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二关我屁事

章 节五百三十二 关我屁事

“蝶依……你先起来再说!”沈言听完徐帘的言语微微思索了一下,见蝶依仍然跪在地上,只好一脸无奈的对她说道。

“主人!请你随蝶依回谷!”蝶依只是低着头,以一种极其坚定的声音说道。

似是察觉到了沈言一脸苦笑的样子,蝶依咬了咬牙:“敞若主人不答应随蝶依回谷,蝶依便长跪不起!”

沈言顿时只能转过了头去,以求助的目光看着徐帘。

“现在我给你指出三条路,第一条路就是呆在这里继续修炼,一切等突破到上境之后再说。”徐帘沉吟了一下,旋即说道。

“第二条路,则是去百花谷,探一探这惜诵残页之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大秘密。但我不建议这个选择,因为去百花谷充满了不可控的未知。”

蝶依听到徐帘的这句话,顿时神色有些激动,但沈言却如同没有看到一般,略微沉思了一下询问出声。

“你所说的不可控的未知,具体在指什么?”

“以蝶依先前的说法,百花谷的人等待惜诵出世,用了三千六百年的时间。对于任何一个正常族群组成的体系来说,三千六百年是必定会产生分裂的。”徐帘解释道。

“而惜诵残页,对于百花谷的控制到底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我们也根本不知晓。”

“如果是直接的硬性控制,那么只要你手中有惜诵残页,就能轻而易举的将百花谷收于麾下,没有任何人能反抗你。”言及此处,徐帘的话音变得冷冽下来。

“但若只是间接收服百花谷的信物……那么大部分的主动权就交给了百花谷之人,即便惜诵残页可能对她们有着某些限制,但如果无法硬性控制,你可以想一想前去百花谷的后果!”

沈言只是微微顺着徐帘的言语往后一想,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敞若真如同徐帘所说的那般,他取了百花谷……即便蝶依口中的杏仙子是他这一方的,但另外十一人呢?

所以片刻之后,他却是望向了跪在地上的蝶依。

“蝶依……你先起来。”见蝶依张了张嘴,要说些什么,沈言不由得灵光一闪,“这是我以惜诵之主的身份,下达给你的命令!”

蝶依微微一怔,愣了愣之后,方才站了起来。徐帘看到这一幕,眼底掠过一丝了然。

“……沈言,我现在坚决反对去百花谷。”

听到徐帘的声音,沈言不由诧异的转过了头去。不是刚刚还说让他自己决定么?为什么现在又是这般斩钉截铁的语气。

“从蝶依的表现上来看,他对于你的臣服,并非惜诵残页硬性影响的缘故,而是她自己的意愿。否则刚刚你以惜诵之主的身份命令她站起来,她定然不会说出那番长跪不起的话来!”

蝶依心头一颤,然后便对上了徐帘那古井无波的目光。

“我所说的,对么?”

蝶依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示意徐帘所说并没有错。

“好了……先不提这些,你所说的第三条路是什么!”沈言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将徐帘那平静的目光挡住,因为他看见蝶依的身躯一直在细微的颤抖着。

这妖孽的目光……真有那么恐怖么?沈言心头嘀咕了一下,有些不解之极。

“第三条路,离开此处去找云拾霜,和她去九州大陆,兑现你的承诺。来往的时间应该足够你突破到上境了,至于突破上境后是去道玄宗,亦或是百花谷,到了那个时候再抉择吧!”

徐帘话音落罢,又补充了一句。

“第二条路我坚决反对。而第一条路,也会出现极多的变数。因为既然惜诵残页已经现世,那么因此而布下的一个局想必也已经随之而浮出水面了……”

“我虽然很想知道,布下这个局的未知存在是想要做些什么,但现在却不是时候。”

沈言苦笑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

“这样的话,我还有的选择么?既然你将话说到这个地步,那我们就去齐云镇吧!”

“毕竟答应了云拾霜,这承诺始终是要兑现的。我上次说手头的事情办法后便去找她,居然不知不觉都过去这么久了……”

徐帘不置可否。

可蝶依不这样想啊,听到沈言如此言语,她直接就伸出手来,拦在了后者面前。

“主人!杏仙子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前些天她已经让我回谷了!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看看你是不是惜诵之主!”

“此番惜诵残页被激发,杏仙子已经感应到了,所以请主人一定要随我回谷,否则杏仙子吩咐的任务,就不能完成了!”

沈言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然后用一种玩味的目光打量着蝶依那略显不知所措的俏脸。

蝶依虽然心头微微一颤,但却仍然咬了咬舌尖,挡在沈言的面前,并没有让开的意思。

“杏花仙子可能会有麻烦?”沈言笑了笑,然后反问了一句。

蝶依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清楚,但隐隐也能猜测几分惜诵残页现世后,百花谷内暗潮涌动的局势。

“她有麻烦!关我屁事!”沈言粗鄙的骂出了声来,“你没听徐帘说么?我现在去百花谷,那就是狼入虎口!”

“不……不会的……”蝶依檀口微张,急忙辩解道。

“不会?那你告诉我,百花谷内的十二仙子都诚心实意承认我是他们的主人么?”

蝶依神色微微一滞,旋即沉默了下来。

“亦或者我去了百花谷之后,无论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你口中那个杏花仙子都能保我平安无事么?”沈言寒声道。

蝶依这一次,却是摇了摇头。

杏含蓿虽在十二月仙子中的修为能排入前五,但另外十一人是怎样的态度和心思没有人能猜测的出来。

如果另外十一人都不愿意为惜诵之主奉献一切的话,那么杏花仙子纵然再如何手段高明,也无法以一己之力对抗另外十一人。

“所以……你让我现在和你去百花谷,那便是置我于危险中而不顾!”沈言冷冷的喝出了这番话来。

“我……”

蝶依心神一颤刚要开口,但却一下子便被沈言拨开,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徐帘先后往念月小峰之下走去。

看两人的模样,应当便是准备去那所谓的齐云镇寻找云拾霜了。

蝶依微微迟疑了片刻,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沈言和徐帘走的极快,不过少顷之后众人便再度从万剑宗内走了出来,站在万剑宗山门处的无垠雪地之上。

“主人……”蝶依跟着两人走了半响,此刻见沈言突然顿住脚步,不由的嗫嚅出声道。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的主人。至于去不去百花谷,我之后自会和徐帘商议的。”沈言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摆了摆手。

蝶依也有些讶异,不知道沈言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厌恶她。

她却以为是自己逼迫的太紧,而且先前还让沈言跟他一起去根本就是暗流涌动的百花谷,所以后者才会表现出这样的态度来。

(他们既然要去齐云镇帮那个云拾霜,还要等上境之后才考虑去百花谷,我肯定不能跟着他们一起,还是先回去看看宫主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好!)

蝶依心念闪转了片刻,便挪动莲步走到了沈言面前,而后欠身一礼。

“主人!既然你心意已决,那蝶依便就此告辞!宫主她之前传讯给我让我返回百花谷,我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好回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望主人应允蝶依就此返回百花谷。”

沈言神色微微一动,旋即心头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急急忙忙的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你先回百花谷看看发生了什么吧,我和徐帘你就不用管了!”

蝶依再欠身一礼,然后御使真气浮上半空。

“主人!还望你此后,无论如何,也要到百花谷来一次。惜诵残页事关重大,还望主人切莫遗失!”

“蝶依这便回谷了!”话音落罢,蝶依根本不给沈言拒绝的机会,直接便如同一道流光般,朝着远方掠去。

沈言见她的身形消失在眼底之后,方才将眸子里的厌恶和冷漠散去,然后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徐帘。

“你为什么要让我用这种语气和态度逼她离开?”

“你说错了。”徐帘摇了摇头,“就算你不逼她,她也不可能跟着我们去九州大陆。”

“我说让你态度差点,也不过是为了让她早些离开罢了……免得她心血**,又去怂恿你到百花谷去。”

沈言点了点头,顿时了然。他先前还奇怪徐帘为什么悄悄让他态度差一些,原来压根就是为了让蝶依乘早离开。

“说实话,我对百花谷倒真的有些好奇了。”沈言忽然苦笑着对徐帘道。

“百花谷……是定然要去的。就是不知晓,在这一次浮出水面的布局中,隐藏在你背后的未知存在,到底是意图保护你的那一方棋高一着,还是意图灭杀你的存在小胜一招半式!”

徐帘的眸子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寒光,还有着……狂热的兴趣。

沈言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撞了徐帘一下。

“这些东西毕竟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倒是没有心思想象有什么未知的存在在互相算计我,否则还不得杞人忧天活活吓死。”

“走吧,去齐云镇找云拾霜。”刚刚转过身体,沈言便发现远方的雪地中,浮现出一抹刺眼的红色。

“苏怡?”沈言喃喃出声,眼底不由得泛起一丝犹豫和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