,能凌驾于它之上。”

“六道轮回,有着自己的运转体系。也即是说,你前世如果死去……就会完全被六道轮回的规则抹消掉一切,你根本就不可能是上一任百花谷主。”

沈言张了张嘴,然后翻了翻白眼。

“那你直接就不用跟我说这个问题啊,为什么要还要列出那第一条来。”

“不错!但在我的理论里,只要有几率,那便会归于不可抗的因素之一,而且你也有可能是百花谷上一任主人转世的。”徐帘点了点头,旋即阴沉着声音道。

“有多少可能?”沈言不屑的笑笑。

“那个可能性是建立在上一任百花谷主能超越六道轮回的前提之上的,所以几乎为零。”徐帘没有理会沈言的不屑,还是平静的说出了这一番话。

“好吧……我没有兴趣知道什么六道轮回和百花谷上一任谷主的事情。你现在能告诉我,第二个可能性是什么了吗?”沈言耸耸肩,然后说道。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徐帘指了指惜诵残页,“第二个可能性则是这惜诵残页,乃是让百花谷所有人不得不臣服的一种拘束和凭证。”

蝶依听到徐帘说出这一句话,整个人的神情都变得有些惊恐起来。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秘密竟然被徐帘一句话就给点了出来。

“哦,我懂了……”沈言愣了愣,然后恍然大悟,“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东西谁舀去谁就是百花谷的主人了对吧?”

“蝶依,既然你是百花谷之人,那这东西送你了!”沈言随意的将手中的惜诵残页扔给了蝶依,后者几乎是疯了一般从地上扑过来,然后将惜诵残页接住。

“主人!”蝶依的喊声有些不解,有些急切。

“我不是你什么主人,我们是朋友……”沈言摇了摇头,“既然这惜诵残页是让整个百花谷臣服的东西,那么你就借此将百花谷收入麾下吧!”

“当然,要是你觉得你无法胜任的话,也可以将其交给你先前说的那个什么杏花仙子……”沈言一副对百花谷毫无兴趣的样子。

“主人……你不能就这样丢弃掉惜诵残页,这一次惜诵残页的力量已经被激发了出来,若是你将它丢弃,就等于抛弃了我们所有人!”蝶依眼角都渗出了泪痕来,颇有一番楚楚可怜之意。

“沈言!我想你应当是弄错了我的意思。”徐帘见蝶依一副快要哭出来,方才淡淡开口道。

当然他只是提沈言解释一番罢了,跟蝶依哭不哭却是没有半分的关系。

“惜诵残页是一个凭证,或者说是得到整个百花谷的信物不错。但这东西,应该不是所有人都能使用的……”

沈言一下子又莫名其妙了起来,指了指自己,旋即从跪在他身边一脸凄楚,双手前举的蝶依手上接过了已经变成淡金色的纸张。

“你越说我越弄不明白了,既然惜诵残页就是钳制百花谷的东西……那为什么还会和我有关?”

徐帘微微沉默了片刻,而后还是出声。

“我之前假设过,在你所说的玉霄天帝……柳霓裳等人的算计背后,还有着更为恐怖的存在!”

“如果这未知的存在一正一反,一个意图灭杀你,一个意图保护你的话!那么可以从某种方面预定,这也是一个布好的局!”徐帘的声音很平静,根本没有半分波澜。

沈言一下字就将心神从手上的惜诵残页放在了徐帘的言语身上,关系到自己从神州来到这天元本陆的事情,他还是比较关心的。

“百花谷便是这个局里为你准备的东西,但你要收取百花谷于麾下,便需要惜诵残页这一个‘信物’。”

“如果你无法得到这信物,那么我推测你应该不会知晓百花谷的存在……百花谷内的十二仙子,应该具有感应惜诵残页是否出世的能力。”徐帘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浑然不管蝶依那完全合不拢的樱唇。

“惜诵残页不出世,那么百花谷也就无人能感应到它!而后蝶依便不会从百花谷内出来,她们会等着惜诵残页出世的那一天……”

徐帘言及此处,又是极为肯定的添了一句。

“我猜测百花谷之所以不露于世人面前的缘故,也正是因为诸多的原因而后限制。”

“那么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要问几个问题。”沈言点了点头,示意他尽管开口。

“你得到惜诵残页之时,很简单……也很巧合?而且它还处于一个几乎等同于被封印着的地方,甚至是某些灵器自身的空间内也未尝不可?”

沈言神色一动,当下点了点头。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那几只灰狼出现的古怪,而且还偏偏还只能让我不能犹豫的出手一次!否则只怕就不能直接将其斩尽杀绝!”

“而惜诵残页,也是杀掉了那几只灰狼后,掉落出来的东西。”

徐帘微微沉默了片刻,旋即目光转低,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蝶依。

“蝶依……百花谷五千年内,可有与惜诵残页相关之人,或事被记载下来?”

蝶依微微一滞,然后有些不敢确定的模样。

“我听杏仙子经常叹息三千六百年,九世轮回等言语……而且……姐妹们八卦的时候,也会说三千六百年前,有一个普通的凡人进过百花谷!”

“他只留下了一句话便走了。”蝶依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淡淡的惊疑不定。

“惜诵不出,百花永藏!”

徐帘喃喃着重复了一句,旋即点头。

“那么现在,可以确定了,我先前猜测属实的可能性,足有九成五。”

几乎是一个既定的答案,就这样从徐帘的口中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