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三可怖的副作用

章 节五百三十三 可怖的副作用

沈言之所以露出犹豫的神情,是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上前去安慰几句。

因为徐帘先前说过,虽然苏怡双耳的伤势能治好,但她却聋定了。这种打击,对于高傲如她这样一个人来说,该有多么沉重?

不等他心中犹豫出个结果来,苏怡便走到了他的近前,距离仍在一丈开外,似乎仍想要一直跟着他。

沈言心头微微叹了口气,虽然双耳聋掉之后应该能治。但被赤幽玄震伤和普通伤势完全就是两种概念,却还不知要费多少周折。

君不见木州令柳重山被大长老打伤之后,便要呆在静室之内驱除剑意么?若是被寻常修者斩断了手脚,只需要真气催生之间,也便能再度生长出来。

对于聚灵境的强者来说,断肢重生并不算难事。但如果伤口处有强者残存的气息,那么恢复起来就会困难无比。

正因如此,沈言突然之间觉得让苏怡跟着,其实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厌恶了。

不过……他真的还是想说一句,苏怡受伤是自作自受,活该自找的。她本就不该跟着自己,否则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模样。

心头嘀咕了几句,沈言方才抬起头来,当他看到苏怡面庞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声音都有些颤抖。

“苏怡……你……”

苏怡似乎没有觉得自己双耳聋掉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当她看见沈言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眼底还闪过一丝隐晦的喜悦。

“你的脸……”沈言颤抖着,终于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不过话音刚落,他便意识到了不对劲,而后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苏怡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因为她听不见沈言的声音。

但凭借修者强大的记忆力,她在脑海里重现了沈言的嘴唇的动作,然后在心底喃喃出声。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苏怡莫名其妙的将这一句话在心底念完,忍不住的伸手在自己的脸庞上摸了摸,旋即她神色便是一颤,整个人仿佛疯了一般,用双手在自己的脸庞上抓着。

“这是什么……这些是什么……”苏怡的声音都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嘶哑起来,当她将双手放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却发现手上满是鲜血和污秽。

“沈言……我的脸怎么了,我的脸到底怎么了……”苏怡直接冲上前去,然后抓着沈言的肩膀使劲摇晃了起来,嘶吼的问道。

“你的脸上……”沈言咽了口唾沫,刚要说话,但苏怡却松开了抓着她肩膀的手,然后手忙脚乱的在自己的身上翻动起来。

“镜子……镜子……”不多时,苏怡便从身上取出一枚精致的小镜子,然后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方才将其打开。

“不。”当苏怡的目光落在镜面上的时候,她整个人终于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声,而后一把将手中的镜子扔掉,便想要转身逃走。

她无法接受自己现在的模样,也根本不想让沈言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但不过刚刚转过身来,苏怡整个人便倏然摔倒在了地上。她在地上胡乱的蹬着双腿,然后一脸恐惧的用双手不断的在自己脸上抓着,指甲都深深的印入了其中。

而她脸上那些黄浊的脓疱,还有无数像是蜈蚣模样的疤痕,随着她用力的动作,不断的裂开而后往外渗出大片大片的脓液和乌黑色的血迹来。

“我不要了……我不要了……走开,走开啊!”苏怡眼中的泪水泊泊的流淌了下来,嘶哑着声音无助的嘶喊道。

片刻之后,她终于是挣扎的累了,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一直怔怔望着她的沈言,顷刻间娇躯一阵颤抖,然后将头颅深深的埋了下来,不敢让后者看到她现在的模样。

“徐帘……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沈言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他没由来的感觉一阵心悸,还有一丝微微的酸楚和疼痛。

“我想我不需要解释……这是先前那枚丹药的副作用而已。”徐帘揉了揉眼角,然后平静的说道。

“那枚丹药的的确确能止住她双耳的伤势,也的确有着浓烈的毒性。”

沈言蓦然上前一步,然后愤怒的望着他。

“你不是说不会危机性命么……”

“我有说错么?”徐帘反问了一句,“那丹药不过是会让她的脸庞之上出现恐怖的蜈蚣疤痕,还会导致她的皮肤脓化而已!”

“更何况我也没有逼着她服用那一枚丹药,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罢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沈言张了张嘴,一时之间却也想不出来半句反驳的话来。徐帘言语之间似乎有些强词夺理,但细细想来,根本就和他没有半分关系。

苏怡虽然将头埋在了双腿之间,但眼角的余光还是注意着两人嘴唇上的动作,她在心底将两人的言语重复了一遍,眼角却是浮现了两行清泪。

一是哭自己白痴到去相信徐帘这种家伙的话,自以为是的认为所谓有毒的话只不过是对方用来吓唬她的罢了。

二是哭沈言好歹没有真正的绝情无比,还是忍不住的关心起她。但念及此处,苏怡却更是心中凄楚。

若是先前她还会不依不饶的跟着沈言,毕竟双耳聋了也终究有恢复的时候。可现在她变成了这般模样,又如何再愿意让心底那最在意的人看到她最丑陋的样子?

“脸上的脓疱和疤痕只是那丹药初步的副作用罢了,其后还会蔓延到脖子,胸部,手臂以及腹部,最后是腰部,臀部,腿部……”

徐帘顿了顿,而后继续说道。

“直至蔓延全!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那些脓疱虽然恐怖,但对于她的性命却是没有任何影响,就是会变得让人极其厌恶和恶心罢了。”

“徐帘!你的手段对她来说,未免太狠了些!”沈言死死的看了徐帘半响,终于是冷声说道。

“哦?狠么?我倒是不觉得……以她的性子,难道让她变成这幅模样,尝一尝让别人厌恶和恶心的滋味,应当也是你所希望的吧?”徐帘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道。

苏怡看着两人嘴唇上的动作,心底却是愈发凄凉。

蔓延至全身……也就是说她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变成一个怪物,全身都是脓疱和狰狞恐怖的疤痕,想一想都令她不寒而栗。

不得不说徐帘手段之高,对于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来说,将她的绝色的容貌与傲人的身材彻底摧毁,对其来说简直是最恐怖的惩罚了。

但她却没有立刻逃离,因为她想要知道沈言的答案。后者是不是也希望她变成这般模样,受到无数人的厌恶和憎恨。

“怎么可能!”听到徐帘的疑问,沈言毫不犹豫的摇头。

“我之所以厌恶她,不过是因为她早先那可笑的高傲和尊严罢了!其后她在雾掩青山阵内,击杀掉化妆成你的那个人,才是令我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无论到底那个人是谁,也至少要在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下……才能对其下杀手。”沈言恨声说道。

“至少这样做,不会无缘无故的牵连到了无辜之人。更遑论……那个人,还有着你的容貌!你可是……我的伙伴啊!”沈言大声道。

“伙伴么?”徐帘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知真假,“你的想法实在是太可笑了点,我保证,终会有一天,你不会再去在意牵连无辜这四个字之后所代表的意义!”

沈言怒瞪了他一眼。

“无论在何时何地,我绝对不会莫名其妙滥杀无辜,牵连到旁人……”

徐帘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重复了先前的那一句话。

“终有一天,你的这个想法会彻底被你抛却掉的。”见沈言冷笑的模样,徐帘又添了一句,“我保证!”

苏怡听到沈言的回答,满是泪痕眼中终于是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

沈言的回答,与她心中所想的答案相差无几。这也就代表着……沈言心中,也并非是完完全全没有一丝一毫她的位置。

否则也不会因为她的所作所为而动怒,或者说是厌恶她。

“苏怡……”沈言没有再去理会那个唯心论到极点的妖孽,略微踌躇了一下,便走到了苏怡的身前蹲了下来。

后者见他蹲在自己的身前,忍不住的浑身一颤,然后嘶哑的惊叫了一声,便用满是脓液和鲜血的双手遮掩住自己那恐怖的脸庞。

“不要看……呜呜……你不要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一定更加讨厌我了……”言语之间,苏怡已是嘤嘤啜泣了起来,沈言心头一痛,竟是怔怔的看着她眼角流淌下俩的那两行清泪。

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已经过去了半响,苏怡见他不说话,只感觉自己的心中越来越寒冷,整个人越来越无助,仿佛掉进了无底的深渊一般。

苏怡挣扎了一下,在沈言还因为她眼角的两道泪痕而愣神的时候,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没有任何言语,便疯狂的捂着脸往远处跑去……

沈言终于是觉察到了什么,他猛的站起身来,看到苏怡的动作,他隐隐感觉若是让女子这样跑开,那么可能这一辈子……便再也见不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