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五欠揍的徐帘

仙誓 五百三十五 欠揍的徐帘

“真是无聊的狗血情节啊……”徐帘摇头晃脑的叹了一声。却见沈言和跟在他身后不敢露面的苏怡已经走到了近前。

听到他这声叹息。沈言直接怒极反笑。然后冷冷的看了他半响。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冷冽目光。根本对这个妖孽沒有半点作用。于是他只能作罢。

“狗血情节。徐帘……你不要告诉我你害的苏怡变成这个鬼样子。就是为了看一场戏。”沈言的声音有些发冷。

“看戏。算是看戏吧……”徐帘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徐帘你个王八蛋。”沈言见他直到此时还是这副不死不活的模样。当下便怒骂了一声。“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王八蛋。”徐帘眉头微微一皱。“首先我需要解释一下。你骂人的这句话有些问題。”

“在我所看的那些书籍之中。所谓王八蛋这个词语是由忘八端衍生而來。”

“八端也即所谓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在骂我不孝不悌。不忠不信。不知廉耻。”

沈言被他这一番话弄得直接愣在了原地。

“其一我不知晓父母是谁。其二我沒有兄弟姊妹。其三我沒有事主。其四我沒有给谁许过承诺。其五我此刻并沒有失礼于人。其六你将我当做伙伴。我同样沒有分毫害你之心。其七我至今尚未生出之心。其八我何时做过不耻之事。”

徐帘的声音并沒有丝毫生气的意思。仿佛只是在阐述着一个事实。

“那么你骂我忘八端。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莫名其妙辱骂我。你辱骂了我之后。还想要我给你一个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

徐帘话音落罢。便怔怔的看着沈言。

“我……草。”沈言目瞪口呆盯着徐帘的嘴唇良久。方才呢喃出了两个字。

他终于发现。徐帘这厮根本不需要和他对骂。也不要解释什么……只需要阐述出某些东西。他直接就惨败了。

这简直是……毫无胜算。

“不对。”沈言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來。他直接恶狠狠的瞪着徐帘。“你害的苏怡变成这个样子。难道就不用承担一点儿责任么。”

徐帘笑了笑。然后从怀中拿出一颗丹药。

“这是解药。不过估计沒用。”

沈言一滞。沒想到徐帘手上竟然还有解药。于是他直接一把将其夺了过來。那丹药黑乎乎的。还渗着一丝丝淡淡莫名味道。

“苏怡。你看到他说什么了么。这是解药……能治好你脸上伤势的解药。”沈言等着苏怡看着自己后。方才用缓慢的语速说道。然后将丹药递给了她。

苏怡浑身一颤。而后急急忙忙的接过丹药。直接便送进了嘴中。

“怎么样……那些东西。消失了吗。”刚刚服下丹药。苏怡便一脸期待的出声询问道。

沈言摇了摇头。

“你先等等。这丹药服用下去。哪里有那么快的功法便发挥效用。”

再等了片刻。苏怡终于又忍不住的出声询问:“……我的脸是不是还是那副鬼样子。”

沈言的瞳孔微微缩了缩。旋即点了点头。而后便转过身來。看着一脸平静的徐帘。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是解药的么。为什么服下去沒有半点作用。”

徐帘耸了耸肩:“想想看你刚才斥责我的问題。”

“其实那东西只是一小撮泥土罢了。你指望着它能将血灵丹的副作用驱除。”

“徐帘。你。。”沈言刚刚准备怒吼出來。旋即微微一愣。因为他记起來自己先前的那一句话來。

“看來你还沒忘记自己刚才问了我什么……”徐帘似乎是在笑。“那么刚刚那一枚丹药。便是我的答案。”

“我只是说这是解药。又沒有说它能治好苏怡的伤。你就擅做主张的拿去给她服用。那么能因为你自己的缘故。而來怪罪我吗。”

“苏怡也是一样。我当初给她血灵丹的时候。便已经说过……这枚丹药有毒。我一沒逼她二沒威胁她。”

“她自己服用我给她的丹药。你竟然都能怪到我的身上來。你这逻辑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点吧。”徐帘一脸惊异的看着沈言。

貌似……这家伙说的。好像沒错。沈言一愣。旋即嘴角抽搐了一下。

“……算了。沈言。你也不用怪他。毕竟那一枚丹药的确能治好我双耳的伤势。”苏怡此刻也“看清”了徐帘说了些什么。于是乎拉了拉沈言的袖子轻声道。

沈言一愣。旋即直接就苦笑了起來。

“我怪他。我怪他。我被他教训的连说话的心思都沒有了。我貌似找不出任何理由去怪他。”苦笑。这简直是真正的苦笑。因为沈言完全想不出任何理由去质问徐帘。

苏怡心念一转。也想起先前沈言在徐帘面前吃瘪的模样。不由得的也是轻轻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苏怡……你……笑了。”沈言本來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但看到苏怡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还是忍不住呆呆的说道。

苏怡一下子便惊呼出声。

“很难看的对不对……”她刚想要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庞。但却被沈言一手拍了开來。

“很好看。很美。”沈言的声音很真诚。他此刻看的不是容貌。而是真心。

苏怡对他的情深意重。至少他感觉到了……那么即便这个女子做出了什么事情让他愤恨。但也不应该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真的么……”苏怡眼中满是柔柔的情意。她心底从未这般满足和幸福过。

沈言轻轻点了点头。沒什么好否认的。苏怡的心或许曾经高傲了点。目中无人了点。但本质却单纯善良。坚定不移。

“两个白痴。”在这种情形之下。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出來破坏这温情满满的一幕。

不过徐帘到底是为了破坏还是真这么觉得。那就未尝可知了……他拽拽的留下这句话。转过身就朝着沈言言语中所谓的齐云镇方向而去。

“草。”沈言只能愤愤然的怒骂了一声。却也沒有任何的办法。

“苏怡。咱们走。”他也是直接一甩袖子。努力做出一副徐帘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來。但却怎么样也装不像。

苏怡看的好笑。不过在原地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后。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这一次她虽然仍是跟在沈言身后。但其间的意味却已然不同……苏怡心中的念头。当然更是不同。

沈言的动作很快。他快步跟上了徐帘。而后和这个妖孽并肩而行。

苏怡跟在他们身后。看不到他们嘴唇上的动作。所以沈言并沒有掩饰自己的疑惑。直接便询问了出來。

“徐帘……我很奇怪。按你的性子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沈言思索之后。越发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

“否则你当初也不会将苏怡救出來了。”

徐帘愣了愣。然后嘴角微微扬起。

“说你是白痴。还真是白痴。本以为你能明白我的用意。沒想到还是看不透。”

徐帘的声音平平淡淡。以至于沈言虽然听到他是在说自己白痴。可居然也沒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他已经被徐帘潜移默化的改变了。

“既然你想知道的话。”徐帘话音落罢。便解释了起來。

“从雾掩青山阵中带走苏怡。是为了不让你日后后悔。”

“给她服用血灵丹。一是为了止住她双耳的伤势。其二则是为了让你不再矫情下去。”

“矫情。我怎么矫情了。”沈言两眼一瞪。一副颇为不解的模样。

“你明明很在意苏怡。偏要装作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徐帘耸了耸肩。然后顿了顿。

“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我看着你和苏怡之间的关系。感到非常的纠结和难受……所以就小小的想个办法。把你们两凑一起去。”

“你……”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有些苦笑了起來。“难道你就沒有想一想当时苏怡要逃走的时候。我沒有拉住她会是什么结局么。”

“根据你的反应和情形來看……你有八成的可能性会选择挽留她。当然遇上了天灾。非人力所能逆转的变数。那就不是我能管到的了。”徐帘一副料定了你选择的模样。

八成。沈言嘴角抽搐了一下。从徐帘口中说出这个概率。几乎已经是既定的了。

因为另外的两成。就是徐帘言语中所谓的天灾。比如天元大陆爆炸。他突然暴毙这种情况出现了。

“好吧。看在你是为我着想的份上。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你做的那些事情了。”沈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徐帘还是那个徐帘。并沒有多大的不同。

“哦。”徐帘点了点头。若是不知情的人。只当他因为被沈言放过了一马而乖乖认错一般。

“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血灵丹的后遗症。也就是那些脓疱和疤痕。你现在真的沒有办法治疗么。”沈言一瞪眼。然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題。

“沒有。”徐帘摇摇头。

“既然暂时沒有……那你能告诉我。那后遗症要怎样才能治好么。”沈言叹了口气。他也知晓徐帘本身应该沒有治疗的办法。

“哦……那东西不用管它。三天之后就恢复原样了。”徐帘哦了一声。旋即平静道。

“这样啊……”沈言喃喃着点了点头。旋即方才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三天……你说三天之后那后遗症就会消失。”

徐帘不置可否。

“徐帘……我发现你真的很欠揍。”沈言心头虽然高兴。但还是一副恶狠狠。咬牙切齿的模样。

“……”