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四不介意

五百三十四 不介意

念及此处,沈言蓦然伸出手去,竟是一把将苏怡拉住,

“苏怡,你冷静一点,”他本想用温和一点的语气,但奈何苏怡却在不断的挣扎着,于是沈言只好厉声吼道,

“放开我……放开我……”苏怡不断的摇着头,根本不愿意面对沈言,

徐帘只是站在一旁冷笑,似乎觉得有些无趣,

“苏怡,”沈言见她情绪激动,于是直接将她一把拉得转过了身來,

即便是已经看过一次,但在看见苏怡那恐怖的脸庞时,沈言还是心头一悸,

但他并沒有放开手來,而是缓缓的按住苏怡的肩膀,

“苏怡……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说完好不好,”沈言意图将苏怡的身子摆正,但她却用手掩着自己的脸庞,然后不断的往一旁偏去,

“你的脸现在虽然变成这个样子,但这并不严重……我们大家都可以想办法将你治好,”沈言的话音刚刚落罢,苏怡凄凉的声音就响了起來,

虽然她并沒有完全看到沈言嘴唇的动作,但也猜测出后者到底说了些什么,

“不严重……这叫做不严重,”苏怡的声音有些自嘲的味道,“对于一个女子來说,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被毁掉,这也叫做不严重么,”

“那你告诉我……我脸上的这些鬼东西,什么时候能治好,”苏怡的声音,已经渗透出一些自暴自弃的感觉來,

这……沈言闻言不由微微一滞,微不可查的将目光偏向了徐帘,后者只是耸了耸肩,似乎表示自己也毫无办法,

“……”苏怡心思玲珑,哪里还沒有注意到沈言的动作,

她同样看见了徐帘耸肩的无奈模样,心头最后的一丝理智随之而奔溃,

不过她却知道自己根本无法从沈言的手中挣脱,于是仿佛突然想通了一样,慢慢变得平静下來,

“……苏怡,你脸上的伤势,我们慢慢想办法,既然是因为丹药衍生的副作用,那么一定有丹药能治,”沈言见苏怡逐渐安定了下來,然后缓缓的出声安慰道,

苏怡并沒有过激的反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按痛我肩膀了,先放开我再说好不好,”

沈言微微一愣,才发觉自己的力道似乎的的确确有些大,他仔细打量了苏怡片刻,然后笑了笑,释然的松开了手來,

苏怡既然能成为天月剑峰的首席,可想而知天赋和心性都是过人的,沈言理所当然便觉得,这么一点点打击,她应该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

但沈言却仍然错误的估计了容貌对于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几乎是他刚刚松开手來,苏怡便已经瞬间转过了身,朝着远方极快速的掠去,

沈言瞬息间就明白了苏怡之所以安定下來,只为权宜之计,她压根就是为了逃走,

“苏怡,”沈言唤了一声,见苏怡的身形以极快速的速度远去,心下焦急,竟是直接踏出了须臾上青天步法,

他的修为本就在触摸晶障的临界点,比之苏怡不知要高了多少,须臾青天步法更是与锋芒九式其名,可想而知他的速度超越了苏怡多少倍,

不过是徐帘眼中一花的时间罢了,沈言便再度抓住了苏怡的皓腕,

“苏怡,不要走,我们一起想办法,治好你脸上的伤,”沈言大声喊道,

“你放开我……让我走……让我走啊,”苏怡这一次的疯狂比之之前更甚,她整个人甚至都疯狂的哀嚎了起來,

沈言看的心中痛极,但更不敢放手,他知道此刻苏怡的精神已经根本抑制不住了,此时一旦放开,很可能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譬如苏怡直接选择寻死,

他此时用手抓着苏怡的皓腕,倒还能用一缕真气抑制住她体内的真气正常运转,

但这一松开來,面对苏怡这种境界的修者,如果想要寻死的话,不过是一个念头罢了,只需要将经脉弄进岔道,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直接身陨,

“不要这样子,苏怡……你冷静,冷静一点,”眼见苏怡挣扎的更是疯狂,沈言根本不敢有丝毫松手的意图,只好急急忙忙的出声劝慰道,

“苏怡,,,”见苏怡根本就沒有任何反应,沈言方才记起來她的双耳已经聋了,

于是他大喊了一声,然后猛的将苏怡的身子掰的转了过來,

苏怡惊叫了一声,而后立刻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沈言却用另外一只手,将苏怡的双手拨了开來,怔怔的望着她那恐怖的脸庞,

“别看……别看……”苏怡的手被沈言牢牢的挡开,根本就无法遮掩住自己的面庞,于是她只能凄声哀求道,

“苏怡……为什么要走,”沈言沉声问道,这时候苏怡的面庞正对着他,必然可以知晓他在说些什么,“你不是从万剑宗跟着我到了雪云沼泽么……”

沈言言及此处,却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就一直跟着我,到你自己想要离开的那一天,好不好,”

言罢,他的眸子便死死的盯住了苏怡的美目,

后者的眼神微微恍惚了片刻,旋即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指着沈言,

“不要,你不要过來,不要碰我,”沈言刚刚上前一步,但听到她声音中的凄厉,当下也便停住了脚步,只是时刻注意着苏怡的动作,

“你走……你走啊……我不会再跟在你身后了,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么,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纠缠着你了……再也不会了……”

苏怡说着说着,竟然已经是嘤嘤啜泣了起來,

“你想要走,还是想要寻思,,”沈言的声音,蓦然变得冷厉,

苏怡凄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竟是悲极而笑,

“我还能怎么办,以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苟活于世么,还是说,要等着我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化脓腐烂,”

沈言怔了怔,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來安慰这个女子,

“所以……你让我走吧,”苏怡忽然平静的看着沈言的模样,然后又是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更何况,我现在的模样,你真的可以接受,”

“你不觉得恶心,你不觉得令你厌恶,”

沈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选择欺骗,还是要实话实说,

苏怡见他模样,不由凄然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不用问出來的问題,我现在的模样,不要说是你,任何一个人见到,都只会觉得恶心,”

“但我不恨你,”

听到苏怡这般言语,沈言不由得微微愣住,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因为至少你在这个时候,还能挽留我……我已经感觉到很高兴很高兴了,”苏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忘了我吧,就当你的生命里,从來沒有过苏怡这样一个,,”

“丑陋的女子,”

苏怡这一次转过身去,并沒有选择跑,而是缓缓的迈动着自己的步伐往远方走去,

沈言只是怔怔的看着她那凄凉的背影,看着苏怡迈动着步伐,

一步……两步……三步……

当苏怡正要踏出第四步的时候,沈言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一份悸动和痛楚,蓦地冲上前去将她拦腰抱住,

苏怡整个人彻底的惊呆了,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仿佛都瘫软掉了一样,

“苏怡,不要走,”沈言再一次这样说道,

“我……”苏怡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但旋即她似乎显得更痛苦了些,“为什么要这样,”

沈言想到了无数种情形,却沒有料到她竟会问出这样一句话來,当下便怔住,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这样一个问題,

“为什么要在我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之后,又这样对我……”苏怡的眼角不断往外渗着清泪,声音嘶哑的道,

“我现在的模样,连我自己都看不进去……又怎么配的上你,又怎么有脸再跟着你一起,”

沈言只感觉到怀中的身躯不断轻微颤动着,知道她已是伤心到了极限,这时候只需要一点点的打击,就会让她整个人的一切信念彻底烟消云散,

于是沈言更用力的将她抱紧,沒有在意她腰间那污浊的鲜血和脓液,在苏怡的娇躯终于不再颤抖的时候,他方才缓缓让后者的脸庞对着自己,

“我不介意,这一切我都不介意,,苏怡,我愿意让你这样跟着我,谁敢多嘴半个字,我便一刀杀了他,”

“我……跟着你又能怎么样……等到我全身都成了这幅鬼样子,谁还会要我,”苏怡自嘲的轻笑一声,眼底深处却是掠过一丝未名的期待,

“我要你,就算所有人都厌恶,都憎恨你……我也绝不会抛弃掉你,”沈言这一次沒有分毫犹豫,郑重的说道,

“而且你脸上的伤势,等我步入上境之后,一定有办法将它治好,”沈言斩钉截铁的说道,

苏怡似乎是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且她这一次从沈言的眼中,真的沒有看到任何的厌恶和虚假,于是女子终于恬静的闭上双眸,一脸幸福的靠在沈言的怀中,

沈言身体微微一僵,但终究还是沒有任何动作,虽然怀中女子的脸庞……恐怖的让人心惊肉跳,

远处的徐帘目睹了这一切,眼底不由得泛起一丝无奈之色,旋即幽幽的叹了口气,

“虽然这方法狠了点,但似乎还是有用的,沈言这厮未免也太矫情了点,若非我这一剂猛药,他只怕还不知要和这女人纠结到什么时候,”

徐帘话音落罢,却又是叹息了一声,

“只是……这前后发生的事情,和大长老同玄天之间的事情一般,因果和结局都是既定的,简直太狗血了点,”

PS:徐帘之所以如此做,就是想要让沈言先和苏怡勾搭起來,解释完毕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